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飛鴻狐疑地看了那小子一眼,對趙晨光說了一句:「賢弟,我先回旅店去了。」便立即離開。

趙晨光等藍飛鴻漸漸走遠,接著問道:「現在你可以說了吧,找我什麼事?」

江浩承咬著牙籤,環顧四周,確認無人監視之後從懷裡拿出一張有點發黃的圖紙,說道:「我早就知道你有點能耐,卻沒想到你竟然能拿到第一名,看來我還是有點小看你了。開戰之前我答應過你,要是你能活著回來我就告訴你有關於聖槍的事,男子漢說話算話,何況你還是第一名呢。喏,拿去,不過我只能讓你看一小會兒。」

那小子像防賊似的時刻注意著周圍的動靜,生怕被人看到,接著偷偷摸摸地把那張發黃的圖紙塞到趙晨光手裡。 ?好奇心驅使之下,趙晨光緩緩打開圖紙,仔細地盯著圖紙中的內容看了片刻,難以置信地對他問道:「江浩承,你是在耍我吧?這畫的究竟是什麼鬼東西啊,一堆黑線繞來繞去圈出一堆方格,再點上幾個大紅點,我三歲的時候隨手畫的塗鴉都比這玩意兒好多了,這跟聖槍有毛個關係啊?」

「哼,不識貨!」江浩承一把搶過趙晨光手裡的圖紙放進懷裡,說道,「我跟你說,這就是一張標示著聖槍所在位置的古代地圖。(.coM)//百度搜索:隨夢.com////.//」

「這玩意兒能叫地圖?你從哪兒弄來的?」

「哪兒弄來的不重要。」江浩承壓低了聲音說道,「總之這張地圖是貨真價實的,只不過是一張沒人能夠看懂的地圖。」

「這不是廢話嘛!」趙晨光不耐煩地說道,「誰能相信這是一張地圖啊?」

「嘿嘿……」江浩承憨笑道,「以前我拿著這張地圖請教過不少老學者,不過他們都說我不是瘋了就是傻了。」

趙晨光搖了搖頭說道:「相信你的人才是真的傻了。」不過轉念一想,又說道:「可如果人人都不相信這是一張地圖的話那就永遠沒人能夠找到聖槍,這或許就是最佳的隱藏辦法。而且就算有人相信這是一張地圖,不得其法的話也永遠解讀不出來,這麼想的話說不定你這張地圖還真有可能是真的。」

「哈!」江浩承一聽立刻激動了起來,「趙晨光,就沖你剛才的那幾句話,我就知道你比那些老不死的學者聰明多了!怎麼樣,你能幫我解讀出來嗎?」

「我看起來像是懂那種知識的人嗎?」趙晨光無聊地答道,「不過……我認識的人裡面好像有這方面的專家,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倒是可以給你引見引見。」

「真的?」江浩承的眼中閃爍著希望的光芒,抓緊趙晨光的肩膀興奮地說道:「不介意,當然不介意!要是你能幫我找到聖槍,我就一輩子認你當大哥了!」

「嘁,我還不想認你這小弟呢……」趙晨光接著問道,「聽沒聽說過十龍將?」

江浩承自然而然地說道:「身為一個魔物獵人怎麼可能沒聽說過十龍將呢!他們可是五年前在極冰大陸上大戰九星級魔獸帝龍神的十個頂尖高手啊!雖然最後活著回來的只有趙振陽和阿聖先生兩位……」

趙晨光點頭道:「他們兩位就是我所說的專家。(.coM)(請使用本站的訪問我們.)」

「什麼!」江浩承驚愕道:「你跟他們兩位很熟嗎?」

「嗯,可以這麼說吧。如果我告訴他們我手上有槍之魔刃的線索,他們一定會以最快的速度趕來,要是連他們都解讀不出這張地圖的秘密,那麼我想也沒有其他人有這個本事了。」

江浩承真覺得難以置信,他忽然覺得趙晨光好像擁有一個不得了的身份,不禁想問個清楚,但仔細想了想還是沒能說出口,心想只要一直跟著趙晨光,他的身份早晚都會知道。

與江浩承說定了之後,趙晨光又回到了獵人旅店,客房裡面吵吵鬧鬧的,他站在門外都能聽到葉曉媛氣呼呼地在房間里大發脾氣:「那個什麼孫家的人真是壞死了,竟然把小嬰姐姐害得這麼慘,下次見到他們我一定要讓阿光叔叔教訓教訓他們!」

