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夏出租屋內。

炮叔和光明教皇兩個老男人,身旁堆滿了二鍋頭瓶子,顯然看熱鬧的功夫,他們已經喝了不少。

「明月這丫頭,不愧是蜀山劍派百年來最優秀的傳人,蜀山的希望。」炮叔嘖嘖贊聲道,「那股劍意浩瀚無極,彷彿讓我見到了蜀山前輩們的風采。」

「不錯,的確是不錯,蜀山一脈有重新崛起的希望啊。」光明教皇眼光也十分老辣,醉醺醺地贊道,「這孩子比起在光明試煉中的表現,進步了可不是一星半點兒。經略啊,雖然你平常沒個正形,但是地獄式特訓還是效果很好的。」

光明教皇當然開心了,華夏國非局年輕一代進步不小,可他教廷一脈進步也不小啊。聖子萊特和聖女露露,簡直就像是脫胎換骨了一般。

「那是當然,本尊調教弟子們的手段,豈是等閑?」炮叔有些醉醺醺了,洋洋得意道,「你看看咱們家小焱的本事,呵呵,連火雉器靈都屁顛屁顛賴著他不走了。」

「我呸!誇你兩句,你還喘上了。」光明教皇撇嘴不屑地埋汰道,「我怎麼聽說你從頭到尾,也沒認認真真教過幾次小焱?全憑那孩子自己資質出眾,刻苦修鍊,這才青出於藍而勝於藍。依我看啊,這一屆年輕人成長如此快速,如此出眾。一來是因為大難將至,巨大的壓力而產生了前進的動力。二來,是因為現在人口基數大幅度增加,社會逐漸發達,修鍊機會也比原來多得多,出妖孽的幾率自然就高。三來,年輕人們的互相攀比,互相暗暗較勁,互相切磋學習也起到了決定性作用。你那些地獄式特訓,不過是錦上添花而已。」

光明教皇分析地倒也是有些道理,在地球沒有發展起來之前,全世界也不過是數億人口,加上大多數民眾愚昧蔽塞,就算是那些逆天妖孽被埋沒了也不稀奇。

而現在的人口已經高達七十億,社會結構發達,信息通暢,生活條件優渥。自然而然,出現優秀者的幾率比古代就高得多。

人口大爆炸,資源科學化發展,也許真的會迎來一個地球人類的巔峰時代。

當然,因素有很多,並不僅僅是教皇列舉的這些許。

……

故事回到現場上。

國非局的年輕強者一個個爆出了強大的氣息,皇甫南蓮的寒冰氣息將整個會場的溫度都降低許多。甚至,連小炎尊張煌都爆出了渾厚的火焰氣息,站在了國非局這一邊。

如今的國非局,再也不是草創的年代了,青年才俊層出不窮,從高手數量和質量而言,已經徹底壓制住了東瀛。

雙方若是玩群毆,東瀛人擺明了就是自取其辱。

任何時代都一樣,強者為尊,拳頭大就是有力量。

眼見著東瀛一脈啞火了。

吃瓜群眾們頓時發出了一陣陣噓聲,太慫了,挑事的是你們,結果率先孬下去的也是你們,還有沒有點自尊了?

難怪,你們家的火雉聖劍要死乞白賴地追著火焰之子不放。

這就是差距啊。

那些噓聲,議論聲,如一根根毒刺般扎著東瀛人的心臟,他們臉漲得通紅,恨不能找地洞鑽進去。

「夠了!」

見鬧得差不多了,超聯會長埃蒙斯出來主持大局,他的聲音厚重郎朗地傳遍全場,「這是頒獎大會,誰再敢胡亂喧嘩,就趕出會場。都散了散了,不準鬧。」

埃蒙斯靠著S級的威勢,再度鎮壓住了全場。

然後他頗為無奈地瞅了王焱一眼,活了一大把年紀了,他總算被王焱弄服了。這個低調的年輕人,還真是「處處低調」啊。

「王焱,既然你已經得到了火雉器靈,就趕緊下去吧,別妨礙兩位聖女殿下挑選獎品。」埃蒙斯沒好氣地對王焱揮揮手,那模樣好像是在趕瘟神一般。

王焱那小子,實在太會招惹是非了,都弄得埃蒙斯心驚膽寒了,如果再讓他待下去,還指不定弄出點什麼幺蛾子來。

「這個……」

時至此時,王焱才有些恍然回神,苦笑地看著自己手中的戰錘。好吧,現在多出了一個器靈,還擁有了火雉聖劍數百年來攢下的能量。

不得不承認,現在的戰錘威勢很強,比起一般的聖器來更為霸道。

但是,這樣真的好嗎?

