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雁湖,這是傳說的大凶之地,就算是關強盛,也不敢貿然深入。他的分身才剛入湖區,那危險的氣息就已然撲面而來,他不得不放棄。況且,如此遙遠的距離,操控分身對他的本體已經造成了很大的損耗,實際也無法再堅持下去。

關強盛帶回來的消息,讓所有人的心都沉入谷底,孟家莊上下,全都愁雲一片,悲痛萬分。

落雁湖,這是孟家莊人想都不敢想的地方,這傳說中的大凶之地,其險惡程度,遠遠超過黑崖山的莽莽群山。

在修真世界里,有多大的能力才能夠做多大的事情,來不得半點的投機取巧,一切的成就,基本都建立在修鍊境界的高低上。

對於落雁湖這樣的大凶之地,孟家莊人無能為力,整個黑暗部落也同樣毫無辦法,這一切,都是因為他們的修鍊境界太低而決定的。

很多時候,修鍊境界的高低並不由修鍊天賦決定,最重要的還是修鍊資源,倘若有富足的修鍊資源,天賦再平凡的修士,也有可能藉助修鍊資源修鍊到較高的境界,可惜的是,作為奴隸部落,黑暗部落實在太窮了。

在修真世界里,修鍊很多時候拼的就是資源,修鍊境界越高,需要消耗的資源就越大,這也是黑暗部落沒法出現高境界修士的根本原因。

關強盛把相關情況向部落首領和大祭司都作了彙報。面對落雁湖,部落首領和大祭司也是毫無辦法,甚至束手無策。

根據部落首領的指示,黑暗部落的救援隊伍並沒有散去,一直留守孟家莊。日常依舊到周圍搜尋,期待著奇迹的出現。這三個多月來,他們從來沒有放棄過搜救。

孟昊天和孟小嬡失蹤的這三個多月,是孟家莊人最黑暗的日子,村裡兩大希望之星失蹤,對孟家莊人的打擊十分沉重。倘若不是那兩盞魂燈依舊不滅,估計很多人想死的心都有了。

大祭司曾經在村裡的祠堂為他們兩個設置了魂燈,同樣的魂燈在黑暗部落的首府黑暗城裡也存在,部落首領要求大祭司為每一個精英培養計劃中的天才少年都設置有魂燈。

村裡的長老們,幾乎每天都在守著這兩盞魂燈,害怕這兩盞魂燈熄滅,燈熄人亡。魂燈滅代表著靈魂已經死亡,那整個人就徹底死亡了,這是修真世界關於死亡的清晰定義。

在修真世界里,只要靈魂不滅就可以重塑身體再生。當然,這是針對修鍊境界較高的人而言的。對於修鍊境界較低的人,基本都是身死魂滅的。

曾經,孟昊天的靈魂燈兩度熄滅,長老們的心有說不出的痛。宋梅更是呼天愴地的,悲痛萬分。自從孟昊天失蹤后,她就天天守著魂燈,魂燈的火就是她的希望。對著魂燈祈禱是她每天必做的事情。

後來,這兩盞魂燈長明了,而且火焰越來越亮,大家才稍稍鬆了一口氣。可是,救援隊一直找不到孟昊天他們,孟家莊人始終十分擔憂,愁雲滿面。

阿奴載著孟昊天他們,緩緩的降落在祭壇上。

突然出現的巨鷹把所有人都驚呆了,當孟家莊人看清鷹背上的孟昊天和孟小嬡時,整個村莊瞬時就瘋狂了。真正是悲喜兩重天!

孟昊天和孟小嬡落地后,宋梅猛然就把他們抱住,久久沒有說話,臉上的淚水嘩嘩的直往下掉。

「母親,我們讓您擔心了。」孟昊天為母親拭去淚水時,猛然發現,才三十多歲的母親竟然增添了幾許華髮,內心不由得顫抖起來,有說不出的痛。他決定,以後再也不能讓母親如此擔憂了。

孟昊天和孟小嬡平安歸來,孟家莊人吊著的心終於落了地,個個都喜極而泣,場面十分感人。

也難怪,他們就是孟家莊的希望,見到他們也就見到了希望。

孟昊天和孟小嬡自然非常感動,全村人的牽挂和惦念是他們最大的幸福!這就是家的感覺!