不用問都知道一定是藍飛鴻告訴她的,趙晨光立刻開門進來介面道,「不過孫家也死了個三老爺,小嬰姑娘是肯定要受懲罰的,這件事只能這麼了結,可如果孫家的人還敢對小嬰姑娘動手,不用你說我也會教訓他們。」

葉曉媛見趙晨光安然無恙地回來了,胸前的獵人徽章也升級成了白銀太陽,馬上高興地跑了過去:「叔叔,歡迎回來。」

趙晨光微笑著摸了摸她的小腦袋,隨即走到桌子旁邊坐下,藍飛鴻給他倒了杯茶,好奇地問道:「賢弟,你說那個叫江浩承的小子知道槍之魔刃的下落,此事千真萬確?」

「半信半疑吧。」趙晨光回道,「他身上只有一件可能成為線索的東西,雖說我也不太敢確定,但是有點線索總比沒有的強。義兄,麻煩你給藍伯父寄一封信,就說我找到了槍之魔刃的線索,請他告知老爹和阿聖前輩,讓他們儘快回中土大陸。」

藍飛鴻當即應允:「沒問題,我立刻去辦。」說完馬上走出了客房。

葉曉媛見他們倆行色匆匆的樣子,自顧自地猜測道:「叔叔,我們是不是又要回藍家去了?」

「不急,消息再快也得十天半個月才能傳到,我們還可以繼續旅行一段時間。」

「跟小嬰姐姐一起?」

「又是藍叔叔告訴你的?」

葉曉媛點了點頭,稚嫩的小臉堆滿了開心的笑容。

「是啊是啊,看你那開心的樣子。」趙晨光輕輕地捏了捏她的小臉蛋,和顏悅色道,「不過你也知道啊,小嬰姐姐受了懲罰以後就再也不是魔物獵人了,她最近一定很不開心,你可要保證在她面前千萬別調皮搗蛋啊,否則她以後就不理你了。」

葉曉媛馬上認真嚴肅道:「嗯,我保證!」

在客房裡又等了許久,趙晨光估計諸葛小嬰的判決也該結束了,於是帶上葉曉媛來到議事大廳門外,見諸葛小蝶攙扶著痴痴低語的諸葛流雲站在門外的空地上,一時之間默默無語,他從來沒見過諸葛小蝶像今天這般漠然,全然不像以前那個刁蠻任性的大小姐,連葉曉媛看了她現在的樣子都感覺今天的氣氛有點凄涼,只好默默地跟趙晨光走到她面前。

諸葛小蝶面無表情地站在那裡,感覺到身後有人走來她才稍稍回過頭去看了一眼,隨後又微微低下了頭,淡淡地說道:「謝謝你把爺爺找回來。」她的聲音都變得有點冰冷,讓趙晨光都隱隱感覺到了一股寒意。

「真沒想到你也會有謝我的一天啊。」趙晨光諷刺道。

「哼。」諸葛小蝶自嘲似的冷冷一笑,「我承認我以前一直很討厭你,但我知道你其實是個什麼樣的人,所以我恐怕不會討厭你多久。雖然你得罪過我們諸葛家,但也為諸葛家做了不少事,我們兩家也算是扯平了,你有資格得到我的感謝。」

「嗯,那我就很榮幸地接受了。」趙晨光這時才意識到他好像還是第一次這麼有禮貌地對諸葛小蝶說話。

諸葛小蝶平靜地看了趙晨光一眼,繼續說道:「今天早上我去探望過小嬰,她說她想跟著你們一起去旅行。我沒有攔她,因為我很了解我妹妹,她一旦倔強起來連爺爺也攔不住她,我想還是算了,由著她去吧,她喜歡的是自由,不是為了諸葛家,更不是為了那把天琴神樂弓,僅僅是喜歡自由而已。」

