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易正想編個理由,自己的兒子又說話了。

“大白馬,我告訴你,我可不會做你的徒弟,我伯伯說了,你們這些自稱爲強者的根本不配做我的師傅,我只要聽我伯伯的或者是我爸爸的,我的成就將來就能超過你們,哼。”最後還橫呢。

薛易的臉頓時黑了下來。

這都是什麼跟什麼啊,怎麼幾天不見,自己這個兒子就自己找了個大伯啊,他去哪兒找的啊,自己這幾天可沒見過什麼人。

大白馬聽了後又是一愣,就連問薛易的問題都忘了。


隨口問道:“你爸爸是誰我倒知道,就是他嗎,可是你哪來的大伯啊?”大白馬用手指着薛易。

薛易嚇了一大跳,他還以爲大白馬知道自己這個兒子的真正的父母呢。

“我大伯伯很厲害的,比我爸爸厲害多了,你要是再過來我就喊我大伯伯。”這威脅的語氣被奶聲奶氣地說出來怎麼一點也聽不出來是威脅呢?

薛易突然輕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他想起來了,自己這個兒子的大伯一定就是東皇太一了,自己還真有點笨,除了他還會有誰啊。

薛易急忙道:“前輩,您別聽他瞎胡說了,他有大伯我怎麼會不知道呢?他現在還小恐怕是還不想學什麼東西吧,只是想玩,所以,您想收他爲徒,等他長大一點再說吧,我一定帶他來。您還是先說我的這具化身吧,爲什麼會很弱呢?”


大白馬看了自己兒子一眼,嘆了口氣,也沒有再深究“看來是和我沒有緣分啊。好了,接着說你的化身吧。”

大白馬把注意力又回到白骨化身的身上,開始解釋爲什麼白骨化身會很弱。

卻又回頭對薛易說了一句話“小子,這天下的好運氣都快被你一個人佔盡了,我從一的兒子身上感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將來的成就恐怕真的不在我之下,你千萬要交到好啊,另外,你要注意一下他所說的那個大伯,我看也一定是一個了不得的強者,你自己看着辦吧,哎。”

看來這批大白馬還是有點失落,被別人拒絕很沒面子,而且是被一個還沒有真正出世的小子,能不失落嗎?

大白馬來到白骨化身旁,又仔細地瞧了幾眼,對薛易道:“我之所以說他不能發揮出他全部的實力,原因在於你自身,因爲你的境界達不到。”

“我的境界達不到,這怎麼說?”薛易還是沒有明白,反倒是更糊塗了,這關自己什麼事,打就是了,我又不出手。

“因爲你的境界達不到,所以你根本不瞭解更高層次的戰鬥,而你的化身雖然強悍,但是受你的限制,只能發揮出你能達到境界,有很多戰鬥技巧和祕法根本就不是你現在的境界所能瞭解的,明白了嗎?”大白馬看着薛易問道。

明白了,薛易聽到這個解釋,還真的明白了,於是對大白馬道:“謝謝前輩,我明白了,不知我的化身能發揮出什麼境界的實力?”

“很可惜啊,以他本身而論,他的實力達到了神王級別,也許更強,但是現在卻只能發揮出中位神的實力。”大白馬惋惜地道。

薛易可不就只是惋惜了,他只想罵娘了,這一下子差了多少級啊,不然自己就能橫着走了。

“小子,你到底想幹什麼,不只是問這些問題的事情吧?”大白馬大有深意地看着薛易問。

薛易現在心裏正不爽呢,也就隨口道:“我想殺人,不知是殺人,我要滅族,滅別人全族。”

大白馬雖然知道薛易有別的事情,但卻沒有猜到竟然是這種事。

“哦,看來你很生氣啊,哈哈,小子是誰惹到你了,竟然要滅人家全族,你還真是狠啊。”大白馬大笑道。

苦求推薦、收藏 薛易瞄了大白馬一眼,道:“八歧大蛇,前輩和他們不會有什麼親戚關係吧,不然,我還真不好辦了呢。”

“放屁。”大白馬恨恨道,“我怎麼會和那種東西有關係,那個垃圾的種族,根本就不配出現在我面前。”


