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此,石浩的第二道指示相當於失敗了,可是他並不甘心接受這個現實。

「叫啊,叫啊!」

「我讓你叫啊!」

「你個蠢貨塊給本少爺叫出來!」

在周圍一大幫吃瓜群眾的眼中,石浩整個人猶如瘋了一樣,衝到鐵籠旁邊搖晃著籠子,渾身上下散發出先天境武者的氣息。

別看銀鬃野豬體型龐大,卻只是比內煉一重武者厲害一點點的一階凶獸而已,豈能承受的住先天境武者的氣息,瞬間就被嚇得口吐白沫,完全癱軟在籠子里,就差尿崩了。

「哈哈,有意思,實在是太有意思了……」

衛小天這邊完全是樂得不行,指著石浩便是一番大笑,過了好一會兒才緩了過來,嘲諷值滿滿的說道。

「它現在已經被你嚇得昏了過去,而你竟然還想讓它發出吼叫,你確定自己的腦子沒問題?」

被衛小天如此一提醒,震驚於石浩突然發狂的吃瓜群眾紛紛回過神來,定睛看了看鐵籠里那頭銀鬃野豬的慘狀,也都樂了。

「那頭銀鬃野豬好可憐,昏了也不得安寧!」

「照著如此受驚程度,恐怕就算是醒來,也只是一頭廢豬了。」

「你們看看那個石家嫡系的樣子,完全紅了眼,如果不是有鐵籠的話,說不定他會立刻就宰了那頭銀鬃野豬。」

「真是沒想到事情會發展到這個地步,不過石家嫡系的表現也太逗了,讓我想去某些求愛不成的畫面……」

在眾人的議論紛紛之中,衛小天一如既往的泰然自若,目光從石浩的身上轉向再次懵逼中的盧永言。

「裁判,現在你怎麼說?」 衷心謝謝各位書友從發書開始的支持幫助,收藏點擊砸票打賞!

這本書可以說是風格極大的轉變,中心思想就是七個字:輕鬆爽快滿笑點。有些讀者提出一些問題,但我想書里應該可以找到合理答案,因為我自認為邏輯方面應該沒什麼硬傷,至於說主角太逗比了,我覺得只能說主角性格開朗,逗比談不上吧,希望喜歡的朋友能夠繼續支持,這本書最後能取得什麼成績,衛小天能否真的一飛衝天,就全靠大家了!

三江期間,還是很需要大家的推薦票哦,請看完覺得不錯,能笑一笑,就給幾張吧,打賞還是那句話,隨意啦!

————————

怎麼說?

我能怎麼說?

我特么的也很絕望好不好?

盧永言現在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衛小天,可是他不能那樣做,因為周圍有數百雙眼睛在看著,凡事都有個界限在,一旦越過了界限必將是萬劫不復。

「石浩公子,你覺得如何?」盧永言雖然是裁判,但眼下事情已經朝著不可預料的方向發展,為了避免事後被牽連,他認為還是將主動權交給石浩自己最好。

為此,盧永言還朝著石浩打了眼色,要是這個時候裝個病什麼的,就可以順水推舟取消或者延後這個毫無意義的比試……

這會兒,石浩已經完全平靜下來,連續兩道指令沒有得到回應,這是在他馴獸師生涯中從來沒有出現過的事。

要知道他可是被家族譽為百年難得一見的馴獸天才,怎麼可能連區區一頭銀鬃野豬都鎮不住呢?

又急又怒之下,石浩才會在剛才狀若瘋癲,但是現在……

他很冷靜,非常的冷靜,前所未有的冷靜,與上個月和另外一位天才馴獸師比試的時候一樣冷靜。

那時候的情況和現在很像,他同樣被逼到了絕境,與落敗只有一線之差。

可是最終石浩贏了,因為他還有最後一張底牌。

「繼續,本少爺還有第三次機會!」石浩盯著衛小天,神情前所未有的嚴肅和凝重。

他堂堂世家子弟,怎麼可能輸給一個名不經傳的小人物,一旦傳到家族裡面的話,必將嚴重影響他的現有地位。

盧永言看著石浩,臉上神色變幻不定,最終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石浩公子,你現在已經失敗了兩次,還有最後一次機會,如果再次失敗,老朽將會判定這場比試你輸了,你是否知道?」

「知道!盧管事,讓人去把銀鬃野豬弄醒!」

話音一落,石浩不知道從哪裡來的自信,轉頭看著衛小天,斬釘截鐵,一字一句的說道。

「雖然本少爺不知道這頭銀鬃野豬到底怎麼回事,或許有你做的手腳,或許是意外,但一切都不重要了,只要本少爺使出家族秘技,這場比試你只有落敗一途!」

「你把話說得這麼滿,就不怕自打嘴巴嗎?」衛小天豎起了兩根手指,嗤笑的說道。

「你已經失敗了兩次,倒不如好好想一想,等會兒要不要清場,以免你脫光光繞著珍獸閣跑的時候尷尬。」

「哼,你現在抓緊笑吧,等會當本少爺施展家族絕技之後,有你哭的時候!」當石浩提到「家族絕技」這四個字的時候,散發出來信心可以說達到了瞬間爆棚的程度。

由此可見,此絕技絕對非同小可!

