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光四濺, 雷霆蜥蜴王發出了一聲尖銳的嘶叫後長長的刺尾橫掃,將阿格里斯整個人掃飛而起。

黑色胸甲內陷,雷霆蜥蜴王的一擊讓阿格里斯這位高級戰士也無法輕鬆承受,半空中一口鮮血噴出。

轟…轟…


一道道的石牆形成了一個環形的囚籠將雷霆蜥蜴王封閉在了洞穴的邊緣,同時落地的阿格里斯腳尖點地,再次飛起,半空中一道刺眼的青色劍芒從阿格里斯的闊劍上一閃而出,斬在了雷霆蜥蜴王背脊上的巨大豁口之上。

吼!

無堅不摧的劍芒直切入雷霆蜥蜴王的脊背傷口之上,將雷霆蜥蜴王的脊背一切爲二,整個碩大的雷霆蜥蜴王幾乎被這一道劍芒一分爲二!臨死的雷霆蜥蜴王怒吼聲中,一道道變爲了赤藍色的電弧四射而出,將封閉自己的石牆一面面崩飛。

臨死前的一擊,讓雷霆蜥蜴王的電弧攻擊強度已經接近於高級魔法,土系高級魔法師匆忙發出的中級土系魔法-石牆術自然無法抵禦。

一圈金黃色的光罩將四射的電弧攔截在了半空之中。

手夾着金黃色的符籙,里昂拉多發出的金黃色光罩將雷霆蜥蜴王全部的電弧的攔截了下來。

望着躺在石塊與泥土之中靜止不動的雷霆蜥蜴王,阿格里斯長呼出了一口氣,擡手抹去了嘴角的血跡。

“啊!”一聲慘叫響起,讓鬆懈下來的阿格里斯幾人頓時將目光望向了所處的寬闊洞穴邊的另一處戰場。

雷霆蜥蜴們發瘋了!

因爲一個抱着雷霆蜥蜴蛋卵的身影。

火系高級魔法師奇瑞呆呆的抱着手掌大小的蛋卵,額頭上一顆顆豆大的汗珠直流而下。

就在雷霆蜥蜴王衝出奇瑞的火焰圈時,奇瑞準備的下一個火系高級魔法火焰之槍還沒開始凝結就全身一麻,動彈不得。

趁着衆人的注意力放在了雷霆蜥蜴王的身上時,張小邪從奇瑞的身後冒出,一指頭點在了奇瑞的背上。

血脈封閉之法還有個名字叫做點穴術,這招類似於定身術的功夫需要的靈氣並不多,但是卻必須接近敵人才可以使用。 在奇瑞的注意力全部被雷霆蜥蜴王吸引而去,同時準備高級的火系魔法也讓他即使發現了張小邪也不可能有什麼反應動作。

一招制敵,張小邪將小骨遞過來的蛋卵塞到了奇瑞的懷裏,順便將奇瑞手中那根晶瑩剔透的法杖奪到了自己手中。

感受到了奇瑞手中蛋卵的氣息,本來與那些中級戰士‘溫柔’過招的雷霆蜥蜴們開始瘋狂起來。

雖然智慧不高,但是保護自己下一代的天性讓這些雷霆蜥蜴全部的調轉了頭顱,朝着位於洞穴一邊的奇瑞發起了衝鋒。

形勢突然變化!

本來輕易一劍就可以激怒這些雷霆蜥蜴追趕自己,但是猛虎傭兵團的中級戰士們突然發現追擊着自己的雷霆蜥蜴們突然都統一的不再理會自己的挑逗,朝着同一個方向直衝而去。

“攔住他們!”看到十幾頭雷霆蜥蜴瘋狂般的衝向了呆立不動的奇瑞,阿格里斯大聲的叫道,闊劍橫斬,首先衝向了一頭擺脫了對手的戰士,衝在最前面的一頭雷霆蜥蜴。

哈…喝…

一聲聲的吐氣怒吼聲響起,聽到了阿格里斯命令的傭兵們紛紛發出了戰意,各色的戰意將整個洞穴照的分毫必現。

噼啪!

