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於武館其他人,見到葉青如此瘋狂的出手,也都嚇軟了。因為,他們知道,葉青是真的敢殺人的!

「葉先生,一定要下如此狠手嗎?」矮個沉聲問道,他受傷不輕,口中不斷咳出鮮血。

「交出王鐵柱!」葉青還是這句話。

矮個大聲道:「王鐵柱不在我們這裡!」

葉青不再說話,徑直朝丁少彥走去。他認定王鐵柱是被丁少彥抓走的,所以他的目標也鎖定了丁少彥。

見葉青如此強勢,丁少彥不由嚇得全身哆嗦。這個大家族的子弟,在深川市可以說是無人敢惹無人敢欺,也從未把任何人放在眼裡過。他原本就沒把葉青放在眼裡,但是,現在他卻突然發現,事實上是葉青根本沒把他放在眼裡。

在葉青眼裡,家世顯赫的丁少彥,竟然還不如那個窮困潦倒的苦學生王鐵柱!

「姓葉的,你……你到底想幹什麼啊?」丁少彥連連後退,面色終於變了,道:「王鐵柱的事情,我……我真的不知道啊……我真的沒法把人交給你啊!」

葉青沉聲道:「把他交給我,你可以離開。不把他交給我,你今天休想走出這裡!」

「你這個人怎麼這麼不講道理?」丁少彥急道:「王鐵柱不是我抓的,你就是在冤枉我,這就是你做事的風格嗎?」

「冤枉你?」葉青眼中閃過一道寒芒,道:「王麗麗的事情,是不是冤枉你了?」

丁少彥張了張嘴,卻無法反駁。他本來是想說謊話的,但是,他也知道這件事根本瞞不住,只能這樣默認。

「王麗麗到底是怎麼回事?」矮個在旁邊問道。

「你自己問你的好師侄!」葉青咬牙看著丁少彥,沉聲道:「單單是王麗麗那件事,你都死不足惜。就算王鐵柱不是你抓的,我也早就該找你解決這件事了。這一次,你要麼把王鐵柱交給我,其他的事情以後再說。要麼,你抓走王鐵柱,我就抓走你,讓你們丁家的人拿王鐵柱來換人!」

丁少彥急得滿頭大汗,道:「我……我真的不知道王鐵柱在哪裡啊,你讓我家裡人去哪找這個王鐵柱啊?」

「葉先生,我疷王麗麗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但是,我勸你做事還是不要太衝動了。你砸了形意武館沒什麼,但是,這件事要是牽扯上丁家,你要是私自抓走了丁少彥,那事情可就鬧大了!」矮個沉聲提醒葉青,這件事一旦牽扯到丁家,那可就真的不好解決了。

「鬧大就鬧大!」葉青冷聲道:「如果王鐵柱死了,我就讓丁少彥給他陪葬!」

「啊?」丁少彥一愣,急道:「你……你這算什麼道理?王鐵柱的死跟我有什麼關係?憑什麼讓我給他陪葬?姓葉的,我警告你,你別太囂張了!」

葉青也不說話,徑直朝丁少彥走去。


「你……你別過來……」丁少彥嚇得連連後退,但是,進了大廳,他都沒有退路了。

「葉青,休要撒野!」高個大吼著衝過來,想要去阻攔葉青,卻還是被葉青打退出去。他和矮個都受了傷,與葉青的差距也越來越大,根本攔不住葉青了。

眼見兩位師伯都不是葉青的對手,丁少彥只嚇得全身哆嗦,顫聲道:「救……救我,你們……你們快攔住他,救我啊……」

形意武館的人是想巴結他,但是,這些人也想要命啊。剛才吳興懷強出頭,就差點把命丟了,現在這些人,誰敢再來幫丁少彥啊?