聽到這樣的話,薛易倒是來了興趣,於是八卦之心大起,五彩巨蛋也慢慢地湊了過來,看來也是很有好奇心啊,竟然不怕這匹馬了。

“也沒什麼,只是我看不慣他們罷了,這個種族單個實力並不是很強,但是也有幾個高手,他們族裏應該有一個神王頂峯實力的人,另外還有兩個神王初級的高手,整體實力還可以吧,另外主要是他們繁殖快,他們族的人數太多了,也很不好惹。”大白馬壓下了自己的怒火,慢慢地對薛易講道,卻沒有說出真正的原因。

薛易也看得出來,讓大白馬生氣的事情絕不會這麼簡單的,看來這不是什麼好事情,竟然讓大白馬不好意思說,以後如果遇到大烏龜得好好地問一問,看看到底有什麼隱情。

“照前輩這麼說,我想滅他們一族的事情是不成了,哎,真是不爽啊。”薛易搖頭嘆息道。

“靠你自己當然不成了,你要懂得聯合別人,知道嗎,任何人都有自己的敵人,而敵人的敵人就是自己朋友,小子,明白嗎?”大白馬像個大神棍似的慢慢地道來。

“我當然明白,可是我根本就不知道他們的敵人是誰啊,你讓我怎麼聯合啊?”薛易攤手無奈地道。

“問我啊,呵呵,我還是能爲你之一條路的。”大白馬眯着眼,很神棍地道,但眼中也不時地閃過兇光,只是很隱祕,不自己看根本就發現不了,看來他們之間的仇很大嗎,薛易自己心裏亂猜道。

“龍族。”簡單的兩個字從大白馬嘴裏蹦了出來。

薛易沒有說話,他知道大白馬還會解釋的。

果然,停了一會兒,大白馬接着道:“他們兩個種族的仇怨已經結了很長時間了,而越來越深,是不死不滅之仇。”

“不可能吧,如果真的有這麼大的仇恨,我想八歧大蛇早就滅族了吧?而且,龍族的實力不會這麼簡單吧,連一個小小的八歧大蛇都收拾不了,龍族應該有超越神王級別的頂級強者吧?”薛易打斷了大白馬的話問道。

“你小子,知道的還不少嘛,不過最好不要說出來,因爲以你現在的實力還不是知道這些事的時候,等你的實力達到了,這些事情你自然會知道的更多,明白嗎?強者之間也是有制約的,是不能隨便出手的,不然這個世界早就被打亂了。”大白馬勸解道。

薛易點了點頭,他明白這個道理,實力達不到,有些事情還是不值得比較好,知道了反而有危險。

“雖然,龍族現在不能徹底滅了八岐蛇族,但是給他們一個嚴重的打擊還是能夠做到的,龍族雖然數量少,但是個體的實力都比較強悍,一條成年龍能同時對付六七條成年的八歧大蛇。”大白馬接着道。

“您和龍族的關係很好嗎,前輩?我看您對龍族可是很瞭解啊。”薛易問道。

“我和龍族的關係嗎,當然是很好了,龍族的人見了我都要喊我一聲老祖宗呢,你說我們的關係能不好嗎?”大白馬說起自己的在龍族的身份,整個人都顯得飄飄然的。

看來這匹大白馬也有自我陶醉的時候啊,哈哈,薛易暗想。

“以你現在的實力,再加上龍族,就是不能把他們全滅了,也能把他們給打殘了,小子,你可要狠狠地打啊,千萬不要給我面子。”大白馬無恥地道,薛易發現這大白馬無恥起來並不比大烏龜差,可能還更勝一籌。

“太無恥了,竟然有這麼無恥的人。”一陣輕微的精神波動在四周散開,從精神波動力傳出這樣的一句話。


自己的兒子還真是天不怕地不怕,而是好了傷疤忘了疼,剛剛惹了大白馬就給忘了,現在又來,薛易的整個眉頭都皺了起來。

大白馬聽了這句話,被白毛覆蓋的臉都有點發紅,兩隻大馬眼狠狠地瞪了五彩巨蛋兒子一眼,下的自己的兒子趕忙躲到自己的背後,可是他的體型也太大了,比自己大好幾倍。

大白馬尷尬地咳嗽了一聲,道:“我們接着說,對了,我說到哪裏了,哦,想起來了。”