王焱回頭瞥了一眼身旁不遠處的黑暗聖女,以及光明聖女,想詢問一下她們的意見。

豈料。

光明聖女臉色一虛,急忙把她的聖器聖光權杖藏在了身後。而黑暗聖女也是表情一慌,急忙將冥焰鐮刀藏了起來。

老王那傢伙不但會勾搭妹子,還會勾搭聖器器靈,實在太可怕了。

王焱臉一黑,你們用得著這般模樣嗎?

火雉那是腦子壞掉了,一般聖器器靈誰會這麼干?用得著一副防賊般的表情嗎?

「王焱,你還愣在幹什麼?」埃蒙斯也是有些發虛,趕著人說,「拿了東西就趕緊走吧,別耽擱別人。」

王焱無奈地摸了摸鼻子,這都是些什麼人啊?又不是我主動勾引火雉的。

「不行!」王焱索性心一橫,鏗鏘有力地說,「埃蒙斯會長,我的獎品還沒拿呢,你憑什麼讓我下去?」

什麼!?

埃蒙斯臉色大變。

……

(小區停電,趁機出去浪了一天。下午四點半回家竟然發現有電了,沒辦法,不吃晚飯碼出一章~嗚嗚~老傲日常刷酒去了!) ……

「王焱,你在胡說什麼?你不是已經拿了火雉聖劍了嗎?少在這裡胡攪蠻纏。」埃蒙斯色厲內荏地斥責著,他額頭卻是在滲著冷汗,顯得有些心虛。

這低調的小夥子,又開始玩低調了,這讓埃蒙斯有些心驚肉跳的感覺。

火雉聖劍,不,確切的說是火雉聖錘,也是火焰騰輝,忽明忽暗,彷彿在說,是啊是啊,老大我不是在你身邊了嗎?

你不會還把我塞回去吧?嗚嗚,生我養我的老家已經被毀,裂成一片片了,我回不去了。

其實,火雉器靈在干出這種事情后,自己也有些懵逼的,隱隱有些後悔的。不過這種後悔也只是持續了幾秒鐘功夫,然後它就很開心地接受了事實。

只要能跟著火焰之子,在哪待不是待啊?

何況這把戰錘質地驚人,從本質而言,比原來的聖劍強了不止一籌。又堅固,地方又寬敞,未來發展潛力更大。是以,火雉器靈很快就坦然接受了,然後以火雉聖錘自居。

可惜,很多人都聽不懂它的內心獨白。否則肯定會一拍額頭,無奈地嘆道,這火雉果然是二貨,這心可真夠寬的啊。

「呵呵。」王焱淡定地笑了笑,指著那把光澤黯淡,碎裂成無數爿的聖劍說,「埃蒙斯會長,這把破聖劍愛誰要誰拿去,反正我是不要。」

「噗!」

埃蒙斯差點一口老血吐出,幽怨地瞪著王焱,臭小子你這是說得什麼話?就好比你去買個西瓜,把瓜瓤吃掉了,把瓜皮還給人家老闆,這像話嗎?