孟昊天和孟小嬡平安歸來的消息,隊長關強盛第一時間就通過祭壇使用傳信符,向部落首領和大祭司作了彙報。貧窮的黑暗部落,竟然連傳訊玉簡都沒有一枚,實在是可憐。

宋梅清楚知道,孟昊天是大家的,看到太公上前,她默默的鬆開了雙手,把他們推給孟太公。

「孩子,回來就好,平安就好。」孟太公激動的把他們姐弟抱著。

「太公,讓您擔憂了,對不起!」此時的姐弟兩人表現得很乖。

今天的孟家莊洋溢著喜慶,大家很清楚的看到了孟小嬡在修鍊上取得了極大的進展,才三個多月,她已經是沖霄境大圓滿境界的修士,成為了孟家莊第一高手,這對於一個十七歲的女孩子來說,簡直就是奇迹。

孟昊天因為修鍊《般若無相經》,第二層「無復我相」已經修鍊大成,他可以把自身的信息全部進行封閉,但他沒有這樣做,長老們自然清楚的看到,他不但開啟了武魂印記,而且在這三個多月內,修鍊到了融合境巔峰境界,這簡直就像神話一般。

村莊的上空,阿奴載著小黑在盤旋翱翔。他們不想打攪這重逢的喜悅場面。 星際之註定縱橫 而所有人,在看他們的時候都充滿了敬畏。毫無疑問,他們的出現,給所有人帶來的是無比的震撼。

「你們究竟得了怎樣的奇遇?」在孟家莊祭壇的祠堂里,孟太公激動的問孟昊天和孟小嬡。在祠堂里的都是孟家莊的長老和部落救援隊的人。

「我們被一個神仙救走,帶進了一個上古遺迹,得了一些造化。」孟昊天很平靜的說。

他當然不能把真實的情況說出去,在回來的路上他就和孟小嬡說好了怎麼應對村裡的人。作為創世者,這關係太重大。況且,他一直都沒把自己前世是中央聖域皇太子的事跟孟小嬡說,這是他埋藏在心裡的秘密。目前,他並不想讓任何人知道,他害怕會因此而掀起滔天大浪。

「啊,神仙!」

「上古遺迹!」

這造化可大得驚人!能遇上神仙,這是任何人都可盼而不可求的。

正當大家羨慕之時,部落首領陳勝天和大祭司公孫冶已來到了孟家莊。

孟昊天等部落首領和大祭司落座后,認認真真的把自己的奇遇「故事」說了一遍。孟小嬡在一旁微笑著,孟昊天要講的故事,她都知道,這是他們倆一起編的,故事當然異常精彩。

當說到落雁湖遭遇玄蛟時,眾人都驚嚇不已。孟昊天並沒有說玄蛟是他殺的,他說那位神仙一掌拍死玄蛟送他們渡過落雁湖后就離開了,眾人又感嘆一番。

關於阿奴和小黑,孟昊天說是神仙送給他們的夥伴。至於阿奴大殺四方的事情,他根本就不會說。倘若大家知道阿奴可以輕易就屠掉聖者,不知道會惹來什麼的麻煩,這些事,鄉親們還是不知為好。

因為遇到了神仙,對孟昊天來說,開啟武魂印記就是順其自然的事了,眾人自然欣喜萬分。關於神仙送了他一枚空間戒指,儘管他沒有說出這戒指的神奇攻防能力,已然讓眾人羨慕忌妒恨了。