阿格里斯危機之中竟然忘記了雷霆蜥蜴們的電系魔法能力,一道道的電弧四射,傭兵們的身影頓時一頓。

雖然激發了戰意的傭兵們不會被電弧擊傷,但是麻痹卻是不可避免的,身形一頓之下,又是幾頭雷霆蜥蜴衝過了傭兵的封鎖埋頭衝向了奇瑞。

“你說這個魔法師能夠撐多久?”從洞穴的另一頭冒出,張小邪扭頭朝着小骨問道。

“不知道”小骨非常誠實的答道。

“你召喚的其餘幾個骷髏戰士在那裏?”張小邪翻了個白眼對於小骨的這種答案非常無趣。

“就在附近”小骨興致勃勃的望着猛虎傭兵團的傭兵們雞飛狗跳的攔截着瘋狂的雷霆蜥蜴衝向他們傭兵團裏的高級魔法師,答道。

“讓他們把散落在附近洞穴裏的雷霆蜥蜴引過來”張小邪嘴角的邪笑更甚:“我們的雷霆蜥蜴兄弟似乎快撐不住了。”

很快一陣轟隆隆的響聲從猛虎傭兵團所在的寬闊洞穴幾個四通八達的洞穴通道里穿了出來。

一個站在通道口的傭兵朝着通道內看了一眼後立刻全身顫抖着用一種正在被閹割的聲調瘋狂的叫了起來:“蜥蜴!蜥蜴!”

而在另一個通道口,一個正在與一頭雷霆蜥蜴對持的傭兵正一斧劈砍在了這頭倒黴的雷霆蜥蜴頭顱之上,但是雷霆蜥蜴臨死發出的電弧也讓這個傭兵身形頓在了原地。

轟!從通道中竄出了一個高高的身影,在這個被電麻的傭兵驚駭的眼神中,這個足足有三米高的粗壯骷髏以不符它體形的速度從他的頭上一躍而過,隨着一頭山丘般高大的雷霆蜥蜴一頭撞在了這個倒黴的傭兵身上。



卡!被強大的衝擊力撞擊,這個傭兵口中的鮮血彷彿不要錢的涼水一樣在空中寫下了悲慘的詩篇。

整個胸甲幾乎從胸口一直朝背後突出,眼看這個傭兵是不活了。

幾個高大骷髏的出現讓猛虎傭兵團的副團長,這次任務的主持人阿格里斯心底一涼,而緊跟在高大骷髏身後衝出的大批雷霆蜥蜴更是讓阿格里斯幾乎當場昏倒。

“撤!”大聲的招呼着節節敗退的傭兵們,阿格里斯的闊劍上青芒大漲,一劍將衝向自己的一頭雷霆蜥蜴硬生生的劈歪,整個人如同一道旋風捲到了仍然呆立着的奇瑞身邊。

土系高級魔法師的作用現在徹底的發揮了出來,一道道厚實的石牆將瘋狂的雷霆蜥蜴們堵在了奇瑞的身周,而里昂拉多手中夾着綠光閃爍的綠符不停的給涉險的傭兵們加持着閃避之符,但是十幾個中級的戰士幾乎沒有一個是處於安全的狀態,綠光頻繁的閃動之下里昂拉多額頭的汗水也開始由沙子變成了珍珠,但是仍然不時的有一聲慘叫響起。

咻!一聲急銳的風聲在阿格里斯的身前響起,多年的戰鬥經驗讓阿格里斯立刻的將手中的闊劍橫在了身前,全身戒備。

但是這道指風的目標並不是阿格里斯,而是奇瑞手中的蛋卵。

啪!黃色的液體從破裂的蛋卵之中流出,沾滿了奇瑞身上的紅色魔法長袍,深深的沁入了內衣。

暴怒!所有的在場的雷霆蜥蜴發出了憤怒的鳴叫。

所有的雷霆蜥蜴同時停下了衝突不已的身體,靜靜的站在了原地。

一股異樣的氣氛瀰漫在整個洞穴之中。

一個傳說在阿格里斯的腦海中冒出。

如果羣居的雷霆蜥蜴們感覺受到了最大的威脅時,他們會集中所有的力量施展出超越了高級魔法的電系超階魔法!

