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神器同時掉落的,還有陳佩瑤本人,此時她已經是完全地失去了重心,整個地往着李明撲去!

李明後腳一伸撐在自己的身體後面,打算以此來緩衝陳佩瑤俯衝而來的力量!

誰知道,陳佩瑤的腿不知道怎地完全卡在門上,就像被釘在了地上一樣,一動都不能動!

就這樣,陳佩瑤整個上身往前俯衝着,而下半身卻始終停滯不前,在這種失重狀態下,不面朝下撲到地面上纔怪!

李明見狀,立馬鬆開本來捏住陳佩瑤的手,張開手臂就迎了上去。

此時,陳佩瑤正處於完全失重的狀態之下,雙手也只有條件反射地亂爬亂摸,而她的跟前也就只有李明的軀體是她唯一能夠扶住的東西。

就這樣,李明雙手從外面將陳佩瑤整個抱住,陳佩瑤的雙手緊緊地摟住了李明的腰際!

現場,就如《終極幻想XII》中溫柔美麗的女主角歡欣雀躍地撲向拯救自己的帥氣男主角一樣,但就是那服裝稍微有點不太相襯,尤其是陳佩瑤的頭頂水桶和李明的一身校服,最爲突兀!

陳佩瑤整個地壓在了李明的身上!

李明將陳佩瑤整個地抱住!

終於,兩人都算穩住了!

陳佩瑤腰際上捆着的那段浴巾,在她雙腿踏空氣般不斷的掙扎下,稍微滑落了一點點,一條悠長而完美的腰際曲線如一條雪白的銀蛇般呈現在李明的眼前。

浴巾剛好掉到肚臍下三隻手指的地方,便被李明牢牢地捉住,李明生怕這條浴巾再往下一寸,剛纔即使自己什麼都沒看到,也毫無非分之想,陳佩瑤都已經有了跟李明拼個你死我活的想法,如果再被她知道自己的浴巾整個地掉了下去的話,那真不知道她會不會做出同歸於盡的事情來。

陳佩瑤的腿,依然卡在浴巾的上面,她只有不停地踏,不停地踏,她現在還不知道自己已經被李明抱住,而且不會再落下,所以腿不自覺地在不停地找着重心,但其實早早就已經懸空了起來!


此時,湯瑩已經走到書房的門前,將兩隻手都擰滿的烤鴨,都放到一隻手上面,空出一隻手擰開了書房的門!

“明明!吃烤鴨咯!”湯瑩嬌嗔地叫了一句,語氣中散發着歡欣的氣息,今晚是他們兩個人二人世界!

“呃……我有點忙!等下就來了!”李明抱住陳佩瑤,根本抽不出身來,只好頭也不回地對湯瑩說着。

出現在湯瑩面前的是,李明抱着一個只穿着褻衣的女孩,手還不停地拽着女孩下面的浴巾,而女孩則在不停地掙扎,其實不是掙扎她只是有點受驚過度和立足不穩。

“啪啪!……”湯瑩頓時無語,手裏的裝着烤鴨的飯盒都掉到了地上。

李明手裏緊了一緊,乾脆整個地將陳佩瑤抱起,免得她又在不停地蹬着自己,並且口裏喊着:“別鬧了!”

陳佩瑤豈是隨便就範的人物,她是寧死不屈的烈女,腿上不知道那裏來的力氣,就往着衣櫃門一蹬!

“轟!”的一股強大的衝力,衝向了李明。

本來,李明抱起她的時候,重心就已經開始有點後傾,再被陳佩瑤這樣一蹬,不自覺地便整個人往後仰起!

“啪!”兩個人,同時跌到了地上!

陳佩瑤剛好壓在了李明的身上,而且因爲剛纔用力過度的關係,浴巾已經散落一地。

“陳佩瑤!你在幹什麼!?”耳邊傳來湯瑩嗔怒地叫喊聲,從語氣中可以判斷,湯瑩對陳佩瑤的所作所爲甚是不滿!

陳佩瑤驚愕地望着湯瑩,從眼神裏彷彿明白了此時被自己壓在身下的這個男孩,恐怕會是跟湯瑩關係十分密切的人,不然湯瑩也不可能有這個反應!?

“你丫的!”李明怒了,本來好端端的打算扶陳佩瑤一下,卻被她踢了個人仰馬翻,璇即一手將壓在自己身上的陳佩瑤推倒身下。

“李明!”湯瑩大聲喝斥道!此時,輪到湯瑩怒了!