葉青走到丁少彥面前,剛伸出手,丁少彥立馬抱頭蹲在地上,顫聲道:「不要打我……不要打我……」

葉青沒有打他,只抓住他的脖子將他拎了起來。丁少彥在葉青手中,就如同一個小雞似的,根本沒有一點反抗之力。

「葉先生……」矮個強忍著翻騰的氣血,沉聲道:「不要……不要把事情鬧大了啊,丁家不是……不是林家所能比的。你實力雖強,但是,這……這深川市不缺能夠壓住你的人物,得饒人處且饒人啊……」

「得饒人處且饒人?」葉青冷冷一笑,道:「這句話,你應該問問丁少彥吧。王鐵柱一個窮學生,究竟怎麼惹他了,為什麼被他餵了那麼多白粉?王麗麗一個中學生又怎麼了,為什麼丁少彥要找人害得她出賣身體?十六歲的少女,竟然被逼得跳樓,這就是你們的得饒人處且饒人?我呸!」

葉青說完,突然抓住丁少彥的脖子,抬腳踹在丁少彥的胸口。丁少彥一百二三十斤的體重,竟然被葉青從大廳一直踹到了院子里,倒在地上半晌都爬不起來。

「少炎!」

「丁少爺!」

矮個和武館眾人同時驚呼,葉青突然出手的狂放,讓所有人都大吃了一驚。看丁少彥不斷吐血的模樣,眾人的表情都在顫抖。這麼一腳,葉青已經與丁家結仇了啊!

「姓葉的,你……你敢打我……」丁少彥捂著胸口,怒吼道:「我……我們丁家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葉青冷聲道:「我死之前,一定先殺了你!」

丁少彥一個哆嗦,他真被葉青這強勢給嚇到了。一個人如果連性命都可以豁出去了,那就真的無所畏懼了。

正所謂捨得一身剮,敢把皇帝拉下馬,便是這個道理。不管你什麼丁家林家的,葉青真的要取他的性命,那他恐怕也真的逃不了啊!

聽著葉青剛才的話,矮個面色也是大變。他知道丁少彥在外面橫行霸道,卻不知道他做的這些事情。王鐵柱王麗麗的事情,他還是第一次聽說,不由憤然瞪了丁少彥一眼,心中對他也很是不滿了。此刻他也終於明白葉青為什麼會如此強勢地要抓走丁少彥,看來丁少彥這件事已經觸碰了葉青的底線!

「葉先生,你說的事情,我會稟告師尊,請他出面處理這件事的。但是,你能不能先把少炎放了,他畢竟是丁家的人啊?」矮個沉聲道,無論丁少彥做了什麼,他都不能坐視葉青帶走他。

葉青冷聲道:「把王鐵柱帶過來,我就放了丁少彥!」

矮個急道:「你抓走丁少彥,這件事可就不是那麼容易能解決的了啊!」

「那就不要解決了,我只要王鐵柱安安全全地回來!」葉青留下一句話,不再理會矮個,徑直拖著丁少彥走出了形意武館。

矮個想去攔截,但是,他此刻受傷不輕,又哪裡攔得住葉青呢?至於其他人,那更是一點辦法都沒有了,只能眼睜睜看著葉青把丁少彥帶走。

「師兄,這怎麼辦?」高個捂著胸口走過來,急道:「要不要給丁家聯繫?」

「不要!」矮個匆忙擺手,皺緊眉頭沉默了一會,沉聲道:「你去請師尊過來,興懷,你把有關王鐵柱王麗麗的事情,老老實實從頭到尾給我說一遍。記住,不許有任何虛假。不然,師祖的手段,你可是知道的!」

… 葉青拖著丁少彥走出形意武館,徑直上了自己的車,駕車直奔天盛而去。

丁少彥被葉青扔在副駕座上,他被葉青踹了一腳,肋骨斷了幾根,現在根本沒有力氣掙扎逃走。

「姓葉的,你……你一定會付出代價的……」丁少彥虛弱地道,胸部的劇痛讓他眼中閃爍著仇恨的光芒,恨不得親手殺了葉青。

葉青根本不理他,只開著車一路往天盛趕去。丁少彥在旁邊嘟囔不斷,可葉青始終都跟沒聽到似的。

如此駛出一段距離,葉青突然發出一聲痛呼,彷彿遭受了什麼襲擊似的。他的身體也猛地一哆嗦,車輛也隨著滑出去很遠,一直衝到了路邊的馬路牙子方才停下來。

丁少彥滿臉驚訝,愕然地看著葉青,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他心裡還在琢磨,難不成是葉青的什麼急性病犯了嗎?

