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按照審美來說,李伊仁覺得自己母后,已經算是不錯的小美女級別了。

可是父皇那些鶯鶯燕燕,各有特色,實在是,就沒有一個丑的……

看著卻十分礙眼。

很規矩的吃過飯,果然各宮就陸陸續續過來請安了。

小昭后讓宮女把這次進貢皇宮的布料展示出來,讓大家選。

這時候,就算是很受寵的棋妃,也不敢挑頭先選,而是規矩的讓公主先。

李伊仁也習慣了,宮裡什麼最好的,自然都是她的。

沒辦法,她的父皇花心的很,可是大概是報應,生育能力卻很差,居然只有自己一個女兒。

聽母后說,前頭還有個女兒,不過生下來就死了。

肯定是她那花心父皇的身體有毛病。

李伊仁沒有拒絕,大大方方的去選了。

小昭后一臉笑容的看了一眼棋妃。

下棋下的好有什麼用,能下一輩子么,只是個笑話而已。

她驕傲的看著自己的女兒。

申國唯一的公主。

為了方便大家選布料,那些布匹都是一匹一匹的展示開來,每匹布前都點上了燈,明亮異常。

李伊仁看著這些布料,因為是給冬衣準備的,都厚重的很,看著就不喜歡。

她繞了一圈,卻在角落裡,看到了一匹布。

居然像是羊毛織出來的呢絨。

摸著十分柔軟輕薄。

李伊仁驚訝壞了,果然不能小瞧這些古人。

「母后,我就要這匹布了。」

小昭后看那布匹的位置,擺的很是偏僻,就知道不是常上供的皇商上供的,應該是走的新門路的。

不過無所謂是誰,只要女兒喜歡,就是好的。

「賞!」小昭后笑道。 十月初五,小雪。

然而今日並沒有下雪。

申國京都申城,氣溫已經很低了。

不過今年冬季,蠻荒之地那邊居然賣過來一種呢絨布料的衣服。

輕薄又暖和,大受申國人的喜歡。

尤其是那些更加註重容顏的申國學子們。

而且據說呢絨布料是公主伊都喜歡的。

就這一句話,就是呢絨布最好的廣告了。

京都但凡有進這種布料的商家都是賺的盆滿缽滿。

當初還嫌這布料貴,沒有進貨的商家都後悔不已。

最初這布料進京都的時候,這些商家是看不上的,天下的東西,哪裡有比京都更好的。

沒有想到,偏偏公主伊喜歡。

公主伊喜歡,那申學的學子們就更是推崇。

本來,他們就是追求新事物的最熱切的人群。

現在申學學子,都以穿呢絨布料的衣服為榮。

甚至有人發起請願,希望申學學院能製作呢絨布料的院服,給每個學生都發一身。

今天雖然沒有下雪。

但是對申學的學子們來說,今天是非常重要的一天。

因為今天,申學今年表現最優秀成績排名前二十名學子,將獲得進宮覲見皇上的機會。

這二十名學子,早早的就在準備了。

要知道覲見皇上,機會難得,有不少官員,當了一輩子的官,估計都見不到皇上一面。

而,他們還是學生,居然就有機會見皇上的龍顏,這是何等榮耀。

而且據說屆時,公主伊也會出席。

眾人都是摩拳擦掌,爭取要好好表現。

作詩是避免不了的,不過就是不知道皇上會出什麼題。

但是眾人都已經準備了不少。

到時候看現場發揮了。

能在申學取得前二十名的學子,本身就是非常優秀的,這些人只要不出錯,將來註定是朝廷重臣。

一大早,學正就趕著一輛大馬車到了申學校門。

二十名學子在申學眾人的矚目下,一一上車,十分瀟洒。

當然也有另外。

申國人十分注重外貌。

貌美,也是一項極大的加分。

二十人當中,容貌最好的盧公子,盧生浩,走在最前頭,人氣最高。

而走在最後頭的曹九同學,則是相反,膚黑不說,還糙,眼睛也是大小眼,一雙手也長滿老繭,根本不像是學子,反而像是街市上的長工。

