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晨皺眉,此刻不滿低哼一聲,卻並未開口,再度伸手一抓,又是取出數萬亡魂,再度拋出與天道交換,換取得到第3根線條。

第4根。

第5根。

第6根。

第7根。

蕭晨連番出手,直到將整個空間內殺戮亡魂盡數拿出交換,眼中也不過僅僅看清了7根線條,並非獨立存在,而是而是彼此交叉勾連成一團。

「7根線條,看來殺人還是太少了一些,若有機會應當多斬殺一些生靈,下次再來交易。」蕭晨吶吶低語,隨後閉上雙眼,下一瞬間再度張開,卻已經多出許多陰沉之色,此刻蕭晨終於恢復了對自身意念的掌控,從那種意念清醒,卻詭異的無法把握自己念頭的狀態中掙脫出來!

金色的元神,元神之中的戰字訣,詭異的金印,與天道的對峙、衝突乃至交易,蕭晨盡皆感應的清楚,卻無法對此掌控半點,但方才並非有人掌控了他的意識,而更像是蕭晨另外一個意念的佔據了主導地位。

心魔!

這是蕭晨心中生出的第一個念頭,但當日晉陞元嬰境界時,他將心魔擊敗,已經毀滅了心魔空間,按照常理來說絕不會產生新的心魔,但方才之事如何解釋?念頭翻騰卻沒有理出一個頭緒來,蕭晨臉色不覺變得極為陰沉,方才短短片刻時間內發生的事情絕對隱藏了無數的秘密,與天道交易,豈非說明天道有靈?還有那血色絲線凝聚而成的血色能量團又是何物?

蕭晨深深吸氣,將心中諸多翻滾的念頭盡數壓下,對此事他沒有半點頭緒,無論怎樣思索都註定只是平白浪費時間罷了。

但事情絕不會就此揭過,未來終有一日,他會將此事徹底查探清楚!

盤膝坐倒,意念微動,蕭晨身體頓時爆發出強橫的吞噬力量,將周邊濃郁的混沌靈力盡數吞噬融入,融入自身體內,轉化為磅礴法力,努力提升自身修為!

機緣就在眼前,他自然沒有棄之不顧的理由!

###########

百餘道身影腳踏虛空而立,盡皆面色凝重,體內氣息轟然散發,直衝雲霄之內,浩蕩威壓瀰漫天地,彰顯著他們族群巔峰天人五境的修為!但此刻他們目光落在那被五彩斑斕能量潮汐層層包裹的天人台上,眼中竟是流露出一絲無法壓制的畏懼之意!

不錯,正是恐懼!

能夠讓族群巔峰大能流露出這種神色,足以證明他們此刻心緒激蕩到何種地步!

方才自這能量潮汐核心之地散發出的一絲氣息,雖然極為微弱,卻讓感應到這點的所有人族大能心中狠狠一顫,身體僵直,繼而面色一陣慘白!

這股氣息,竟是讓他們有了一種直面死亡的感覺,似乎只要擁有那氣息的諸位意念微動,就能將他們輕易從這天地之間抹殺!

即便是萬劍之主,半步踏足荒古存在,此刻面色同樣陰沉到了極點,在那股氣息之下,即便是他也生不出半點反抗的念頭,這種力量,絕非荒古境大能所能擁有!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何會有如此恐怖的氣息從能量潮汐中發出?好在能量潮汐並未消散,表明天人之引繼續,蕭晨如今依舊安然無事,否則恐怕他早已按捺不住強行闖入其中了。

雖然此刻那氣息已經盡數消散,但諸多人族大能依舊面色凝重。

翰林之主瞳孔劇烈收縮,微微低首,不讓人看到自己眼底那近乎化為實質的瘋狂殺機。

這蕭晨一定要儘快殺死!

雖然之前他屢次展露出了極強大天賦及成長潛力,但距離真正成長起來還有著極為遙遠的距離,所以翰林之主雖然擔憂,卻並不如何迫不可待。

不過今日之事徹底改變了他的念頭!

這是首次讓翰林之主從心底生出對蕭晨不可把握的感覺,這種感覺極為糟糕,讓他心中徹底焦躁起來。絕對不能繼續耽擱下去了,無論如何,一定要尋機儘快將這蕭晨殺死!

不惜一切代價!