趙晨光介面道:「但是身為獵人世家的孩子,我們從一出生開始就沒得選擇,要想得到自由,除非家族再也不存在了。」

「是啊,也許昨晚發生的事對小嬰來說也不全是壞事吧。」諸葛小蝶微微笑道,「我原本沒什麼想跟你說的,只是想讓你知道,妹妹就像我的另一半,我比誰都疼愛她。她既然選擇了你,你就要義無反顧地去珍惜她。」

「會的,會的,曉媛也會珍惜她的。」葉曉媛搶著對她保證道。

趙晨光輕輕拍了一下葉曉媛的頭,像是怪她搶了他的話似的。

不知諸葛小蝶懷著怎樣的複雜心情,她說完之後就立刻扶著諸葛流雲轉身而去,趙晨光對著她的背影問道:「不用跟小嬰道個別再走嗎?」

諸葛小蝶停住腳步:「要是再見到她的話,我就不捨得離開她了……再見了,趙晨光。」

她停下的腳步又再次向公會分部大門前走去,直到她與諸葛流雲的身影快要走出大門時,藍飛鴻才從另一邊趕了過來,輕拍了一下趙晨光的肩膀說道:「賢弟,信件已經寄出去了,你就等著我爹的的消息吧。」

趙晨光點頭致謝,眼看著諸葛小蝶他們離開,立刻給他提醒道:「義兄,小蝶姑娘都快走了,還不快去當你的護花使者?」

「知道了,那我們後會有期了。」

「嗯,後會有期!」

目送著藍飛鴻的離去,葉曉媛忽然拉了兩下趙晨光的衣袖,問道:「叔叔,小嬰姐姐什麼時候才能放出來啊?」

趙晨光聳了聳肩:「我哪知道?應該就快了吧,說不定……」

話還沒說完,議事大廳的大門忽然打開,諸葛小嬰漸漸從裡面走出,除了獵人徽章被沒收了之外,公會分部長看來沒有再對她施以其他的處罰,視線所及之處,她見到大門外面只有趙晨光和葉曉媛,心中默默泛起一絲莫名的哀傷,卻又勉強擠出一絲微笑,假裝平安無事地走向他們二人。

「小嬰姑娘,判決的結果如何?」趙晨光不免有些擔心地問道。

「沒什麼,分部長念在我戰績優異,又是失手殺人,於是就只沒收了我的獵人徽章,並且不能再加入獵人公會而已,這對我來說已經是格外開恩了。」

她簡短地說完,看樣子還是有些在意原本應該在這裡等她的人,不禁輕咬了一下嘴唇,問道:「趙大哥,我姐姐還有爺爺在哪裡?」

「他們,走了……」趙晨光一時不知該如何對她解釋,葉曉媛又輕輕拉了一下他的衣袖,他才接著說道:「是不想跟你道別。」

「我知道……」諸葛小嬰的眼角漸漸濕潤,在眼眶中凝成兩顆晶瑩的淚珠,「他們一向最疼我,我知道……」 ?昨晚經歷的一場大戰猶如過眼雲煙,諸葛小嬰甚至已經忘記了孫三爺是怎麼被一箭穿心的,現在已經被獵人公會開除的她心中只牽挂著姐姐和爺爺,今日一別不知何時才會再團聚,對於自己這麼任性的決定,他們一定很失望吧。(.com全文字更新最快)

自從離開泰源城之後,諸葛小嬰一直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她像摟著自己小時候心愛的娃娃一樣摟著葉曉媛,內心一直都對昨晚的事耿耿於懷,而白夜則無憂無慮地載著她們倆跟在趙晨光身後,就像往常一樣。

江浩承還指望著趙晨光能幫他解開那張古地圖的秘密,因此只好暫時跟著趙晨光他們,與趙晨光走在前面的時候,江浩承一邊走一邊不時地回過頭來打量後面的諸葛小嬰和葉曉媛,對這兩人和趙晨光的關係他似乎特別感興趣,這一路上他一直在拐彎抹角地問著趙晨光各種問題,不過趙晨光通通拒絕回答,眼看沒這麼容易揭開他的老底,江浩承就只能作罷。

