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回站起身就一陣眩暈,她立馬又坐了回去。

羅桂芬翻了個白眼哼了一聲:「明知道懷孕不能生病,還非要嘚瑟著穿那麼少。」

她這話聽著就像風涼話,葉回眼一閉,懶得去理她。

羅桂芬就是那種你越跟她爭論她就越興奮的性子,她感冒就感冒了,又不是什麼絕症,能有什麼大不了的。

曹艷華掛了電話也顧不上去管羅桂芬,「可心說她等一下會跟錢老一起過來,錢老說你的情況特殊,不能隨便用藥,他要診過脈才能開方子。」

錢老,這個名字似乎有些熟。

羅桂芬皺著眉想了好一會,突然就想到那個中醫界的泰斗!

一個小感冒居然能勞動錢老上門給她診脈?

這太扯了吧,這個錢老肯定不是她認為的那個錢老。

葉回生病,曹艷華也不放心羅桂芬,就請了假在家照顧她。

等陸可心帶著錢老進門,那張有些蒼老的臉跟記憶中的那張能模糊的對應上后,羅桂芬徹底失去了語言能力。

她葉回憑什麼能勞動大名鼎鼎的錢老給她看病,而且看他們之間這熟稔的程度應該還不是一次兩次了。

「你這丫頭!我之前不是特意強調過一定要小心不要感冒,怎麼這麼不聽話。」

錢老的指責讓葉回訕訕的摸了摸鼻子,「我小心來著,昨天趕上同學結婚,就稍稍放鬆了一點警惕。」

錢老用力的瞪了她一眼,去到一旁推敲著方子給她開藥。

陸可心抬手摸在她的額頭上:「好像還有一點熱。」

葉回討好的笑了笑,她回來都忍著反胃的衝動喝了一碗薑湯,還捂了兩層棉被來發汗,她真的儘力了。

「可心,這葯你去藥店買,回來后你親自給她煎,連著喝兩天看看有沒有效果,如果明天脈象好多了,那就繼續再喝一天,如果不見效果或是更嚴重,你再給我電話。」

錢老說著就要起身離開,在一旁失聲了好久的羅桂芬突然一個箭步衝上來。

「錢老好,我是葉回的婆婆,久聞錢老大名,終於能有機會見您一面。」

羅桂芬突如其來的動作讓屋子裡的幾人都嚇了一跳,這傢伙到底是要搞什麼名堂?

倒是錢老這種事遇到的太多,神色不變的嗯了一聲就又要往外走,被羅桂芬小跑兩步又將人給攔了下來。

「錢,錢老,我最近總覺得睡不好,腦子也發沉,你能不能給我也看看?」

沒道理葉回能讓錢老親自跑一趟,她這個做婆婆的就不能享受這樣的待遇。

葉回沒背景沒出身,能有這樣的待遇肯定是因為紀凡的關係,兒子找來的關係她這個親媽必須能享受。

這樣想著,羅桂芬這話就帶上幾分理所應當。

錢老照舊是面無表情,轉頭看了眼陸可心,像是示意她跟在自己身邊。

羅桂芬沒想到錢老會這麼不給她面子,憑什麼葉回一個小小的感冒他都能大老遠到趕來,她都說自己不舒服了,他還無動於衷?

「錢老,你看在紀凡的面上給我著看看?」

紀凡?

錢老終於有了點表情,撩了下眼皮白了她一眼:「紀凡還請不動我給葉回丫頭看病。」

這話諷刺的意味太明顯,羅桂芬的臉騰的一下紅的徹底。

「過來,一起走。」

錢老像是沒了最後的耐心,也不再等陸可心,先一步出了門。

葉回只縮在沙發里看熱鬧,羅桂芬一向自我感覺極其良好,讓她碰碰壁似乎也不錯。

免得她總覺得她那個兒子明天就能把高萬國拉下來,自己去做最高首長。

「你剛剛乾嘛不幫我跟錢老說話?」

「當然是紀凡的面子都不夠,我的就更不夠了。」

這話就是赤裸裸打臉了,羅桂芬一張臉紅了又紫,紫了又黑,活像是生病的那個人是她。

紀凡都請不動那還有誰能請動?難不成是紀老太太?

那個老東西就真這麼喜歡葉回?

