西蒙目光欣賞地打量過去,隨手點了一眼看起來就更符合自己審美的兩個,又對身邊金素敏道:「我要洗澡,你們來陪我。」

金素敏再次恭順低頭:「是。」

西蒙說完不再停留,在女管家引領下轉走向樓梯,金素敏換了韓語飛快與剛剛被男人點到兩個說了一句,又吩咐了下其他人,便稍稍加快腳步跟上去。

來到二樓一間浴室套間,女管家進入內間放熱水,三位韓國姑娘一起幫男人脫掉衣服,披上浴袍,隨後在男人示意下自己也是如此作為,另外兩個姑娘本來還有些扭捏,見金素敏乾脆利落,倒也不敢拖延。

很快來到內間的浴室,一起踏入足夠容納五六個人的豪華大理石浴池,浴池旁邊是一幕視野極佳的落地窗,放眼望去,近處的草坪、被秋意浸染的樹林以及遠處夕陽下波光粼粼的大海,構成了一副相當醉人的風景畫。

雖說對於身邊韓國女郎的流利漢語有些意外,西蒙也沒有更多表示,更沒有跟着一起換成漢語,依舊用英語說道:「你的漢語很不錯。」

金素敏再次微微躬身:「謝謝。」

走在另外一邊的女管家看着金素敏與自家老闆交談時的恭順模樣,微微挑眉。

這姑娘日常可不是這個樣子。

反而更像那位陳小姐。

這段時間,因為陳晴不在,那位林圭莉也因為工作返回韓國,一群韓國姑娘就交給了金素敏負責,短短一個多月時間,悄然旁觀的女管家就發現這姑娘動用自己能動用的不多權力把一群韓國妮子調教的服服帖帖,迅速建立了自己的權威。

現在,自家老闆面前,轉眼又成了小綿羊。

這性格,太像了。

女管家心裏想着,突然產生一個念頭,這姑娘會不會是在故意模仿那位陳小姐?

越想越覺得可能性很大。

畢竟自家老闆對陳晴的偏愛,哪怕接觸不多,她這個做女管家的也能輕易感受到。

雖說想到這些,女管家還是很快拋在腦後,沒有任何在自家老闆面前點破戳穿對方的意思,無論如何,她之所以能夠獲得身邊男人的青睞,同樣也是因為自己獨有的風格。

那就是本分。

老闆不問,她不會亂說。就像在老闆之外,別人問了,她也絕對什麼都不會說。

收起這些念頭,跟着自家一群侍立等待的韓國製服女郎舊站成兩排,和初次見到差不多。另外還有幾位本土女侍,應該是女管家帶來的團隊。

西蒙目光欣賞地打量過去,隨手點了一眼看起來就更符合自己審美的兩個,又對身邊金素敏道:「我要洗澡,你們來陪我。」

金素敏再次恭順低頭:「是。」

西蒙說完不再停留,在女管家引領下轉走向樓梯,金素敏換了韓語飛快與剛剛被男人點到兩個說了一句,又吩咐了下其他人,便稍稍加快腳步跟上去。

來到二樓一間浴室套間,女管家進入內間放熱水,三位韓國姑娘一起幫男人脫掉衣服,披上浴袍,隨後在男人示意下自己也是如此作為,另外兩個姑娘本來還有些扭捏,見金素敏乾脆利落,倒也不敢拖延。

很快來到內間的浴室,一起踏入足夠容納五六個人的豪華大理石浴池,浴池旁邊是一幕視野極佳的落地窗,放眼望去,近處的草坪、被秋意浸染的樹林以及遠處夕陽下波光粼粼的大海,構成了一副相當醉人的風景畫。

雖說對於身邊韓國女郎的流利漢語有些意外,西蒙也沒有更多表示,更沒有跟着一起換成漢語,依舊用英語說道:「你的漢語很不錯。」

金素敏再次微微躬身:「謝謝。」

走在另外一邊的女管家看着金素敏與自家老闆交談時的恭順模樣,微微挑眉。

這姑娘日常可不是這個樣子。

反而更像那位陳小姐。

這段時間,因為陳晴不在,那位林圭莉也因為工作返回韓國,一群韓國姑娘就交給了金素敏負責,短短一個多月時間,悄然旁觀的女管家就發現這姑娘動用自己能動用的不多權力把一群韓國妮子調教的服服帖帖,迅速建立了自己的權威。

現在,自家老闆面前,轉眼又成了小綿羊。

這性格,太像了。

女管家心裏想着,突然產生一個念頭,這姑娘會不會是在故意模仿那位陳小姐?

越想越覺得可能性很大。

畢竟自家老闆對陳晴的偏愛,哪怕接觸不多,她這個做女管家的也能輕易感受到。

雖說想到這些,女管家還是很快拋在腦後,沒有任何在自家老闆面前點破戳穿對方的意思,無論如何,她之所以能夠獲得身邊男人的青睞,同樣也是因為自己獨有的風格。

那就是本分。

老闆不問,她不會亂說。就像在老闆之外,別人問了,她也絕對什麼都不會說。

收起這些念頭,跟着自家老闆進入別墅,大廳內首先是一群侍立等待的韓國製服女郎,依舊站成兩排,和初次見到差不多。另外還有幾位本土女侍,應該是女管家帶來的團隊。

西蒙目光欣賞地打量過去,隨手點了一眼看起來就更符合自己審美的兩個,又對身邊金素敏道:「我要洗澡,你們來陪我。」

金素敏再次恭順低頭:「是。」

西蒙說完不再停留,在女管家引領下轉走向樓梯,金素敏換了韓語飛快與剛剛被男人點到兩個說了一句,又吩咐了下其他人,便稍稍加快腳步跟上去。

來到二樓一間浴室套間,女管家進入內間放熱水,三位韓國姑娘一起幫男人脫掉衣服,披上浴袍,隨後在男人示意下自己也是如此作為,另外兩個姑娘本來還有些扭捏,見金素敏乾脆利落,倒也不敢拖延。

