腳下的路是木板鋪的,兩邊的圍欄上繞上了彩燈,五顏六色閃閃發光,在這個黑夜裡如同人間星河。

靳仰止推開木屋的門,並沒有開燈,拉著她熟門熟路的往後院走。

後院的露天陽台上也纏滿了彩燈,沿路還有盛開爭艷的四季海棠,空氣中瀰漫著淡淡的花香,沁人心脾。

院子里有一棵老樹,樹上也布滿了彩燈,閃爍的光芒足以照亮整個後院,甚至是屋內。

葉微藍眨了眨眼睛,清眸不解的看向身邊的男人。

這個地方漂亮是漂亮,可是她不明白他為什麼要帶自己來這裡。

靳仰止低頭看她,「在這裡等我一下。」

葉微藍點頭,鬆開了手。

靳仰止轉身進屋。

滿是不解的煙眸再次看向那棵纏滿彩燈的老樹,這才注意到樹下還做了一個鞦韆。

葉微藍往下走了幾步,腳下踩著的草地很軟,一腳踩下去像是踩在雲端上,輕飄飄的很舒服。

空氣里花香和青草、甚至是泥土的氣息混合在一起,聞著讓人不知不覺的就放鬆下來。

她深呼吸一口氣,讓自己的心平靜下來。

忽然間耳邊傳來清脆的樂聲。

風鈴?

葉微藍睜開眼睛的一剎那,怔住了。

老樹上的彩燈熄滅了,但眼前卻閃爍著無數的青色熒光,如同深林里的精靈。

「螢火蟲。」葉微藍越發的詫異了,又驚又喜,「這個季節怎麼會有螢火蟲?」

「因為你喜歡,所以就會有。」身後傳來低啞又寵溺的嗓音。

葉微藍本能的轉身,只見峻拔的身影一步一步的朝著自己走來。

黑夜裡他的眼神溫柔又深情,深情的像是要將她的心拋向了九霄。

等到靳仰止走到她面前停下腳步的瞬間老樹上的彩燈再次亮起。

葉微藍看清楚了他手裡拿著的一大束紅色玫瑰花,腦海里猛然蹦出一個不可思議的念頭。

不,不會吧……

靳仰止雙手拿著玫瑰花,垂眸的時候忍不住的抿了下乾燥的唇瓣,再次看向她的時候,菲唇輕抿,「在我的計劃里,本來應該還有晚餐和紅酒,也應該有戒指的,但……」

溫雅的嗓音頓了下,菲唇勾起的時候像是有些不好意思,「突然就不想再等了。」

原來有些事並不是非要做好所有的準備才能去做的。

葉微藍眨巴著清澈的眼眸,靜靜地看著他,心頭早已掀起了驚濤駭浪。

我的媽呀!他這是要……求婚?

這真的不是在做夢?

靳仰止見她沒反應,眉心微動了下,下一秒單膝跪地,仰起頭深情凝望,「藍藍,雖然沒有婚戒,但若螢火為媒,我心為聘,星月為證,你可願意嫁給我?」 話音落地,涼風吹起,掛在樹枝上的風鈴發出清脆悅耳的聲音,滿天飛舞的螢火蟲縈繞在他們之間。