“你現在主要的是先和龍族聯繫上,這個麼我可你幫你,我在他們族裏的影響力還可以,我可以介紹你一下,免得到時侯發生誤會。”大白馬顯得我很拽的樣子。

“前輩,您知道猛龍這隻龍嗎?”薛易問道,他不想看到大白馬那種我是老大的樣子。

“猛龍啊?聽說過,當然聽說過,這小子可是龍族的一大禍害啊,龍族裏沒有不認識他的,可這小子得到龍族他們的龍祖宗的喜歡,也只好由着他來了,不過我還沒有見過他,很長時間沒有出去看看了,怎麼?你和他認識?”大白馬現實說了一大通,才問道。

薛易看了大白馬一眼,心裏直犯嘀咕,這猛龍人員這麼不好,把整個龍族都鬧亂了,嘴上趕忙道:“前些日子,我出去隨便走走的時候認識的,正好碰到他,和他打了一架就稀裏糊塗地成了朋友了。”

“好小子,我聽說那傢伙可是個難纏的主,你們兩個誰贏了,不會是你吧?如果是你他怎麼回放你走,怎麼着也得答應你才能放你回來啊,那小子什麼實力?”大白馬自語了幾句又問道。

“剛到聖獸級別吧,實力還可以。”薛易隨口答道。

“才聖獸啊,這麼弱,那他是怎麼把龍族鬧得翻天覆地的,就以他這實力再怎麼鬧也鬧不起來啊。”大白馬很納悶地道。

搖搖頭,又對薛易道:“先不管這個了,既然你認識這個小子,那就好辦了,你直接去龍族,就說和八歧大蛇結仇了,是我讓你和他們聯手的,如果他們不信就讓他們看看我給你的東西,若是再有人擋道你就給我狠狠教訓一下,聽說現在的龍族一個個都傲的不得了,如不控制一下早晚的惹大禍。”大白馬顯得很無奈,這種情況確實很容易惹事,敵人多了可不好。

“晚輩知道了,前輩好有什麼事情嗎,也許我能順便幫您一下呢?”薛易道。

“嗯,讓我想一想,對了,到了龍族如果你看到那隻大烏龜,就叫他趕快回來,就說我有事情找他商量。好了就這些了,我回去睡覺去了,你小子可真煩人啊。”大白馬說着就準備回到那已經恢復的水潭裏。

薛易急忙道:“前輩等等,我還不知道龍族的地盤在哪裏呢?請前輩指點。”

“不會吧,你不是和龍族的猛龍成朋友了嗎,難道他們告訴你。”大白馬不相信地道。

“我好像只記得他說他們龍族就在這個大陸的正東方,可這範圍也太大了吧,讓我怎麼找?”薛易兩手一攤,無奈地道。

“這小子也太自大了吧,他以爲東方都是他們龍族的地盤啊,還真是,看來這龍族現在的氣焰大的不得了啊,過段時間我的過去好好教訓他們一下,讓他們知道這世界並不只有他們龍族。”大白馬很生氣,隨手丟給薛易一塊玉石,告訴薛易有精神力探查就行。

大白馬回答了水潭裏,只剩下了薛易和五彩巨蛋兒子。

大白馬臨走時還留下一句讓自己兒子不爽的話“小傢伙,等你以後想通了再來拜我爲師也行,我隨時等着你。”

但是自己的兒子更狠,接口道:“你這匹大白馬真無恥,就你這麼弱小還相當我的老師,你根本就不配,我大伯一根手指就能打趴下你。”

正好飛到水潭上方的大白馬聽到這句話,直接一頭掉進水潭裏,再也沒有出來,看來被打擊的不行啦。

薛易心裏暗笑,又對自己的兒子道:“好了,以後別亂說,我們現在就去龍族。你還是回到我的空間裏去吧。”