出了泰源城,趙晨光可以選擇走兩條路,一條往西邊走,順著大路穿過瑞湖省邊境到桂山省,然後繼續向西橫跨桂山省回到玉岩省的和州府,全程大概要走上大半個月,趙晨光心想藍飛鴻的信件才剛剛寄出去,老爹他們應該沒那麼快會回來,於是果斷選擇了另外一條路。

另一條路線是往北走,從中土大陸的地圖上看,桂山省北邊的白川省境內有一個叫做烏蘭雪地的六星級危險區域,由於白川省是位於中土大陸最北部的省份,全省至少有三分之二的地區常年被冰雪覆蓋,因此那裡盛產冰屬性魔獸。

回想起這一年多的經歷,趙晨光幾乎已經跑遍了整個中土大陸,卻還沒有去過白川省,反正他現在也已經是六星級魔物獵人了,不如去見識見識那六星級限制的危險區域,說不定還能接到一個七星級評定任務呢。

趙晨光把他決定好的路線在地圖上指給他們三人看,諸葛小嬰和葉曉媛都沒有什麼意見,反正趙晨光走到哪裡她們就跟著去哪裡,江浩承倒是微微皺了皺眉頭,似乎有點擔心的樣子,不過他一想到少數服從多數,光他一個人反對的話應該不起什麼作用,於是就乾脆閉上了嘴,接下來的行程就這麼決定了下來。(.cOM)

既然選擇往北走的話,那就必然要經過泰源城外二十四座崗哨中第一順位的那座崗哨,今年九月份的崗哨保衛戰結束之後那裡暫時可以算是安全地帶,不過一旦通過崗哨的話也還是需要隨時小心,因為崗哨之外向北延伸出去的那條大路離濟安雨林的西面出口僅僅不到一公里,雨林之中的魔獸有時候餓極了的話也會跑出來襲擊過路的行人。

眾人隨即走上往北去的大路,江浩承還是決定把他擔心的問題告訴趙晨光,於是說道:「白川省境內可是出了名的冷啊,除非是那些本地人才受得了,據說那裡雪災頻頻,有些高地上經常會發生小規模的雪崩,積雪最深的地方能沒過一個成年人的腰,我以前組過一個小隊去那兒狩獵過一次,親眼見過兩個人被活埋在雪地里的情景,你要是想在那種地方狩獵的話我可不會陪著你一起去送死。」

趙晨光立刻回道:「那就多謝你的提醒了,萬一那裡真的有那麼危險,我一定不會勉強你跟我一起去的,不過我也不一定想去狩獵,除非有七星級評定任務。」

「哦,那就好。」江浩承鬆了一口氣道:「七星級評定任務可沒那麼容易被你碰上,畢竟中土大陸也已經有好一陣子沒出現過七星級魔獸了。」

「但願吧。」

趙晨光隨口應了一聲,心想如果白川省的氣候環境真有江浩承所說的那麼惡劣的話,那麼有高等級魔獸存在的可能性就應該很大,氣候環境越是惡劣的地方生存的人類也就越少,高等級魔獸為了躲避人類的獵殺或是為了找個人煙稀少的安居之地往往會選擇那些氣候環境特別惡劣的地方,所以這次前往白川省會不會遇上高等級魔獸,這還真不太好說。

他們沿著這條大路穿過崗哨,大約又行了半天之後,不知不覺天色漸暗,只能在附近找了個安全一點的地方搭帳篷,在漆黑的夜幕下他們烤著篝火,從前只有趙晨光和葉曉媛圍著火堆大吃大喝,今晚再加上一個江浩承,氣氛馬上就比平常熱鬧了許多,諸葛小嬰在他們的帶動之下也加入了其中,既來之則安之,她也想儘快忘掉那些不愉快的事,好好享受這來之不易的自由。