湯瑩快步,衝上前去,一腳便架在李明和陳佩瑤之間,別忘記了,湯瑩的腿法還是有一手的,這腳踢得腳風凌厲,虎虎生威!

李明感到一陣寒氣從側面而來,最近通過對太極雲手的習練,李明已經練得一種不用真的親眼看到,也能察覺往着自己襲來的攻擊!

旋即,李明將臉一仰,往側面一閃,躲開了湯瑩的一腳!

湯瑩立即跑到兩人的中間,防止他們再有下一步的動作!

此時,陳佩瑤雖然浴巾滑落,但原來裏面還穿了有另外的一條褲子,只不過她自己也不想用穿着內褲的樣子去見人罷了!

此時,陳佩瑤低着頭凝視着地面,毫無表情的臉上泛起一陣羞紅,雙脣抿得緊了一緊,嘴裏的牙齒不停地在互相地撕咬着,雙手撐住身體,雙腿平躺在地上,那把爽朗的短髮將那陰翳的臉容遮擋住了一部分。

而李明則坐在地上,繞起雙手,同樣倔強地擰轉頭不望湯瑩望去!

“你們……怎麼了?”湯瑩有點委屈地問,語氣就像自己剛拆開了一對戀人的熱吻一樣。

“……”李明搖了搖頭,沒有解析,此情此景, 閃婚甜妻


剩下的就等着湯瑩的審判吧!

陳佩瑤此時已經注視到了散落在地上的浴巾,她開始回想起剛纔的一切,原來剛纔並不是眼前一黑,然後便跌到了地上這麼簡單,剛纔自己因爲過於衝動了,以至於腿打滑了,後來便卡在了門上,後來,多得眼前的這位小夥將自己扶住,才得以沒有摔倒,但是,繼而又因爲自己第一次被男生抱住有點緊張,所以腿上不停地亂蹬,最後,將兩個都同時蹬落了地面,此時,陳佩瑤除了內疚之外,還有羞愧!

見到像個癡呆兒般看着地板發呆的陳佩瑤,湯瑩不禁心裏一驚,這個腦袋智商超越天才的人,此時又不知道鑽到了那個牛角尖裏,要是鑽不出來的話,呆上歌三天兩天,這種事情不是以前沒有發生過。

“佩瑤!……”湯瑩溫柔地在陳佩瑤的耳邊慰問道,對於滑頭得來又有點倔強的李明來說,湯瑩此時更加擔心的是好勝得來又有點鑽死角的陳佩瑤。

“嗯嗯!我沒什麼!”陳佩瑤從地上爬起來,捎了捎頭髮,將擺到額上的留海重新攏到耳朵的後面,搖了搖頭說。

“佩瑤?……”湯瑩見陳佩瑤的神情還是有點呆滯,不禁再追問了一句。


“我叫佩佩!”陳佩瑤蹙了蹙眉,望着湯瑩,很無辜地說。

“啊?”湯瑩,驚訝地叫了一聲,心想應該不會是跌傻了吧?按道理剛纔那下的刺激應該不至於那麼大吧?

“我改名了!湯瑩!我出來工作後,就一直叫佩佩!英文名叫:baba!(不要讀成爸爸,如果按拼音讀是貝貝!)”陳佩瑤很認真地在給湯瑩解析道,表情上沒有一點波動,就像一個機器人在按着程序辦事一樣,這可能是由她一直以來嚴謹的工作習慣造成的,在她的那個環境來所面臨的工作壓力很是巨大。

湯瑩蹙了蹙眉,差點的沒笑出來,原來這個高中時代的高材生,高一便拿到哈佛大學獎學金的同學,號稱要比天才還聰明一點的人,平時高傲得如冰塊一般,原來犯起傻來也可愛得讓人發笑。

“喂喂!佩佩你沒嚇壞吧!?”湯瑩走到佩佩的身邊,用一件她的衣服幫佩佩披上,然後用又浴巾將她的腿蓋住。

佩佩瑟縮地捲起了身子,慢慢地將自己移到牆邊,然後不斷地顫抖着說:“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

聽到這句話,李明一時之間有點想不明白,這個女人怎麼總是有點裝瘋扮傻的樣子,剛纔還對着自己要打要殺的,現在又突然之間又變得瑟縮了起來,

李明站起來,走了過去,來到湯瑩的身邊,跟湯瑩對望了一眼,搖了搖頭,大家都沒有說話。

然後,李明蹲下了身子,安慰着跟佩佩說道:“呃!那個,剛纔是一場誤會啦!我……其實也有點不太對啦!但我確實也不知道你在裏面洗澡的!”