想到那傅子文臨死之前泣血說出的預言,一股寒意忍不住從心底升起,瞬間擴散開來,似乎浸入了血肉元神之中,讓翰林之主身體冰冷再無半點溫度。

片刻后緩緩抬首,他眼中一切神色已經盡數收斂,化為平靜之色,「今日之事透出古怪,本座認為今日蕭晨引落天人二引中出現了不可預料的變故。」

「因此,本座提議,由你我諸位道友出手,將眼前這能量潮汐驅散,否則你我日後豈能心安。」

聲音平靜夾雜著淡淡寒意,在此處空間緩緩擴散開來。

道元之主上前一步,點頭道:「本座贊同翰林之主所言,之前那一股氣息雖然消散,但其中絕對隱藏著極大的隱秘,若是不能將其調查清楚,日後極有可能造成不可挽回的為害。」

斑斕之主隨後上前,雖未多言,但其態度卻已經不言而喻,顯然對此事持贊同態度。

馭獸之主略微遲疑,最終還是上前,淡淡道:「本座同樣認為應當先調查清楚,方才那氣息因何出現。」大長老之間不合,卻要保持一定的均衡,如今翰林之主一系失利,馭獸之主不介意出面站在他們一邊,以維持這種均衡,否則此後萬劍之主一家獨大,恐怕此後數千年內他都只能被死死壓制無法翻身,這種局勢馭獸之主自然不希望看到。

這是一種變通的中庸之道,也是馭獸之主能夠獨善其身,游刃在大長老議會兩大勢力之間輕鬆自在的主要原因,他並不想改變現在的狀態。

4位大長老先後表態,周邊人族大能更是忍不住紛紛開口。

「本座贊同翰林之主所言,驅散這能量潮汐,查明事情根源!」鬼王宗鬼厲老怪陰冷開口,眼底厲芒閃爍。

「老夫也贊稱此事。」

「足以威脅甚至瞬間抹殺族群巔峰存在的力量,這種事情必須要調查清楚。」

「破開能量潮汐,我等聯手輕而易舉!」

萬劍之主面色難看,此刻突然輕咳一聲,淡淡道:「能量潮汐沒有消散,天道獎賜仍在繼續,則表明如今蕭晨安然無事,正在其中吸收混沌靈力,方才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待他出來之後詢問便知。天道獎賜,乃是修士晉陞天人境時才能得到的恩賜,每個修士一生僅有三次機會,吸收能量潮汐匯聚產生的混沌靈力使得修為暴漲,若是此番強行驅散能量潮汐,等同於生生將他天人二引的偌大機緣生生抹去,此事未免有些太過分了吧。」

言及此處,萬劍之主體內驟然爆發出浩蕩氣息,如出鞘利劍,斜指向天,「且本座應允了蕭晨,今日絕對會護他周全,為人師者開口,豈能失信於人。此事,本座不許!」

並非不同意,而是不允許,兩者之間的含義天差地別,等同於萬劍之主以一種蠻橫的姿態直接表明,今日他會不惜一切代價庇護蕭晨!

這種蠻橫的態度出現在一位族群巔峰乃至半步荒古的大長老身上,無疑具有極強的震懾力!

萬劍之主打定主意要將蕭晨培養成自己最為親密的弟子,若是今日退後,之前所努力創造的良好開端瞬間就會崩潰消解,甚至成為師徒兩人間永遠無法彌合的裂縫。

所以,今日他絕對不會後退半步!

天策之主作為萬劍之主堅定的支持者,此刻自然不會退縮,冷笑一聲,道:「若此事放在諸位道友身上,或許你等便不會如此理直氣壯的要去破壞別人的機緣了。」

「此事,本座反對!」

蘇蘇使勁的搖著奪天之主的胳膊,眸子裡面滿是焦急哀求之意,這老傢伙就無奈了,一變哀嘆著女生外向,一邊自我安慰咱們就是看在自家孫女的面上才會出手幫助這小子,跟自己欣賞他之類的半點關係都沒有,「這件事情確實有些不妥,蕭晨潛力如何無需老夫多說,若是因為今日之事讓我人族未來註定的族群大能心生間隙,那可就大大不妙了,這點還請諸位道友考慮清楚才是。」