「火雉器靈已經裹挾著所有火焰能量投靠了你。」埃蒙斯幽幽著說,「這裡幾萬雙眼睛都看到了,難道你還想不認賬嗎?」

「是啊是啊,老大我已經跟了你了啊。」火雉聖錘,也是用火焰忽明忽暗的方式來提醒王焱它是存在的,它是真的投奔過來了。

「你閉嘴。」王焱一巴掌拍了一下火雉聖錘,瞪眼說,「你再敢啰里八嗦,胡說八道,我就把你塞回那把破劍里。」

火雉的熾熱的火焰,瞬間熄滅了下去,只露出一截小火苗,顫微微地看著王焱。那模樣,像極了一隻被主人嫌棄的小狗,就怕主人一個不開心,就把它拋棄掉,成為一隻流浪小狗。

見得這一幕,東瀛人的心都要碎了,那可是他們家民族的聖器啊,竟然被這麼對待。

伊東橫一更是氣得睚眥欲裂,女神拋家棄業地跟了你這吊絲,你不但不精心呵護她,竟然還敢蹂~躪她?他真想大吼一聲,火雉你回來吧,我會把你供起來當寶,每天跪舔都行。

那頭的王焱教訓完火雉之後,轉身對埃蒙斯笑著說:「會長大人,剛才幾萬對耳朵都聽見,我不要火雉聖劍,它自己強行霸佔了我的戰錘,怪我咯?」

埃蒙斯一口氣悶在了胸口,差點吐不出來,他吹鬍子瞪眼道:「話雖如此,可你終歸拿到了火雉器靈,你的戰錘威力倍增,未來還有巨大的成長空間。有了這點好處,你還不滿足?」

「好處有是有,可那是人家火雉死乞白賴地鑽我戰錘里了啊,又不是我要的結果。」王焱一臉無辜,拎著戰錘問,「火雉,你告訴埃蒙斯會長,你倒底是他獎勵給我的,還是自己送上來的?」

此時的火雉倒也激靈,當即輝耀出烈焰騰騰,對著埃蒙斯張牙舞爪著,模樣兇狠又傲嬌。彷彿在說,本小姐就是自己主動死乞白賴地跟著主人的,和你這糟老頭子有半毛錢關係?

那模樣像極了王焱的狗腿子爪牙,看來它很識相,進入自己人角色倒是很快,知道誰才是老大。

張衛道等小夥伴們,也開始起鬨了起來:「埃蒙斯會長,說好了要給獎品的,你不會是準備昧掉我們老大的聖器吧?」

「阿彌陀佛,這世道是怎麼了?堂堂超聯會長,也會耍賴嗎?」

國非局年輕一代們,你一句我一句的嘲諷起埃蒙斯來。反正他們也不怕埃蒙斯翻臉,難不成他還能一巴掌拍死大家啊?

就算翻臉也不怕,咱們國非局可不是任人揉捏的軟蛋。

「埃蒙斯會長,此事的確不怪小焱,他把不要火雉聖劍的話說在了前面,不要的意思已經表達的很明確了。」國非局總局長韓鴻博,開口幫腔著說,「要不,你有辦法把火雉塞回聖劍里去,倒也可以。」

此言一出,火雉又是氣勢洶洶地張牙舞爪了起來,彷彿在說,誰敢塞我就和誰拚命。

埃蒙斯無語了,塞回去當然不可能了,別說聖劍已經破碎,就算沒破碎,他也沒那能耐塞回去。更何況,看火雉那模樣,就算強行把它要了回來,它也會屁顛屁顛就跟著王焱走了。

「行了行了,就算剛才那是個意外好了。」埃蒙斯投降著揮手說,「你趕緊再選一個,選完就速度點滾蛋,別在這裡礙我眼。」

的確也是。

他多讓王焱待一會,就會多一分出事情的風險。

而且他還只能對王焱罵罵,不能打,誰叫人家還有一個世界第一高手的師傅呢。

他的心累了,多給一件就多給一件吧,反正聖器都是獎品,又不是他個人的。

「嘩!」

青年大會會場上一片喧嘩,火焰之子真是****運啊,這等於是白撿了一件聖器。

聖器可不是街邊的大白菜,要多少有多少。事實上,現在全世界絕大多數聖器,都是古代流傳下來的寶貝。

主席台上那些高高在上的半步S級強者們,也都眼睛發紅了。即便是他們,也不是每個人都有聖器的。而王焱那臭小子,竟然一口氣拿兩件。

豈料,王焱悠哉悠哉地說:「埃蒙斯會長,誰說我只要一件聖器了?」

埃蒙斯一愣,下意識地問:「那你還要幾件?」

「我當然要兩件!」王焱語出驚人,那表情,那動作彷彿認為那是理所當然,天經地義的事情一樣。

「沒錯,我家主人要兩件聖器!不給我就燒死你這糟老頭。」火雉聖錘也是氣焰熊熊地擺好了姿勢,隨時準備撲上去,那小狗腿子當得,可真夠合格的。

主人搶劫,它跟在旁邊搖旗吶喊。主人跑路,頂在後面墊后。相信要不了多久,它就會忘記掉自己曾經是一把火雉聖劍,而不是一把火雉聖錘。

「兩,兩件!」埃蒙斯就像是被狠狠地扇了個耳光,臉色發懵,轉而怒極而笑道,「好好好,王焱,你當真以為老夫怕你了不成?兩件!呵呵,今天你要不能說出理由來說服我,我就讓你一件都拿不到,誰來都不給面子。」

一股S級強者的恢宏霸氣油然而生,他表面看上去,就像是一個不起眼的糟老頭子。然而氣勢一旦展開,卻如山嶽一般厚重,如大海一般狂暴。

星空魔法學院院長,全球超能者聯合會會長,又豈是易於之輩?