白夜原本在一旁安靜地啃著一大塊豬骨頭,忽然兩耳一振,聽到附近的野草叢中有異常的響動,馬上提高了警惕站起身來,對著傳出異響的草叢中發出陣陣低吼。

篝火堆旁的四人立刻注意到了白夜的舉動,喧鬧聲頓時停止,江浩承小聲地問道:「趙晨光,你的狼看到了什麼?」

趙晨光見白夜低吼著的同時身上的狼毛根根豎起,連爪子也全都伸了出來,完全擺出了一副準備死戰的架勢,不禁暗自驚訝,白夜很少會有這麼強烈的危機感,不管它看到了什麼,那東西都絕對非常危險。

「江浩承,保護小嬰姑娘和曉媛。」他做了個讓他們後退的手勢,從篝火堆里抽出一根燃燒著樹枝走到白夜面前,心想九月份的崗哨保衛戰才剛結束不久,這附近應該不會有什麼魔獸才對,於是謹慎地拔出斬龍大刀,朝著眼前的黑暗中大聲喊道:「是誰?出來!」

黑暗中沒人回答,能夠聽到的只有話音的回聲以及白夜的低吼聲,葉曉媛緊緊地挽住諸葛小嬰的胳膊,有趙晨光在,她一點也不害怕,只是不知道會從暗處竄出什麼東西而感到十分緊張。

雙方沉默了片刻,一把精巧的飛刀毫無預兆地飛向最前面的趙晨光,不知投擲這把飛刀的是個何等的高手,竟能令飛刀完全不發出一點輕微的破空之聲,趙晨光絲毫沒有察覺到,舉著火把的左臂就已經中了一刀,還好趙晨光的半龍人之體相當結實,這一刀的力量也不怎麼狠,刀刃僅僅只刺入了大概三四厘米深。

趙晨光沒有急著拔掉傷口上的飛刀,而是將風屬性魔力附於斬龍大刀之上瞬間揮向飛刀射來的方向,黑暗中的野草叢隨著瞬發風刃飛過被齊齊斬斷,藏身於野草叢中的兩個黑影隨即從切斷的草叢之中探出頭來,兩人立刻又各自投擲出兩把飛刀。

反正他們的所在已經被趙晨光發現,這兩個飛刀刺客也就不客氣地加強了投擲的力量,總共四把飛刀的目標只有趙晨光一個,分別直取他的四肢,但這一次趙晨光就不會再讓他們得逞了。

心念一動,趙晨光手握斬龍大刀瞬間進入龍獸化狀態,由於在龍獸化狀態之下趙晨光的力量、速度和反應都會提升數倍,四把飛刀投擲而來時在他眼中猶如慢鏡頭,斬龍大刀頓時變得輕如空氣,寬闊的刀身在趙晨光的揮動之下掄出一個圓弧,隨著短短一瞬的金鐵交加之聲輕鬆地擋開了四把飛刀。

兩個黑色人影同時一怔,似乎根本沒有料到趙晨光能夠毫髮無傷地擋開那四把飛刀,於是瞬間意識到了與他之間的實力差距,兩個飛刀刺客趕緊投出煙霧彈,企圖趁煙霧瀰漫之時轉身逃跑。

龍獸化的趙晨光可不會讓他們輕易逃脫,只見他深吸一口氣,像風麒麟一樣從口中吹出一陣大風,兩顆煙霧彈才剛釋放出煙霧就被全部驅散,兩個刺客的身影卻已融入黑夜之中。

今夜月光黯淡,不用火把照明根本就等於盲眼夜行,以那兩個刺客的身手之快,估計此刻已經跑出了上百米之外,火把的照明範圍有限,就算趙晨光用龍獸化的速度去追也不知道他們跑的是哪個方向,盲目去追的話只能是碰運氣,碰對了還好,萬一沒碰對的話那就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們跑掉了。

那兩個刺客都不是一般的高手,今晚要是放他們跑了,難保他們明天晚上不會再來偷襲,趙晨光打定主意,決不能讓他們跑了。

於是立刻解除龍獸化狀態,乘風飛向野草叢的上空大喊道:「你們倆給我聽著,我知道你們躲在草叢裡,我給你們十秒鐘的時間自己走出來,不然我就會在草叢裡放火,我倒要看看是火燒的快還是你們跑的快!」

