茂密的叢林中,鍾岩一口鮮血吐出。

「該死……看來只有突破化神境,才能破了那燕飛鷹的天極紫體。」鍾岩五指緊握,咬牙切齒的吼道。

在修為上鍾岩自認為要比燕飛鷹略強一些,但是燕飛鷹的天極紫體卻是讓他頭疼不已,因為天極紫體的防禦,強悍的極其離譜,讓他一直束手無策,而在同級別的強者中,天極紫體的防禦,根本無人可以破解。

「半年,最多半年,我境界一定可以突破,燕飛鷹,你還有半年的活頭,好好珍惜吧。」鍾岩對著地面一掌狠狠轟出,無比猙獰的嘶吼道。


咻!

未在停留,鍾岩的身形,瞬間化作一道流光,向著地煞宗的方向飛射而去。

此時,距離風天涯進入地煞宗禁地玄泉,已經過去了將近兩日的時間,在這兩日中,風天涯瘋狂的吸收著玄泉中所蘊含著的恐怖玄力,進步也是極為明顯,依照這個速度,恐怕不出半月時間,他的修為便能成功突破古玄境圓滿。

這般吸收玄力的速度,足足比風天涯之前預測的快了一倍。

不過,風天涯想在玄泉中踏踏實實修鍊,顯然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正在他忘沉醉在玄泉時,忽然便是感覺到了有人進入了禁地當中。

心神一驚,風天涯連忙停下不再吸收,飛速射出玄泉,便是在禁地高聳凌亂的石林中隱藏了起來。

片刻之後,便是見得一個大約十四歲上下,身穿淺綠短裙,樣貌有些可愛的少女,左顧右盼的溜了進來。

「哇……這個地方好奇怪。」少女一雙眼眸,無比好奇的掃視起來,旋即,嬌軀掠動,便是向著前方被奇石怪林環繞的玄泉奔去。

盯著平靜無波的玄泉,少女美眸有著一絲火熱溢出,輕聲嘀咕道:「這玄泉真的可以提升修為么?」

見著是個妙齡少女,原本準備痛下殺手的風天涯,緩緩的將手掌收回,靜靜的在暗中觀察了起來。


正當少女欲進入玄泉時,忽然臉色一變,旋即,急忙站起身來,向著高聳石林奔去,而她所要去的地方,正是風天涯躲藏著的高聳石林處。 風天涯眉頭微微一皺,他倒不是懼怕這少女,而是他也感覺到又有人進入了這禁地當中,而且,來人氣息波動極強。

「啊……」

「噓……」

當少女剛剛藏好,便是看見同樣藏在石林後面的風天涯,當下便是差點叫出聲來,好在她反應迅速及時控制住了,而且,更是快速將手指橫立雙唇邊,示意風天涯不要出聲。

風天涯點頭。

幾息間,鍾岩的身形,便是出現在了風天涯的視線當中。

急速行走,鍾岩未有絲毫猶豫,便是一頭扎入了玄泉中。

「你是誰,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少女美眸微抬,用極其低微的聲音,向著風天涯說道。

