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凡淡淡回了三個字,清晰表明了堅定的態度。

幾頭龍皇氣的想殺人,暗自罵娘不已:「你是不傻,你瘋啊,眾目睽睽,龍族環伺下也敢對小龍王下手。」

無奈,幾頭龍皇再次說道:「人族,到底要怎樣才還回小龍王?你說條件,我龍族儘力滿足你。」

「我此行來雖然一開始不是為小龍王,而是龍祖的機緣,可惜,龍祖留下的機緣,我一個人族是不用奢望了,只能退而求其次,帶走一頭小龍王了。」

「其實,你們何必擔心小龍王呢,我會好好待它的,未來成就不會比龍皇差。」

葉凡仍舊沒有還回去的意思,很誠摯地表達自己的心意。

可惜,幾頭龍皇又不傻,哪會相信他的話。

聽到前面的話,幾頭龍皇先是驚疑不定,不明白葉凡為何會知道這龍島傳承的真相,隨後便怒了。

你什麼實力,什麼身份?有什麼資格說能把小龍王培養的不差於龍皇?當我等是傻子么?

「人族,我等不想和你廢話,奉勸你立刻把小龍王交出來,否則我等追上你之後,定會讓你生不如死。」

幾頭龍皇沉聲怒道。

皇者的速度實在太快,這龍島雖然大了很多,但也還是不夠皇者跑的,這麼一會兒的功夫,他們一追一趕,已經快到龍島邊緣了。

龍皇們頓時著急了,一旦那個人族出了龍島,它們就再也沒有辦法了。

「想嚇我?以為我不知道你們現在暫時還無法離開龍島?有本事就追出來,追出百步,我跪著將小龍王奉上。」

葉凡冷哼一聲,不再和它們廢話,背後展現出風系青金神翼,一個振動,速度再次暴漲,看得身後幾頭龍族皇者目眥欲裂,氣的發狂。

嗖!