就連周圍吃瓜群眾也紛紛被勾起了好奇心。

「莫非石浩要使出石家傳說中的獨門馴獸之術?」

「石家能夠經久不衰,憑藉的就是這個獨門馴獸之術。」

「今天本來只是想到拍賣會弄一兩隻獸寵,卻能夠見識到石家的獨門馴獸之術,就算最終沒能買到獸寵,也不虧了!」

「說的不錯,石家的獨門馴獸之術早就名揚大陸,今日能夠一見,必能大飽眼福,不虛此行!」

「剛才是誰說要開盤口的,我要下石浩……」

一聽到石浩要使出石家的獨門馴獸之術,四周一大幫吃瓜群眾瞬間就忘記了石浩之前的兩次失敗,幾乎沒有任何猶豫的便倒向了石浩那一邊。

畢竟樹的影人的名,石家的獨門馴獸之術實在是太有名了,凡是知道馴獸的,就沒有一個不知道這個絕技。

至於絕技的名字,由於石家的保密措施實在太嚴密,外人只是知道有這麼一個絕技,實則了解得不多,甚至連最基本的名稱都不曉得,只是將其稱之為石家秘術。

如今,傳說中的石家秘術就要出現了。

衛小天摸了摸下巴,見到石浩表現得如此裝逼……哦,是有自信,尤其是周圍的吃瓜群眾們一個個彷彿被什麼東西點燃了熱情一樣,這讓他也是多了幾分興緻。

「系統,對方好像要使出非常厲害的技能,咱們沒有問題嗎?」

「叮,銀鬃野豬本來智商就不高,宿主花費了一千悟性點,將銀鬃野豬的智商拉低到了極限,別說是任何指令,恐怕連幾秒鐘前的事都會忘記。」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如果到時候對方真的有辦法讓這頭銀鬃野豬有反應,你不僅要返還我一千悟性點,還要額外賠償!」

「叮,本系統完全聽不明白宿主在說什麼。」

「我勒個去,之前你可不是這樣說的,悟性點一到手就直接翻臉不認人了?

「叮,請宿主不要無理取鬧,由於宿主還沒有獲得馴獸師的認證,所以本系統只是給出解決問題的最佳建議,執行與否還是要看宿主的決定,別忘了,本系統只是輔助而已。」

「你這算不算是推卸責任?」

「叮,本系統具有最終解釋權!」

衛小天只能翻了翻白眼,雖然系統有些操蛋,但是說的並沒有錯,他又沒有獲得馴獸師認證,哪怕是一星等級的也好,就可以直接調教這頭銀鬃野豬。

可惜沒有認證,就算是系統功能逆天,也無法做出輔助之外的事,所以才會使用了曲線救國的方法。

將銀鬃野豬的智商直接降到最低點!

當然,並不是一下子就降下去,而是潤物細無聲般緩緩改變,這樣才不會被別人發現任何端倪。

所以,石浩在衛小天之後對銀鬃野豬進行調教,銀鬃野豬還是有點回應,只是到後面智商不斷降低,別說是石浩的指令了,恐怕他老子來調教都沒用。

衛小天自然是知道這一點,才會給出「你,趴著別動」這個指令,因為銀鬃野豬已經完全傻了,這個指令就是這頭豬當時的姿態。

這不,直到石浩發飆將銀鬃野豬驚得昏死之前,銀鬃野豬依然在原地趴著,不明真相的吃瓜群眾還以為它正在聽衛小天的指令,而完全無視石浩的指令。

有時候,美麗的誤會就是這樣誕生的。

可是,石浩乃是石家的天之驕子,豈會如此輕易的甘心失敗,轉身朝著已經被弄醒的銀鬃野豬走去。

銀鬃野豬雖然智商幾乎為零,卻有著凶獸的本能,察覺石浩靠近后,渾身不由自主的顫抖起來。

石浩沒有做什麼多餘的事,而是站在籠子前,低頭對上銀鬃野豬的雙眼,幾秒鐘之後只聽他忽然幽幽的輕聲說道。

「起來!」

下一秒,銀鬃野豬竟然真的緩緩起身了。 成了?

