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道後期高手!

葉風看著老者,心中一動。雖然他剛才的分析是事實,但他未指望過自己能夠不戰而屈人之兵,畢竟自己現在實力還不夠強,不可能做到因為一番話就讓人屈服。道:「我不是想嚇退你們喪魂宗,而是希望你們離開。再糾纏下去你們討不到便宜。」

「是嗎?別以為大家誇你天賦驚人,就真箇能夠上天了。老夫殺你如同捏死一隻螞蟻般。」老者大手一揮,化為一座大山,直接朝葉風壓了過來。

葉風揮動右手,直接一拳迎了上去,硬撼老者的大手化成的大山。

「轟隆!」

葉風紋絲不動,周邊的空間湮滅了十萬里。

老者眉宇間露出了一絲驚詫,道:「有意思,看來我還真不能小看你。」

「你非但不能小看我,還得防止被我擊殺。不謙虛地說,就算是巔峰狀態的你,我也能和你酣暢淋漓地大戰一場,而你現在狀態明顯很差,似乎在和流雲門的戰鬥中,受了不小的傷。你這種狀態根本不是我的對手。」葉風道。

「大言不慚,狂妄至極。」老者冷哼一聲,又朝葉風發動了進攻。

至尊道後期的高手,已經窺探到了世間最高法則的一部分,每一招,都蘊含了天地之威,勢不可擋。

而葉風卻如同狂風中的樹葉,驚濤中的小船,不管老者的招式何等凌厲,他就是能從容應對,不慌不忙,進退有據,和老者打得難捨難分,平分秋色。

「你為何會這麼強?」老者越打越奇,忍不住道。

他本以為葉風不管如何強大,終歸是至尊道中期的高手,和自己相差一個境界,不可能和自己抗衡,現在他才知道,他錯得離譜。葉風並沒有說狂話,自己縱然全盛狀態,也未必就一定能打贏他。

「不是我強,而是你弱。」葉風笑道。

這番話如果從別的至尊道初期的修士嘴裡說出來,一定會讓別人笑掉大牙,但從葉風嘴裡說出來,卻沒人能笑得出聲來。因為他用實際行動證明了,他真的很強很強。

「哼,無知狂徒。」老者大怒,直接動用了自己的最強招式。

他盤膝而坐,口中不斷吟唱。隨著吟唱之聲的響起,天空之中,突然出現了九個太陽,絢爛奪目,彷彿可以把大地烤融。

九輪太陽迅速旋轉,合而為一,形成了一個巨大的火爐,猛地把葉風吸了進去。

「熔煉!」

老者一聲大喝,火爐的溫度瞬間提高了千萬倍,縱然是那些身體強悍到極點的神靈,也能瞬間融化。

葉風頓時感到自己的身體血肉,開始以極快的速度融化消失,化為無形。按照這種速度,最多三分鐘,自己就會神形俱滅。

「小子,現在你知道至尊道後期高手的厲害了吧?在我面前耍狂,那是找死。」老者把一道道天地本源力量注入火爐之中,火爐的溫度進一步提高,彷彿能燒毀天地萬物,宇宙洪荒。

「我殺過至尊道後期的高手,他可是全盛狀態的至尊道高手,你算什麼東西?」葉風突然仰天大吼,一道道聲波,形成了一道道有形之質,如刀似劍,撞擊著火爐。

只是幾個撞擊,那火爐邊崩碎在了空中。

葉風拔出了古劍,指著那位老者道:「我看你現在還有什麼手段?沒有的話,你可以去死了。」

那老者臉色大變,葉風的強大,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他從未想過,自己的祭祀出的可以焚燒神靈的火爐,竟然被他這麼輕鬆就破解了。他現在還真不知道該如何和葉風相爭了。

如果自己剛才沒有因為和流雲門之人對戰而遭受創傷,現在依舊還可以打,可現實往往不盡如人意。

喪魂宗宗主眉頭一蹙,忙對著兩位至尊道初期高手道:「你們還不快上去幫老祖。」

那兩位至尊道初期的高手點點頭,手持冰刃,殺向了葉風。

「嘿嘿,至尊道後期的高手,被打得還要讓幫忙,可惜縱然有人幫你,也打不過我。」葉風嗤鼻一笑,手中古劍招式一變,變得快到了極點,世間已無法用速度來形容,以一敵三,依舊佔據著絕對的上風。