「此事,本座反對。」

#####

【第4更!】 奪天之主說話看似和氣,其中卻是隱有暗指。你們都記住啊,蕭晨那可不是一般的人物,以後必然會強大起來,小心人家日後因為今日之事找你們晦氣。

雖然說得隱秘,但此處老怪哪個不是人老成精的角色,聞言面色紛紛一變,顯然心中已經有所顧忌。

「本座反對。」星辰之主面色平靜,讓人猜不透此番開口究竟是因為那蕭晨的原因,還是單純的為了均衡大長老之間的派系力量,但局勢卻已經頗為明朗。

8位大長老兩方各佔四人呈對峙狀態,再加上萬劍之主格外強硬的態度,又讓那一眾老怪心中遲疑起來,雖然他們背景深厚,但得罪了族群大長老,以後日子怕也不好過啊。

表態支持或者反對都不是好的選擇,所以整片空間突然靜默下去,一群老不死眼觀鼻鼻觀心,做出一副對外事外物盡數不關心在意的模樣,自然沒有誰會傻到做那出頭鳥。

翰林之主面色凝重,眉頭皺了皺,沉聲道:「萬劍之主,以那蕭晨的修為,豈能爆發出方才那讓你我心驚膽顫的氣息,這其中必然出了意外,若是不能調查清楚,日後一旦出現差池,責任誰能承擔?」

這老怪開口,卻是直接將萬劍之主逼的退無可退,除非他答應承受一切無法預料的後果,否則今日便沒有足夠的理由阻攔他們出手驅散能量潮汐。

萬劍之主目光微閃,眼底閃過幾分冷笑之意,既然他已經決定庇護蕭晨,又豈會因為三言兩語的質問便改變主意,淡淡道:「既是老夫出面保下蕭晨,日後出現任何問題,自然由老夫一人承擔,無需翰林之主擔憂。」萬劍之主一口應下根本沒有半點遲疑。

族群強者總是可以得到一些特權,修為越高,特權越大。萬劍之主答應承擔責任,即便日後出現差池,誰又能將他如何?以他人族大長老,即將踏足荒古大能的身份,便註定他不會受到任何懲罰!

翰林之主清晰感受到了萬劍之主的這份有恃無恐,低哼一聲,卻沒有繼續開口的理由,只是心中越發的暴躁起來,他小覷了萬劍之主對蕭晨的看重!

至於周邊那之前呱噪的老怪,此刻面面相覷齊齊噤聲,萬劍之主已經做出了保證,若他們繼續不依不撓,便是挑釁萬劍之主的威信,感應著從他體內散發出強大劍意,沒有人願意自找麻煩。

於是在一中沉重壓力的靜默中,百餘族群巔峰老不死大眼瞪小眼,沒有人再提強行驅散能量潮汐的事情,同樣沒有人選擇現在離開,他們都想要知道,方才在那能量潮汐內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於是乎,整整10日時間,由對立而站,到盤膝而坐,在被天人台異變引來的無數修士敬畏驚詫的眼神中,高高在上的族群大人們靜靜的等待在這裡。

有那心中不解修士,在得知引落天人之引的是蕭晨大人時,臉上一絲疑惑頓時消失不見,暗道原來是蕭晨大人的手筆啊,那麼一切就沒有問題了。

祖城的修士們,如今已經習慣了蕭晨大人一鳴驚人的出場方式,似乎不論在哪裡,他總能做出別人做不到的事情,例如眼下,好好引落天人之引,也能鬧出這偌大的動靜,引出族群一群大人們親自前來此處等待著他出關。別的不說,單單這一手本領,就絕非尋常修士能夠學到手的。

第11日,但初陽升起,晨輝灑落大地,將斑斕能量產西映照的分外璀璨之時,那翻騰不休的靈力一顫之後,終於有了消散的趨勢,並且以一種極快的速度削弱下去,使得那能量潮汐逐漸淡薄,露出其中那盤膝而坐的身影。

靜默無言的族群巔峰修士們此刻紛紛張開雙目,眼中盡皆流露出凝重之意,甚至少有緊張提防,做好了隨時出手的準備,畢竟之前的那股氣息,著實讓他們記憶深刻。

短短片刻時間,充斥天地覆蓋方圓億里的恐怖能量潮汐竟是消散的一乾二淨,露出其中天人台上盤膝坐倒的修士身影。

青袍,黑髮,於風中輕輕翻動,並無半點聲息傳來。

不過就在此刻,那狀似沉睡的修士突然張開雙目,璀璨神光瞬間爆發,而與此同時,一股浩蕩磅礴氣息從他體內緩緩升騰而起,如同自冬眠中蘇醒的荒獸,如今展露出了自己的猙獰爪牙!這氣息之強,足以堪比尋常族群巔峰修士,肆意散發著自己的威壓氣息,如浪潮一般向四面八方瘋狂橫掃,肆意張揚!