眨眼間,葉凡來到了龍島外,取出戰船拋在了海面上,回過頭鎮靜地望著幾頭龍族皇者。

幾頭龍族皇者終於追了上來,但卻不敢邁出一步,只是怒視著葉凡,恨不得將葉凡拽過來砍上一百刀。

「人族,把你名號報上來,有膽子擄我族龍王,你不會沒膽子報名字吧?」

幾頭龍族皇者也知道事情無法挽回了,用殺人般的目光瞪著葉凡說道。

「葉凡,要找我可以來紫凰宗,相信你們龍族能從圍觀的各族口中知道我的名字。」

葉凡抱著狻猊小龍王,神色平靜道。

「好一個紫凰宗!我龍族記住了!我龍族脫身之日,便是你紫凰宗覆滅之時!」

幾頭龍族皇者怒極而笑,面色陰冷,目光冷冽中帶著濃烈殺機。

「葉某掃榻相迎,不過,龍界一日不開,各位就不要浪費力氣了。」

葉凡淡淡說道。

「嗚……」

狻猊小龍王發出嗚嗚低吼,可憐兮兮地望著幾頭龍族皇者,期盼它們能救自己。

幾頭龍族皇者一臉糾結無奈,怒不可遏地瞪著葉凡。

其中一個龍族皇者受不了小狻猊的目光,龍臉一綳,沉聲道:「怕什麼,最嚴重不過被吃了而已,日後族員們會為你報仇的。」

結果不說話還好,一說話,把小狻猊嚇的脖子一縮,都快哭了。

「啪!」

另外幾頭龍族皇者直接龍爪招呼了過去,黑著臉罵道:「閉嘴,嚇到孩子了。」

「乖,走了。」

葉凡摸了摸小狻猊的腦袋,把它的腦袋一扭,轉了過去,而後轉身飛落在戰船上。

蒼茫汪洋,碧波萬頃,黑色蕭殺的戰船帶起二道磅礴海浪,飛一般疾馳而去,空曠的海域上,回蕩著小狻猊猶自不甘的低吼。

幾頭龍族皇者垂頭喪氣地返回了聖山腳下,和其它龍族一通氣,發現葉凡並沒有騙它們,不禁微鬆一口氣。

「該死的人族,敢惹到我龍族的頭上,我看他是不想活了。」

一頭龍族皇者氣的拍碎了一株參天古木。

「得了吧,這樣的人物,不會真這麼無法無天,敢對我族龍王不利的,現在也只有它們新生代能離開龍島,它能早些離開,不一定是壞事,此事到此為止,葉凡之事,日後再論吧。」

一頭八部龍皇級龍族下了定論。

就眼下而言,什麼事都比不上攻下龍宮,打破封印,一頭龍王而已,日後慢慢再去解決也不急。

「如此的話,我覺得可以將龍王們放出去,當然不能到混亂之海,而是去神武大陸,讓它們歷練,等實力到了,再讓它們回來,開啟龍宮傳承,這龍宮,一時半刻恐怕難以打開。」

「還有龍界,也不是那麼容易打開的,這是我族真正底蘊所在,它們不成聖,應該沒有多少希望。」

一頭龍族皇者建議道。

「恐怕不安全吧?它們還太小。」

另一頭龍族皺眉道。

「當然不是現在,等它們突破到獸王層次,接近獸皇吧,那時候讓它們出去,在外面進行最終對決,能剩幾個剩幾個。」

那提建議的龍族皇者說道。

「好,這個提議可以嘗試。」

眾龍族紛紛同意,神色平靜自然,聽得各族生靈一陣顫慄。

那可是天賦超絕的龍王啊,有成聖之姿的存在,居然就這麼送出去,讓它們經歷艱險,自相殘殺,剩幾個都無所謂。

這種冷血,這種殘忍,這種堅毅與慘烈,讓各族生靈敬畏到顫慄。

……

葉凡離開龍島后不久,在龍島上的各族生靈有部分也離開了。

一是傳回消息,告知混亂之海各勢力,葉凡歸來了,二則是葉凡身上帶著一頭小龍王。

這二個消息一傳回混亂之海各勢力,頓時間,整片混亂之海都沸騰了,掀起了十二級大風暴,所有人都為之瘋狂。

想到得到小龍王,其艱難眾所周知,龍島至今已經開啟半年有餘了,可始終沒有一個勢力得到小龍王。

誰也沒想到,消失二年多的葉凡突然就回來了,出現在大眾眼前,並且還如此生猛地強搶了一頭小龍王,簡直跌破一地眼鏡,所有人都懵了,然後便瘋了,整片混亂之海都炸了鍋。

當這個消息傳到白頭軍里,白老大聽聞之後,那時白老大正召集眾多將領議事,聽到這個消息,直接懵了,隨後開口就是一句罵娘,然後又罵了一句。

只罵一句,完全不足以表達心中的震驚、詫異、欣喜、激動……

眾將領聽到葉凡如此生猛的舉動,也都紛紛罵娘起來,對葉凡佩服的五體投地。

那可是龍島啊,數百龍族環伺的地方,真正的龍潭!

而葉凡,居然就這麼乾淨利落,行雲流水般地搶了一頭小龍王,還平安無事地回來了!

這著實跟天方夜譚似的。

沒幾天,白老大就接到了下人的稟報——葉凡來了。

白老大當即像一陣風般衝出了大堂,迅速來到府邸後門,當它到這裡時,這裡已經聚集了不少下人。

白老大眉毛一立,呵斥散了那群下人,頓時便見到了葉凡和六頭魔魂皇。

見狀,白老大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它一眼認出了這幾個可怕到極點的存在。

「葉、葉凡……兄弟,你終於回來了,老哥等你等的好苦啊。」

白老大神色有些不自然,臉色僵硬地說道。

葉凡頓時瞭然,明白白一平為何這副模樣,完全是因為兩年多前的那一次超大型魔魂潮。

葉凡從幾個魔魂皇口中了解到,當年那一次超大型魔魂潮委實驚天地泣鬼神,席捲了大半個混亂之海,八大城一個都沒有倖免,死傷無算,混亂商路都差點給摧毀了。

天災之威,體現的淋漓盡致!

「嘶~葉凡兄弟,你……你武皇七層了?」

白老大震驚過後,才注意到葉凡的氣息,頓時瞪大了眼睛,倒抽一口涼氣,無比震驚。

這才幾年啊,葉凡居然已經武皇七層了,當初好像他才武皇五層吧?兩年多兩層境界?

這簡直跟神話一般!

「得了些機緣,巧合突破了。」

葉凡淡淡一笑,說道。

這番話說的,白一平暗自不停翻白眼,肝疼!