羅桂芬心裡閃過無數的念頭,葉回就眯著眼看她,由著她去猜測。

陸可心再回來時手裡拎著幾包中藥,家裡沒有熬藥專用的小砂鍋,曹艷華也顧不上再看熱鬧,趕緊去市場里找。

陸可心對錢老會格外照顧葉回也很好奇,紀凡的面子都不夠她這個學生的面子就更不夠了。

「葉子,老師為什麼會這麼照顧你啊?」

她這話一問出口,羅桂芬的目光立馬就轉了過來。

葉回這會已經開始發低燒,一張小臉燒的有些微的紅。

「是首長給他打電話了吧。」

能讓錢老這麼一趟趟的跑,又不收任何出診費,也就高萬國的面子才足夠大。

路可心瞭然的點頭,都傳葉回跟最高首長關係匪淺,她之前從沒問過,現在看來傳言應該都是真的。

羅桂芬已經詫異的站起身,她兩步竄到葉回身邊,想拉葉回的手,被她直接躲掉。

「葉子啊,你……你真的認識最高首長?」

要是真能跟最高首長搭上話,那……這個兒媳婦她必須再滿意不過了。

她期望中的兒媳婦就是要有這種牛氣衝天的上頭有人的氣勢。 葉回早就猜到一旦羅桂芬知道她認識高萬國,肯定會換上不一樣的嘴臉。

但知道是一回事,現在親眼看到……她還是覺得有些噁心。

羅桂芬要是能一直像是之前那樣,擺出不管她如何都看不上的姿態,她沒準還會高看羅桂芬一眼。

她現在有些能理解紀老太太為什麼會一直看不上羅桂芬,這個樣子她也有些看不上。

「你怎麼不早說呢,你看這鬧的,你也別怪媽現實,我就紀凡這麼一個兒子,肯定是希望他能越來越好。」

羅桂芬自顧自的說著話,瞬間就擺出當媽的架勢。

陸可心垂著頭……這種婆婆果然就只有葉回才能駕馭得住。

「我以為紀凡只靠自己就足夠了。」

紀老爺子還沒退下來,紀長征這個軍團長也還能做好些年,紀凡本身的能力又不差,不論是拼出身還是拼能力他都穩贏,他需要裙帶關係嗎?

葉回笑的嘲諷,原來在羅桂芬的心裡紀凡就是一個需要靠女人的小白臉。

她這話又讓羅桂芬有些臊得慌,她這麼想是一回事,被葉回這麼直接的說出來就是另一回事了。

「這不是能有點助力總歸不會錯嘛。」

她這話說的自己都覺得有些心虛,曹艷華買了煎藥的砂鍋回來,陸可心趕緊逃命一般的沖了出去。

「屋裡說什麼呢?」

曹艷華透過窗子掃了一眼,就愕然的在羅桂芬的臉上看到了討好。

陸可心簡單的把經過說了一遍,曹艷華哼了一聲,語氣中是遮掩不住的鄙視。

「以後有的熱鬧看了,她不是看不上葉子嗎?現在又擺出這幅嘴臉,還真噁心。」

葉回吃了葯就再沒理會羅桂芬毫無章法的討好,借著葯勁她回屋睡覺發汗去了。

沒在葉回這裡得到好臉色,羅桂芬在屋子裡轉了兩圈就按捺不住的把電話打到了紀凡那裡。

紀凡這些天一直很忙,連跟葉回通話的時間都不多,又哪裡有時間跟羅桂芬說這些事,直接就把電話掛斷。

羅桂芬心下那個氣,一個兩個的居然都學會給她甩臉子。

紀凡那裡問不到,她就又去騷擾紀長征,紀長征對她一向沒什麼辦法,只能撿不重要不關鍵的說了幾句。

「你既然知道怎麼不告訴我?你知不知道我鬧了多大的笑話!」

「又不是什麼大事,再說紀凡是喜歡葉回這個人,跟這些亂七八糟的又沒什麼關係。」

羅桂芬簡直要被他氣死,這怎麼能沒關係呢,一個能跟首長說得上話的人,很難得好不好。

而且,在關鍵時刻能幫上忙的媳婦有多重要他不知道嗎?

至尊靈皇 羅桂芬剛想張口罵人,突然就想到她就是那種幫不上忙的媳婦,說這話簡直就是在嫌棄自己!

不能在自家男人面前弱了氣勢,羅桂芬把話咽回肚子羞惱氣悶的掛了電話,一個兩個的都沒把她當家人。

她這樣汲汲營營又是為了誰?

居然全都不領情!