「噗嗤!」

葉風古劍一拉一扯,斜劈而下,直接把一位至尊道初期的高手劈成了兩半,古劍中蘊含的古怪力量吸乾淨了他的生命精元,死於非命。

緊接著,就在另一位至尊道初期高手愣神之間,他又是一劍刺出,洞穿了那至尊道初期高手的心臟,斬殺了他。

在這一過程中,那位老者想要救援,可他根本救援不了,因為葉風的劍法實在是太快了,在他措手不及間,已經斬殺了那兩人。

「宗主,你再派幾個至尊道初期的出來呀。」葉風看著喪魂宗宗主,揶揄地道。

喪魂宗宗主氣得臉色發青,他一揮手,又想派幾個至尊道初期的高手出手,不過卻被那位老者阻擋了:「算了。」

剛才葉風輕鬆斬殺那兩位至尊道初期高手,讓他意識到了一個問題。這小子招式太過奇特,手中那把古劍更是古怪之極,讓至尊道初期的高手前來助陣,雖說最後一定可以斬殺他,但一定會死傷好多。這對喪魂宗而言,得不償失。

喪魂宗今天來屠滅流雲門,為的就是獲取流雲門的力量,壯大自己,如果最後雖說滅了流雲門,自己一方也付出了無法承受的代價,那滅門流雲門又有什麼意義呢?

葉風微微一笑道:「你還算聰明,知道讓那些至尊道初期的人上場,就是送命,咱們繼續吧。」

老者滿是苦澀,說實話,他已經不想打了,這樣下去,自己根本沒有任何勝算,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自己如何能夠認輸,只能咬牙切齒忍受。

這場戰鬥已沒有任何懸念,一天之後,老者被葉風成功斬殺,神形俱滅。

一位至尊道後期的超級強者,就此落幕。

葉風看向喪魂宗宗主,笑道:「你們現在想怎麼說?」

喪魂宗宗主臉色變得難看到了極點,雖說現在繼續派出高手,最後肯定能殺死葉風,但這代價可承受不了。他冷聲道:「葉風,今天算你走運,得罪我喪魂宗的人,沒什麼好下場的。」

說完,他頭也不回地帶著喪魂宗眾人,離開了流雲門。

流雲門等人看著這一幕,獃獃地發愣。他們做夢也沒想到,流雲門的滅頂之災,竟然就這麼渡過了。 原來這鄒伯伯,今天突然之間給她打電話過來,是為了說這個啊。

說實話,被這樣一位位高權重的未來華國總統,給打來電話,定名表揚,顧佳蕊的心中,那是難免興奮又驕傲。

驕傲之餘,與此同時,顧佳蕊也敏銳的發現了商機。遂沖著電話那頭笑道:

「呵呵,瞧鄒伯伯您說的。您這話,我可真是受寵若驚啊。不過,請您放心,我和我的佳蕊影視,之後一定會多出一些這樣的正能量、弘揚主旋律題材的作品。」

「那敢情好。佳蕊丫頭,這可是你說的。那鄒伯伯我,可就等著你和你的佳蕊影視出新作了。到時候,我一定看。」

聞得顧佳蕊的許諾,電話那頭的鄒國偉當即笑道。

一副心情很好的樣子。

聞言,顧佳蕊立時點頭如搗蒜:

「嗯,嗯,鄒伯伯,您放心。我一定不會讓您、讓廣大書迷和觀眾朋友失望的。我保證!」

「呵呵,好啊。那我就先期待著了。好了,佳蕊丫頭,我還有點事兒要去處理,咱們就先聊到這裡了。總之,期待你和你的佳蕊影視的新作哦。」

電話那頭的鄒國偉聞言,明顯一副甚為歡喜的模樣,聽得身旁的手下催促他趕緊過去會議室開會,這才又總結了一番,在再一次表達了自己對顧佳蕊、對佳蕊影視,未來新作的期待之意之後,這才要同顧佳蕊草草結束這次通話。

