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寒再度取出靈石來,將當中的玄力調動出來,用之有條不紊地打通溫養筋脈。

隨著蕭寒有條不紊地進行下去,約莫過了半個鐘,他終於將第一條筋脈打通,卻也將他累得大汗淋漓,全身的衣衫都濕透了。

「打通了這條筋脈,應該是可以轉化些許銅像勁。」蕭寒輕喃間運轉玄力,到得那條被打通的纖細筋脈中,將玄力運轉而過,至筋脈的末梢時,那股玄力猛然顫動起來,詭異地變成了金色,且有著一股霸道之感散發開來。

「修鍊出來了么。」蕭寒笑道,這銅像勁乃是銅像功修鍊出來的產物,之前蕭寒與楚無雙的戰鬥中,他也是有看到過楚無雙使用,極為的霸道剛猛,如若不是楚無雙才初入門徑,遠遠沒有將銅像功修鍊至大成的緣故,當時蕭寒估計就要被楚無雙壓得打了,畢竟這銅像勁可是地級上階功法,將之修鍊至大成,絕對是可以越級戰鬥,那份戰鬥力毋庸置疑。

這銅像功修鍊出來的銅像勁不僅可以用於戰鬥,還可以用之進行防禦,也可以用之淬鍊己身,肉身也能夠得到很好的淬鍊,都不亞於一些天材地寶的淬鍊。

「對了,我可以先用五顆玄靈果淬鍊下身體,順帶地淬鍊下銅像功需要打通的筋脈,那樣一來我的身體會變強大不少不說,銅像功的威力也能大漲,說不定可以讓我在一晚上超過楚無雙在銅像功上的造詣。」蕭寒心中浮現個念頭,覺得想法可行,他立即就行動起來。

蕭寒將五顆玄靈顆取出,起身去清洗一番,然後就將一顆玄靈果放入口中,牙齒咀嚼,有著火熱甘甜的液體爆漿,將之吞向腹中,喉嚨處傳來一陣火辣辣的感覺,猶如是喝了烈酒般。

玄靈果的汁液進入體內,完全不受蕭寒的控制,向著他的五臟六腑沖刷而去,陣陣熾熱感傳來,灼燒得他一陣痙攣,雙手捂住了肚子,面孔因為痛苦而扭曲。

不過很快蕭寒就有些習慣了,也就收回雙手,身形筆直而坐,牙關緊咬,任由體內那陣陣熾熱肆虐,很快他全身變得火燒火燎,燥熱難當。

蕭寒將上衣與褲子脫掉,全身上下只剩下條小褲,端坐在窗前木凳上,可以看到他全身皮膚都成火紅色,頭頂蒸籠般熱氣騰騰。

可以想象得出來,蕭寒此時體內絕對是個大火爐,那熾烈的溫度似乎都要將他燒為虛無。

而對於四肢百骸傳來的灼痛感,蕭寒只是靜靜盤坐,咬牙切齒地堅持下去,因為太過的痛苦,他嘴角有著野獸般的嘶吼傳出。

時間逐漸地流逝,不久就見有著黑色的液體從蕭寒毛孔內滲出,停留在蕭寒身體上面,看去無異染了墨汁,且著腥臭氣息散發,那是玄靈果對蕭寒身體淬鍊后產生的渣滓,越來越多,俄頃間蕭寒整個人變得黑不溜秋。