“我不是故意的!?”陳佩佩顯然還對自己剛纔所做的事情,有所愧疚,往着李明不住地搖着頭說。

“行啦!行啦!李明,別理她啦!她是這樣的!這人眼裏藏不得沙子,她的字典裏不允許有錯誤!”湯瑩說着便拉住李明的衣袖,將他扯了起來。

“瑩瑩啊!她是幹什麼的?”李明好奇地問了一句。

“她?呵呵,暴血娛樂公司的行政總裁!”湯瑩嘻嘻一笑,彷彿爲自己有一個如此犀利的朋友,而感到自豪……

“啊?……”李明頓時張開了嘴,一時說不出話,對於每一個玩過暴血娛樂公司出品的遊戲的人,內心裏都朝思夢想地如神般崇拜着這家遊戲公司,期盼着它能再出多出幾款膾炙人口作品來供自己娛樂,而此時,這家公司的行政總裁居然就在自己眼前,而且剛纔還跟自己抱在了一起。

李明此時還真的想問問她,“那款《暗黑毀滅神III》什麼時候能推出啊!?”

……………………

本來是在12點前更出的,但後來發現網絡不行,便一拖再拖了,剛纔說過會再上一更,現在抱歉一下,不好意思! 李明正蹲在陳佩佩(就是陳佩瑤,她說自己改名叫陳佩佩了)跟前一時間,不太願意離開,就在他知道陳佩佩是暴血娛樂公司的行政總裁時,李明就開始不捨得走開了,他很想跟陳佩佩再攀談一兩句,無可厚非的是,電子遊戲對於年輕人的吸引力真的莫大的,也難怪無數的遊戲公司賺得盆滿鉢滿。

湯瑩從旁邊過來,見李明還是沒有反應,蹙了蹙眉,嬌嗔地說:“喂!走啦!你愣在這裏幹什麼!?”

李明掉轉頭看了看湯瑩,不解地問:“就這樣丟她在這裏沒事吧?”

顯然,李明見陳佩佩此時神情有點呆滯的,不禁有點不太放心,畢竟這事情還是與自己有關係的,而且好像是因爲自己才嚇着了陳佩佩,不然也不會出現眼前的情況,李明有的時候還是挺有責任心的,尤其在這種時候……

“走啦!她沒事的!從來她便這樣,她能爲自己答錯一條數學題而愣上半天的!你陪她在這裏耗,耗一天你都耗不完!”湯瑩有點不耐煩地說着,然後便伸手去拽李明的衣袖,試圖把李明拉起來。

在湯瑩看來,陳佩佩此時正是佔用着自己跟李明獨處的時候,妨礙了他們的二人世界,再加上剛纔李明跟陳佩佩上演了曖昧的一幕,自然讓她有點生氣了,而且湯瑩都還沒追究起李明爲什麼跟陳佩佩弄成那樣,反而李明卻關心起了陳佩佩來,女人從來都是敏感而醋意十足的動物,此時湯瑩已經萌生了點醋意。

“都怪你個臭公子!不知道怎麼弄的?居然把人弄到了我的公寓裏來!等你回來了我要狠狠地審你!”湯瑩心裏惡兇兇地罵道,所罵的人,正是翩翩公子,原來翩翩公子的真名也叫公子。

就在此時,大廳的門不知道“咔嚓!”一下被打開了,翩翩公子急衝衝地在從外面竄了進來!

這都多得了湯瑩地毯下面的那根鑰匙,無論是誰只要知道那門匙在那裏,便能在這所公寓自出自如,出入自如!

翩翩公子的突然駕到,讓湯瑩也有點措手不及,甚至她根本就沒有留意到此時,這個細小的屋內又擠多了一個人,而且還是一個男人。

翩翩公子竄到屋內,第一眼就望到了一個衣衫襤褸的陳佩佩正緊抱着自己的雙膝端坐在地上,神情十分之頹喪地在凝視着眼前幾分大的地方,眼珠子呆呆滯滯的不曾有任何的轉動!就好像剛經歷過身讓她錐心刺骨的一樣!