「嗯,嗯,好的。鄒伯伯,您去忙吧。拜拜!」

聞言,顧佳蕊當即道。輕言細語、客客氣氣的同鄒國偉道別,這才掛斷了電話。

「怎麼?什麼了不得的人物,給你打電話了,瞧你這笑的,都快直接開出一朵花了。嗯,鄒伯伯?這個鄒伯伯,究竟是何方神聖?」

這邊廂,顧佳蕊剛掛斷電話,還沒來得及將大哥大裝回到隨手的小包之中,一旁的韓以諾就禁不住問道。

適才他與顧佳蕊原本是在校園中漫步,二個人袖手漫步林間時,顧佳蕊的大哥大卻是不合時宜的鈴鈴鈴響了起來,才有了適才的那一幕。故而,站在一旁,圍觀和隱約聽到全程對話的韓以諾,故而才會有此一問。

「一個大佬。」

顧佳蕊聞言,嘻嘻一笑,故作神秘道。

說著,也不管韓以諾作何反應,便是徑直轉身大步向著前方而去。大有『韓以諾,你丫來追我啊。追我啊,追不著、追不著,你追不著我。略略略』之意。

不要怪顧佳蕊幼稚。人一旦陷入熱戀之中,那就容易變得幼稚又孩子氣。此時的顧佳蕊就是如此。

在外人面前,她是知名暢銷書作家、是佳蕊影視的顧總,是聲名鵲起的文娛女王。可是韓以諾面前,她只是她,一個十七歲的小女生。此時此刻,她——也只想要做他的小公舉,同他一起嬉戲打鬧、漫步於林間。

「真哪你沒辦法。佳蕊,你說,我該拿你怎麼辦才好呢?嗯?」

見得顧佳蕊如此,韓以諾遂含笑無奈一搖頭道。 當晚,劫後餘生的流雲門眾人重整實力,舉行了一個簡單的宴會,慶祝流雲門這次沒被滅門,同時群策群力,商量接下來流雲門該如何走。

宴會之上,流雲門眾人無不端起酒杯,向葉風表達了感激之情。這次要不是葉風突然出現,力挽狂瀾,神界從此以後再無流雲門了。當初流雲門門主收留葉風為弟子,是一個無比英明的決策。

「各位不要這麼客氣,我也是流雲門之人,為流雲門化解危機是理所當然之事。我能化解這場危機,只是來的時機恰到好處,關鍵還是諸位拚死奮戰,打得喪魂宗損失慘重率。」葉風道。

很快,眾人又談到了喪魂宗的問題之上。喪魂宗這次失敗,必然會捲土重來,因為任何門派都丟不起這個臉。

「這次喪魂宗對付我們,只不過動用了他們的七成力量,如果它們再次捲土重來,只怕對付不了,難逃滅門的命運。諸位可有什麼好的應敵之策。」流雲門門主道。

宴席上頓時陷入了一片沉默。如果對付喪魂宗,他們毫無辦法。這次能靠著葉風之力,轉危為安,可這一招下次就不靈了,畢竟葉風實力有限。

「亂世來臨,我們這些小門派本就朝不保夕,就算躲過了喪魂宗,以後只怕也得被別人吞併。說句大家不愛聽的話,要不咱們投靠一個比喪魂宗勢力更強的門派吧?」有人道。

這話讓很多人都無法接受,他們拼死拼活才從喪魂宗手下保全性命,如今卻要主動去依附一個大勢力,他們都接受不了,但靜下心來仔細考慮,卻又不得不承認這似乎是唯一的法子。

「目前也許唯有先依附一個大門派,等咱們實力足夠強大之後,在脫離它,自力發展。現在這個世道,活下去永遠比尊嚴面子更重要。如果門派被滅了,一切都沒了,還要面子幹什麼呢?」一位實權人物道。

流雲門門主最終長嘆一聲,做最後總結道:「那就按照你們說的做吧。只不過要賣自己,也得賣個好價錢,最大限度地保證自己的利益,你們說投靠誰好呢?」

「我看天使一族不錯。這個門派有神皇級高手坐鎮,那位天使始祖為人寬厚。投靠他們,只怕他們也不會太過為難我們。」有人道。

「葉風老弟,你和天使一族始祖關係緊密,這事只能有勞你去辦了。咱們別的人去,只怕人家還不太願意要。」流雲門門主道。

「我一定會儘力而為,為流雲門爭取到最大的利益。」葉風抱拳道。

第二天,葉風便去了天使一族住地,面見天使始祖,和他進行商談。

兩天後,葉風帶著好消息回到了流雲門。

「天使一族只想自保,並不想擴充實力,也不想和其他門派沾染上太多的關係。不過他答應我一個條件,如果流雲門再遭遇其他門派侵犯,他可以出手提供庇護。」葉風道。

流雲門眾人聽聞此言,無不大喜。對流雲門而言,這絕對是意外之喜,他們本以為只要天使一族肯接受他們就不錯了,沒想到天使族始祖非但答應庇護他們,還保留了他們自身的獨立性。

