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易還在腦袋發矇,但是悟生他們,卻是一下子便聽明白了,他們的臉上,全都露出了一絲激動和高興的神色,特別是悟生,更是一臉喜悅,第一個向蕭易道喜。

「恭喜悟善師弟!」

其他幾人,也全都一臉由衷地高興地向蕭易道喜。

恭喜?

聽著眾人的道喜,蕭易在頭腦發矇了一下之後,終於反應過來了什麼。

這是……要下山了?

天一老僧這是……終於開口,放他下山了?

接收到這個突如其來的信息,蕭易只覺得頭腦之中,嗡的一聲炸了開來。

在過去的幾年之中,他曾經在無數個日夜之中,無數次地想著離開這個地方。

為了離開這個地方,他甚至曾經在心裡設想過無數種的方式和方法,如果不是因為考慮到天一老僧的實力太過強大,他甚至真的可能會去嘗試這些方法,真的可能去冒險。

因為他真的不喜歡這個地方,因為他真的很牽挂山下的那些朋友。

可是在這一刻,終於聽到這個消息。

他的心中的願望,真的要實現了。

蕭易的心中,一時之間,卻似乎並沒有想象中的那種喜悅。

甚至,他的心中忽然有些茫然,終於要離開這個地方了?終於要下山了?

「悟善師弟,恭喜你,終於得償所願了,你可以下山了。」

見蕭易獃獃地站在那裡,悟生再次含笑出聲。

他是對蕭易最為了解的,他的心中,最清楚蕭易的想法,他和道蕭易一直都無比渴望下山。

「老和尚,你說的,是真的嗎?你真的願意放我下山?」

蕭易終於回過了神來,眼眸之中,泛起一絲晶瑩的光芒,目光帶著一絲不敢置信地望向前面的天一老僧。

他說話的聲音,都有些顫抖了起來。

在這一刻,他的意識,終於回過來了。

剛才的那些茫然,完全地消失了,他的內心之中,被一種難言的激動和喜悅所佔據了。

下山,是他內心,一直以來潛藏的最真實的聲音,最真切的渴望。

不論是他在山上苦修那些佛經,還是在山上苦修那些佛門功法的日子,在他看似已經真正融入佛門,已經忘卻了過去的一切的時候,他其實從來都沒有放棄過內心之中,這個真實的渴望。

有一些過去,有一些人,是不論他身在何方,處在什麼樣的境地之中,都沒有辦法割捨的。

他只是暫時把它們深深壓在心底,只是在慢慢的積累力量,而積累力量的最終目的,依然是要離開……

剛剛內心出現的那一瞬間的茫然,只不過……是一種對於突如其來的喜迅,在毫無心理準備的情況下的一種發矇,亦是對於一種已經長久的習慣的生活,在突然之間作出改變之下的一種自然反應。飄天文學, 「阿彌陀佛,老衲既然開口說了,自然是真的。」

望著前面的蕭易的臉上,那激動的神色,天一老僧的眼底之中,不由自主地閃過了一絲遺憾的嘆息,不論是從天賦,還是悟生,蕭易都是他生平所遇最高的一個,這樣的一個人才,若是能夠留在少林的話,最少能夠保少林再興盛百年。

不過這一絲嘆息,只是一瞬間便消失了。

從一開始,從那個人出現在山上,和他說出那一番話的一刻起,他便已經知道,這個人是不屬於少林的,他的世界,要更加廣闊。

而幾年來的觀察,他更是早已經知道,蕭易陷入紅塵之中,實在太深,註定不會是佛門中人。

因而,他的心中,對這個結果,其實早就是已經料到,已經平靜如水的了,剛才也只是一時間沒有控制住,下意識地嘆息一下而已。

不論如何,能夠在此生余年,遇到這麼一個年輕人,有這麼一段緣份,他天一已經心滿意足了。

他的話音落下,他的手,飛快地向著蕭易抓了出去。

貴女華歸 「你……」

蕭易聽著天一老僧的話語,還沒有來得及高興一下,沒有想到,天一老僧這才剛剛說要放他離去,卻突然又對自己出手,眼睛一下子瞪大了起來,臉上露出了一絲驚駭的神色,幾乎下意識地便想要伸手去阻攔,但是他的手,根本就沒有起到任何的作用,便整個人被天一抓在了手裡。

「師伯!」

「師祖!」

那些少林和尚們。也全都沒有料到,天一老僧會突然對蕭易出手。全都發出了一聲驚呼。

他們幾乎下意識地,便要去阻止。

但是天一的速度。是何等的快,他們又哪裡來得及?

