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清苒聽到這個答案,快速的抬起了頭,對上墨凌霄那像是一片星空一樣的眼眸,又看到他堅定的放在胸口的手指,心裡的跳動忍不住加快了一些,臉上浮現的紅潤更加襯托著葉清苒的清純可愛。

夜光下,一直躲在暗處靜靜的觀察著的小五,看著已經轉身離去的阿勇還有躺在地上哀嚎著的李歌雨內心糾結極了,不斷的用力的搓著自己的手掌。

最終咬了咬還是一個跟頭翻了出去,抱起奄奄一息的李歌雨就朝著車輛的方向跑了過去,一路上小五都在祈禱著:「雨姐,你可千萬撐住啊,你不能死啊,要死也不能死我車上啊,雨姐求求你了。」

像是聽到了這些,李歌雨輕哼了兩聲,但等小五再次看過去的時候,她的手已經錘了下來,手上的鏈條在清冷的月光下散發著陣陣寒意。

小五的車速更加快了一些,熟悉的別墅區出現在了視線里,小五快速的將李歌雨扔到了葉家門前,猶豫了一下還是伸手按下了門鈴,不等人開門就快速的閃躲到了一旁。

苦苦等待著的李夢玉聽到聲音立刻用力的拍了拍一旁呼呼大睡的葉真,拉著他快步走了過去,看著門外空蕩蕩的,李夢玉還是在葉真的不解中打開了房門,看著躺在地上的李歌雨立刻高聲尖叫了起來。

。 像是從菜地里,剛剛拔出來的,還帶了點濕乎乎的泥土。

而賣菜的人,應該是一對父女。那賣菜的大人,一身農家百姓粗布麻衣的打扮;他女兒也不大,同樣一身粗布麻衣,小小年紀手指粗糙得像老婦。

緊接着,池魚感興趣的一步步走近賣菜圈。

「呲呲呲………」

池魚陡然停下,她以為自己感覺錯了,再一次繼續往前走了幾步。

而另一邊。

小翠和她老爹,看着一大筆銅板入賬,樂得嘴角都裂到耳根子去了。

而小翠腦子裏的種田輔助系統,不停的大聲催促她:「走,趕緊跑!你個傻/逼、智障!要完蛋了!還賣麻痹賣……」

小翠已經被金錢腐蝕,聽她爹的裝錢都來不及,哪裏聽到了種田系統對她的怒吼。

隨着她的一聲:「大叔您慢走。」

池魚已經擠進最前面,走到了賣菜攤前。

她渾身氣勢非凡,沒人敢往她周圍擠,所以小翠和她老爹見突然沒人了,陡然緩過興奮,疑惑的抬頭看去。

此刻,種田系統,在小翠腦子裏,是一丁點聲音都不敢出。

但池魚腦子裏,那個一直被她壓制的系統,卻開始出聲,並且「呲呲」的聲音越來越大。

如果換做原來,系統只要在她力竭,沒辦法壓制它的時候,系統一出現就會攻擊她的大腦。

但今天沒有,並且不受她壓制,突破了她的精神力開始出聲。

「呲呲呲……呲呲呲呲……」

「系統重新啟動……強制奪取系統能量……開始強制奪取……」

小翠陡然感覺到身體里,一陣劇痛,下一刻,她陡然倒在地上。

「啊!!!好疼啊!!爹!」

小翠爹頓時被嚇了一跳。

他着急忙慌的去拉自己女兒,可惜小翠太疼了,疼在地上直打滾,小翠爹根本按不住自己女兒。

而池魚也是震驚的看着眼前這一幕。她也知道小翠這樣子,是因為她腦子裏系統,干出的這事,但她幫不了。

她限制不了自己的系統,去強制奪取對方的能量。

不一會兒,池魚就聽到自己腦子裏的系統,在短短的時間內,奪取了小翠身上系統的不少能量。

「奪取能量進度55%……警告警告…進度遭到對方阻攔……加強攻擊……警告警告…攻擊已斷開…加強攻擊失敗…」

『加強攻擊失敗』這幾個字,池魚聽着似乎有些怨念。

至於她腦子裏的系統,為什麼會失敗?

