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楓就在那一隊之中。

他畢竟是代理族長,也是被保護的對象。

藍英一個人跳下去,正落在藍楓身邊,方少南的身份可不能下去,她要是出現,什麼話都不用說,對方會直接對她出手。

一切,就要看藍英了! 方少南在小塵身上,依舊盤旋在上空,觀察著君墨塵和藍英,準備隨時接應。

君墨塵那邊她到是不太擔心,得知他真正的身份后,這片大陸上怕是沒人能傷得了他。

全職修鍊者,他展現出來的超強實力,才只是其中一部分,可想而知火力全開是什麼樣。

藍英雖然說藍楓喜歡她,可一旦人在野心和貪婪蒙蔽雙眼后,什麼事情都能做得出來。

正在發生大戰時,突然見到自己喜歡的人從天而降,正常情況下,就算不驚喜,也會驚訝。可藍楓見到突然出現的藍英時,眼中出現的居然是慌亂,下意識往後躲。

「藍楓,站住,我有話對你說。」

真相和那些長老說了,他們肯定會坐視不理,甚至對藍英動手,所以她選擇藍楓。

見到藍楓往人堆裡面跑,藍英急忙去追,但瞬間圍過來一群人,阻斷她的道路。

「讓開,我有話和藍楓說,另一片大陸上……根本就是個騙局。」藍英簡短迅速的複述一遍,企圖勸說這些人讓她離開。

但——

「小心!」

「小心!」

在天上盤旋方少南一直關注著這邊,她見到藍英和下面那些人解釋什麼,那些人也沒為難她,很認真聽她說話,還以為她已經說服了藍家那些人。

沒想到她無意中往藍楓的方向一瞥,居然發現悄悄隱匿到人群中的藍楓,召喚出一個法術,朝著藍英攻擊過去。

方少南反應極快,她相信藍英的實力,提醒一聲后迅速出手。

而在這時,還有另外一個人與她同時出聲,甚至反應比她還要快,猛的從天上跳了下去,正是藍英所在的方向。

藍英已經感覺到有危險來臨,重劍已經凝聚在手,但這關鍵時刻,一個人擋在了她的身前,替她承受了那道咒術攻擊。

「安奮!」

飛過去的人正是安奮。

他想要跟著方少南和藍英一起過來,方少南沒同意,他卻去找了紫夕,超控了送君墨塵他們來安雲王城的飛鷹,來到了戰場上,本來只是想看看,卻見到藍英被攻擊,毫不猶豫的跳了下來。

藍英震驚的看著擋在她面前的安奮,怎麼都想不到他會擋在她面前。

明明這個小男人經常被她欺負,可……

眼下不是感動的時候,藍英突然發現安奮有些不對勁,雙眸瞬間凌厲起來,「少南,控制慕雲錚的不是三長老,而是藍楓!」

大長老臨死前將超控咒語傳給了三長老,藍家人都知道,藍英始終以為超控者就是藍澤。

但募地想起來,藍楓當年可是大長老最喜歡的孩子,他閉關一段時間,一定是大長老偷偷將超控咒語傳給了他。

怪不得!

藍楓所在那脈地位並不高,而藍楓也不算是天才,中規中矩,小時候還有點膽怯,喜歡跟著藍英,經常被揍。

這樣的人,卻成為了藍家代理族長。

原來他是大長老真正的傳人,比三長老更加掌握操控術的精髓,才會讓他做上如此重要的位置。

而三長老那邊,故意拉那麼多人過去,只是謎團。 藍英突然想明白了,為什麼藍楓沒有親自到前面指揮,而且還要讓藍家故意躲在這裡,見到她以後反倒逃跑。

原來,都只是為了怕他的超控被打斷。

她剛剛給身邊這些人講真相,他們故意裝作很認真的在聽,卻是在為藍楓拖時間,好給藍楓機會控制她。

但安奮替她擋了打過來的那道咒語,否則現在被控制的人就是她。

方少南得知藍楓是藍英的未婚夫后,看出藍英對藍楓並沒有什麼怨恨,反倒兩個人關係比較好,所以只想將藍楓擊退,並沒有想真正對他出手。

聽到藍英的話時,藍楓已經從她手裡逃跑了。

該死!