他們的動作,還沒有擺出,蕭易已經被天一抓在了手裡。

看著一手抓著蕭易的天一老僧,悟道等人硬生生的止住了要衝過去的動作,他們就算是再怎麼緊張蕭易,擔心蕭易,也還是沒有膽量對天一老僧出手的。

多借他們一個膽子也一樣不敢。

不僅是因為天一的實力強大到他們根本就沒有辦法對抗,更重要的。是天一的輩份。

他們唯一能做的,還是勸說。

「師伯……」

他們張開嘴,便準備說些什麼,但是他們的話,還沒有來得及說,天一的聲音,便已經響了起來。

「好了,你下山後,希望能夠記住這些年在藏經閣所學。凡事以慈悲為懷,盡量少造殺孽。」

天一老僧一手抓著蕭易,另一隻手飛快地蕭易的身上拍打了起來,便臉帶微笑地重新放開了蕭易。

「你……!」

重新獲得自由。蕭易感受著體內那股曾經無比熟悉的洶湧如潮的氣息,感受渾身的筋脈之中,傳來的那種已經久違的暖流。感受著真正的充滿了力量,彷彿整個世界都在掌控之中的感覺。感受著那種對於天地自然清晰的感覺。

他的目光,望著前面的天一。眼睛瞪得又大又圓,眼裡露出了一絲不敢置信的神色。

他怎麼也沒有想到,天一老僧竟然不但放他下山了,而且還在下山之前,給他解開了之前封鎖住的那些功力。

並且,剛才他的動作,似乎像是示範一般,特意讓他無比清晰地感受了整個解除封鎖過程。

「師伯!」

悟道等人的注意力,都全放在了剛才的事情上面,一時之間,還沒有感受到蕭易的身上,那突然洶湧的氣息,看著蕭易的神色,還以為剛才天一師伯又對蕭易做了什麼,臉上都露出了一絲著急的神色,幾乎同時懇切地望向了天一,想要替蕭易求情。

在他們看來,蕭易已經廢了修為,已經夠可憐的了,要是再做一些什麼手法的話,實在太殘忍了。

「謝謝!」

蕭易回過神來,臉上露出了一絲複雜的神色地望著天一,最終還是咬了咬牙,說了一聲謝謝。

這個老和尚,曾經給他帶來了無比的絕望,並且囚禁了他幾年,逼著他在這山上看了幾年佛經,但是不管怎麼樣,他最終還是把功力還給他了,而且,這幾年之中,在這山上,他也還算是受益良多的,不但學會了一種玄奧無比的無名功訣,還學到了那些威力奇大的少林秘訣。

而且,這幾年中,這個老和尚對他……似乎也確實還算是不錯的……

謝謝?

悟生等人聽著蕭易的一聲謝謝,神情全都愣了一下。

蕭易他不會是傻了吧?

他們的目光,下意識地望向了蕭易。

這一望之下,他們的神情,再次愣住了,他們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起來,眼裡全是不可思議的神色。

他們都是高手中的高手,就算是在高階中,都算得上頂級的,就算悟道等人剛剛解完毒,正處在一種比較虛弱的時候,但他們對於氣息的感應,卻依然是極為敏感的。

剛才他們也只是心中替蕭易焦慮,所以才一時忽略了而已,這時目光一落在蕭易的身上,他們立時便感受到了蕭易的身上,散發出來的磅礴的氣息。

天哪……我竟然蕭易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如此龐薄的氣息?

這……怎麼回事?

我是不是錯覺了?

悟道等人幾乎在一瞬間同時生出了這樣的念頭。

「阿彌陀佛!善哉善哉!」

看著對面神色複雜的蕭易,天一老僧再次宣了一聲佛號,眼底之中,閃過了一絲欣慰的神色。

蕭易的反應,再次證明了他當初的眼光,這個孩子,雖然有些倔強,有些戾氣,但是本質上,卻還是非常善良的,在他的那表面冷漠下面,有著一顆比很多的人都要更加的善良,更加懂得感恩的心,有著更加寬廣的胸襟。

這幾天,在面對少林百年來最為恐怖的劫難。

他這個對少林有著極大意見的『仇人』,在面對著少林那些活生生的生命的時候,依然還是放下了偏見,毅然決然地全力以赴,拯救他們的生命。

而現在,在他完全不知其他具體情況的情況下,就算是面對一個「囚禁」了他幾年,並且封了他功力,給他帶來無數絕望的人,依然還是能夠說一聲謝謝。

「悟善師弟,你恢復功力了?」

悟生終於從震憾之中,回過神來,顫著聲音,帶著一絲不敢置信的神色地望向了蕭易。

悟道等人也全都臉上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色地望向了蕭易,身形,微微有些顫抖。

腹黑碰上傲嬌 那些少林弟子們,也全都瞪大了眼睛地望向了蕭易。

被廢的修為,竟然還能夠恢復,這對他們來說,實在太不可思議了。 (各位親們,新年快樂!2015,真的來了!感謝各位親們,又陪著邪少,陪著高手,陪著蕭易走過了一年,新的一年,希望各位親們繼續支持邪少,支持高手!)