別的學生都是一襲呢絨袍子,就他還身著一身舊衣。

據說他曾是奴僕之子,後來主家出事了,臨出事前給他們家放籍,他才得以有機會上學。

可是那長相也實在太磕磣了。

眾學子都覺得讓這樣的人去面聖,到時候還可能會見到公主,萬一嚇到公主了,就太丟學生的臉了。

不過他的成績的確很好,在二十人當中,他的成績居然排到了前三,再看不上他的臉,也只能讓他去了。

二十名學子上了一輛大馬車,面對面的坐下。

馬車顛顛的朝皇宮駛去。

車裡十分熱烈。

少年人,心中揮斥方遒,裝滿了人間盛世。

尤其是盧公子,一臉笑容,溫和有禮,談笑風生。

而曹九同學則是坐在最邊緣的角落,沉默著,不僅沉默,他居然還有點瞌睡的樣子。

旁邊的同窗看了一眼,特意坐邊了一點,離他遠了一些。

聽說曹同學母親病重,他下學之後還要幹活,補貼家用,大概就是這樣,白天才瞌睡吧。

不過少年人都不理解。

申學的學子,隨便出門投向誰,自是有人贊助。

這曹同學這樣死腦筋,真是白瞎了好學識。

曹九是有些疲憊。

不過此刻,他閉著眼,並不是瞌睡。

他只是不想睜開眼。

他不是真正的奴僕的之子。

真正的奴僕之子,已經死了。

為了讓他頂替。

他實際的身份,是前皇后的侄子,他是前皇后親哥哥的孩子。

他的本名叫藍顏。

好顏色的顏。

排行第九。

他長相極好,學識也極好,自小就聰慧異常。

可是一夜之間,家族就莫名被按上通敵的名號。

全族的男子都被處死,女子流放。

他被連夜送走,餵了毒容草,容貌會越變越丑,丑到之前的人絕對認不出來。

而且毒容草,除了傳說中的冰花可以挽回,基本是不可逆的,他以後,永遠都將頂著這樣一張醜陋的臉示人。

一夜之間,他從國舅尚書之子,變成奴僕之子。

族滅。

再也沒有藍族。

再也沒有叫做藍顏那個轟動京城的美少年。

只有一個叫做曹九的奴僕之子。

他去過皇宮。

閉著眼,只是不願意看。

看這繁華又熟悉的宮廷。

他知道,裡面還住著他的姑姑。

傳說,一個瘋了的女子。

馬車很快。

宮道平整寬敞。

車都不怎麼搖晃。

一行學子被直接送進了御花園。

這是他們應有的殊榮。

皇上和公主,將會這裡接見他們。

學子們下了車,又重新整理了一遍儀容,才進御花園。

雖然是冬日,這園子卻如夏日一般,鬱鬱蔥蔥,蝴蝶飛舞,鳥聲清脆。

花叢中間更是有漂亮如仙女一般的宮女環繞。

舉著托盤,一盤一盤精緻好看的餐點,就擺在花園裡的桌子上。

以往都是聽之前的學長說這一日的宮宴,如何盛大,如何華麗,如何精緻。

可是親眼所見,還是震撼不已。

尤其是九五至尊的皇上牽著公主伊出現,更是讓大家激動萬分。

申學的學子是可以不用行跪拜之禮的,但是這一刻,學生們都齊齊的跪下。

曹九也跟著跪拜。

皇上自是十分開心。

聲音敞亮的道:「平身,不必慌張,諸位都是國之棟樑,朕甚是欣慰,為你們驕傲。」

二十人齊刷刷的站起來。

聽著皇上的言語更是激動不已。

皇上居然如此平易近人。

而且公主伊雖然年歲小,果然如傳聞的一般,美麗非常。

皇上親自帶著大家游御花園。

最強呂布之橫掃天下 眾學子跟在皇上身後,一起談天說笑,氣氛十分的好。

皇上喜歡這種感覺。

這些學子朝氣蓬勃,一身銳氣。

這些人都是申國的未來。

公主伊一路十分乖巧,只是笑嘻嘻的聽大家說。

有說的不錯的,她還會點頭。 龍魂戰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