要知道,這樣的上古空間戒指,在整個荒莽界都沒有幾枚,價值驚人。能擁有的,不是王族就是強大的古老門閥,而且都是一些殘次品,不具備攻防能力,空間也很小。

孟昊天從空間戒指把玄蛟和部分蠻獸的軀體取了出來,堆積成山的高等級蠻獸,讓眾人驚嘆不已,特別是孟家莊人,這個等級的蠻獸,見都很少,更不要說獵殺了。想享受這樣的靈肉,那唯有在夢中了。

孟太公高興的合不攏嘴,他安排村裡的人認真的收集蠻獸的真血、靈肉,這對於修鍊者來說,是難得的靈藥。隨後吩咐架起幾口大鼎,全村大聚餐。三姑六婆,大嬸姨娘,大大小小,莫不笑容滿面,高興萬分。

煮的、燜的、烤的應有盡有。包括部落首領在內,都吃得歡樂不已,笑語不斷。只是苦了那些幼小的孩子們,因為蠻獸等級高,他們貪吃多了,身體受不了,不得已全撲進了村旁的小河裡,以冰冷的河水為身體降溫,叫苦連天。孟太公他們見到如此狀況,哈哈大笑,內心欣喜無比。 村裡的盛宴延續到大半夜才結束。沒吃完的蠻獸軀體,孟昊天就分發給了村裡的人,每家每戶都有,有些被製成了臘肉,有些藏到了冰窖中保存起來,留待日後食用,這可是村裡人最好的食物。

孟昊天帶著阿奴和小黑回到家中。阿奴竟然可以把身體縮小到如普通蒼鷹一般,讓所有人都感到神奇,就連孟昊天也不例外。還好大家都知道這是神仙的愛獸,除了感慨羨慕,沒有人敢詢問什麼。

見到母親的第一眼,孟昊天就發現了自己母親的白髮,不難想象,自己失蹤的這三個多月,對於母親來說,究竟是怎樣的一種煎熬。

其實,在孟昊天的孟小嬡失蹤的這三個多月里,宋梅確實是備受煎熬的。

孟昊天被金毛猁獅王擊飛,與孟小嬡一起跌落斷崖的消息傳來,宋梅的心都碎了,這個堅強的女人,好像發了瘋一樣,第一時間就趕到了事發地點,望著深不見底的斷崖深淵,悲傷的痛哭著,好幾次都想跳下去找尋,還好莊主孟雄鷹早就安排了人保護著她,才沒發生悲劇。

如此高的斷崖,宋梅倘若真跳下去,以她的修鍊境界是必死無疑的。

部落救援隊來了,仔細搜索也不見兩人蹤影,她的眼淚就掉個不停。後來,她和長老們只好守著魂燈,直到兩盞魂燈長明后,她才稍微的平靜下來。

在等待孩子歸來的這段時間裡,宋梅每天都是在擔心忐忑中度過的,人明顯消瘦了一圈。

回到家中,看著清瘦而稍顯憔悴的母親,孟昊天感到非常的難過。這十多年來,不管風風雨雨,母親無時不在溫暖著他,可他清楚的知道,母親的心總是擔著的。那一直沒有開啟的武魂印記就是母親心頭的枷鎖。

「母親,對不起!讓您擔心了!兒子現在已經是一名真正的武者,以後好好會孝順您的!」孟昊天坐在家裡前廳的椅子上,深情的拉著母親的手,輕輕的很體貼的說著。

「兒子你是最棒的!」宋詞梅的眼睛又濕潤了,她很驕傲,自己的兒子成了大家的中心,武魂印記也被神仙開啟了,而且只用了三個多月,就修鍊到了融合境巔峰境界,只要好好的成長,她的兒子一定會很出色,這一點她非常肯定。

小雲、小雙等幾個丫頭也跟著掉眼淚,其實她們的內心卻歡喜無比,這是喜悅的淚水。能跟著這樣的主子是自己人生的幸運!