全場也是一片靜謐。

不是吧?火焰之子太愚蠢了吧,埃蒙斯明明已經答應了給他補一件聖器,他竟然還不滿足?這下倒好,惹怒埃蒙斯了吧?

關心王焱的人,不少都認為他有些得寸進尺了,心中暗暗替他擔心。

而一些怨恨王焱的人,卻是暗自好笑,火焰之子啊火焰之子,你這是被興奮沖昏了頭腦了啊,敢對埃蒙斯會長蹬鼻子上臉,你以為你是誰啊?

這下好了,拿好你的破鎚子,準備灰溜溜地滾蛋吧。

就連韓鴻博,都微微皺起了眉頭,暗忖小焱這把玩得有些不妙,有些不知見好就收了。

「埃蒙斯前輩,王焱喜歡開玩笑,您就別和他計較了。」光明聖女猶豫了一下,開口說著。轉而又向王焱使眼色,讓他服個軟,別一把聖器都拿不到。

見露露說話了,黑暗聖女身軀輕顫了一下,隨後也說:「埃蒙斯前輩,您是星空學院院長,超聯會長,就別和晚輩生氣了。」

哇,兩位聖女竟然幫王焱求情說好話?

那小子命怎麼就那麼好?

唉!兩位聖女地位高貴,未來前途不可限量,看來王焱要逃過一劫了。

果不其然,兩大聖女開口,讓埃蒙斯的臉色緩和了許多,只是背負著雙手冷冷地盯著王焱,似乎在等他開口求饒。

豈料。

王焱好整以暇地拱了拱手,一臉恭敬地說:「埃蒙斯前輩,晚輩並沒有不尊敬您的意思。但是尊敬歸尊敬,聖器還是要兩件。」

一瞬間,會場靜得連一根針落下都能聽見了。

不是吧?

火焰之子的膽子也太逆天了吧?

由兩大聖女開金口,埃蒙斯給了你王焱一個台階下,你丫不麻溜地趕緊順杆子往下爬?結果還敢再次開口要兩件聖器。

埃蒙斯也是臉色一愣,旋即背負著雙手怒極而笑道:「好好好!我這星空傳奇魔法師,已經好久沒出手了。現在在江湖上,竟然威嚴低到了這種地步。」

他磅礴的氣勢向王焱威壓而去,冷笑道:「王焱,今天你講不出理由來,就算你師傅來了,我也不給面子。」

兩大聖女,也是幽幽地盯了王焱一眼。

這人!平常倒是蠻圓滑的,可關鍵時刻,怎麼就那麼笨?

…… 「什麼怎麼處理啊。」周常安顧左右而言他。

周念念叉腰瞪了他一眼,「你別裝糊塗啊,欺負了人家佳妍,還不敢認賬了?」

被自己的妹妹戳穿這種事,周常安還是覺得有些尷尬,他摸了摸鼻子,沒有說話。

周念念眼珠轉了轉,緩和了聲音,「二哥,佳妍可是我最好的朋友,你可不能隨意這麼欺負她,這件事畢竟是你錯在先,我看你去給佳妍道個歉吧。」

「我不去。」周常安悶悶的道,「她借用我名頭,讓我充當他對象的事,她怎麼不跟我道歉啊?」

周念念有些氣結,「那件事對你並沒有什麼損失,再說當時我也答應了,如果你很在意,我替她向你道歉,行了吧?」

周常安十分固執:「誰借用的就誰來道歉,你道歉算怎麼回事?」

周念念翻了個白眼,懶得同他迂迴了,「你去不去道歉?」

「不去!」

周常安丟下兩個字,轉身就要回教室。

周念念磨了磨牙,「不去是吧?等我回去告訴爸媽你欺負了佳妍,你看爸媽能不能饒得了你。」

說罷,周念念也毫不猶豫的轉身就走,身後傳來周常安咬牙切齒的聲音:「算你狠,我去還不行嗎?」

周念念背對著他,眼睛彎了彎揮了揮手,「記得今天就去啊,要誠懇的道歉,我會監督你的。」

下午周念念三點半上完最後一節課,周念念又跑去機電系逮住了周常安,拉著他去找齊佳妍道歉。

周常安一臉無奈的看著她:「難道我還能跑了不成?我既然答應了,就肯定會做到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