窗外的王家兄妹聞到腥臭氣息,齊刷刷看向蕭寒,看到蕭寒的狀況,他們都是暗暗心驚,這傢伙的身體一次性排如此多的渣滓,看他的實力飆升了啊。

未幾,蕭寒體內玄靈果的藥效罄盡,他睜開了眼眸,聞得讓人作嘔的腥臭,他又看看自己,連起身到外面的水井旁邊吊起桶水。

嘩啦。

帝女策:鳳卧江山 蕭寒將一桶水澆在身上,清水洗濯之下,蕭寒身上的渣滓去除,露出古銅色的健美身軀。

砰砰。

蕭寒低頭看自己,耳際傳來心跳跳動的聲音,矯健有力,如鼓輕擂,而這是他在以前所沒有的。

蕭寒知道這是自己肉身變強的結果,他下意識握握雙手,體內傳出磅礴的力量,他感覺自己一拳都可以轟碎山嶽似的,那種全力充斥著爆炸性般的力量,讓人迷醉。

「這才服了一顆玄靈果,就有著這般的成效,如果我將剩下四顆玄靈顆服用,那我肉身該強大到何種地步?」蕭寒目光透著期待。

「蕭兄,要不要我們來切磋下肉身?」王沖看蕭寒肉身變得明顯較之前強大,笑道。

「暫時還是不用了。」蕭寒笑著回絕,王衝天生神力,如今的他肉身絕對拼不過對方,唯有將剩下四顆玄靈顆服用,方才有著與對方一搏的可能。

回到房間,蕭寒繼續用四顆玄靈果淬體,將身體一次次變強著。

一連用四顆玄靈顆淬鍊完身體,已然過去一個鍾,蕭寒將身上的渣滓清洗掉後來到窗前坐下,雙手隨意握了握,全身肌肉聳動,力量感十足。

「如今我的力量即便不如王沖,也差之不遠了,如若再催動銅像功的話,我與他拼搏肉身,孰勝孰負或許就是五五分了。」蕭寒笑道。

看看窗外,王沖已然不在了,夜已深,庭院靜寂,蕭寒也就打消了原本準備與王沖切磋的打算。

「接下來,繼續修鍊銅像功。」蕭寒收回目光,悠悠思索道。

蕭寒手掌一握,一把次品靈石出現在他手中,他手掌握實,將裡面的玄力汲取出來,向著臂膀中調動而去,開始打通兼溫養體內那一條條隱晦的筋脈。

修鍊到接近清晨的時候,蕭寒停止修鍊,晚些或許還有著一場惡戰要進行,他必須有著適當的休憩,那樣他才能夠養足精神,以巔峰狀態應對。

清晨,蕭寒翻身從床上下來,洗漱完畢,將薛曉霜送來的精美早餐吃了,就與在庭院舒展身體的王家兄妹一起向著昨晚舉辦宴席的大廳行去。

剛來到大廳的外面,蕭寒便是看到,那站在大廳門口東張西望的黃翔。

黃翔也在這時注意到了蕭寒,他臉上露出狂喜,毫不掩飾對蕭寒的恨意,直接揚手在脖頸上一劃。

蕭寒知道黃翔能有此底氣多半是黃龍回來了,望向大廳,果然是看到,廳中坐著一名白衣男子。

男子外貌與黃翔相似,皮膚較黃翔更加的白皙,一頭長發隨意地披散下來,顯得更加的陰柔,他渾身上下散發著濛濛寒氣,突然他扭頭,漆黑深邃的眸子淡淡盯向蕭寒,旋即纖薄的嘴唇勾起危險弧度,猶如一條盤踞在冰原中的毒蛇,隨時準備給經過的人來上一口。

「哥,就是這小子,不僅搶了我的空間戒指,還完全不將你放在眼裡,對你是各種不屑。」這時黃翔回過頭來,一手指著蕭寒,一面添油加醋地向男子道。

「黃翔,你胡說八道,蕭大哥什麼對黃龍有過不屑?」剛才黃翔比出殺的手勢,薛曉霜心中便已動怒,如今看黃翔詆毀蕭寒,她忍無可忍,質問道。

「昨晚,他親口對我說的,難道還有假不成?」黃翔說著冷笑地看向蕭寒,嗤笑道:「怎麼,敢說就不敢承認了?」

蕭寒看向黃翔,腳尖一點,身形頓時化為道道殘影,閃現般出現在黃翔面前,揚手就是一大耳刮子扇出。

雖然如今正是用人之際,他不好傷了黃翔,但是適當地給對方一些教訓還是不關痛癢的。

「你好大的膽子!」

驚怒的聲音自黃龍口中傳出,黃龍長袖一抖,轟的一聲,磅礴寒氣激涌,剎那間匯聚為一支冰刺,隨著洶湧的寒氣向著蕭寒咽喉洞穿而去。

啪!