超控者居然是藍楓,那她必須現在就殺了藍楓。

方少南想要去追藍楓,周圍的藍家人瞬間圍了過來,藍家對方少南始終帶著恨意,自然不會手下留情。

高手雖然都被君墨塵牽制住,奈何人太多,方少南倍感壓力。

「你們趕快上小塵背上,我找機會離開。」

被困在幾萬人的人堆里是很不明智的,就算她在強,也殺不光這麼多人,很快就會被對方耗死。

眼下她要做的,就是儘快脫離危險,通知君墨塵追殺藍楓。

藍英發現周圍的藍家人根本聽不進去她先前說的那些,都以為她是在說謊,加上安奮被控制住,儘管藍楓還沒騰出時間讓安奮做些什麼,留在這裡還是危險。

小塵聽了方少南的話后飛到藍英和安奮身邊,它的身體龐大,翅膀一煽動,周圍的人根本近不了身。

接到藍英和安奮后,小塵又去找方少南,就在方少南要跳上它後背時,再次發生意外狀況。

本來已經逃走隱匿於人群中的藍楓再次出現,一個控制術朝方少南而去。

若是方少南被控制住,就沒人能夠超控小塵,想要在抓藍楓可就難了。

外面的戰鬥正在繼續,不論慕雲錚帶的人和安雲學院誰勝誰負,藍家都能漁翁得利。

咒術來的太快,想要躲開已經來不及,方少南知道自己絕對不能控制,乾脆不躲不避,雙眸中湧現出一團赤紅的火焰,破天劍握在手中。

斬魔劍——誅殺!