它對自己的資質很自信,也很自傲,可現在被葉凡打擊的只想打人。

「這幾位是……」

白一平目光轉到葉凡身後六頭魔魂皇身上,神色滿是忌憚。

「它們啊,我隨意收的僕從。」

葉凡神色依舊平淡,彷彿這只是一件芝麻小事。

聞言,白一平再次懵了,喉嚨里發出「咯咯」的怪聲,直接失聲了,難以置信地望了葉凡片刻,又看了一眼六頭魔魂皇,頓時見到,它們忽然神色有些不甘,卻絲毫不敢有絲毫違逆,對僕從這個稱呼,完全沒有任何反駁。

反應過來,白一平再次倒抽涼氣,看向葉凡的目光已經是一副活見鬼的模樣,完全想象不出來,這葉凡兩年多里經歷了什麼,居然變得恐怖如斯。

這是六頭魔魂皇啊,魔魂潮中至高無上的存在,居然被他收服了!

這還不止!這混蛋還搶了龍族一個小龍王,青龍九子的後裔!

此刻,白一平看向葉凡的目光已經完全不同了,那是看待一尊超乎想象的強者的敬畏目光!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筆趣閣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 白府,前堂。

今日,白頭軍所有將領都被白一平召集到了這裡,沒到白府前,他們也都不知道白一平要做什麼,直到見到葉凡,瞬間明白了白一平讓他們來的原因。

早在兩年多前,白一平就曾和他們這些心腹商量過一些秘事,其中就包括離開混亂之海!

離開混亂之海的起因就是因為眼前這位讓白老大如今都十分忌憚的存在……葉凡。

當年葉凡曾說過,混亂之海是一片囚牢,困厄之地,絕望之地,可絕聖路!

因為這番話,連內海那些高高在上的超然勢力都被驚動了,不惜派出二個皇者前來,問詢此時的同時,也找上了白一平。

不管其他人信不信,至少,眾將領們知道,自家老大白一平,以及嘉蘭皇子姜白羽、天玄皇女姚雯雯,都信了葉凡這番話。

如今見到葉凡,他們頓時想起白老大曾數次和他們商量過的事情,明白白老大應該是有動作了。

此刻,寬闊的前堂里氣氛頗為沉寂和肅重,個個將領,包括白一平,皆正襟危坐,一時也不知該如何開口。

在葉凡下面,排了一列位置,分別坐著六頭魔魂皇。

另一邊,白一平下面也坐著它的一干下屬將領。

儘管葉凡說過,這六個魔魂皇都是他的僕從,可面對堂堂六尊皇者,白一平終究是沒敢慢待,安排了屬於它們的座位。

堂內眾人之中,白一平這邊人數佔多,可氣勢實在升不起來,一幹將領未戰便先怯了三分,個個身軀緊繃,如臨大敵地望著對面那六個魔魂皇。

這幾位可是魔魂皇啊,眾將領們不怕獸族,不怕鬼族,不怕靈族,可就怕這魔魂皇。

魔魂潮天災一出,偌大海域,誰不怵七分?

尤其是,兩年多前才剛剛發生過一次超大型魔魂潮,給混亂之海、混亂商路造成的損失無可計量,連皇者都死去為數不少。

如今見到六個魔魂皇活生生站在眼前,一幹將領不慌才怪。

「白兄,你消息比我靈通,不知我那一行夥伴都在哪裡?」

最後,還是葉凡率先開口。

「你那些夥伴?唔……有的回紫凰宗了,有的留了下來,具體的話,谷蕭瑟、谷筱琴、赤曜兔獸皇離開了,猛獁象獸皇、虛空螳皇二個留了下來,對了,還有一個武皇船夫。」

白一平倒是記得十分清楚,只沉吟了一下,便很快回答道。

「武皇船夫?林澤溟?他成武皇了?」

葉凡面露詫異之色,心中也是由衷為林澤溟感到欣喜。

「似乎是這個名字。」

白一平也回想起來了,微微點頭。

「谷蕭瑟兄妹和兔皇他們急著回紫凰宗做什麼?難道……」

葉凡猜到一個可能,目中神光一閃。

「你猜對了,四族的千年大戰,於兩年前正式開啟了,各族邊關重鎮都開始了接觸戰,如今想必已經快真正全面開戰了,他們是回去支援宗門去的。」

「而且我還收到消息,獸族打算全力攻打東州西南部,而經過人族八大勢力一致決定,由紫凰宗鎮守西南邊關防線……他們不懷好意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