「誰!」葉青則猛然轉頭看向後座,大吼出聲:「是誰偷襲我!」

「嘿嘿嘿……」車後座傳來一個陰森森的冷笑聲,在丁少彥驚愕的眼神當中,後座慢慢坐起來一人。

這人身材矮小,模樣平庸,唯有一雙眼睛當中閃爍著陰冷的光芒,襯得他整個人也陰沉了許多。這個男子不是別人,正是趕來深川市殺葉青的殺手李天路。

再看葉青的車座,後面竟然插著一把匕首。看樣子,是這男子在後面悄悄用匕首穿透駕駛座,偷襲了葉青。

丁少彥不由大喜,急道:「你……你是不是我們丁家的人?快……快殺了他,快殺了他!」

李天路根本不理丁少彥,只冷笑看著葉青,道:「都說葉青武力超群,計謀無雙,至少需要第八張桌子的殺手才能殺了你。哼哼,我看也不過如此嘛。或者說,我現在也能坐到第八張桌子了?」

葉青面色一變,咬牙道:「你是茶樓的人?」

「錯!」李天路搖頭,道:「你還是不了解茶樓,茶樓只是一個中介機構,給我們這些殺手提供生意的。所以,任何一個殺手,都不能算是茶樓的人,你不要把概念弄混淆了!」

「什麼茶樓?什麼殺手?你們在說什麼啊?」丁少彥瞪眼道:「喂,你是不是我們家派來的?我給你說,不管你是我們家誰的人,你現在立馬給我殺了他,明白不?」

「丁少爺,我本來就是為殺他而來的,這一點你不用操心。」李天路冷笑看著丁少彥,道:「不過,你要搞清楚,我不是丁家的人。所以,還輪不到你來對我指手畫腳。你最好老老實實閉上嘴,不然,我不介意多殺一個人的!」

丁少彥面色數變,最後還是乖乖閉上了嘴。李天路連葉青都能對付得了,更何況對付他了!

葉青坐在椅子上無法站起身,這一刀對他的傷害好像很大,他喘了幾口粗氣,沉聲道:「不可能!不可能!你跟蹤我,我不可能不知道的!」

「恭喜你,猜錯了!」李天路冷笑道:「我並沒有跟蹤你,我一開始就在這裡等你。」

葉青面色大寒,沉聲道:「你……你怎麼會在這裡等我?你怎麼知道我會來這裡?」


「我為什麼不知道?因為你來這裡,完全是我一手策劃的,我怎麼可能不知道你要來這裡呢?」李天路戲謔地看著葉青,他並沒有直接殺了葉青,也沒有給葉青隱瞞什麼。因為,他看得出葉青受傷不輕,他隨時都能殺掉葉青的。所以,他要多跟葉青談幾句,他很喜歡這種慢慢揭開謎底的感覺,這讓他很有成就感!

「你策劃的?你……你策劃了什麼?」葉青說著,突然神色一變,道:「是……是你抓走了王鐵柱?」

「這次你總算猜對了!」李天路大笑道:「葉青,是不是很驚訝啊。抓走王鐵柱的人竟然不是丁少彥或者形意武館的人,反而是我抓走的。如果我不告訴你,恐怕你這輩子都猜不到吧!」

葉青緊皺眉頭,沉聲道:「你要殺我而已,為什麼抓一個無辜的人?你們保鏢不是只殺目標人物嗎?」

「所以王鐵柱還沒死,我抓他,只是一種手段而已。」李天路道:「葉青,你的實力真的很強,強的連我也殺不了你。不過,殺手殺一個人,可以用的方法有很多,未必一定要面對面拼殺。比如,我抓了王鐵柱,再嫁禍給行異物感,你肯定就會怒極攻心來形意武館。這樣,你就可以跟那兩個人打一場了。」

說到這裡,李天路嘆了口氣,道:「我原以為那兩個人能夠重傷你,這樣我就可以坐收漁人之利,直接殺了你。可是,沒想到你的實力竟然這麼強,連那兩個人都被你打敗了,那我只好改變方針了。」

李天路看了看車後座,道:「本來以你的警覺性,我躲在車後座,你肯定能夠發現我。但是,你從形意武館出來之後,心情激動,警惕性就薄弱了許多。我躲在車後座,剛好避開了你的視線。殺手,有時候也是一門心理學啊,只可惜,有很多人不懂這個道理。只會用蠻力殺人,始終只能算是下等殺手而已!」

