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藝瑤解釋,「我真的沒有。我不知道我電腦上怎麼會有木馬?」

「不是你裝的還能有誰?」副總裁問。

葉藝瑤不說話。

副總裁說,「還是報案吧總裁,這種事情絕對不能就這麼算了,這關係到我們幾個億的收益,董事會也會將責任責備下來的!」

「你們先出去。」林源對著一屋子的人,「葉秘書留下來。」

副總裁看了一眼市場部總經理。

林源不發話,兩個人也沒辦法,只能有些生氣的離開。

這個項目沒完成,董事會絕對會追究,倒是受到牽連的就是他們,如果總裁姚包庇了葉藝瑤。

其他人離開之後。

林源看著葉藝瑤。

葉藝瑤也看著他,「我沒有。我不會幫助秦氏集團。」

「現在指證的就是你。」林源沒有說信任與否,就明白的告訴她,現在她的處境,「而我包庇不了你,董事會不會允許這件事情就這麼過了!」

葉藝瑤點頭。

「出去吧,自己想想,到底有沒有什麼可以提供的證據證明自己的清白。」林源冷聲說道。

葉藝瑤離開。

她當然有證據,但現在不是時候拿出來。

她回頭看了一眼林源。

她真的不是想要算計他,真的只是迫於無奈。

葉藝瑤走了之後,林源臉色明顯變了很多。

如果找不到證據,葉藝瑤就真的會因為商業犯罪而被再次判刑。 他拿了一支煙,狠狠的抽了起來。

與其說在讓自己冷靜,準確是是想要讓自己冷下來想怎麼處理?!

他轉動著椅子……

誰陷害葉藝瑤說不準,但手法這麼好,真的很難查出來,辦公室裡面為了照顧員工的隱私,是絕對不可能安裝攝像頭之內的,所以誰動了葉藝瑤的電腦根本就查不出來。

他深深的抽著煙,一直在辦公室裡面沒有出來。

下午時刻。

葉藝瑤敲門而進。

林源看著她。

「董事會的臨時會議,是說今天投標的事情……」葉藝瑤聲音有些小。

林源抬頭看了她一眼,「嗯。」

「林源,我是不是給你惹麻煩了。」

林源從座位上站起來,冷聲說道,「關心一下你自己吧!」

葉藝瑤斂眸。

林源直接離開辦公室,「給董事會說一聲,等我半個小時。」

「你去哪裡……」

林源直接走了。

走出辦公室,直接去了秘書室。

所有人看著林源都是畢恭畢敬,林源走向吳小欣,「你出來一下。」

吳小欣受寵若驚。

但看林源臉色並不好。

不過倒是,這應該是史上總裁親自出來叫人的吧。

吳小欣連忙跟上了林源的腳步。

兩人走向外陽台。

吳小欣正想笑著問什麼事兒,林源臉色已經很不好的批頭就說,「你給我媽聽得錄音在哪裡?」

「林源,我……」吳小欣想要解釋。

解釋她不是故意挑撥離間……

然而,「給我錄音!」

吳小欣看著他。

「別讓我再重複。」

「我刪了。」吳小欣說。

「錄音筆呢?還是手機直接上操作的,拿給我我去復原。」

「沒用的,已經刪除了不能復原了……」

「給我!」林源臉色陰冷。

吳小欣喉嚨微動。

她怎麼可能給他,要是復原了原版的那不是得不償失嗎?!

她當然沒有刪除,她咬牙,只得拿出手機,「我沒刪,只是不想你聽到,你既然想聽,我就發給你吧。」

吳小欣把錄音發給了林源。

林源收到之後,就在天台上停了起來。

吳小欣看著林源冷漠的背影,看著他聽著錄音,不知道在找什麼,臉色也沒有因為葉藝瑤那些話而有所變化,只是在很認真的聽著裡面的對話,好久。

林源直接關上了錄音就走了出去,也沒有再搭理她。

林源回到辦公室,用電腦整理著錄音。

葉藝瑤再次敲門提醒,「董事會都在等你。」

林源還是在處理,好一會兒才走了出去。

葉藝瑤就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等候,等候結果。

董事會持續了大概40分鐘,林源回來。

回來走向她。

葉藝瑤連忙站起來,看著林源。

林源說,「一會兒司法機關會過來調查取證,針對你。」

葉藝瑤點頭。

林源就什麼都沒說走進了辦公室。

他坐在辦公椅上,他本來想要勸說董事會不要報案,甚至給肖北說了醫生讓她出面,肖北開車走到半路,董事會的一個董事說道,已經報案了。

林源就讓肖北回去了。

報案了,怎麼包庇都不可能。

只能找證據證明,不是她。

林源坐在位置上,又打開了錄音。

一會兒。

葉藝瑤的連線,「司法機關的人過來了,讓我去會議室接受調查。」

「嗯。」

葉藝瑤跟著工作人員走向了雲夕集團的一個接待辦公室,闡述事由之後說道,「葉藝瑤,現在有人懷疑你泄露了商業機密,我們需要詢問你一些問題,你要誠實的回答,撒謊也是犯罪。」