因為池魚往後退了好幾步,似乎她跟小翠保持了距離,系統限制就出現了。

找到辦法,池魚連忙又後退好幾步,直到她在人/流中消失后。

同時,小翠陡然昏厥過去。

小翠爹又激動又着急的大喊:「小翠!小翠!我苦命的女兒!天啊,怎麼會這樣!!」

「別嚎了,大叔。趕緊送醫館啊,光嚎又有什麼用。」剛剛圍在一起搶著買菜一小廝,忍不住開口提醒到。

小翠爹被這樣一提醒,立馬醒悟過來一樣,連忙用力抱起自己女兒,跌跌撞撞的朝醫館方向跑。

而池魚一路用輕功,急匆匆的飛回了鎮國將軍府。

」哎喲喂……」

一聲悶響,只見池魚由於太着急,進大門的時候,還把諂媚的林管家給撞了個人仰馬翻。

撞到人了,池魚也沒停下,依舊是一閃而過。

但突然,她停了下來,又折了回去。

林管家忍着腰扭了的痛,連忙行禮:「大將軍。」

池魚隨意點了下頭,看都沒看他因為腰扭了,痛的扭曲的臉,問道:「道一在哪兒?」

林管家懵逼又為難的問:「什…什麼?大將軍,道一是誰?」

池魚也愣了下,這個府中的人,都並不知道道一就是那隻大白鵝。

而後,池魚說到:「就是那隻大白鵝,它在哪兒?」

林管家也沒想到,一隻鵝還給取名字的,但他也不敢墨跡太久,立馬反應過來道:「大將軍,那隻鵝…道一,在後院小湖。」

池魚知道了道一在哪兒,她立馬急匆匆的朝後院奔去。

到了後院小湖后,池魚站在平板石橋上看了看。

果然,道一正在湖中戲水,似乎是大鵝的軀體看到了水,影響了道一,不然堂堂時空大佬,怎麼可能跟鵝一樣戲水。

道一游得太遠了,池魚只能用精神力喚它。

「道一,快點滾過來。」

道一突然收到精神力傳給它的聲音,渾身陡然一僵,隨後一個扎頭鑽進水裏。

還回復池魚:「不在不在!」

池魚無語了,着急道:「別鬧,我有事跟你說,我今天遇到一個系統,趕緊過來!」

道一一聽子系統,立即從水裏鑽出水面,而後又用最快的速度,用力朝池魚這邊撲騰過來。

它游近池魚后,連忙問道:「你遇到子系統了?怎麼樣,強不強?」

池魚警惕得看了看四周,同時又用內力感應了一下周圍,確定沒人了后,她說到:「我感覺挺弱,因為我靠近那個子系統的宿主時,那個子系統非常恐慌。

而且,我身上的系統,在我靠近那個系統時,它強制奪取了人家的能量。後來我試探跟那宿主保持距離,我身上的系統,這才斷開了強制奪取對方的能量。」

。 護士好奇問了一句:「是出什麼事情了嗎?」

「沒有,我就隨便問問。」

辛寶娥也不想繼續跟這個護士多說,說完這話,便轉身朝另一邊走去。

沒找到銀針她自然不會安心。

短暫的斟酌之後,她來到了服務台。

「不好意思,我剛才掉了個耳環在褚老夫人的病房裏,好像是被人撿走了。」

這次開口詢問之前,她先編好了一個理由,以免別人懷疑。

服務站的護士聽到她在病房裏掉了東西,立即重視起來。

「褚老夫人的病房?我們的護士剛才都沒進去打掃過,應該是被外來的人給撿到了,請稍等,我幫您查一下監控。」

「麻煩了。」

護士搖搖頭,「這是應該的,我們醫院還從來沒有出現過這種事情,當然要查清楚。」

首發網址et

一邊說着,點開了旁邊的監控畫面,調整到辛寶娥描述的時間點。

在確認過監控的情況之後,護士對辛寶娥說道:「是有一位先生進過褚老夫人的病房,您看是您認識的人么?」

先生?

辛寶娥心裏想着,難道是褚二爺或者二哥?總之,應該不是她父親。

護士把屏幕轉向了她。

當看到畫面里的人時,辛寶娥頓時驚怔住了。

「怎麼會是他?」

她忍不住脫口而出。

「您認識這位先生?」

護士有些疑惑地看着辛寶娥,說道:「在你們離開期間,除了他,就沒有其他人進入過病房。如果您的耳環是被人撿走的,那就只可能是他了,您看——要不要我幫忙報警?」

辛寶娥連忙回神,解釋道:「謝謝,他是我的朋友,看來這件事可能是我誤會了。」

「噢噢,好的。」

辛寶娥快速離開了服務站,心情沉重而複雜。

她怎麼也沒有想到,那個人竟然會出現在醫院,而且,還極有可能拿走了她的掉落的那根銀針!

辛寶娥心裏思緒紊亂如麻,卻突然一個激靈。

等等!

監控的時間是三分鐘之前的,也就是說……他可能還沒走遠?

想到這個可能,她再也不能冷靜,急匆匆地走向了電梯。

剛出醫院大門,便看見一抹身影即將上車離去。

辛寶娥眼裏一急,一時顧不上自己端莊秀雅的形象,大聲喊道:「昱風哥哥!」

接着,她清楚地看到那人的身影頓了下,卻仍然頭也不回地上車,關上車門。

看着絕塵而去的車子,辛寶娥氣喘吁吁地停下了追趕的腳步。

周圍投來的好奇目光,讓她不得不把心裏翻湧的情緒強行壓了回去。

她裝作什麼事情也沒發生,轉身往回走。

牙齒暗暗咬着唇瓣,一絲腥甜的味道在口腔里擴散,她卻渾然不覺得疼痛。

為什麼昱風哥哥聽到了她的聲音,卻無視了她,是在故意躲着她么?