冷汗從阿格里斯盔甲裏的內衣裏如同潮水一般涌出。

同樣感覺到了這股異樣的土系高級魔法師和符籙師里昂拉多一起對視了一眼,一齊掉頭朝着洞穴邊的一條通道衝了過去。

超階魔法對猛虎傭兵團的這羣傭兵們意味着毀滅。

就算是這裏實力最強的里昂拉多也無法抵禦這種攻擊。

所以第一時間土系高級魔法師與符籙師里昂拉多選擇了以最快的速度離開這個壓力越來越大的地方。

恨恨的盯了一臉汗水的火系高級魔法師奇瑞一眼,阿格里斯還是一把將這個拖累了大家的高級魔法師背在了自己的背後,當然還‘不小心’的用肩膀恨恨的撞在了奇瑞的鼻頭之上。

鼻血直流,但是卻無法發出聲來,奇瑞心底大罵着眼角留下了一條長長的淚痕。

土系高級魔法師憑藉着土系的中級魔法迅行術,綠火符籙師拼接着加速符,阿格里斯則是憑着一身的硬功夫一齊在恐怖的超階魔法發作之前衝進了最近的洞穴通道。

剩餘的十幾個中級戰士面無人色,連滾帶爬的想衝到一邊的洞穴通道之中,但是很顯然他們的速度與極爲高級武者的速度還差了那麼一截。

二十多個簇擁在洞穴之中的雷霆蜥蜴山丘般的身體同意時間慢慢的縮小,同時張開佈滿尖齒的大嘴,吐出了一團紫色的電弧之球。

蘊涵着這些雷霆蜥蜴全部生命精華的電弧之球很快在洞穴的中央彙集爲了一顆紫黑色的籃球大電球,一道道紫黑色的電弧從這顆散發着無盡威勢的電弧之球上閃出,將洞穴壁上炸開一個個深深的大坑。

啊!一箇中級戰士正巧被一道紫黑色的電弧射中,一個拳頭大小的血洞直貫這個倒黴傭兵的腹部,內臟從傷口中嘩嘩的流出。

戰士那身重金打製的盔甲就如同紙糊的一般絲毫無阻於電弧的穿透。

看到自己的同伴輕易的死在了電弧之下,其餘的傭兵們奇蹟般的爆發出了與實力不成比例的速度,身上閃爍着各色的戰意瘋狂的朝着洞穴通道衝去。

抓住小骨朝着地底拼命的下潛,張小邪嘴裏喃喃自語道:“哇靠!玩出火了!”

這次的確是玩出火了。

轟!

即使在地底千米之深,張小邪仍然被這陣震動波震的頭昏腦脹,更別提小骨幾乎連頭顱都給搖斷。 餘震漸熄,與小骨抱成一團的張小邪一手將緊緊抱住了自己的小骨一腳踹開,如同暴露在空氣中的魚兒渴望衝入水中一樣迅速的朝上升去。