數息后,蕭晨眼內神光盡數收斂,化為溫潤之色,那體外恐怖的氣息,此刻也盡數收斂進入體內,再入半點霸道之態,目光在周邊掃過,眉頭一皺,腳下一步邁出瞬間撕裂空間出現在萬劍之主身前,恭謹施禮,「弟子如今已經完成了天人二引,多謝師尊大人守護。」語態敬畏,發自肺腑之中。

眼下局勢,蕭晨輕易看出了對峙之態,也能隱約猜到眼下狀況形成的原因,因此對萬劍之主可以不顧壓力守護在他身前感到由心的感激,心中更多了幾分親近。

萬劍之主眼看蕭晨無事,察覺到他話中透出的親近之意,頓時感覺心中大暢,「你我師徒一場,為師護你自然是應有之事,不必多禮,起來吧。」

蕭晨恭謹稱是,又分別向天策之主、奪天之主、星辰之主三人道謝。

翰林之主清晰感應著蕭晨越發強大起來的氣息,心中殺機越發濃重,此刻沉聲開口,道:「蕭晨,本座及諸位道友停留在此處,乃是為了向你詢問一事,你必定要如實回答。」

「引落天人之引當日,能量潮汐內究竟出現了什麼狀況,為何會有那恐怖驚人的氣息從中散發出來?此事極為重要,絕對不允許暗中矇騙,否則便是重罪!」

言及後來,這老怪面色越發凝重,聲音低沉陰冷。

聲音落下,百餘老怪目光瞬間匯聚而來,盡皆凝重,此事也是他們最為關心之事,否則怎麼在此苦苦等待了10日時間,如今到了結果揭曉之日,自然期待。

蕭晨抬首,臉上露出幾分恰到好處的驚詫,目光落在翰林之主身上,道:「翰林之主此言何意?什麼恐怖氣息,本座半點也不知曉。」

萬劍之主微呆,他正在暗自擔憂蕭晨如何解釋,在他猜測中這股氣息或許是牽扯到蕭晨極大的底牌,若今日暴露出來顯然對他大大不利,沒想到這小子竟然如此滑頭,直接來了一個拒不承認。

微呆之後,他趕忙輕咳一聲,掩飾下自己嘴角流露出來的笑意。

至於周邊等待多日,竟是得到這個解釋的諸多老怪,此刻不少人面色突然漲紅,竟是一口氣穿不上來劇烈的咳嗽起來,「咳咳」一陣倒也壯觀。

翰林之主深深呼吸,強自壓下胸腔內升騰而出的怒火,寒聲道:「蕭晨,你莫要太過放肆,如今本座問你此事,照實回答便是,若再敢如此囂張,本座必定治你重罪!」

聲音冷冽,寒意翻騰。

蕭晨聞言面色同樣瞬間冷漠下去,嘴角微翹,流露出淡淡譏誚之色,道:「重罪?不知翰林之主有何理由治本座重罪?」

「那毀滅氣息從何而來,莫說本座並不知曉,即便知曉,又有何義務要將此事告訴翰林之主知曉。本座開府立衙,乃是族群巔峰存在,忠於族群,從未做下任何傷害族群利益之事,翰林之主你即便身為人族大長老,有有何資格治本座重罪!」

「即便那毀滅氣息是本座釋放而出,這又能代表什麼?只能說明本座手中或許擁有著某種強大的底牌,其強大程度甚至可以達到輕鬆抹殺族群巔峰修士的地步,但這點又與翰林之主你有何關係?本座底牌,自然只會用在敵人身上,無人招惹與我,即便有這種殺招難道本座還會無事生非用其殺人不成?」

說道這裡,蕭晨略微停頓,眼眸內流露出絲絲寒意,「或者說,翰林之主你暗中欲要對本座不利,才會如此關注此事?」

翰林之主臉色驟然變得極為難看,厲聲喝道:「放肆!」語落,一步落下,便是欲要神通出手。

蕭晨眼底厲芒一閃,當真將他當做任人欺辱毫無反抗之力的小輩么,當真逼急了他,今日拼著自損,也要動用元神中烙印的線條與他做過一場!