「太好了。說實話,誰會捨得自己的門派併入其他門派。這無疑是最好的結果。」流雲門門主欣喜萬分地道:「葉風,你這次又給我流雲門立了一個大功。」

「門主你客氣了。有天使始祖的庇護,我想未來幾年內,流雲門應該是可以安然無恙。我想要出去歷練,提升自己的實力。現在我實力還是太弱,面對很多強者時,深感無力。」葉風道。

「恩,你修為到了這等境界,我流雲門已不能給你提供任何實質性幫助,想要提升實力,唯有靠你自己了。」流雲門門主道:「希望老天保佑,你能在最短時間內,使得自己的實力達到一個極強的程度,那樣一來,我流雲門就算是擁有了自己的庇護力量了。畢竟安全這種事,還得靠自己人,靠別人始終是不妥的。」

接下來的幾年中,神界各地不斷出現了葉風和柳若煙的身影。他們遊走四方,或行於鬧市,或走於深山,在各種各樣的環境之中,感悟天地大道,提升自己實力。

修為到了他們這種境界,想要進階,最關鍵是對天地至高大道的感悟,吸收天地本源力量倒已成了次要之事。畢竟他們都是神靈,永生不死,不管吸收天地本源力量的速度有多慢,終有一天能達到進階的數量,但古往今來,無數天才成為神靈之後,永世不能再進一步,究其原因,就是始終不能悟透至高大道。

悟透一個大世界的大道法則,便能飛升成神。悟透神界的大道法則,則能進階為『天道』之境界。想要成為『天道』後期的高手,則需要掌握最本源最根本的法則,能夠開天闢地,創造宇宙。

當然,這是對於普通大世界的修士而言,對於神界的土著居民而言,他們只需要悟透神界的一半大道法則,便能成為神靈。這算是神界對其原著居民的一種恩賜。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葉風低聲自語了一句,感慨道:「這神界的大道法則,確實是太難感悟了。咱們遊歷感悟這麼多年了,我也只不過是有了一點點頭緒。」

柳若煙道:「葉風哥哥,你就知足吧。這些年來,你一直都在指點我,我都沒任何頭緒,你靠自己的感悟能力,已經有了一點點頭緒,我可差你差遠了。」

葉風笑了笑,道:「我只是隨便感慨一下而已。我覺得按照這種速度,如果沒奇遇的話,每個幾十年甚至幾百年,只怕是很難進階的,可我們已經沒有那個時間了。」

柳若煙點了點頭道:「確實如此,誰也不知道那些無敵強者什麼時候就會徹底歸來了,反正肯定要不了幾百年。以咱們現在的實力,在那種巨頭爭鋒的境況下,確實不很不好活。」

「可要如何才能快速提升實力呢?」葉風眉頭緊蹙,苦無良策。 這幾年中,神界更亂了。一些高高在上的超級勢力,都受到了波及,甚至都有被滅門的。血腥程度,已經無法用語言來形容,為了能在未來能多一分活命的希望,大家都徹底瘋了。心中的仁義道德全部拋棄,唯有暴戾的殺戮。

葉風和柳若煙在遊歷中,不時便會遭到襲擊。那些從不同時空歸來的強者,身體狀況都很差,急需吸取人的精元,他們但凡看到生命精元飽滿,覺得自己能夠斬殺的對象,便會毫無顧忌地出手。

可惜獵殺葉風,完全是找錯了對象。葉風雖說看起來只有至尊道中期,但卻可以斬殺至尊道後期的超級強者。那些人擊殺他,完全就是自尋死路。只可惜他還有一顆人心,對吸收別人生命精元之事提升實力下不了手,否則的話,這些年他可以得到不錯的補充。