長生大秦 「一!二!三……」趙晨光舉著火把,一邊注意著草叢裡的動靜一邊開始數秒。

這條大路平時極少有人走,長年累月下來,趙晨光腳下的這片野草叢已經長得異常茂盛,對這兩個刺客來說,這片草叢固然是隱蔽身形的好地方,可一旦著火了的話,除非他們插上翅膀飛出來,否則就只能等著被燒成灰燼了。 ?那兩個刺客倒也真沉得住氣,時間一秒一秒地過去,趙晨光已經數到了十,草叢中依然沒有一點動靜,他不禁都有點納悶了,這兩個刺客到底是在想什麼,難道真的連命都不要了嗎?

趙晨光皺了皺眉,再次大喊道:「我再給你們一個機會,我保證不會要你們的命,快出來!」

草叢中還是沒有動靜,這樣一來趙晨光已經仁至義盡了,於是放手將火把扔了下去。(.cOM)//.//

篝火堆旁的諸葛小嬰趕緊把葉曉媛摟入懷中,不讓她看到這殘忍的一幕,趙晨光也以為這下子他們必死無疑了,誰知就在火把即將落入草叢之前的一瞬間,一個水壺突然從草叢中的一個黑暗角落中極速飛來正好擊中了火把,水壺中的水頓時傾倒出來澆滅了火苗,準度之高令趙晨光也瞠目結舌。

那兩個刺客極限的一擊得手,好不容易撿回來兩條命,但也因為那個水壺的緣故,趙晨光已經知道了他們的藏身之處,此時他們終於沉不住氣往草叢外面亡命奔逃,然而論速度的話,飛的總比跑的快,趙晨光運起風力在空中迅速向那兩個刺客發動俯衝,而那兩個刺客的速度也真不是蓋的,竟能在趙晨光的追擊之下搶先一步衝出草叢。

不過他們倆的掙扎也就這麼走到頭了,一出了草叢他們就失去了屏障,即便天上的月光十分黯淡只能照出他們倆身形的輪廓,但對趙晨光來說,要抓住他們只要能看到輪廓就行了。

說時遲,那時快,趙晨光在空中加速衝刺的同時馬上抽出掛在腰上的飛爪索甩向那兩個刺客,連接著鉤爪的長繩一下子繞著那兩人纏住了三圈,趙晨光手中頓時用力一拉,兩人同時被拉向了趙晨光的身邊,僅憑那兩個普通人的體重又怎麼能承受得住半龍人的力量?

趙晨光依然不敢大意,飛爪索剛把那兩個刺客拉回來,他趕緊順勢抬手給他們倆一人一個手刀劈暈了他們,這才抓著他們回到了篝火堆旁。

兩人都蒙著面,從他們的體型來看應該是一男一女,趙晨光讓江浩承拿出繩子來把他們兩個捆了個解釋,然後才摘掉了他們的面罩。

在火光的映照下,這兩個刺客俊美的兩旁展露無遺,趙晨光一眼就認出了他們:「慕容羽和慕容馨!」

江浩承湊上來一看,疑惑道:「咦?他們倆不是拿到第二名和第三名的那對龍鳳胎嗎?趙晨光,他們跟你有仇嗎?」

「在打這場崗哨保衛戰之前我都沒見過他們,誰知道他們幹嘛來偷襲我?」趙晨光自己也納悶道。()

「嘿嘿,這好辦,等他們醒了之後審問審問不就清楚了嗎?」江浩承不懷好意地盯著那個冷艷絕美的慕容馨,目光在她身上四處遊離,微微露出了點猥瑣的陰笑,「這小妞的身材真不錯……」

「哼,變態!」葉曉媛輕哼一聲,決定以後要離這傢伙遠一點。

諸葛小嬰這時候開口道:「恐怕沒這麼容易,慕容家的人從小就被灌輸寧死不屈的性格,趙大哥連放火威脅他們都沒能讓他們屈服,不管你怎麼審問,只要他們不想說的話就很難讓他們開口。」

