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語對此並不感到意外,畢竟這是一處戰場,不僅有古族的遺骸,殉道者的存在就足以證明太多的事情。離開吧,古道血脈晉陞校階,也需要一段時間,完成對肉身的淬鍊提升。

他轉身,目光不經意的掃過,猛地停了下來,臉上露出凝重之色。前方百餘丈出,一座凸起的小山包上,仰面躺著一具骸骨,古道血脈覺醒以後,莫語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它散發出的仙道氣息。

這是他進入古道墓場后,所看到的,第一具仙道修士骸骨。不過,真正讓他心神震動的,是這具骸骨表面,自然呈現出的一道道花紋。

如果不是,莫語肉身經過古道血脈的提升,視力極其的強悍,或許根本不會注意到這些花紋。又或者,他之前不曾接觸過那種氣息,即便看到了,也不會在意。

莫語臉上陰晴不定,半晌后抬頭,腳下突然上前一步。

嗚——

空中突然颳起了風,帶來淡淡的,混合著泥土與血液的腥味。

古靈族的神秘女子突然出現,平靜面龐上,好看的眉頭輕輕皺起。

「不……要……再……向前……」

莫語露出幾分歉意,抬手一指,「我知道……可這具骸骨,對我有很大的作用,我要靠近那裡。」

女子眉頭皺的更緊,沉默了許久,微不可查的點點頭,「你……等我……回來……再向前……」

唰——

她消失不見。

莫語心頭微松,隨即握緊了拳頭,露出振奮之色。這一次,如果事情順利,他就將迎來一次關鍵的蛻變,哪怕在波瀾壯闊的仙界中,或許也能有幾分自保的實力。

退後一步,看了一眼那具仙道修士骸骨,莫語盤膝而坐,閉眼調息靜靜等待。

一日。

兩日。

三日。

莫語突然睜開眼,古靈族神秘女子身影,恰在此刻出現,她閉合著雙眼的面龐,第一次露出疲倦。

「可……以……靠……近了……」

雖然不知道,她離開的三日,究竟發生了什麼,但直覺告訴莫語,為達成他的要求,她必然付出了極大的代價。

鄭重行禮后,莫語沒有多言,大步走向那座小山包。

隨著越來越近,骸骨表面的花紋越來越清晰,那份微弱的氣息,也越來越真實,莫語心頭忍不住的湧出激動。

可他依舊強自按捺著,步伐沉穩走到骸骨前,隔著三米就已經停下,然後他彎下腰,抓了一把混合著血液的泥土,丟向骸骨身前。

莫語的眼睛,死死盯住落下的泥土,它進入骸骨三米範圍后,墜落的速度,突然變得混亂。

一下極快,一下極慢,甚至有著幾次短暫的懸空停滯。

這詭異的一幕,讓莫語臉上,露出開懷的笑容。

果然,他的猜測沒有錯,這具骸骨散發著的,就是時間法則的波動!

從選擇修鍊天演秘典開始,莫語便確定了自己的修行目標,參悟時間法則,進而掌握時間禁忌。

十禁逆蒼天!

他九禁在手,便只差了最後一步。

所以眼前這具死去無盡歲月的骸骨,對莫語而言,是參悟時間法則的關鍵……是一場滔天大造化!

沒有遲疑,他盤膝而坐,漆黑眼眸爆發出星辰般璀璨的光芒,將骸骨表面的花紋烙印到靈魂之中。

這便是時間法則,在骸骨主人修行有成后,在他體內形成的「道紋」,蘊含著法則的真諦。

天演秘典修行的高深處,莫語已經有了參悟時間法則的根基,這「道紋」對他而言,便是捅破窗戶紙的關鍵力量!

!! 土包上,莫語怔怔看著面前的骸骨,目光中的痴迷幾乎可以讓空氣燃燒。他不時抬起手,雜亂無章的揮舞幾下,神經質十足。

「不對,還是不對。」

「法則的烙印並不完整,差了關鍵的一點,究竟錯在了哪裡?」

「我已經完整的查看了,骸骨上所有篆刻的時間法則『道紋』,沒有任何疏漏的地方啊。」

下意識的喃喃低語,莫語眉頭緊緊皺起,身上的氣息,出現了一絲絲混亂的波動。

漸漸的,他身下的大地,開始出現裂紋,如蛛般向外蔓延。

突然,「啪」的一聲輕響,莫語身體一震,從即將陷入混亂的危險狀態中清醒過來。

「不好!」

驚呼中,他臉上露出懊惱,土包上靜靜躺著的骸骨,受到他無意識的力量波及,被震成無數塊碎片。

碎塊表面上,時間法則烙印的「道紋」快速消失不見,這是遭受到外界破壞不再完整后的自我潰散。

莫語露出苦笑,莫非機緣不到,他想要掌握時間法則,還需要經受其他的考驗? 修羅戰神 雖然非常的後悔,可強大的心神,讓他在很快時間內,就擺脫了負面情緒的影響,神色恢復平靜。