葉青聽到王鐵柱未死,便長舒了一口氣,他真怕王鐵柱因為自己而喪命。

「那王鐵柱現在在哪?」葉青根本沒有理會李天路後面那近乎自戀的語言,徑直問出了最關鍵的問題。

「你都快死了,還有心思管別人嗎?」李天路冷笑看著葉青,道:「你還是先為自己想想吧,你喜歡什麼死法?痛快一點的,還是折磨一點的?」

「王鐵柱在哪!」葉青再次問道。

李天路皺起眉頭,沉聲道:「看來,你是想要慢慢折磨致死。那好吧,我成全你!」

李天路說著,伸手便去抓葉青的脖子。然而,他的手剛伸出一半,葉青也突然伸手,直接抓住了他的手腕。力道之大,讓李天路根本無法掙脫。

李天路面色一變,驚呼道:「你……你騙我!」

葉青直接站起身,丁少彥此刻方才看清楚,那匕首並未刺進葉青的身體,他後背只是被匕首劃破皮而已,並沒有受到致命的傷害。也就是,葉青剛才那虛弱的模樣都是裝出來的!

「你這點伎倆就想殺我嗎?」葉青冷聲道:「你動過我的車門,我一眼就看出來了。我假裝不知道,其實一路上我都在防備你。你把匕首刺進後座的時候,我也順著匕首的力道把身體往前移開一些,你的匕首根本沒有傷到我。不過,我不裝成受傷的樣子,還無法從你嘴裡問出這些話呢!」

李天路面色入土,急道:「怎麼可能?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我已經很小心了啊,你怎麼可能知道我動過你的車門?」

葉青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只怒聲道:「王鐵柱在哪?」

李天路彷彿沒聽到葉青的話,只低著頭喃喃自語著怎麼可能,整個人好像精神崩潰了一般。

丁少彥大為詫異,這李天路難道就這麼經不起打擊嗎?一次失敗,連腦子都氣迷糊了?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李天路嘟囔了一會,突然一揚右手,一團白色粉末頓時散開。

「石灰粉!」葉青立馬閉上眼睛,同時鬆開抓著李天路的手,打開車門退了出去。在車裡睜不開眼,他只怕被李天路偷襲了。

退出幾步,用袖子擦去眼皮上沾到的石灰粉,葉青睜開眼看去,李天路已經跑遠了。而另一邊丁少彥也從車裡跑了出去,捂著胸口一邊跑一邊大聲呼喊救命。

葉青此時已經顧不上去管丁少彥,轉身便去追李天路。然而,剛跑出兩步,一輛高速衝來的商務車差點撞到了葉青。若非關鍵時刻葉青站住腳步,而那車輛繞開了,只怕葉青已經被撞倒了。

「他媽的,不想活了啊!」司機探出頭破口大罵。

葉青不理他,卻要繞過車輛去追李天路,那司機卻突然又驚呼起來:「媽的,是你!」


葉青仔細看去,那司機他感覺有些面熟,但就不知道在哪見過。而在這遲疑的時候,那司機又看到了丁少彥,驚呼道:「丁少爺,你……你怎麼了?」

「丁少在這裡?」

「丁少怎麼了?」

車裡同時探出來幾個頭,而這幾人,葉青也都面熟。直到車內再伸出一個腦袋,葉青方才終於知道自己是在哪見過這幾個人了。

最後露臉的那個人正是朴天日,上次在深大跆拳道館被葉青三招打敗的那個跆拳道教練。而車裡這幾個人,都是跆拳道館的會員,上次也都見識過葉青的強勢,難怪他們都認得葉青。

至於丁少彥,他也是深大跆拳道館的人,跟這些人自然是熟識了。

「原來是你!」朴天日憤然瞪著葉青,怒道:「你這個無恥小人,終於讓我找到你了。我大師兄和師父來到深川市了,他們要讓你見識到跆拳道的真正威力,你……」

葉青根本不等他把話說完,徑直繞過這車去追李天路了。

「站住!」朴天日打開車門,直接擋在了葉青面前。葉青拖著丁少彥走出形意武館,徑直上了自己的車,駕車直奔天盛而去。

丁少彥被葉青扔在副駕座上,他被葉青踹了一腳,肋骨斷了幾根,現在根本沒有力氣掙扎逃走。

「姓葉的,你……你一定會付出代價的……」丁少彥虛弱地道,胸部的劇痛讓他眼中閃爍著仇恨的光芒,恨不得親手殺了葉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