“不去,我就在外面跟着爸爸。”小傢伙好像受到什麼刺激,一下就飛到自己離自己十幾丈遠的地方。

“爸爸,你的空間裏有個大變態伯伯,他逼着我叫他大伯,而且還逼着我叫我跟他學習什麼道法和妖族祕法,很辛苦的。”小傢伙訴苦道。

薛易知道他說的是誰,怎麼東皇太一也對自己的而感興趣啊,看來自己這個兒子還真的不簡單,讓兩個世界的頂級強者都感興趣的人,能簡單嗎。

“不進去也行,但是你可不能亂跑,要聽話,另外還要抓緊修煉,早點從那蛋殼裏出來,讓我看看你長得什麼樣,也好給你起個名字。”薛易對自己的兒子道。

“我知道,爸爸,我感到我很快就要從裏面出來了,我的力量越來越多啦,而其那個變態伯伯還叫了我很多東西呢,還真的很有用呢。”小傢伙奶聲奶氣地說道。

這小傢伙還真是,挺有用的東西,前世有多少人想得到東皇太一的指點啊,可視面都見不到,自己的兒子倒好,根本就不鳥這大牛人。

薛易查看裏一下浴室裏的地圖,便帶着兒子向着龍族的地盤飛去。 再去龍族地盤的路上,薛易詢問一下自己的兒子是怎麼被東皇太一教的,他很好奇。

自己的兒子便慢慢地講來,薛易這才知道原因。

原來,這東皇太一在前世一共有是他兒子,也就是民間傳說中的十隻三足金烏,可是後來由於和巫族的矛盾加劇,自己的是個兒子被別人算計,能了個十日並出,頓時讓整個洪荒大地鬧起了旱災,民不聊生,江河干涸,樹木枯萎,餓死了很多人類,這時巫族大巫后羿出來了,用射日神弓一下子就射掉了九個金烏,只留下了一個照耀大地。

也就是說東皇太一一下子沒了九個兒子,只剩下了一個兒子,聽說還是最小的一個。

這也是巫妖大戰***,這就不說了。

自己把自己的兒子放到自己的芥子空間裏,也沒什麼,可是自己的兒子的好奇心太大了,而且太好動了。

他到了裏面沒有什麼事情做,就到處亂逛,自己的空間也有十幾萬平方,算是很大了,而且自己有房了很多小動物在裏面,還有樹木什麼的,也有了一個小世界的雛形。

兒子是沒事就追小魔獸,有一天追一隻會飛的魔獸,追到了高空,而東皇鍾就高懸在高天,於是便被自己的兒子發現了。

東皇太一這在全力恢復自己的殘魂,也沒有注意到自己外面的情況,有東皇鍾保護,又在自己的空間裏,根本就不會有什麼危險。

自己的兒子看到這口鐘懸在天上,竟然不向下掉,兒子的好奇心就起來了,而且是一發不可收拾。

用精神力從地上搬來石頭用力在在東皇鐘上,但是沒有什麼反應,一絲不動,也不發出聲音。

這讓自己的兒子的好奇心更強烈了,心裏認爲這肯定是什麼寶貝,於是用更多的石頭去砸。

最後驚動了再東皇鍾裏修煉的東皇太一。

東皇太一見到自己的兒子也是很好奇,但是心裏莫算了一下就清楚了這個五彩巨蛋的來歷,這時外面那個傢伙的兒子,很便宜得來的兒子。

東皇太一還算出這是一個強者的轉世之身,但是,並沒有告訴薛易,所以這個祕密現在只有東皇太一知道,薛易還矇在鼓裏呢。

但是看到這五彩巨蛋,就先很調皮的一個孩子,於是就想起了他前世的十個兒子,最後卻只剩下了一個,到現在還不知道他的情況,不在原先的大世界裏了,自己什麼都算不出來。

於是便想收他做乾兒子,可是自己的兒子不幹,說自己有爸爸了,最後兩人達成協議,自己的而做了東皇太一的侄子。

這輩分關係可就亂了,薛易一想就頭疼,自己的老祖宗級的人物成了自己兒子的大伯,那自己、、、、

薛易直接不去想了。


有了自己的的侄子,這東皇太一也是高興。

於是便開始教導自己的侄子,想把自己的所學全都交給他,可是,自己這個兒子卻不幹,說很辛苦,最後東皇太一隻好找了一些妖族法決和其他的一些法決全都直接封到自己兒子的腦子裏。

這讓自己的兒子難受了好幾天,頭暈腦脹啊,之說東皇太一是大變態,但是東皇太一也不生氣,也許這就是失去兒子後又有了一個算是乾兒子的心情吧。

又幫着自己的兒子吸收天地元氣,弄得小傢伙很不高興。

東皇太一還真是捨得,又把手中的一把不錯的靈寶,天妖槍送給了自己的兒子,可自己的兒子更有才,說太沉,直接把天妖槍扔到地上。

東皇太一也隨他,只是比他抓緊修煉,還露了一手,讓自己的兒子知道了他的強大,着自己的而纔不情願地修煉了。

但是這一出來就再也不想回去了,到裏面受罪,這是自己兒子說的話。

薛易心裏直接大罵自己的兒子不識好歹,這種好事,自己想求都求不來,而自己的兒子直接不要。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