突然,莫語目光一凝,「不對……」

在他無意識的力量衝擊下,骸骨全部破碎,可它的顱骨,卻詭異的保持了完好。

而且此刻,隨著身軀的破裂,順著顱骨下方的空洞,一道暗淡的符文一角,出現在視線之中。

來不及多做思考,莫語已本能中做出反應,他抬手將顱骨拿入手中,用力將它捏碎。那隱藏的符文,頓時暴露在莫語眼前,可它已暗淡到了極致,沒有給他烙印進入靈魂的機會,就要消散。

「禁之大道,赦令,奪爾命中一息!」

「封禁!」

無形禁錮氣息,此刻驀地降臨,將莫語手中顱骨碎片徹底禁錮,本將散去的符文,被生生留下。

一息之間,只有一息時間!

莫語心神全部爆發,念頭轉動達到極限,將這一道複雜、玄妙的符文,硬生生的印入靈魂。

唰——

禁錮氣息消失,符文散去。

莫語閉上眼,口鼻七竅間,同時有鮮血流出,但這一刻,他嘴角卻露出一抹暢快的笑意。

原來,這就是時間法則缺失的部分!

嗡——

法則的波動,自他體內爆發,起初如迷濛微雨,漸漸壯大,最終變成黑暗壓頭的肆意爆發。

莫語的身影,此刻變得虛幻,那是因為他周身空間內的時間流逝,受到法則影響而變化。

時間法則初步成型!

丹田海,拱衛聖嬰的九大暗星,在莫語凝聚時間法則的瞬間,像是有所感應,齊齊爆發出璀璨神光。

絕色傾城:王爺太悶騷 一道迷濛的虛影,出現在他頭頂,雙眸淡漠有無數符文流轉,似乎只是一眼就可讓星空停滯日月無光。

這是大神通、大-法力、大威能的自然顯化,代表著某種極有可能出現的事物,是一種徵兆!

古靈族神秘女子,身影出現在不遠處,緊閉的眼眸微微顫抖,幾息后依舊沒有睜開,「禁……」

一字出口,她似乎有所顧忌,竟沒有繼續開口。

可便是如此,莫語頭頂上顯化的迷濛虛影,也像是有所感應,突然抬頭看來。

女子臉色微變,第一次出現凝重之色,腳下退後一步,身影一瞬間消失、出現重複了七次,等她腳步落下,臉上多了一絲蒼白。

隨意掃過一眼,這身影便收回了視線,旋即消失不見。

莫語身體一震,緩緩睜開雙眼,漆黑之間,有著淡淡迷茫。

剛才那股氣息……

不等他多做思考,古靈族神秘女子突兀出現在他面前,「跟……緊……我……」

轟——

可怕的氣息,自遠方傳來,一道身影邁步而來,看似不快,可寥寥數步之後,便已經到來。

這是一名極其英俊的年輕男子,嘴角含著淡淡笑容,周身散發著如同太陽般璀璨的仙道氣息。

殉道者!

莫語心神狠狠一縮,靈魂本能中的顫慄,像是被某種黑暗中的危險鎖定,猛地抬頭便看到了一雙星雲般的眼眸,它是如此的深不可測如此的變化無端,讓人忍不住的要沉迷其中。

古靈族神秘女子突然擋在身前,讓他掙脫了這雙眼眸的迷惑,莫語臉色瞬間變得極其難看,心頭湧出駭然。只是一眼,就讓他失去了反抗,這名殉道者的實力,究竟恐怖到何種地步!