“別丟下我,老大!”揮舞着手臂小骨發出了一陣精神波動,但是小骨眼中的張小邪仍然越行越遠……

很快沒有了張小邪的靈氣保護,小骨被堅實的土層給緊緊的壓實在了地底深處。

下次一定把靈氣恢復滿以後再行動!張小邪心裏恨恨的想着,用最後一絲靈氣發動了遁地之術,一衝而起。

咳…咳…

吐掉了口中的泥土,張小邪半爬半躍的從地面冒了出來。

整個洞穴就像一羣恐龍踩過的一樣不僅擴大了幾乎兩倍,而且滿是凸凸不平凹陷。

一腳把腳底的一塊不知道是那個傭兵的胸鎧踢飛,張小邪原地坐了下來。

“哎喲!”一聲驚叫,張小邪齜牙咧嘴的從自己的屁股下抓出了一顆有着尖銳菱面的紫色晶體。

魔晶。

張小邪很快認出了這塊晶體的來歷,從知識印記的記載看來,這塊不時散發出強烈能量波動的魔晶至少也是高級魔獸所擁有,體內精華所形成的能量核。

看來雷霆蜥蜴王的身體已經被電系的超階魔法給炸成了碎片,而這塊魔晶卻落在了這洞穴的表面,而且還恰好被張小邪坐在了自己的身下。

將手掌大小的魔晶塞到了自己的懷裏,張小邪開始全力的恢復靈氣:小骨可是還在地下等着自己去拉一把……

幸好洞穴之內瀰漫着大量的電系元素仍然沒有散去,大大加速了張小邪的能量補充速度,讓張小邪只花了半個小時就把靈丸中的靈氣恢復了一半。

將一臉悻悻的小骨從地底帶上來,張小邪彷彿沒有看到小骨不滿的眼神一般,笑道:“嘿嘿,這次可是發財了!”

“發財?”小骨立刻的忘記了自己剛剛遭受的非人待遇,好奇的問道。

“先去和小龍女會合”張小邪拍了拍自己這位忠實的小弟,笑嘻嘻的朝着洞穴的通道走去,只留下小骨在那裏發呆,思索着主人說發財是什麼意思……


“官人!”看到張小邪從洞口鑽出,一直等待在洞穴入口的小龍女輕叫了一聲。

“這是?”看到小龍女身後橫七豎八躺倒的幾人,張小邪頭上一滴冷汗冒了出來。

“這是從洞裏逃出來的傭兵,我只是把他們打昏了”小龍女依舊是那副冷若冰霜的模樣。

看着趴在小龍女腳邊的那位黑甲壯漢頭上的大血包,張小邪忍不住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頭。

“綠火符籙師”跟着張小邪走出的小骨一眼看到了躺在地上,領口有着四隻荊棘葉的里昂拉多。

蹲在了綠火符籙師里昂拉多的身前,張小邪劈手奪過了緊握在里昂拉多手中的綠色符籙。

明顯是用高級魔獸血液印刻的符籙陣法散發着若有若無的能量波動,張小邪不客氣的將綠色符籙收進了自己的體內。

每一根符籙都是符籙會的特製,在符籙師從學徒晉升爲橙火符籙師後必須向帝都的符籙會申請纔可以得到相應的橙符,至於青符整個符籙會也只有十塊,而藍符,從來符籙會只有兩根。

因爲製作藍符的材料足以打造兩件神器!

闢珀帝國幾千年的歷史傳承也只製作出了兩根,一根現在在帝國唯一的藍火符籙師阿迪斯圖塔手中,另一根一直存放在帝都符籙會之中。


不過這些現在的張小邪並不知道,從猛虎傭兵團的副團長阿格里斯身上將他的那件精鋼戰甲扒了下來,張小邪揚手扔給了小骨:“穿上!”

使用矮人族的疊淬技能打製,參雜了銀髓的精鋼戰甲不僅有着很好的防禦力,還有着一定的魔法防禦力,阿格里斯的這身盔甲市值至少有着一個紫金幣!

不知道阿格里斯醒來後發現自己攢了幾個月才從拍賣會淘到的魔護戰甲被人扒走了是什麼表情……

扔下了赤身裸體的阿格里斯與里昂拉多四人,張小邪與小骨帶着刺耳的“嘿嘿”笑聲,腋下夾着一堆價值不菲的裝備笑眯眯的朝着葛斯特城走去,小龍女仍然是那副冷傲的表情不緊不慢的跟着張小邪……

看着領口敞開,沒有一絲符籙師優雅,但又偏偏穿着綠火符籙師長袍,手指裏夾着代表綠火符籙師身份的綠符的張小邪,傭兵工會的美女接待員張大了嘴巴。

“交任務!”將手中的蛋卵與雷霆蜥蜴王的魔晶扔到了櫃檯之上,張小邪對着這個驚呆的接待員笑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