風天涯未曾言語,學著少女做了個噓的動作,示意少女不要說話。

少女輕輕點頭,連忙握住雙唇,樣子極為可愛。

不過,就是這麼細微的聲音,使的剛剛進入玄泉的鐘岩心神猛然一抖,當下便是自玄泉爆射而出。

「何方鼠輩,膽敢潛入我地煞宗禁地。」對著石林鐘岩暴喝一聲,他只是感覺有人在,但並不知道來人的確切位置。

「壞了!」風天涯暗叫不妙。

僅僅這麼丁點的聲音波動,便是被鍾岩察覺,風天涯知道,他有些低估這鐘岩了,這麼強悍的感知力,風天涯知道,這鐘岩的修為,已經是無限接近化神境了。

少女頓時驚慌失措。

「趕緊出來,不然休怪我手下無情。」鍾岩恐嚇道,眸子在石林處快速掃視著。

片刻后,鍾岩的視線停留在了高聳石林處,未有停留,鍾岩一步踏出,便是向著石林方向緩緩行去。

感覺到在緩緩迫近的鐘岩,風天涯五指一握,磅礴渾厚的玄力,便是自他身體悄然涌動起來。

「是我…」風天涯剛欲動手之際,那驚慌失措的少女,忽然,深吸一口氣,撞著膽子從石林走出。

話音之細微,如同蒼蠅震翅,低的不能再低。

「煙兒…怎麼是你…」鍾岩模樣,顯得極為震驚。

片刻后,眉頭一皺,責怪道:「真是胡鬧…你來這裡做甚。」

「對不起…爹爹。」少女委屈道,旋即便是向著鍾岩站立之地,挪著小步走去。

「爹爹?」風天涯心中嘀咕一聲,剛剛放下的心,再度的提了起來。

沒想到這少女竟是這鐘岩的女兒,若早知道是這樣,他之前就應該將這少女控制住。

然後,讓風天涯擔心的事情並沒有發生,少女並沒有將他說出來,而是不停與鍾岩撒嬌,請求鍾岩的原諒,並且,著急拽著鍾岩離開。

看父女二人親密的樣子,可見鍾岩極其疼愛少女,接下來父女二人,在禁地內小待片刻后,便是雙雙離開。

在二人的對話中,風天涯也是知道了關於玄泉的事情,讓他高興的是鍾岩每次進入玄泉,只能待五個時辰,五個時辰后他就的從玄泉出來,隨後,修整三日,才可以繼續進入玄泉中修鍊。