蕭寒手上動作卻是不止,重重一巴掌扇在黃翔臉上,將黃翔扇得吐血倒飛。

「蕭大哥小心!」看到冰刺攻近蕭寒要害,薛曉霜急聲提醒。

蕭寒古井無波,掌印一起,色澤如金芒般的銅像勁席捲而出,在掌心覆蓋了厚厚一層,如若鎏金,冰刺爆射而來,直挺挺與蕭寒手掌硬碰在一起。

在薛曉霜緊張的目光中,冰刺整根爆碎開來,卻也將蕭寒震得退了一步,掌心金芒幾欲裂開,臉色微微發白。

「這是楚無雙的功法?!」看到蕭寒手上的金芒,王家兄妹驚道。

大廳當中,黃龍看到蕭寒攔下來了自己一擊,臉上露出濃濃的震驚,對方看似才不過靈武境二階,怎麼可能抵擋得下身為靈武境四階的他的一擊?

正當黃龍驚疑的時候,只見咔嚓一陣雜亂聲響,黃龍望去,看到黃翔跌落的身形砸爛一把座椅,躺在地上哼哼唧唧,臉上的巴掌印紅得如血,他臉色當即就陰沉下來,沒有絲毫的猶豫,他手掌砰地拍碎椅托,浩蕩的寒氣席捲而出,閃電般躥起直撲蕭寒而去。 冷冽的寒氣恣肆在大廳里,捲起道道刺骨的勁風,而在其當中,黃龍閃電般向著外面的蕭寒殺伐而去,漆黑的眼眸中閃爍著濃郁的殺意。

剛剛黃翔有告訴他,蕭寒與王家兄妹皆是羅元宗之人,而對於羅元宗之人,身為鐵玄門的他自然不會有什麼好感,但礙於之前薛青雲有許下他好處,讓他在解決掉黑風寨前務必不要與蕭寒等人動手,他方才在看到蕭寒后沒有動手,從而為自己的弟弟報仇。

但此刻蕭寒居然膽敢當著他的面摑他弟弟巴掌,那在他看來,與直接摑他巴掌沒有什麼區別,此時他自然是不能忍了,心下已然動了殺心。

這蕭寒不過區區靈武境二階,根本左右不了今日的戰局,殺了便殺了,有他黃龍坐鎮青雲城,黑風寨那群散兵游勇還騰不起浪花!

黃龍殺意肆虐,體內玄力怒龍咆哮,猶如風暴般席捲開來,大廳內的桌椅給掀飛去,聲勢極為的驚人。

「蕭寒,你不是他的敵手,快讓開!」

庭院當中,王沖看到黃龍爆發的修為居然還要強於他一線,頓時臉色一變,這黃龍不愧是青雲城第一天驕,不管他怎麼修鍊,黃龍始終都壓他一頭,而這般修為的黃龍實力八九不離十仍會像以往般壓他一頭,何況是蕭寒?連出言讓蕭寒退開。

蕭寒卻似沒有聽到王沖的話語,身形紋風不動,但那垂落的右拳上面,卻有著熊熊金焰般的銅像勁升騰而起,霸道的氣勁席捲開來,帶起獵獵勁風。

「蕭寒你!」王沖發怒,正準備攻擊的身形也自停下,蕭寒不閃開身形,他哪裡能夠替他抵擋下黃龍接下來的攻擊?

「哈哈,既然你找死,我就送你上西天吧。」看蕭寒明顯是欲與自己交鋒,黃龍獰笑不已,什麼叫做狂妄無知,今日他總算是見識到了。

黃龍手掌一握,濛濛寒氣席捲間,直接在他手心化出一桿巨大的冰槍,他手掌一旋,就準備將之狠狠向著蕭寒攻伐出去。

「黃龍,你給我住手!」

也就在這時,突然一聲爆喝傳來,所有人都是聽得出來,聲音乃是薛青雲所發,充滿了震怒的意味。

黃龍頓足,倒不是他懼怕了薛青雲,而是如若他違拗薛青雲,對方或許就不會將許他的好處給他了,那好處極為的豐厚,連他都是不願割捨。

「黃龍,你為何言而無信,要向蕭寒出手?」氣得都在發抖的身形停在蕭寒身後不遠處,薛青雲冷聲質問道。

如果他再晚來一步,蕭寒沒準就要折在這裡了!