期間,喪魂宗來找過流雲門麻煩一次,不過天使始祖如約出現,一聲爆喝,直接震得喪魂宗五位神靈級高手差點隕落。

從此以後,誰都知道流雲門乃是天使始祖庇護的地方,不能招惹。

這天,葉風無意間來到了天使一族之地,決定前去拜訪一番天使始祖。雖說以自己現在的實力,任何高手都很難讓自己實力瞬間獲得提升,但聆聽他們的教誨,必然能讓自己受益匪淺。

葉風恭恭敬敬地朝著天使始祖拜了兩拜,向他請教了幾個修鍊問題。天使始祖一一為他解答,聽得他大受啟發。

「其實現在倒有一個快速提升實力的機會。那些不斷擴散的,侵染神界的黑氣你有所知曉吧。那是古神界之主用他的無上神通散發而出的,那裡面蘊含了他鎖參悟的大道法則。如果你能在裡面參悟天地大道,必然會極大地提升你的修鍊速度。」

葉風眉頭微蹙,道:「可是那黑氣進者必死。進入那裡面,不是自尋死路嗎?」

天使始祖道:「以你目前的修為,如果不掌握一定的技巧,確實進去必死。不過如果掌握技巧的話,那就未必了。那團黑氣由古神界之主的大道法則構成,只要你能窺探到他的大道法則的一二,融入其中,自然就沒事了。這些年來,那黑氣吞噬了無數人,只是因為他們不懂得這個道理罷了。當然,不可否認這一舉動風險很好,你得考慮好了。」

「天地間最後的決戰應該沒多少時間了,我沒時間慢慢修鍊了,必須得找一些特殊的法子,快速提升自己實力。否則等決戰來臨之時,我只能做一個炮灰。」葉風道。

天使始祖嘆了口氣道:「現在整個天下都陷入了瘋狂,都覺得只要自己實力獲得了提升,就能增大在未來活下去的概率,甚至是活到最後。可惜這也許只是大家的一種美好願望罷了。等到神皇級高手對決時,動輒毀天滅地,說不定得重開世界,只要不成神皇級高手,一切都是白搭。可這世間有幾個能成為神皇級高手?」

這番話只不過是天使始祖的個人感慨,並非針對葉風而言,不過卻讓葉風整個人心中一震。神皇級高手,那是他的最終努力目標,越是隨著實力的提高,修為的加深,越是覺得那一境界實在太難,難的幾乎看不到希望。

古往今來,人傑無數,比自己更加的天才的並不少,可能真正成為神皇級高手的又有幾人?

和天使始祖告辭后,他飛到了神界邊緣,黑氣瀰漫的邊緣,準備按照天使始祖所說的法子,進入黑氣之中修鍊。當然,因為這一修鍊太過兇險,一不小心就會有生命危險,他並沒有帶領柳若煙一起前往。

「一切小心。」柳若煙內心裡其實並不希望葉風冒險去做這事,不過葉風想做的事情,她從來都沒阻止過。

葉風透過那翻騰的霧氣,隱隱可以看到一些死亡生物的骷髏,有人類的,也有其他動物的。但凡被霧氣覆蓋的地方,沒有任何生物能夠活命,全部死亡,生命精元被吸收。

「這黑氣真是越看越讓人覺得心驚。」

他自語了一句,圍繞著黑氣不斷走動,感悟著黑氣中所蘊含的大道氣息。

這是古神界之主所掌控的至高無敵法則,想要窺探其奧秘,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葉風邊走邊感悟,一走就是一個月,仍舊沒有絲毫收穫。

「也許我得採取點激進的法子才行。」葉風揉了揉鼻子,低聲道。

他的眼中突然射出了兩道光芒,絢爛奪目,射入了那黑氣之中。這兩道光芒中蘊含了他的神識,進入黑氣,可以很好地感應出黑氣中蘊含的大道法則。不過這是一個非常危險的舉動,這黑氣可以殺死任何生靈,誰也不敢保證它不會磨滅人的神識。如果自己運氣不好的話,把神識探入其中,無異於自尋死路。

在神識剛探入黑氣的霎那,葉風頓感一股鑽心般的疼痛感傳來,一時間冷汗直流,呲牙咧嘴。

「糟糕,難道我要弄巧成拙,死在這裡了?」葉風心中大孩,一股恐懼湧上心頭。

這些年來,他戰無不勝,信心十足,可面對這讓神靈毫無抵抗能力的黑氣,他心裡並沒有多少底氣。事到如今,只有一條路了,那就是全力抵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