風天涯暗自慶幸,在鍾岩與少女離開之後,未有任何停留,便是瞬間鑽入了玄泉,他的爭取每分每秒,鍾岩需要休整三日,他則不需要。

時間一晃而過,眨眼半個月過去了,在這半月當中,只要鍾岩一進入禁地,風天涯便藏起來,鍾岩離開,他便出來,一直就這麼與鍾岩玩著捉迷藏的遊戲。

在這同時,天極宗也是風雲變動,燕飛鷹召集了所有天極宗的高層與精英,準備主動向地煞宗發起攻擊。

當然,這一切都是暗中進行,他們並沒有明目張胆的做任何異常的舉動。

燕林去找藍音,想讓藍音說動風天涯,與天極宗聯手,一起對付地煞宗,但是,藍音並未答應,只是說等風天涯回來再說。

燕林不好強求,便只能默默等待風天涯的歸來,對於風天涯的去向,除了藍音,其他人並不清楚。

藍音從一開始便不贊同風天涯的做法,一人獨自深入虎穴,這種做法太過兇險,畢竟地煞宗的強者,並不是只有鍾岩一人。

萬一,這地煞宗與玄羅城的紀氏家族一樣,暗中隱藏的一個修為更為高深的老妖怪,那風天涯就真的威脅了。

「半個多月了,怎麼還不回來呢?」香氣撲鼻的房中,藍音一個人心神不寧的嘀咕著。

「在等我么?」正在藍音愣神之際,一道略顯柔情的聲音便是陡然響起。

藍音快速抬頭,便是看見風天涯出現在了她的面前。

「啊…你什麼時候回來的?」藍音震驚道。

「剛到。」風天涯道。

「一點聲響都沒有,嚇死我了。」藍音拍拍胸口,心有餘悸,她並沒有感覺到有人進入房間。

「成功了?」藍音美眸一喜,語氣有些激動,對於風天涯神不知鬼不覺出現在房間內,這是唯一的解釋了。

風天涯點頭。

半個多月的時間,他的修為,終於是恢復到了古玄境圓滿,而且,他感覺,若是他能繼續在玄泉中修鍊,修為恢復到化神境都是極有可能的。

但是,為了藍音的計劃,他也只能提前回來了。

「天極宗耐不住了,你剛走幾日,地煞宗宗主鍾岩,便是來這裡大鬧一場。」微微一頓,藍音便是開口說道。

「嗯,我知道。」風天涯平靜道:「估計燕林一會就該來了。」

藍音會意,對於風天涯如何知道地煞宗宗主大鬧天極宗,她並沒有追問,半月多未見,藍音甚是想念,直接便是小鳥依人般扎入了風天涯懷中。

這些天,藍音無時無刻不牽挂著風天涯,她真怕風天涯在地煞宗遇到危險。

所幸一切順利,風天涯安然而歸。

「噔噔!」

半個時辰后,敲門聲響起,藍音美眸微蹙,離開風天涯懷中,便是向著門口走去。


「師母,師傅回來啦?」來人是燕林,在燕林身後,燕飛鷹筆直而立,臉龐有些笑意。

「請進…」藍音笑道。

兩人快速進入房間,簡直向著坐在椅子上風天涯走去。

「天涯兄弟…你可算回來了。」燕飛鷹哈哈大笑,聲音爽朗。

風天涯抱拳點頭,並未言語。

「燕林,走,我跟你說點事兒。」看了看風天涯,藍音輕聲說道,她覺得,應該讓風天涯與燕飛鷹單獨談談。

「好的,師母。」燕林正有此意,沒想到藍音先提了出來,沒有絲毫停留,便是跟隨藍音離開房間。

房門緩緩關閉,風天涯站立而起。

「燕宗主,我這人一向不喜歡拐彎抹角,有事直說無妨。」風天涯語氣平靜,但整個人身體上,卻是有著一種威壓散發而出。 燕飛鷹神情一頓,沒想到風天涯會如此直言不諱,甚至說話絲毫不給他面子。

「哈哈,天涯兄弟快人快語,那燕某也不跟您打馬虎眼。」

「燕某特來邀請天涯兄弟與我一起對敵地煞宗。」燕飛鷹道。


「你們兩大宗派的事情,我並不想參與。」風天涯道。

燕飛鷹彷彿早就知道風天涯會如此回答,臉龐並沒有任何變幻,笑道:「若是天涯兄弟同意與我合作,他日滅掉地煞宗后,有關地煞宗的一切,我天極宗定分毫不取,一併送與天涯兄弟。」

燕飛鷹覺得,如此大的誘惑,風天涯必然會動心,若不是情況危急,燕飛鷹絕對捨不得如此大的手筆。

「到時候,整個天玄大陸東部地域,便都在你我二人的掌控之下。」燕飛鷹補充道。

「如果我願意,你說的這些,我隨時可以得到。」

「當然…也包括你的天極宗。」風天涯語出驚人,燕飛鷹臉色瞬間一變。

「你的胃口是不是太大了一些。」燕飛鷹語氣有著一些怒意,他沒有想到風天涯會這般囂張,根本不把他當回事。

「胃口的大小,取決於實力的高低。」風天涯似笑非笑,悠然道。

「難道你想憑藉區區御獸之術,便要控制整個天玄大陸東部地域么?」

「錯,有我一人足矣。」

「夠囂張…正好在下手有些癢了,還望天涯兄弟不吝賜教。」燕飛鷹臉色瞬間有些陰沉起來,見過囂張的,他還真沒見過這麼囂張的。

下一霎,未等風天涯回答,燕飛鷹身形便是閃掠而起,瞬間消失在房間內。

他覺得,他有必要教訓下風天涯,讓風天涯真正認清自己的身份。

風天涯眼神一冷,緊隨燕飛鷹而去。

山顛之上,兩道身影不分先後出現,速度之快讓人無比驚嘆。

「請賜教。」燕飛鷹鄭重道,旋即,腳掌猛然踏地,磅礴的玄力,瞬間自他身後席捲而出,霎那間,身形掠動,便是向著風天涯攻去。

見著燕飛鷹攻來,風天涯臉色沒有絲毫變動,手掌緩緩握住,一拳轟出。

砰砰!

兩者對轟一拳,地面瞬間出現深深裂痕,交觸點的空氣,陡然扭曲起來。

刷!

風天涯紋絲未動,燕飛鷹身形陡然後退兩步。

「好霸道的力量…怪不的那般囂張。」燕飛鷹暗暗嘀咕,甩了甩有些發麻的手臂。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