「是。」

「你的木馬文件是不是你自己裝的?」

「不是。」

「除了你之外,其他人可以用你電腦嗎?」

「不能。」葉藝瑤說道,「我有設置密碼。」

司法機關的人一邊錄音一邊筆錄,又說道,「這是我們來之前在銀行調取的一個你賬上的收入情況,其中有一筆今天上午才到的款項20萬,你能說說是怎麼來的嗎?」

葉藝瑤看著賬目上的數字。

神醫祖宗回來了 她今天上午確實收到了一個簡訊提醒,工資卡上的提醒簡訊,那一刻她卻當沒有看到。

「我不知道。」

「是不是泄露文件對方給你的報仇。」

「我沒有。」

「葉藝瑤,你知道現在的情況對你很不利。」工作人員一字一句。

葉藝瑤低頭。

她正欲開口。

林源突然敲門而進,「你好。我是雲夕集團總裁林源,我有些證據可以證明這件事情和葉藝瑤無關。」

工作人員點頭,「你坐。」

林源拿出手機,突然點開一段錄音播放。

葉藝瑤抿唇。

這是昨天上午她和吳小欣的對話。

葉藝瑤以為吳小欣是不會給林源聽得,應該拿著找林母才是正確之選,卻沒想到,她居然還是直接給了林源,倒是讓她有些意外。

工作人員聽著錄音有些不明白,「這是什麼?」

「這是葉藝瑤和我們公司一個同事吳小欣的對話,對話內容其他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這一段。」林源點下重複播放,「這一段裡面葉藝瑤說她想要報復,通過我來報復她曾經的遭遇,而你們可以通過她曾經的歷史判定葉藝瑤和秦氏集團秦天有過節,過節不淺,她不可能還會幫秦氏集團做事情。」

葉藝瑤低垂著眼眸,在想,林源是怎麼想的……

怎麼想她的。

「這隻有錄音,有證人證明這段錄音嗎?除了當事人,對話中的人在嗎?」..

「在,可以讓她進來作證。」林源說。

工作人員傳召了吳小欣。

吳小欣不明所以的走進去,聽到工作人員說的,那一刻也明白了,原來林源要那段錄音只是想要給葉藝瑤擺脫罪名,錄音裡面說得很清楚她想報仇,所以斷然不可能幫了和她曾經有過節的秦天。

她臉色難看無比,沒想到會這麼來砸了自己的腳。

她原本只是想要再次之前,離間一下林母對葉藝瑤的印象,免得在葉藝瑤真的有什麼的時候,林母還會心軟。

「吳小欣,這是你和當事人的一段對話嗎?」公職人員嚴肅。

吳小欣咬唇,「是。」

「好,你在這裡簽一個字。」公職人員指了指地方,「證明你說的話都是真實的。」

吳小欣心不甘情不願的簽了字。

另一個公職人員又說道,「即使葉藝瑤沒有泄露商業機密的動機,但葉藝瑤賬戶上的20萬也確實很詭異。」

「我不覺得葉藝瑤會對20萬心動。」林源說,「我給了葉藝瑤的現金至少有50萬,我給她買的那套房子市價就值了千多萬,她不可能因為這點小錢經不起誘惑。」

林源的話,讓吳小欣徹底傻眼了。

林源居然在葉藝瑤身上,花了這麼多……

林源一字一句對公職人員說得很清楚,也很冷靜。

公職人員看著林源。

林源說,「你們可以再查查,除了葉藝瑤新到的20萬存款之外,她賬戶上的一個其他支出和收入金額。」

公職人員點頭,一邊聽著一邊記錄林源所說,開口道,「意思是,泄露商業機密應該另有其人了?!」

「確實不是葉藝瑤。」林源很肯定。

葉藝瑤看著林源,之前真的沒有覺得林源對她有多信任,這一刻,她卻很清楚的能夠感覺到林源那份堅定。

所以,林源還是相信她的。

怎麼都會相信的吧。

於情於理,她確實不可能和秦天還會有勾結。

公職人員說,「我們會對這起案件再做進一步的調查,在此期間,還希望林源,葉藝瑤等隨時配合我們,在這起案件沒有查清楚之前,葉藝瑤依然有著最大的嫌疑……」

「我有證據證明,和我沒有關係。」葉藝瑤突然開口。

開口對著公職人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