趙晨光同意道:「小嬰姑娘說的沒錯,對付慕容家的人不能給他們來硬的,還是等他們醒了以後再說吧。」

「唉,好吧。」江浩承只能輕嘆一聲,收起他的猥瑣目光坐回了原來的位置。

……

夜深人靜之時,慕容羽終於緩緩睜開眼睛,他只記得偷襲趙晨光失敗之後不幸被他抓了起來,現在他和妹妹慕容馨背靠背綁在了一起,綁在他們身上的這種繩子是魔物獵人專門用來捆綁魔獸的,普通人的雙手被緊縛之下幾乎是動彈不得的,不過幸好他的雙腳沒有綁住。

他一抬眼就注意到他們兄妹倆的裝備和獵具包都被扔在了篝火堆旁邊,距離他們大概只有十步之遙,出於高度的警惕,慕容羽沒有發出一點聲音,他看到趙晨光他們的帳篷已經拉上了門帘,估計他們都已經睡了,而負責看守他們的是一頭巨大的冰原狼犬,不過這隻懶狗正趴在帳篷外面睡大覺。

環顧了一下四周,他確定現在沒人監視他,只要不吵醒那隻冰原狼犬就還有逃脫的希望,於是他開始緩緩地向篝火堆旁邊的獵具包挪動,希望能在被人發現之前掏出刀刃割斷繩子。

他才剛挪動了幾下,趙晨光的身影就突然從天而降落到他的面前一腳踢開獵具包,慕容羽頓時意識到失策了,他只在意著四周的動靜,卻忘了趙晨光能在空中監視他。

「慕容羽,你們兄妹倆這到底是什麼意思?我可不記得我有得罪你們慕容家,你們幹嘛無緣無故偷襲我們?」趙晨光說話的語氣不帶一點強硬的態度,他並不想與他們兄妹倆為敵。

趙晨光的話音剛落,諸葛小嬰和葉曉媛立刻拉開帳篷的門帘鑽了出來,江浩承也從帳篷外的陰影中走了出來,慕容羽這才明白原來他們一直在監視他。

慕容羽冷俊的臉上沒有一點表情,但卻死死地盯著趙晨光,眼神中充滿了不甘心,對於慕容家的人來說失手是相當丟臉的事情,而失敗則是奇恥大辱,他和妹妹兩人聯手偷襲趙晨光已經算是比較卑劣的了,可居然還是在他的手中遭到慘敗,此時的慕容羽真連想死的心都有了。

「要麼放了我們,要麼殺了我們,輸給了你,我沒什麼好說的。」慕容羽冷冷說道。

「我跟你們無怨無仇,幹嘛要殺了你們?」趙晨光實在是不太明白,「難道你們慕容家的人都這麼奇怪,偷襲別人都不需要一個理由的嗎?還是因為你們天生就有見人就殺的惡趣味?」

「這是我們兄妹倆的決定,與慕容家無關。」趙晨光把話扯到了慕容家的身上似乎令慕容羽有點氣惱,他凌厲的眼神直衝著趙晨光,說道:「趙晨光,我們只不過想試試你的實力,順便問你一件事。」

諸葛小嬰等人立刻把驚疑的目光投向了趙晨光,趙晨光自己也莫名其妙地反問道:「奇怪了,我們素不相識,你有什麼事非得來問我?」

「我知道你是誰。」慕容羽極其肯定地說道,「你是十龍將之首趙振陽的兒子。」

「哇!真的假的?」江浩承難以置信地看著趙晨光,忍不住插嘴道,「我就知道你不是一般人,一開始我還懷疑你怎麼可能認識趙振陽和阿聖先生呢,原來你居然就是趙振陽的兒子啊。天哪,能跟你交朋友我真是走大運了。」

「閉嘴。」趙晨光瞪了他一眼,隨後又問慕容羽道,「就算我是趙振陽的兒子,那又怎樣?是不是我告訴了你想知道的事之後你就不會再來偷襲我們了?」

慕容羽立刻向他保證:「沒問題,慕容家的人說到做到。」

「那好,你想問什麼?」

「阿聖先生在哪裡?」慕容羽說完又補充了一句,「不要對我說謊,我能分辨出真假。」

「不知道。」趙晨光不以為然,回答得相當乾脆,「反正不在中土大陸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