黃龍手掌一震,手中的冰槍化為冰屑落地,旋即他轉身示意薛青雲向廳中看去,那裡黃翔躺在地上哼哼唧唧,嘴角掛著一抹鮮血,似乎已然受了重創。

「城主,都是蕭寒做的好事,他以卑鄙手段偷襲了我。」看到薛青雲看來,黃翔將嘴裡的血使勁往外吐出,裝出傷得很重的樣子。

實際上剛才蕭寒根本就沒下重手,眼下黃翔不過受了些輕傷而已。

「怎麼回事?」看了眼黃翔,薛青雲臉色有些陰沉地看蕭寒。

還不待蕭寒辯解,薛曉霜已然替蕭寒申辯道:「爹爹,其實整件事的罪魁禍首是黃翔,剛剛蕭大哥剛到這裡,黃翔就挑撥蕭大哥與黃龍,想要讓他們拼個你死我活,蕭大哥忍無可忍,方才賞了黃翔一個巴掌,打得根本就不重,眼下黃翔不過是裝模作樣而已。」

「胡說,我確實是受了重創。」黃翔裝出痛苦的樣子,否定道。

「你活該!」

薛青雲怒聲咆哮,這黃翔實力沒有,還瞎幾把挑撥離間,蕭寒沒多扇他幾個大耳刮子,真是可惜得緊!

「爹爹英明!」薛曉霜一怔,嬌笑道。

「城主你…」黃翔目瞪口呆地看著薛青雲,他怎麼也沒想到,薛青雲不僅不幫他,還將他臭罵一頓。

「不要再說了,現在所有人與我去東城門,黑風寨應該要不了多久就會到來,我們提前去做好準備。」薛青雲打斷黃翔的話語,一揮手,向著東城門行去。

蕭寒,薛曉霜,王家兄妹四人對視一眼,笑著跟了上去。

「姓蕭的,事情可不會這樣完了,待得滅了黑風寨過後,我會好好找你清清賬的。」陰沉地盯著離開的蕭寒,黃龍雙拳緊握,冷聲道。

蕭寒四人停下。

「我等著。」蕭寒回頭逼視著黃龍,同樣冷聲道。

話罷,蕭寒轉身離開,身旁三人微微一怔,臉色凝重地跟上。

「蕭寒,你真準備與黃龍對上?」王盈盈不無擔憂地道,黃龍身為青雲城第一天驕,連她兄長都是不敵,蕭寒雖然戰鬥力不錯,但想要擊敗黃龍可以說是不可能的事。

蕭寒沉聲應嗯,黃龍既然執意要找他晦氣,那他也不介意去與之一會。

看王盈盈還欲再說下去,蕭寒搖頭道:「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咱們速速去東城門,黑風寨馬上就快殺來了。」

王盈盈也覺得有理,也就不再向多說下去,與蕭寒等人一起快速向著東城門行去。

「曉霜,你就不要跟去了。」

走到城主府門口的時候,蕭寒伸手攔下薛曉霜,過會若是他們之前商榷的第二套戰略不成,雙方就可能展開廝殺,沒有修為的薛曉霜跟去,實在是危險之極的事。

「沒錯,你去太危險了。」王家兄妹看薛曉霜似乎要跟去,連附和著勸阻道。

薛曉霜聞言也不好再跟去,畢竟她完全不懂得修鍊,跟去可能是個累贅,她想了想道:「可以,不過你們都得發誓,一定要平安歸來!」

蕭寒三人笑著發誓,保證一定會平安歸來。

離開城主府過後,蕭寒三人順著寬闊的街道向著東城門行去。

黑風寨今日進攻青雲城一事顯然已在青雲城中傳來,街道上幾乎看不到人,家家緊閉門戶,寂靜得有些異常。

蕭寒三人沒行多遠,就到了東城門上面,東城門上雖然也是一片安靜,卻著實是有著不少的人馬,不僅是有著城主府的府衛,還有著眾多民兵,手持利器,刁斗森嚴。

蕭寒走到城垛處,靜靜地看著遠方廣袤的森林,隱約地都是可以看到遠方天邊處黑風寨的輪廓。

在蕭寒三人來此沒多久,黃翔與黃龍兩人也來了,他們陰沉地看了眼蕭寒,就將視線轉移開。

時間流逝,約莫過了半個鐘,遠方森林中有著飛禽驚起,不久就見森林的邊緣有著密密麻麻的人影出現,那為首一人,正是黑風寨寨主楚天涯。

黑風寨殺來了!