————————————

「嗯。??」

感受著悟生他們的目光,蕭易再次神色複雜地望了一眼對面的天一,點了點頭。

「太好了!」

儘管已經感受到了蕭易的身上,散發出來的那些氣息,但是得到蕭易的確定,悟生的臉上,依然還是忍不住地露出了一絲激動的神色,整個人都跳了起來。

悟道等人以及那些少林弟子們,也全都露出了高興,激動的神色,由衷的替蕭易感到高興。

若是沒有這兩天發生的這兩件事情,悟道他們是肯定不會這樣替蕭易感到高興的,甚至在知道之後,可能還會向天一表示抗議和反對。

但是經過了這兩天,他們地蕭易已經完全沒有偏見,有的,只是敬意和感激,特別是悟道,蕭易這一次,等於是挽救了少林,挽救了他。

「悟善師弟,恭喜你!」

悟生等人,再次衷心地向蕭易恭喜。

「謝謝。」

看著悟生等人臉上,由衷的高興的神色,蕭易的臉上,也露出了一絲感激的神色。

不知道為什麼,看著他們的臉上的笑容,蕭易第一次,感覺到,在聽到悟善這個稱呼的時候。似乎並不那麼彆扭了。

「悟善師弟,你準備啥時候下山呀。你恢復了功力,我就放心了。不然的話,我還打算陪你一起下山呢。」

悟生高興地道。

聽到悟生的話,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蕭易。

悟生的問題,他們也同樣非常關心。

蕭易的目光,看了一眼對面的天一,見他似乎並不怎麼關心和在意這個問題,這才緩緩地開聲道,「現在。」

離開了好幾年。那些朋友們,都不知道怎麼樣了,現在恢復了功力,他已經恨不得飛下山去了,一刻也不想多緩了。

「啊?這麼急?」

聽著蕭易的話,所有的少林弟子,都愣了一下。

他們的眼裡,都露出了一絲黯然的神色。

他們都覺得,蕭易之所以這麼急著離開。是因為蕭易對他們,還是很大的意見,還是不喜歡少林。

就連悟生,心中也是這麼以為。

但是他們也沒有辦法。確實是他們這些少林弟子們錯在先的,以他們對這幾年對蕭易的態度,蕭易對他們怎麼樣。都是無可厚非的,這樣急著離開。也是理所當然的。

「已經離開好幾年了,我不知道那些朋友們怎麼樣了。」

蕭易看著悟生和那些少林弟子們的臉上。黯然的神色,解釋了一下,然後又叮囑了一下道,「你們身上所中的毒,已經基本解開了,我給的那些方子,你們照著服用,他們應該很快就能夠恢復了。」

聽到蕭易的話語,所有的那些少林和尚們,臉上才露出了一絲釋然的神色。

同時,他們的心中,又不由得露出了一絲愧疚和感激的神色,既為自己剛才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行為愧疚,又為蕭易在臨走的時候,還記掛著自己的身體而感激。

「你放心吧,我會照顧好他們的。」

悟生重重地點了點頭。

輕輕的點了點頭,蕭易又帶著一絲複雜的神色地望了一眼天一老僧,以及前面的智義,然後毅然地轉身,向著門口的方向走去。

在邁步的一刻,逍遙真經的口訣,自然而然地運轉了開來,幾年沒有使用,但是那種熟悉的感覺,卻依然還是沒有消失。

兩步邁出,蕭易的身形,已經到了門口。

眼看著蕭易的身形就在要消失在前方,消失在視線之中,所有的少林和尚,眼裡不由自主地露出了一絲複雜而不舍的神色。

這個年輕人,這個和他們相處了幾年,卻從來都未曾正眼看過的年輕人,這個剛剛救了他們的性命的年輕人,這個天賦高到令他們所有人都高山仰止的年輕人,這個幾年來背著他們的師弟,師叔的名頭,但他們卻從來都沒有真正把他當成師弟,師叔的年輕人……

馬上就要離去了。

在帶給他們一個巨大的震憾之後,在他們還沒有來得多及向他表達一下謝意,沒來得及多喊一聲師叔的時候,就要離去了。

這一離去,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再回山,什麼時候再相見,甚至不知道還會不會有相見之日。

「悟善師弟!」

忽然,就在蕭易的腳步,已經邁到門邊的時候,一個聲音,忽然打破了沉靜。

所有人的臉上,都露出了一絲愕然的神色,目光,下意識地抬了起來。

這個喊住蕭易的,並不是悟生,而是悟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