呆在母親的身邊,孟昊天很幸福!他暗暗的決定,以後不能讓母親再受苦了。他現在有數不盡的財富,應該能給母親最好的生活。

「母親,你看我給您帶什麼回來了?」

孟昊天從空間戒指取了七個蟠桃出來,這是能延壽三百年的,和他平時在小聖天世界吃的一樣。

他問過老猴,老猴告訴他,說他們目前這個境界,吃延壽年限大的蟠桃沒有多大作用。他原本想給母親吃個長生不老的,一下子成為長生者,不過老猴說不行,母親現在的修鍊境界太低,如果現在吃,會影響他母親在武道上的修鍊成果。

「蟠桃?」宋梅非常吃驚,自己的兒子怎麼會有這些神仙才能吃到的東西?雖然昊天說過他們遇到了神仙,但蟠桃的出現依然讓她很意外。

「是的,母親,您和小雲她們幾個這些年為了我吃了太多的苦,你們的辛苦我是看在眼裡的,這是神仙送給我的,您就好好的當一回神仙吧。」孟昊天半開玩笑的看著宋梅,深情的道。

「這麼好的東西留給你吃,對你的修鍊幫助大。」宋梅堅決不肯吃。

多好的母親呀!什麼時候都先想到自己的孩子,或許母愛的偉大正是如此吧。聽到母親這樣說,孟昊天感覺自己又要淚崩了。

「母親,我吃了很多,再吃就浪費了。」孟昊天這是實話,當他從老猴那裡得知,吃多了也沒多少作用時,腸子都悔青了,恨不得抽自己幾個大嘴巴。

其實世間的靈藥,任何東西都有個度,到達一定的量后,效果就不明顯了。多吃蟠桃也是一樣,只是效果沒那麼顯著而已,但對孟昊天的身體淬鍊還是有不少好處的,在不然,老猴也不可能讓他們把蟠桃當飯吃。

宋梅慈愛的看著孟昊天,經不起兒子的這份孝心,就非常開心的吩咐幾個丫頭一起吃了蟠桃。丫頭們的眼淚就像流馬尿一樣,嘩啦的掉下來,高興得不要不要的,這輩子那想過有這樣的福氣,可以吃到蟠桃,這可是神仙吃的東西呢!

「都別流馬尿了,以後好東西還多著呢,你們幾個照顧好我的母親,少不了你們那一份。不過這個事不能說出去,蟠桃不多,咱孟家莊人太多了,分不過來。」

聽著孟昊天的話,宋梅舒心的笑著,幾個丫頭邊吃著蟠桃邊抹著眼淚。當然,孟昊天的話她們是記在心裡的。

和母親說了一會話,孟昊天確實感到了疲憊,就洗了個熱水澡,美美的睡了一覺,他感到在家裡,連睡覺都是如此幸福!

第二天一早,孟昊天就來到了祠堂。部落首領陳勝天和大祭司公孫冶他們還在孟家莊,他們今天要探討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就是去掉奴隸身份計劃。

抹掉奴隸身份,這是孟家莊人甚至整個黑暗部落的心愿。孟昊天知道,這也是大家一直在支持他,關愛他的根本所在。

雖然說部落官員不是奴隸籍,但他們的家人依然是奴隸的身份。黑暗部落和其它奴隸部落一樣,面臨著沉重的稅賦。

作奴隸部落,當稅金交不起時,就要以人口作價進行抵付,這是任何一個奴隸部落都不可承受之重。

當孟昊天來到的時候,大家都到的。客氣一番后,話題自然是如何才能實現整體民眾去掉奴隸身份。

「聖靈女皇是一個非常英明的皇帝,她率軍征伐,前後三百多年,建立統一的中央統一帝國后,開疆拓土,改善民生,百姓的生活得到了極大的改善。各大道統、王族、古老門閥的利益得到了極大的保障。就連奴隸部落,都有了翻身作主的希望。聖靈女皇建立了相對完整的獎罰制度,依靠軍功就可換取相應的回報,利用軍功的積累是可以申報建立國家,實現整體脫奴。」部落首領陳勝天緩緩的說著,看他的神情,對聖靈女皇是無比的崇敬。