「秀藤,我們又見面了。」他緩緩開口,聲音溫和平靜,帶著幾分莫名的感慨。

一隻微涼的小手,握住了莫語的手掌,將一絲絲冰涼的力量,融入到他體內,與此同時,斷續的聲音在他心中響起,「有……機……會……逃……」

轟——

融入體內的冰涼力量,剎那間變得炙熱,旋即如火山般爆發,推動莫語的身體向外爆射。速度之快,甚至讓空間出現了微微的扭曲,閃動間難以鎖定。

秀藤一步邁出,疾風吹氣她的長發,瞬間出現在男子身前,神色凝重抬手向前一抹。

「何必呢,你知道的,自己不是我的對手。」男子微微笑,隨即抬手,自上而下一劃。

輕描淡寫,沒有半點煙火氣息,更不曾感受到,絲毫的力量波動。

可當他這一劃落下瞬間,極端恐怖的感覺突兀降臨,便似永遠的黑暗,可以將一切吞噬!

轟——

大地崩塌,剎那間形成一條深不見底的溝壑,秀藤身影暴退,白凈溫潤如玉質的皮膚上,生出無數條恐怖的裂紋。

沒有鮮血流下,有的只是無盡的光芒,從中噴涌而出,消散在虛空之中。

她眉頭微皺,卻沒有半點痛苦之色,緊閉的眼眸掙紮起來,似乎隨時都會睜開。

男子笑著開口,「睜開眼吧……不完整的你,永遠不可能是我的對手。而且,你以為這個古族的小傢伙,可以逃得掉嗎?」

不見他有任何舉動,一張大手自虛無中出現,向莫語抓去。

秀藤一抬手,大地崩碎,凝聚成一隻拳頭,將大手攔下。

男子嘴角突然露出詭異,「你上當了!」

轟——

他身後,無數條觸手爆發,交織成大,將秀藤罩住!

!! 「秀藤啊,你知道為什麼要叫你這個名字嗎?」慈祥的爺爺一臉溫和的笑容。,

梳著小辮子的清秀女孩搖了搖頭,「不知道呢,可阿什他們都說,我的名字不太好聽。」

「藤,是村外最常見的野草,每年被清理焚燒,可當春天到來,它就會又一次布滿大地。你叫這個名字,是因為秀藤長大后,也背負很重很重的責任,爺爺希望你能像藤一樣的堅韌。」

「我就知道,我的名字是有含義的,阿什他們再也不能嘲笑我了,謝謝爺爺!秀藤會努力的,將來決不讓爺爺失望。」

「秀藤乖。」爺爺笑容越發溫和,眼眸深處,卻閃過一絲心疼與愧疚。

……

「秀藤,你準備好了嗎?接受所有死去族人的力量,同時你也將徹底的失去自我,成為族群的守墓者。」爺爺緩緩開口,身上鮮血淋漓,強大的力量也無法讓充斥著仙道氣息的傷口恢復。

秀藤神色堅韌,半跪在地,「是,爺爺。我將繼承族人們的力量,匯聚他們的執念,在生與死之間沉淪,成為族群的守墓者,永不解脫,直至新的紀元到來。」

「好!秀藤,我相信你不會讓我失望,爺爺為你驕傲!」

……

「我……是……爺爺……的……驕傲……」

「我……不……會……放棄……自己的……使命……」

秀藤抬起頭,身上的傷口已驚人的速度增加,大量的光芒湧出消散,讓她看起來像是一隻將要破碎的瓷娃娃。

但此刻,卻有驚人的氣息,從她身上瘋狂爆發,比火山更加的熾烈狂暴,就像是徹底燃燒了自我。

青年臉上的笑容消失不見,眼眸變得凝重,「秀藤,你寧願自我毀滅,都不睜開眼睛嗎?你應該清楚,當你再一次復活時,靈魂殘留的一切印記,都會徹底消失,你將永遠找不回自己!」

秀藤沒有說話,她身上的氣息,越發的恐怖,隨時都有可能爆發。

就在這時,一道身影,突然出現在視線中。

以青年的城府,在這一刻,臉上也忍不住的,露出一絲愕然。

莫語神色平靜,「從來都是你救我,這一次,換我救你。」

青年突然大笑,像是看到極其滑稽的事情,「古道的小傢伙,如果你真的可以掌握『禁』的力量,或許真的可以救她,現在嘛……既然你想要陪她死,我自然會成全你,如此就算付出一些代價,也是值得的。」

莫語轉身,目光與他對視,平靜不起半點波瀾。

被這目光鎖定,青年神色突然微僵,心頭生出一絲,極其不妙的預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