「警戒!」薛青雲喊了聲,然後就見所有的弓弩手彎弓搭箭,鋥亮的箭簇閃爍寒芒,瞄準著前方的空地,如果黑風寨的人強闖,直接來上一陣箭雨。

黑風寨的人來得迅猛,片刻后就出現在城池的前面,停下沒有再向前。

此次黑風寨來的人並不算多,約莫還不到百人,不過卻是讓城牆上的所有人一震。

這黑風寨來的人雖然不多,但最弱也是體武境五階的,而像靈武境階一二階的足足有著三十來人,至於靈武階三階的也有十來人,最為讓人駭然的是,靈武境四階的居然有著四人,陣容可以說是非常的強大。

而他們這邊人雖然遠比黑風寨的人多,但是良莠不齊,許多人都是沒有修為的壯丁,若是與黑風寨的人對上,那無異於羊入虎群,根本不堪一擊。

「黑風寨靈武境四階的高手不是只剩下楚天涯與王蟒么,怎麼又多出來了兩人?」王沖驚駭出聲。

腹黑嬌妻難招架 蕭寒與王盈盈也是驚訝不已,當初他們有盤問過楚無雙,當時黑風寨中靈武境四階的戰力只有三名寨主而已,眼下卻又多出兩人,難不成當初楚無雙在誆騙他們?

「那是黑風寨周遭兩大山寨的寨主。」

聽到王沖驚駭的聲音,薛青雲解釋道,他的臉色不太好色,如今黑風寨多了兩大高手,雙方在靈武境四階上的戰力就持平了。

當然如果蕭寒有著靈武境四階的戰鬥力,那他們這邊靈武境四階的戰鬥力自然也就多出一人,可即便如此他們這邊仍是處於下風,畢竟對方整體實力太強了,遠遠超過了他這邊。

「哈哈薛青雲,你以為你那邊有著四尊靈武境四階的戰鬥力,我調查不出來么?」看到薛青雲臉色不好,楚天涯大笑道。

「楚天涯,雖然你那邊整體實力要比我們強,但,我這邊可是有著五大靈武境四階的戰鬥力,比你方多了一人。」薛青雲說到這裡,將目光看向蕭寒。

薛青雲基本可以確定,蕭寒有著靈武境四階的戰鬥力,眼下他將蕭寒說出來,也是想震懾楚天涯,避免楚天涯直接殺過來,那他這邊可就要傷亡慘重了。

而一旦楚天涯知道他這邊多了個靈武境四階的戰力,多半就投鼠忌器,從而不會直接殺過來,畢竟一旦那樣,任由蕭寒殺入黑風寨勢力中,將無人攔得住他,黑風寨即便能夠贏今日的戰鬥,無疑也將會死傷慘重,傷筋動骨,那顯然不是楚天涯願意看到的。 「五大靈武境四階的戰鬥力?!」

青雲城東城門前的空地上,薛青雲的話語從城頭上傳盪下來,無異於一枚重磅炸彈投下來,在黑風寨勢力中引起了軒然大波,無數人為之色變,但更多的是驚疑。

楚天涯也是驚疑地看著薛青雲。

薛青雲不僅是青雲城城主,同時也是青雲城拍賣會的會主,財大氣粗,常常為了保護自己的財物,花費重金請來實力強橫之輩庇護青雲城。

也正是出於這一點,楚天涯每次來攻擊青雲城前都會將青雲城擁有的實力好好調查清楚,免得偷雞不成蝕把米,反將自身折在青雲城。

這次也不例外,楚天涯來攻擊青雲城前,已然通過設在青雲城的眼線調查清了青雲城如今擁有的好手,其中靈武境四階的戰鬥力也只有羅元宗的王家兄妹,玄鐵門的黃龍,以及薛青雲的護衛趙蠻四人而已。

但現在薛青雲卻言青雲城中還有一大靈武境四階的戰鬥力,這到底是他的眼線調查錯了,還是薛青雲在危言聳聽,以達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正當楚天涯驚疑的時候,楚天涯看到薛青雲偏頭看向一旁,似乎要將所言中多出的一人指給他看,他立即順著薛青雲的視線看去。

「蕭寒?」

楚天涯愕然,他怎麼也沒有想到薛青雲所言的人是蕭寒,蕭寒的修為是靈武境二階,但因為眼線所報,蕭寒輕而易舉擊敗了同修為的黃翔,他這邊將蕭寒的戰鬥力定位在靈武境三階,這距離靈武境四階顯然有著不小的差距,因而此時他自然是不相信薛青雲所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