葉微藍清澈的瞳仁里清晰的映出火紅的玫瑰還有那點點的熒光,怔怔的望著他半天沒有任何反應。

靳仰止舉起玫瑰的手掌心逐漸濕濡了起來,濃密如扇的睫毛微顫,喉結滑動溢出兩個字,「藍藍……」

漆黑的眼眸里充滿了期盼和不安,像是正在等待法官宣判的疑犯。

葉微藍回過神來,側過頭緋紅的唇瓣上已經漫溢著笑容,笑容比他手裡的玫瑰還要嬌艷好看。

靳仰止見她笑了,墨眸里也漸漸的湧上笑意,低頭揚起唇角。

葉微藍緋唇輕挽,嬌嗔道:「靳仰止,你真俗。」

「俗嗎?」靳仰止抬頭看她,這已經是他能想到的最好的,最浪漫的求婚方式了。

葉微藍點頭,話鋒一轉,「不過俗的深得我心。」

蔥白的雙手接過他一直舉起的玫瑰花,也是答應了他的求婚。

靳仰止起身拉住她的小手,聲音沉啞,「藍藍,答應我的求婚以後就是我的人了。」

「不早就是了。」葉微藍小嘴撅起,他老早就跟別人說自己是他的未婚妻。

靳仰止嘴角的笑意夾雜著幾分抱歉,「委屈你了……」

低頭看著她缺少一樣東西的小手。

他一直都想給她最好的,可求婚連個戒指都沒有,實在是太委屈她了。

葉微藍知道他在想什麼,被他拉著的手指俏皮的勾了勾他的掌心,「鑽石戒指什麼的那麼俗氣,配不上我的。」

話音落地,忽然有一隻在他們身邊飛了好久的螢火蟲落在了她的無名指上,一閃一閃的亮著熒光。

煙眸倏然一亮,歡喜道:「別人的婚戒都是俗不可耐的鑽石,只有我的婚戒是螢火蟲,全世界上獨一無二的,這才配得上我嘛!」

精巧的下巴微揚,滿臉驕傲的小表情,染笑的眼角眉梢在這個黑夜裡宛如一把鎖,牢牢的將靳仰止鎖住,無處可逃,也不想逃。

漆黑的眼眸如含星河深情的凝望,喉結滑動情念一起,難以自制,大掌扣住她的手腕直接將人往自己的懷裡扯。

葉微藍猝不及防的被他抱緊懷裡,手裡的玫瑰花掉在地上,花瓣摔落撒了一地。

靳仰止低頭就吻住了她柔軟的紅唇,舌尖有力直接撬開貝齒,在檀口裡肆意的橫掃,攪弄……

溫柔而強勢的吻,每一次的吸吮都像是在撥弄著葉微藍心頭的那根琴弦。

婚寵告急:陸大少請止步 薄如蟬翼的睫毛低垂,熱情的回應著他的吻,雙手抱住他的脖子,小腳踩在他的腳背上,更加的貼近他。

只是吻還不夠。

靳仰止停下后,打橫將她抱起,轉身進屋。

葉微藍纖細的長臂本能的攬著他的脖子,緩緩的睜開眼睛,望著他零瑕疵的側顏,心跳失去了正常的頻率。

噗通!噗通!噗通!

四周太安靜了,安靜的她只能聽到自己的心跳聲似擂鼓。

房間里只亮了一盞橘色的燈光,很暗,只夠簡單的照亮視線。

靳仰止小心翼翼的將她放在床上,俯身凝視時眸底的深情濃郁的化不開,又如天羅地網將她徹底包裹住,讓她心甘情願的沉溺其中。

「藍藍,我不打算再等了,我想要你。」

葉微藍平日里不正經慣了,乍一聽他說這話,小臉還是熱了起來,「求完婚就求歡,那要是不求婚你是不是打算一直和我柏拉圖啊?」

難道他是在意自己不是第一次?

這個念頭在腦海里稍瞬即逝。

指尖在她的臉頰輕輕劃過,菲薄的唇瓣噙著一抹淡笑,不答反問,「知道我為什麼一直不願意碰你嗎?」

「你……不行?」葉微藍黛眉輕揚,皮了一下。

「藍藍……」他輕輕地開口,聲音一如既往的溫柔。

可葉微藍卻感覺毛骨悚然,連忙開口解釋:「開玩笑的,我是開玩笑的。」

遲了,藍藍。

骨骼分明的手指輕輕地穿梭在她的青絲里,聲音低啞溫柔,「不願意碰你,是怕你後悔。」

葉微藍怔住了。

「藍藍,你我本是不該相遇的人,奈何偏偏就相遇了,偏偏就相愛了。」

低沉的嗓音慢條斯理,溫柔又夾雜著幾分對命運的無奈,「我們之間隔著你父母的死和沈家人的鮮血,現在你可以說愛我,可以為我一再的退讓,可是若有天證實了你父母的死是我父親所為,你該如何自處?會不會後悔委身在仇人的兒子身下,會不會恨自己愛上的男人是靳仰止?」