「聖靈女皇那麼英明,那為什麼各地還有那麼多的殺戮?」孟昊天心裡很不爽,在他的內心深處,他認為聖靈女皇就是一個惡毒的女人。這是自己最大的仇人,在孟昊天的心裡,此時已是滔天恨意,忍不住說了一句。

「這是一個崇尚武道的世界,就荒莽界來說,地域遼闊,人口數以千億算,適者生存,沒有殺戮是不可能的。包括郡國之間的戰爭,也是內部的戰爭,吞併別的國家就要負起相應的社會責任,只要對外的軍功足夠,甚至可以建立上等郡國。說女皇英明,除了她開疆拓土,關鍵的是她有一整套制約各方勢力的制度和手段,在這樣的世界里,這是很難得的。包括反對她的勢力,她也不會起趕盡殺絕,她更多的是包容,並允許以軍功抵罪。」陳勝天說著就有了一些感慨。

「我陳氏一族,一直以來主政東夷聖域王國,是這塊土地的無上王族。當年,東夷聖皇青帝失蹤,女皇率軍而來,有一半族人是奮起反抗的,不過女皇並沒有大開殺戒,而是把這些族人分散到邊疆,讓他們戴罪立功。我這一脈就是這樣來到了黑暗部落,這事發生在九千多年前。如果我這一脈有足夠的軍功,仍然可以建立國家,回歸王族。」陳勝天眼眶有點濕潤。

陳勝天的內心非常不平靜,他這一脈當年力主抵抗聖靈女皇的征伐,因而旁落了皇權,更遠離了王國的核心。當年曾有傳言說,青帝失蹤前留下旨意叫族人不得反抗,只是他的先祖不甘心皇權交到別人的手上才反抗,失敗后被下放邊塞,成了奴隸之地的管理者。支持統一的陳氏宗脈,現在是東夷聖王國的王族,統治著東夷聖王國。

孟昊天的內心也很不平靜,這個女人殺死了自己,還霸佔了自己的國家,甚至整個荒莽界,這樣的仇怎能不報?一萬年了,她還高高在上,受到八方頌歌,這一切都說明這個女人太有手段,太可怕了,自己必須處處小心才行。

「首領,您說的軍功主要是邊荒的軍功嗎?」孟昊天謹慎的問。

「是的,雖然荒莽界有堅固的界壁保護,但還是有界壁通道與外部世界相聯,不管是怨靈還是魔邏界的生靈,都會攻擊界壁通道。其中與我們這一界最近的是魔邏界,魔邏界的生靈與我們沒什麼差別,但信仰與我們這一界不同。此外,聖靈女皇為了拓展我們這一界的生存空間,常派軍隊去外部虛空尋找適合生存的大陸,有些新發現的虛空大陸還處在混沌狀態,上面有大量的原始蠻獸,也需要武者能人去清理掉那些強悍的蠻獸,改善生存環境,這也是累積軍功的重要組成。」陳勝天顯得很有耐心,繼續說著。

這是孟昊天感到意外的,他上一世是中央聖域王國的皇太子,這一域在整個荒莽界的中央,與之連接的是東南西北四夷聖域,他並不知道邊荒的戰爭,其它新拓展的虛空大陸,應該是聖靈女皇統一荒莽界后新拓展的。能夠想到從外部尋找資源,孟昊天自己都認可女皇這個事情做的不錯。

「要多少軍功才能建立國家?這軍功怎麼算的?」孟昊天好奇的問,這些是女皇的政策,他了解的並不多。

「三億軍功積分就可以建立國家。這些軍功相對複雜,如果是擊殺蠻獸,按擊殺蠻獸的等級計算,殺一頭四階蠻獸王級別的蠻獸積一分,五階的十分,六階的一百分,七階的五百分,八階的一千分,九階的一萬分,十階的十萬分,其它的就不用說了,我們荒莽界,沒有人能殺死十一階以上的蠻獸王。」