順着目光的方向,翩翩公子再留意一個穿着校服的男生以一種略帶猥瑣的姿勢蹲在陳佩佩的跟前,確實地說李明是有點被湯瑩扯得坐立不穩了,而且正欲站起來卻又一個趔趄跌到了地上,然後肆意地笑了出來!

然後,翩翩公子還看到湯瑩正在用力地拉扯着李明衣衫,而李明卻彷彿不太願意站起來的樣子!這是對他主子的一種不敬,不過還好,湯瑩的衣衫還是完整的,不至於像陳佩佩那樣,已經衣不成衣,衫不是衫了!

以上的鏡頭,疊加到一起,依然地變成了,一個女生委屈地蹲着,一個男生沾沾自喜地笑着,翩翩公子不難想象,這是一幕如何的戲!

翩翩公子心急道:“壞了!壞事了!引狼入室!”

原來,李明剛纔正欲起身,誰知道湯瑩用力過猛,以至於,李明的重心還未站穩便踉蹌地跌回了地上!

“噗哧!”見李明狼狽的樣子,湯瑩不禁嬌嗔地一笑!

李明見湯瑩那嬌嗔的笑容,內心不禁泛起一陣漣漪,嘴裏立馬跟湯瑩開起了玩笑,賊笑着說:“你也跌下來,陪我坐坐吧?”手上一用力,便打算將湯瑩扯到地上,盡情地擁抱一番!

翩翩公子心想:“好在我及時趕到!不然又壞事了!”

在翩翩公子看來,李明剛欺負完陳佩佩,此時正要欺負湯瑩,每個男人都有一種對女孩子的保護欲,區別只在於強烈與否,而翩翩公子對於湯瑩可是十萬分的尊敬,平時哪怕跟湯瑩說話也沒敢大聲過,可現在李明居然敢對湯瑩不敬。

“颯颯!”兩陣腿風,從李明身後傳來!

李明正將湯瑩拉至彎下了半個身子,此時感到一股殺氣正從自己襲來,旋即一推將湯瑩推開!

“啪!啪!”李明用雙掌將往自己攻來的兩下颯颯生風的攻擊接了下來。

璇即,李明立起了身子!

“誰?”李明大喊道!


對方沒有回答,但是接着攻擊的速度又加快了一倍,一擊未果,撒時間又攻來第二擊!

此時,翩翩公子已經換成了掃腿踢向李明的脅下,然後立即又攻出一側鞭腿踢向李明的頭部,幾乎在同一時間向李明襲來!

眼前,只隱約看到兩道如閃電般的殘影!

李明立馬進入1:60的加速狀態,在此狀態下,他才能清楚地看到翩翩公子的腿勢!

不難想像,翩翩公子的腿法確實很快,不僅腿法,身法也很快,突然出現在李明的跟前,可攻擊過後,又立即變成一道殘影。

房間的光線,並不是和充足,湯瑩,一時間愣住了,還未來得及反應,她也許萬萬估計不到翩翩公子居然敢在自己的面前,對自己的愛人下此狠手。

湯瑩雙手合十放在胸前,一時之間有點不知所措!

李明舉高手臂,接下了翩翩公子往着自己頭部踢來的鞭腿,而脅下卻因爲反應不及,而中了翩翩公子的勁道十足的側踢。

“呃!……”李明悶哼了一聲,脅下一陣悶痛,讓他一時難受。


用手捂住脅下,李明感覺疼痛感減輕了一點,這腿的勁道確實十分帶勁,踢得李明差點叫了出來,而接下側腿的手臂,此時還有點陣陣的麻痛,就如觸電般往着大腦傳來,說實話,自從跟阿吉切磋過之後,李明便再也沒有碰到過如此帶勁的對手,當然了,這個也跟李明不再涉足混混道有關。

而李明在1:60的時間軸上,還能讓翩翩公子踢到,不難想象此時翩翩公子正處於何種速度之下跟李明在打鬥!

“丫的!”李明心裏暗暗叫道!

見一擊得手,已經轉換了方位的翩翩公子,又以同一種方法向李明攻來,這次他甚至是左右開弓,左邊兩下鞭腿分別是踢向李明的脅下和頭部,而右邊側踢去一掃腿,專門掃往李明的腿下,讓李明站立不穩。

三腿,幾乎是同一時間踢出!

“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