一字一句很輕又重重的敲擊在葉微藍的心頭,鼻尖倏然一酸,抿了抿唇瓣聲音輕若柳絮飄然而至,「那……現在呢?現在你就不怕我父母的死和靳瀾有關,不怕我後悔了?」

靳仰止漆黑的眼眸倏然一黯,勾起的唇角笑意浸著蒼涼,「比起怕你後悔,我更怕失去你。哪怕有一日證實你父母的死真的與我父親有關也沒關係……」

聲音頓了下,他拉起她的手緊緊的貼在自己的心口,聲音低沉而莊重的響起,「父債子償,我靳仰止這條命,你葉微藍儘管拿去。」

黑白分明的瞳仁猛然放大,淚珠猝不及防的就往下掉。

在那些冰冷而灰暗的歲月里,她沒有哭過。

在親眼看到陸沉舟背叛自己后,她沒有哭。

在知道蘇聽雨背叛自己,聯合陸沉舟設計自己,她沒有哭。

在玉蘭苑的柜子里看到他那瞬間,害怕委屈不安,情緒百轉千回,依然沒有哭。

此刻,他一句「父債子償,我靳仰止這條命,你葉微藍儘管拿去。」她卻也無法剋制,泣不成聲。

這個男人的愛從不在嘴邊,全在眼裡,在心裡,他賭上了他的驕傲,自尊,一切,甚至是拿命來愛她。

靳仰止低頭輕輕吮干她臉頰上的淚珠,咸澀的淚珠苦到極致舌尖生出了一絲甜,足以平了心底所有的苦。

「藍藍,別哭……」她這樣讓自己還怎麼繼續下去……

葉微藍的淚止不住的掉,抽噎的聲音沙啞道:「我不後悔,我怎麼會後悔,我葉微藍若是後悔愛上靳仰止就讓我不得好……」 ……我的媽呀!!!

饒是葉微藍臉皮再厚,此刻也紅得滴血,雙手掩面,還在死撐著嘀咕,「那這是誰的錯啊……」

「我的錯,所以甘願受罰!」明明是受罰,卻一臉溫柔的笑意。

「……」

……

葉微藍被靳仰止放下的時候,整個人都懵比了。

旁邊鍾離將文件袋遞給他,笑道:「靳總,所有證件和需要的證明都在這裡了。」

靳仰止「嗯」了一聲后,拿著文件袋坐下,對工作人員道:「麻煩,幫我們辦一下結婚證。」

辦理結婚證的工作人員也是一臉懵逼的,她完全沒想到自己一大早被叫過來辦理結婚手續的對象竟然是京城禁慾男神靳仰止啊!

「等等……」葉微藍最先反應過來,扭頭問:「我們……現在就結婚?」

「藍藍,你昨晚答應了,現在反悔已經遲了。」靳仰止眸光溫柔,宛如一個陷阱。

「我不是後悔,就是……」葉微藍絞盡腦汁也沒找到一個合適的詞來形容此刻的感受。

昨晚剛求婚,然後就啪啪啪了,睜開眼睛就辦結婚證了……

卧槽,火箭速度都沒這個快吧!

靳仰止握住她的小手,耐心又認真道:「你是介意沒有婚禮嗎?」

葉微藍搖頭。

「那是介意沒有婚戒?」

葉微藍還是搖頭。

「那現在先登記結婚好不好?」指尖在她的手面輕輕地撫摸,「至於婚禮,我保證不俗氣,配得上你。」

如沐春風的眼眸里似乎有山河,清澈又真誠,真誠到他的每一個字都讓人深信不疑。

其實有沒有結婚戒指,婚禮這些她都不在乎。

「你就這樣和我結婚了,不怕你爸媽回來把你掃地出門啊?」

她孤家寡人沒什麼顧忌,他不一樣,他是靳家的三公子,是靳氏集團的總裁,也是一名軍人,需要顧忌的東西太多,太多。

「我的婚事除了我沒人可以做主。」靳仰止菲薄的唇瓣一勾,「部隊那邊資料早就交上去了也批了。現在你只需要考慮想不想嫁給我,其他的都不在你的考慮範圍之內。」

「想!」葉微藍毫不猶豫的回答,他這麼好,試問這世界上哪個女人不想嫁啊!

靳仰止菲唇揚起寵溺的笑,眸光看向還在發怔工作人員,「麻煩了。」

工作人員回過神來,連忙笑著不麻煩,不麻煩。

一邊拿出他們的資料,一邊偷偷的看他們兩個人。

媽呀!

一個溫柔俊朗,一個艷麗動人,這兩個人光是坐在一起看著就賞心悅目配了一臉!

葉微藍拉著他的手好奇的問,「你什麼時候把資料交上去的?」

因為他是軍籍,所以結婚必須先打報告上去,等上面核實批准了才能登記結婚。

靳仰止長睫低垂,掃了她一眼沒說話。

葉微藍搖著他的手臂撒嬌道:「說嘛,快告訴我,不然我不嫁咯。」

明知道她是在撒嬌嚇自己,靳仰止還是佯裝上當,薄唇含笑道:「那次你和我媽通電話,說願意叫她一聲媽之後。」

葉微藍一怔,眨了眨眼睛,「我那是為氣你媽的,你還當真了?!」

而且,他竟然從那麼早就開始不聲不響謀算著要拐自己上他的戶口本了!!

這男人……腹黑啊!

靳仰止沒反駁,睨了她一眼,「對你,我一直很認真。」

認真的愛,也認真的一直想要娶回家門。

「我怎麼覺得……有種掉坑裡的感覺!」葉微藍訕訕的摸了摸鼻尖,「我現在後悔還來得及嗎?」

「來不及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