那他為什麼要來醫院回到棉花衚衕,就接到阿蓮純真的笑容,姜衛華的心情又恢復了,他不要恨,周想和周家人願意接受他,不就因為他的單一嗎?

他不孤獨,他還有大姐小姐和母親,他有一群的舅外孫,他以後還會和阿蓮有孩子有孫子,

「阿蓮,想想生了仨胎,我們要不要去看看?」

「好啊!好啊!三個寶寶呢!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間》第1145章人家去公司加班了 李過不僅如此,還誇讚聆敬陽,守住宣府鎮,就好比在清軍頭上懸挂一把大刀,讓清軍始終在應天府保持一支強大防守部隊,大順軍在河南,山西,山西等地會保持優勢兵力,形成局部優勢,只要穩住陣線,陛下可以在山西和河南兩個方向發起反擊,將清軍逐出去。

聆敬陽這才明白李過戰略意圖,突然他想到保安州,如果后營決定駐守宣府鎮,他在保安州的兵馬也要撤回來,他和李過說起保安州,李過也有此意,保安州是宣府鎮咽喉之地,要掌握在後營手中,雖然聆敬陽也同屬大順軍,可畢竟不是他的下屬,聆敬陽請求后營挑選精銳駐守保安州,他在保安州的部隊也會儘快撤回來。

這個山水人情,李過很是身受接過來,兩軍經過一晚休息,眾將士體力得到恢復,早飯過後,后營和石營開始往宣府兵鎮開拔,這一次戰鬥任務是拔掉王承允這個釘子,將整個宣府鎮收入大順軍囊中。

至於龍門城,因為距離宣府兵鎮較遠,作為一個軍事據點被廢棄,轉而成為一個烽火台性質衛城,李過下令少量后營騎兵駐守。

大順軍全軍突進,向著宣府兵鎮前進,嚇得在兵鎮的王承允如喪家之犬,昨晚一戰,麾下軍隊損失大半,整個兵鎮只剩下兩千多將士,幾乎喪失鬥志,死守宣府兵鎮無異於自殺。

他突然想到還有一支部隊,由副將率領正在進攻去保安州的偏師,他也顧不上防守兵鎮,帶著剩餘兵馬和所有補給,往保安州方向去奔去,和偏師會師,攻下保安州,為清軍北上開拓通道,在他的帶領下,兩千多宣府鎮殘兵敗將,提著武器和輜重,急匆匆往保安州殺去。

王承允心中的最後一根稻草,這隻偏師在去保安州路上,在半路上遇到李過部隊,沒有勇氣突襲李過部隊,全軍躲在道路一旁,等李過部隊過去以後,副將才帶著部隊繼續前往保安州,抵達保安州后,全軍在城外安營紮寨。

城內石營兵馬不多,只有千餘人,可士氣高昂,冷如鐵召集秦烈,方小眼,秦虎等將領開會,因為眾將領在前些天和后營會師,不怵城外的宣府鎮兵馬。

秦烈大大方方和冷如鐵說道:「我們關寧軍,可要和宣府鎮兵過過招,看看誰才是邊兵第一。」

雖然聆敬陽讓冷如鐵總督保安州一切軍事事宜,可他也還尊重秦烈,和秦烈說道:「秦掌旗,不戰而屈人之兵,我軍和宣府鎮兵馬打打殺殺,終究還是要死傷將士性命,不如在這裡駐守,等聆都尉和后營兵馬來援,城外這些雜碎,不是投降,就是潰散,你還可以吸收部分宣府鎮兵馬,豈不快哉?

秦烈想想也是,帶著部隊死守城牆,等待宣府鎮兵馬進攻,宣府鎮兵馬在城外歇了一會,開始攻城,他們這一次帶來部分攻城器具,第一波攻城,是試探性的進攻,冷如鐵和秦烈等將士還沒有出汗,部下就把宣府鎮兵打下去。

兩人領著部隊在城內等待第二次進攻,可城外宣府鎮兵卻不動彈了,全軍趴在軍營里,冷如鐵有些看不明白,摸著下巴想來想去,和秦烈說道:「這宣府鎮兵馬不會這麼慫,我看他們是在等待援軍?」

「援軍,怕個屁,他們有援軍,我們也有啊,只要守住城池,就像是你死活的,等聆都尉和后營的第為,這些人就作鳥獸散了。」

冷如鐵想想也是,殊不知城外宣府鎮兵馬,早就是全無鬥志,王承允攻打龍門城失敗消息,早就被散兵游勇傳到這支軍隊,副將只攻城失敗以後,一日三驚,生怕大順軍會從龍門城殺來,不停讓斥候往宣府兵鎮趕去,想和王承允聯繫上,斥候也爭氣,在半路上找到王承允。

王承允帶著一群殘兵敗將往保安州趕來,離開兵鎮時,還有兩千多兵馬,一路上不斷有將士散去,距離保安州還有二十里距離,就剩下一半兵馬,剩下的這點兵馬和副將兵馬匯合,也很難啃下保安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