沒有任何猶豫,直接使出她最強一招,向著咒術而去。

攻擊力強到一定程度,就能破解對方的招式。

方少南的斬魔劍在那片大陸上都被人忌憚,何況是這個世界。

配合她手中的破天將,威力更加無窮。

通過先祖留下來的那本冊子,方少南已經完全掌握了破天劍,所以這次比上一次切開山峰還要強。

連山峰都能切開,何況的人,根本沒有任何人擋住。

劍招無限擴大,無情的碾壓過擋在她身前的藍家弟子,切開藍楓的咒術,餘力不減,向著震驚在當場的藍楓而去。

一劍,開天闢地,斬妖除魔。

斬魔劍,就算是魔都能誅殺,何況是人。

在方少南的一劍之下,藍楓甚至都喊出一個字來,人就被氣刃切成兩半……

隨著藍楓的死亡,混亂的戰場似乎都停頓下來。 戰場自然不會停止,非但沒停止,反而更亂了。

只不過藍家內部,因為方少南這一劈,出現一個空白區,區域周圍的人都茫然的愣在那裡。

「怎麼回事?」

「我怎麼在這裡?」

「啊!怎麼這麼多人。」

「死了好多人。」

……

方少南殺了藍楓后,周圍一片混亂,許多人都茫然的不知所錯。

「原來他們都被操控了,我就說,這些人本來都是主和派,為什麼之前聽到我的話后沒有任何反應。」藍英已經從小塵背上下來,剩下的事情她出面更好。

藍楓支持那一邊,藍英不清楚,以為這些不支持戰爭的人和藍楓在一起,藍楓也是沒有野心的。

感情不聽話的都被他控制住,還用這些人擋在他面前,替他送死。

「三姐……」藍英和方少南說了一句后,迅速回到藍家的隊伍中,向他們解釋了發生的事情。

被控制的真相揭開后,這些人十分氣憤,不用藍英說什麼,當即反了。

除了外部攻擊外,藍家內部也發生了內亂。

方少南回到小塵背上,去尋找君墨塵,他那邊的戰鬥也差不多結束,那些長老已經死得差不多。

至於外部的戰爭,反轉更大。

慕雲錚是被控制的,皇室很多人都是被控制的,此刻清醒過來,藍家也好,柳家也罷,面對方家、安雲學院的壓力外,再也承受不住來至於皇室的怒火。

飛雲大陸有史以來,最大的一場戰爭,爆發的很猛烈,結束的卻十分詭異。

藍家人敗了,群龍無首,敗得很狼狽。

不但要面對天下人的指責,還要承受來自家族內部被控制那些人的指責。

而當他們知曉另外一片大陸上的真相后,有些人承受不住抱頭痛哭起來,浩浩蕩蕩的來,哭哭啼啼的離開。

藍家暫時會回到他們原本所在地,然後皇室和安雲學院會聯合找一個地方給他們生存。

能夠保證他們生存的同時,也能更好的監視,防止野心不死捲土重來。

好在藍家那些長老們死的都差不多了,剩下的人也鬧不出什麼來。

至於柳家,死的更慘。

柳家沒有一個人是被控制的,他們完全是因為貪慾被藍家利用,下場自然很凄慘。

整個柳家直系血脈,和那些能管事的,全部參與到這場戰鬥中,他們的實力最弱,在藍家和皇家軍隊之間,被反噬的最為慘烈,幾乎全軍覆沒。

就算有些柳家人沒參與到這場戰鬥,也在支撐不了整個龐大的家族。

毫無疑問,柳家為他們的貪心和愚蠢付出代價,從此會消失在飛雲大陸的歷史之中。

安雲學院也受到了重創,慕雲錚十分內疚,這次之後,皇室和安雲學院的關係到是會緊密許多。

傷亡最少的要數方家,他們在墨風他們的保護下,與外圍的藍家弟子戰鬥,那些藍家弟子都忙著去幫自己的長老攻打君墨塵,戰鬥並不激烈。

而從今起,方家毫無疑問還是崇雲國最大的家族,還會更加昌盛。 慕雲錚和皇室感謝方少南幫助大家解除控制,從今以後,更不會再算計方家。

後續的事情,方少南沒在理會,安心陪在君墨塵身邊。

事戰爭結束,一切塵埃落定,但戰爭帶來的後續工作夠人忙活一段時間,所以什麼事情都不管的君墨塵和方少南,十分愜意。

「四叔已經回去,這邊現在很混亂,所以我還要再停留一段時間,不如我們先成親?」

君墨塵抱著方少南坐在大樹上看著小白在地上繞著大樹跑圈,突然開口道。

方少南的願望已經達成,爺爺還活著,方家也會越來越好……剩下的人生,可以完全按照她的想法過,不用考慮任何人。

正因如此,某個男人才急了起來。

某個小女人居然說,她最想要過的生活,是在這片大陸上遊歷,走遍每一處角落,看遍天下風景。

走完飛雲大陸后,就去另外兩片大陸行走,也不枉來人世走一遭。

雖然她已經從前世的記憶中釋懷,還和慕雲錚成了朋友,卻不代表她想要過前世的生活。

按部就班,嫁給喜歡的人,然後結婚生子,一輩子就這麼過去。

經歷的越多,站的越高,視野越不一樣。

人的一生很短暫,修鍊者的生命是很長,那也有期限,最長不過幾百年,何不趁著年輕到處走走?

等到有一天累了,再安定下來也不辭。

「你不是說最快兩年才能控制住家族的事情?等你完全掌控以後,我們在成親。」方少南之前著急對付柳家,想要和君墨塵離開。

現在發現飛雲大陸有兩條通道,她何必著急,什麼時候都可以去看他。

或者他回來看她。

她突然發現,自己才剛滿十六歲,年紀太小,不急著成親生子。

而且某個男人最近有些得意,總以為她心裡有他,就可以掌控她,牽著鼻子走。

繼那天讓她成為婢女后,居然還提出讓她學廚藝、學女紅……侍候他。

方少南覺得,必須讓他知道知道,家裡誰做主。

君墨塵要是知道她心裡的想法,一定悔不當初,他哪裡捨得讓她下廚做女紅,那不都是逗她完嗎?

「兩年啊,等不及了怎麼辦?再說,你陪著我回家,我們一起治理……」君墨塵乖巧的很,低聲在她耳邊輕聲磨著。

不怪他著急,最近她身邊圍的男人太多。

除了慕雲錚那隻超級蒼蠅外,葉落好似也開了竅,成天來方府找她,美其名討論法術,誰知道藏著什麼心思。

還要林火那個臭不要臉的,大言不慚的要娶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