羅桂芬心中無比委屈,可這份委屈她又沒辦法對任何人講,只能一個人苦悶的揪頭髮。

葉回沉沉的睡了一覺,完全不知這在所有人看來都不是什麼大事的小事,對羅桂芬有著怎樣的衝擊。

一覺醒來就覺得身上粘膩膩,靠著藥力出了一身汗,因為感冒而帶來的沉悶倒是消散了不少。

她翻找著換洗衣服,準備去好好的沖個澡。

陸可心在客廳里聽到動靜過來敲門:「葉子,你記得感冒好之前一定不要洗澡,免得再著涼,知道嗎?」

葉回:「!!!」

每次吃完葯很有可能都會發汗,一連兩天還每次都不能洗澡……造孽啊!

「你還沒走?」

她怏怏的換了貼身衣物,出門就見著陸可心正悠閑的在看電視。

「老師讓我明天給他消息,我要在這裡盯著你才行。」

能讓最高首長發話,葉回在她心中的寶貝程度已經爆表,想著這段時間她認真刻苦的早起晚睡,就準備借著這個機會給自己放個假。

她已經跟曹艷華說過今天不回學校了。

「你和周大哥怎麼樣了?你們上次沒好好的談一談嗎?」

周瑾華簡直就是把葉回當成了感情顧問,當初跟梁雲的事他喜歡找她,現在想要追求陸可心他還是沒事就找她。

之前因為這些事跟陸可心鬧過不愉快,葉回就一直沒管,現在她都主動送上門,她就順嘴問一問。

陸可心倒也沒太排斥這個話題,她胳膊撐在沙發扶手上,頭往手上一枕。

「談過了,我跟他說我要想一想,他也表示理解,不過他認為的思考時間和我需要的思考時間似乎有些出入。」

陸可心還有一年才能研究生畢業,而她離出師則是還相當遙遠,她現在的心態很佛系。

對周瑾華沒有多喜歡也沒有多討厭,她不想逼自己去隨意下決定,所以總覺得她和周瑾華之間,無論成與不成都缺少一個契機。

但這個契機會是什麼,她自己也不清楚。

她的解釋葉回非常能夠理解,她當初決定跟紀凡就那麼湊合的時候,心態跟陸可心此時其實並沒太多區別。

只能讓周瑾華慢慢去等了,要是等不住那就換一個目標好了。

一連吃了兩天葯,葉回就覺得自己的狀態有些不對勁。

湯藥吃到肚子里沒過多久身上就會輕快不少,但藥效一過,就又會昏昏沉沉的低燒。

她這個樣子有些詭異,第二天的葯還沒吃完,陸可心就已經擔憂的給錢老去了電話。

霸王別姬后傳 電話掛斷沒多久,錢老就已經出現在她們的院門口。

這一次羅桂芬再沒有自我感覺良好的往前湊,非要錢老給她也看看。

就面上掛著討好的笑,一會看看錢老,一會又擠眉弄眼故作擔憂的看看葉回。

「你這情況有些奇怪,哎,你這丫頭的體質我總是摸不準。」

錢老一把年紀了還能在葉回身上感受到挫敗,這滋味還真是難以言喻。

葉回再沒了前一天不太重視的輕快,也忍不住有些擔憂。

「錢老,要是這樣一直低燒,會不會對胎兒有影響?」

「你說呢,按說是葯三分毒,按理來說你最好連中藥都少吃。」 葉回有些愁,她現在就有些奇怪,不明白為什麼會吃了葯沒有效果。

離預產期還有兩個月的時間,如果一直這樣病下去……不行,完全不敢想了。

「我重新給你開個方子,讓可心再煎給你,這幾天她就住你這裡,等你好了再回學校。」

陸可心毫無異議的表示明白,換做是昨天之前她還會有這樣那樣的猜測,現在已經全然用不著了。

最高首長打電話讓錢老幫著保胎……她現在好奇的是葉回哪裡來的這麼大面子。

羅桂芬殷勤的在一旁伺候著,一會給倒點水,一會又洗點水果擺在桌上,就為了能讓錢老把目光往她身上落一落。

中醫界的泰斗,她必須得想辦法讓錢老給她也診診脈,看她身體有沒有什麼潛在毛病。

錢老的車子還等在外面,陸可心照舊是將他送上車再去藥店抓藥。

房間里瞬間就剩她們婆媳二人,羅桂芬乾笑著,看了眼葉回面前的水杯,唔,滿的,不能再倒水了。

「葉子啊,錢老對你還真好哈。」

葉回瞥她一眼又垂下眼帘,羅桂芬那點小心思她哪裡看不出來。

羅桂芬現在最需要看一看的是腦子,但腦殘……無葯可醫也,別難為錢老了。

買葯煎藥,到能吃到嘴裡怎麼也需要一兩個小時的時間,葉回對著羅桂芬那張臉就覺得頭疼,回屋又躺平平去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