「如果是殺敵對,殺掉一個神道級以上的敵對,立刻就有三千萬以上的軍功。殺掉一個敵對聖者值一百萬分,殺掉一個敵對半聖值五十萬分,殺掉一個化龍境九變境界的敵對值一萬分,殺掉化龍境八變境界的敵對值一千分,殺掉化龍境七變境界的敵對值一百分,其他的,每殺一個敵對戰士就只能值一分。」

首領陳勝天的話,讓所有人都吸了一口涼氣,靠軍功建國實現整體脫奴還真是不容易。看來要走這條路會非常困難。

「其實看起來要建立軍功不容易,卻也不難。我們覺得難是因為我們的修為太低了。想當年聖靈女皇在聖者境的時候,獨自一人在一塊虛空大陸上擊殺蠻獸整整三十年,直到進入神道境,她個人竟然累積了八十七億的軍功,創造了荒莽界的紀錄。將近一萬年了,這一紀錄至今天都無人能破。軍功有效時間是三百年,可以傳承後代。」或許是看到了眾人的表情,孟勝天把聖靈女皇的事迹說了出來,以增強大家的信心。

女皇的輝煌戰績讓眾人驚嘆不已,不由自主的都張大了嘴。孟昊天也不例外,他怎麼也想不到那個與他青梅竹馬,看上去還有點柔弱的女子,竟然有這樣的壯舉,不過,想到她能狠心的把劍刺進自己的心臟,也就釋然了,她是夠狠!

「首領,還有其他的建國脫奴的途徑嗎?」孟昊天急著想知道是否有更好的辦法。

「另外的途徑相對簡單些,一是突破聖道境,半聖者就有資格開創一個國家;二是成為帝國金種子,中央統一帝國每三十年會選擇九人做為帝國金種子,金種子的族人可以整體脫掉奴隸藉,建立國家;三是由聖靈女皇破格下旨建立國家。」此時的陳勝天顯得稍為輕鬆,略帶調侃。

我的媽呀,這那容易呀!眾人內心都咯噔了一下。

其實除了女皇破格建國這條路外,所有的路都離不開自身的實力,實力不夠,一切都是空談。退一萬步來說,就算女皇同意破格讓黑暗部落建國,黑暗部落目前的力量也是無法守衛住自己國家的。

任何一個國家,倘若建立后,就意味著戰爭也會到來,國和國之間可戰,但國卻不能侵佔奴隸部落,一旦國對奴隸部落發動戰爭,國民將全體貶為奴隸三百年。這是中央統一帝國律法規定的,沒有什麼國敢犯這個錯。

孟昊天引出這個話題,主要是想如果有機會建立一個國家,自己日後報仇也有一些可依靠的力量,哪知道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事。上面的條件,每一條都非常難,相對來說,反而是累積軍功更容易些,只要多團結些力量,並提升自己的實力,通過眾人努力,還是有較大的可能。

況且,依靠軍功建立國家可以享受三十年的和平建設期,在這個時間內,同樣不會受到任何國家發動的戰爭。這是中央統一帝國對新興郡國的保護。

「首領,不管怎麼說,我認為加強我們自身的力量建設才是關鍵,我們是否要制定一份可行的計劃?」孟昊天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確實是要有計劃,其實培養你和小嬡就是我們的計劃之一,為了你們,部落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可惜部落太窮,沒有更多的資源進行更廣泛的整體培養,目前的培養效果也還沒有展現出來。」陳勝天感覺到很無奈。

孟昊天非常感動,想不到黑暗部落竟然是在盡全力培養自己和姐姐。他知道一些王族和古老的門閥或者聖者門閥,他們的後代從小就有充足的資源,幫助修鍊成長,修鍊成果自然要比窮困之地的孩子要好太多太多。