一瞬間,整個小型馴獸場周圍都炸鍋了。

「果然不愧是石家秘術,太牛逼了!」

「兄弟你如此興奮,是不是看出來一點什麼?」

「就是什麼都沒有看出,才會覺得厲害啊,不明覺厲懂不懂?」

「好像有點幾分道理,不過仔細想一想,石浩前兩次都失敗了,而第三次用上了石家秘術,銀鬃野豬直接一反前態,十分聽話的站了起來,不服不行啊!」

「哈哈哈,你們看,連作為裁判的內管事都興奮起來了。」

「這也太偏心了吧,剛才那個青年得勢的時候,他就跟死了親人一樣哭喪著臉,現在石浩終於雄起了,他就跟中獎了一樣,這是什麼人啊,鄙視之!」

「先別管那個二皮臉了,你們說說,現在石浩使出了石家秘術,那個青年還有勝算嗎?」

「難!」

「很難!」

「非常難!」

「如果石家秘術沒有幾把刷子的話,石家也不會在炎黃大陸傳承至今,本來那個青年就沒有什麼勝算,先前只是走了狗屎運而已。」

「卧槽,說要開盤口的那個人在哪……」

銀鬃野豬這一起身,本來就已經偏向石浩這邊的吃瓜群眾們,瞬間就完全傾倒了,對於石家秘術連連驚嘆,極盡讚美之語。

盧永言更是差點整個人都跳了起來,好不容易才壓制住這股興奮勁,但是臉上的笑容十分燦爛,怎麼樣都收不住,轉頭看向了另外一邊沒有任何反應的衛小天。

怎麼樣?看見沒有,這就是石家秘術,先前只是石浩少爺不重視而已,被你小子趁虛而入,現在石浩少爺發威了,你……

絕對沒有任何機會!

「小子,輪到你了。」盧永言已然沒有了身為裁判該有的冷靜,沒有絲毫顧忌的沖衛小天吆喝,如果可以的話,他簡直恨不得立刻判定對方落敗。

衛小天沒有回應,而是一邊看著起身的銀鬃野豬,一邊和系統激烈爭論。

「我說什麼來著,不怕一萬就怕萬一,這下不就來事了?」

「叮,宿主莫要驚慌,請先冷靜!」

「我慌了嗎?你不要說笑好不好!小爺什麼大場面沒見過,區區小場面,完全不值一提!我只是覺得好奇,先前你說得那麼篤定,現在被對方打臉了,有什麼感覺?」

「叮,本系統先前給於的建議並沒有任何錯誤,馴獸師之所以能夠馴化凶獸,原因之一便是凶獸自身具有智慧,能夠審時度勢。如果一頭凶獸的指揮連家禽都不如,又何來馴化的可能?」

「你的意思是說,對方用的並不是馴獸之術?」衛小天稍微一想便明白了系統的意思,看來這個人人稱道的石家秘術有玄機啊!

「叮,對方將自己靈魂的一小部分與銀鬃野豬的靈魂進行接觸,以此為橋樑控制了銀鬃野豬的軀體。」

「我勒個去,這不是傳說中移魂大法嗎?」衛小天看著另外一邊靜立不動的石浩,忽然覺得這個畫面有點搞笑。

因為在這種情況下,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石浩是銀鬃野豬,銀鬃野豬是石浩,這個在理論上絕對是成立的。

沒想到自己竟然有一天會和一頭豬成為對手……

寧可「變「成豬也要贏,即便是對手,衛小天也不得不暗暗說一聲佩服,可惜勝利者只能有一個,而且只能是自己!

「系統,有辦法嗎?」

「叮,辦法有很多,售價各不同,這是價格表,宿主請選擇!」

這回衛小天不再追問,直接瀏覽起來。

「我勒個去,系統,你確定真的可以這麼干?」

「叮,只要是價格表上有的,都可以做到!」

「那還選什麼,給我來最貴的!」

「叮,扣除十萬悟性點,正在進行鏈接,請宿主耐心等待兩分鐘。」

「速度,速度,就算小爺等得起,在場其他人可要有意見了。」

衛小天可謂是一心多用,與系統交流的同時,也沒有忘記眼觀六路,耳聽八方。

顯然,在石浩使出石家秘術之後,周圍的吃瓜群眾非常想要看衛小天會如何應對,嗯,或者是如何吃癟吧。

「喂,你到底行不行啊?」

「就是,不行就趕緊認輸,時間就是金錢,別耽誤老子參加拍賣會。」

「他已經在那一動不動挺長時間了,該不會是被石家秘術嚇到了吧?」

「卧槽,難不成要一直這樣僵持下去?」

「裁判,時間!時間!」

在群情激奮之下,盧永言立刻使用了裁判該有的權利,暗地裡幸災樂禍的對著衛小天說道。

「比試是有時間限制的,不可能讓你無限期耗下去,如果盞茶時間之內你再沒有任何舉動,我將會判定你落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