但此刻不待他出手,眼前靈光微閃,萬劍之主一步邁出將他擋在身後,輕描淡寫袍袖向前一揮。

這一擊看似平常無奇,卻已經夾雜了幾分荒古之力在內,即便並非太多,卻也絕對無法輕易抵擋,翰林之主面色大變全力抵擋,轟然巨響中身影依舊被生生砸出數十丈外,方才勉強停下,眼中閃爍這羞憤驚怒之意。這老怪沒有想到,萬劍之主竟然會對他出手,而且沒有留下半點情面!至於周邊老怪,此刻一個個更是瞳孔劇烈收縮,面色一陣陰晴變幻,兩位族群大長老公開對峙已經極為嚴重,如今更是直接動手,事情似乎有些鬧大了!

#####

【第5更,不要離開,等下還有更新!】 「翰林之主,注意你的身份,正如蕭晨所言,他是我人族修士,對我人族立有大功並無半點過錯,你有何資格直呼對他治以重罪,是誰給你這般權利!」

「莫說蕭晨並不知曉那氣息緣由何來,即便知曉,也並無必須要向你解釋清楚的義務!你我修士修道,誰人手中沒有幾分底牌,莫非都要張揚出來被人知曉。」

「此事,你做的過了,就此打住吧。」

萬劍之主袍袖開口,面色陰冷,直面訓斥,沒有給翰林之主留下半點臉面。

「今日之事就此作罷,日後不許再度提及,否則老夫必定嚴懲不貸!」語落,萬劍之主袍袖一揮,轉身一步邁出,瞬間撕裂空間消失不見。

蕭晨恭謹彎腰施禮,「恭送師尊。」起身後目光看向翰林之主,淡淡開口,「雖然大長老之尊至高無上,但本座畢竟屬於族群巔峰存在,並非人人拿捏之輩,若是欲要與本座為難,便要做好被我反擊的準備。」

「況且,人族大長老數量並非一成不變,或許不久后,翰林之主便沒有這般對我指手畫腳的資格了,告辭。」

語落拱手,蕭晨想著天策之主、星辰之主、奪天之主及及蘇蘇點了點頭,揮手撕裂空間,身影邁入其中消失不見,留下一眾面面相覷的族群老怪。

囂張!

霸道!

這師尊兩個脾性竟是如此的相投,生生讓翰林之主灰頭土臉顏面大失,而且猶自不解恨的按到在地面上狠狠踩了幾腳,可算是讓他顏面掃地。

「走!」翰林之主感應著周邊視線之中的震驚玩味之意,低吼一聲,與斑斕之主、道元之主同時破空而去,今日臉面當真是丟大了!

一場聲勢浩大的事情,終於以雷聲大雨點小的方式收尾,眼看翰林之主落得如此下場,一眾老怪忍不住縮了縮脖子,暗自慶幸好在方才沒有開口,懷著對翰林之主的幾分恥笑,紛紛轉身離去。

只是不知哪位好事者將今日之事以圖影玉簡完整錄下,並且以一種驚人的速度瘋狂在祖城散播開來,而後更是像整個人族領地瘋狂散播。

一時間,整個儒道一系修士徹底的憤怒了!

玉宮一脈乃是整個儒道一系執牛耳者,在儒道修士心目中乃是儒門正統,地位尊崇。翰林之主更是玉宮族長,儒道名至實歸的精神領袖,受到無數儒道修士尊崇。

可是現在,翰林之主遭到了羞辱,便相當於整個儒道被人狠狠踐踏了尊嚴!

這點絕對無法允許!

客觀來說,萬劍之主乃是此事的主導者,但因為他的身份地位極其半步踏足荒古的恐怖修為,倒是無人膽敢去招惹於他。

但蕭晨就不一樣了。

儒道主張中正平和,以德服人,但蕭晨在他們看來卻是狂妄、霸道,沒有半點順眼的地方,所以在儒道修士中,極快掀起了一場針對蕭晨的抵抗狂潮!

淺水湖畔,蕭府門前每天都匯聚了大量的儒道修士前來靜坐,雖然沒有哪個膽敢當真打進蕭府去,卻也決定要用這個方法來逼迫蕭晨低頭道歉!

不過1個月後,當他們發現這個辦法沒有任何作用,甚至還有數十名儒道修士因情緒太過激動衝到蕭府門前吵鬧,結果被蕭府護衛制伏丟盡了淺水湖內之後,聲勢浩大的儒道修士示威行動才緩緩消散。但從此之後,蕭晨在儒道修士心目中的印象更加惡劣的起來,甚至發生了多起儒道修士與蕭晨支持者之間的摩擦。

直到數月後,此事才緩緩平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