現在他手上有一個寶庫,他是荒莽界最富有的人,他不擔心沒有修鍊資源,關鍵是如何利用好這些資源。他必須要規劃好,為自己的復仇計劃做好準備。當然,作為眾神選定的創世者,他的責任更加重大。

浮生相思老 孟昊天並不打算告訴其它人他是個富翁,甚至孟小嬡都不知道他有這麼多的財富。至於這些財富要如何利用,他問過老猴,老猴說由他作主。他目前也不知道以後這些財富會用到哪裡,至少,目前給自己的親人鄉親提供必要的修鍊資源是必須的,這事他不得不做。

「首領,如果有足夠的修鍊資源,您打算怎麼做?」孟昊天很想知道部落首領的計劃是怎樣的。

「我們的計劃,原來是在部落里尋找有天賦的孩子重點培養,等到孩子們有好的修鍊成果時,就選擇送他們到各大道統的學院去學習,各大道統在荒莽界的實力都異常強大,甚至超過一些聖王國。如果條件允許,部落先集中培養是最理想的,這樣可以隨時知道孩子們的情況,及時調整培養計劃。唉,還是窮呀,我們部落絕大多數人的祖輩都是反抗過女皇的,其實好的苗子並不少。」陳勝天搖搖頭,嘆了一口氣。

「三百萬枚金幣一年夠不夠?」孟昊天問。

這一下輪到陳勝天等人目瞪口呆了,還問三百萬枚金幣一年夠不夠,整個黑暗部落一年的收入也才六千二百萬枚銀幣,也就是六千二百枚金幣,三百萬枚的數量是黑暗部落四百多年累積的財富了,焉能不吃驚!

「我們整個黑暗部落一年才六千二百枚金幣的收入,小友你說的那個數字太過嚇人了,就是東夷聖域王國一年也不會有這麼多的收入。」陳勝天說著就笑了。

現場一陣沉默,孟昊天在思考自己的計劃,其他人根本就幫不上忙,只好靜靜的聽著這兩個人的對話。

「這樣吧,我給三百萬枚金幣,由您去落實好培訓計劃,您怎麼用我都不管。」

在場的人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的,懷疑孟昊天是不是摔壞腦子了。去哪裡弄那麼多的錢?

孟昊天自然感覺到了這不一樣的氣氛。一下子就從空間戒指扔出了十箱金幣,每箱三十萬枚。其實他提前準備了上百箱枚金幣放在空間戒指里。

「哇!」

「真的有這麼多錢?」

在真金面前,場面沸騰了起來,連孟小嬡都覺得這個弟弟有太多的秘密了,她只是幸福的在笑。其實她根本就想不到孟昊天是個超級大富豪,藏在小聖天世界里的財富才真正的會讓人驚瞎眼。

陳勝天和大祭司都站了起來,在黃橙橙的金幣面前,沒有誰能坐得住。

「這是那位神仙給的,他原來守的那個上古遺迹是一個上古神國的國庫,血海之役,他的國家不存在了,他答應全部送給我,說是緣分,這些財富足夠我們建立一個強大的國家。」孟昊天笑著說,心裡感覺有點虛。

這是天上掉餡餅的好事,大家並沒有多問,神仙的事不是他們可以過問的。

看著大家驚呆了的表情,孟昊天笑了笑,道:」另外,要建立一個正常的國家,實現整體脫奴,加強成年人的修鍊和建立一支強大軍隊也是必不可少的,我再拿出六百萬金幣,作為這方面的經費。」 孟昊天說完,又從空間戒指里扔了二十箱金子出來,讓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瞬間石化。沒有敢想,孟昊天身上究竟有多少錢了。

首領陳勝天和大祭司以及所有人都激動無比,有了如此巨額的財富,要建國整體脫奴就大有可能了。

孟昊天道:「這些金幣怎麼使用我依然不會過問,但開銷賬目要清楚。」

首領陳勝天道:「感謝孟少俠,但是中央統一帝國有規定,任何奴隸部落都是不允許建立軍隊的,這資金如何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