很快來到內間的浴室,一起踏入足夠容納五六個人的豪華大理石浴池,浴池旁邊是一幕視野極佳的落地窗,放眼望去,近處的草坪、被秋意浸染的樹林以及遠處夕陽下波光粼粼的大海,構成了一副相當醉人的風景畫。

雖說對於身邊韓國女郎的流利漢語有些意外,西蒙也沒有更多表示,更沒有跟着一起換成漢語,依舊用英語說道:「你的漢語很不錯。」

金素敏再次微微躬身:「謝謝。」

走在另外一邊的女管家看着金素敏與自家老闆交談時的恭順模樣,微微挑眉。

這姑娘日常可不是這個樣子。

反而更像那位陳小姐。

這段時間,因為陳晴不在,那位林圭莉也因為工作返回韓國,一群韓國姑娘就交給了金素敏負責,短短一個多月時間,悄然旁觀的女管家就發現這姑娘動用自己能動用的不多權力把一群韓國妮子調教的服服帖帖,迅速建立了自己的權威。

現在,自家老闆面前,轉眼又成了小綿羊。

這性格,太像了。

女管家心裏想着,突然產生一個念頭,這姑娘會不會是在故意模仿那位陳小姐?

越想越覺得可能性很大。

畢竟自家老闆對陳晴的偏愛,哪怕接觸不多,她這個做女管家的也能輕易感受到。

雖說想到這些,女管家還是很快拋在腦後,沒有任何在自家老闆面前點破戳穿對方的意思,無論如何,她之所以能夠獲得身邊男人的青睞,同樣也是因為自己獨有的風格。

那就是本分。

老闆不問,她不會亂說。就像在老闆之外,別人問了,她也絕對什麼都不會說。

收起這些念頭,跟着自家老闆進入別墅,大廳內首先是一群侍立等待的韓國製服女郎,依舊站成兩排,和初次見到差不多。另外還有幾位本土女侍,應該是女管家帶來的團隊。

西蒙說完不再停留,在女管家引轉走向樓梯,金素敏換了韓語飛快與剛剛被男人點到兩個說了一句,又吩咐了下其他人,便稍稍加快腳步跟上去。 第三十章她的春天就要到來了。

出門就能坐上車,已經是幸運。

更幸運的是張揚州驚氣的發現,一路上他們居然沒有遇上一個紅燈。

全程錄燈通信。

坐了一輩子的車,第一次全程綠燈通行的感覺,實在太要太爽。

完全沒有察覺到這一切,全是因為自己兜里的符起了作用,張揚州只當是自己今日運氣爆棚。

下了車,張揚州走路帶風,本能的以為童豆莎要找古玩市場,是想要買什麼古玩。

問也沒有,直接帶了童豆莎往古玩市場走去。

穿過宏偉復古的牌坊式建築,便正式進入到了古玩街。

道路兩旁除了裝修得古色古香的街鋪外,路邊更是擺滿了地攤。

玲琅滿目的商品「古董」堆積在攤位上,供開自五湖四海的遊客挑選。

龍城的古玩市場,還有一個名字「兩級街」,還是全國有名的那種。

只因為在這裡,人生就如過山車一樣處於貧富兩級,一瞬爆窮一瞬爆富。

運氣好,在古玩街淘寶到絕世寶貝,轉手賺個金箔滿盆,從此達到人生巔峰。

運氣不好,那就對不起了極有可能花了幾千萬的東西,轉身就變成了一文不值的贗品。

在古玩街,大家玩的就是心跳,玩的就是運氣。

當然也有那種有著真才實學,能變真偽的學者,但那都是大佬。

大佬哪裡是普通人想見就能見,想請就能請得到的人。

不是第一次來古玩市場逛,但今日卻是張揚州最興奮的一次,因為自由啊!

張揚州蹦蹦跳跳的在童豆莎面前蹦躂,童豆莎也不惱,緊跟其後,氣定神閑。

對眼前的各種古玩商品,看都不曾多看一眼。

「童老大,你看你想要買什麼,這裡可是什麼都有。」

每個攤位上都東瞅瞅,西瞄瞄,遇到好看的,張揚州甚至還會親自上手看看。

裝出一副大主顧的樣子。

如果不是口袋空空,張揚州肯定會買下一堆東西。

……

「各位走過路過,南來北往的貴人,過來看看啊,我這裡可都是世代相傳,留下來的傳家寶貝啊!」

「兩位,兩位,留步,留步,我這裡可都是上好的古董,兩位看看可有相中眼的,機會難得。」

街道上,突然冒出的商人,攔住了童豆莎與張揚州的去路。

哪有賣古董如此叫賣的,一看對方就是個騙子。

再者這年代哪裡來的那麼多的傳家之寶。

張揚州盯了盯攔著自己去路的商人。

「讓開,讓開,我們不買!」跨過商人,就要離去。

「等等。」

兩人在道路中間糾纏,童豆莎卻是直接朝著叫賣人的攤位走了過去。

目光定定望著一個黑不拉幾的筆筒。

聽聞童豆莎的聲音,張揚州停下了行走的步伐,折返回到童豆莎身邊。

順著童豆莎的目光,張揚州臉色失望。

童老大別的還行,可這認古董還是太差了。

就她看中的那個黑漆漆的爛竹筒,明顯就是攤主在什麼垃圾桶里,撿來充數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