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中劃過了一個念頭,王亂天就沉默下來。

「王宗主,我覺得這時候,我四方真武門。也該展示一下力量了。」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從四方真武門的弟子間傳出,只見一個紅髮青年,淡淡開口。

「有道理!」王亂天一點頭,四方真武門自從那日被方恆和黃子炎攪亂之後,聲勢就不怎麼高,這次他四方真武門過來,一是抱著除掉方恆,二就是想要展示一下威嚴。

「簫門主,這時候方恆還沒來,我們在這裡乾等著也是無趣,我有個提議,我派出四方真武門的三個弟子,和你們神武門的弟子切磋一下如何?」王亂天笑道,「我可是聽說了,神武門十大天才,個個俊傑。」

「不了。」神武門主一擺手,「我神武門的弟子都一心修鍊,沒時間爭那些虛無縹緲的名頭。」

這話一出,立刻讓王亂天拳頭握緊,他聽出來了,神武門主這是在諷刺他的用心,根本不給四方真武門展現威風的機會。

神武門主卻是這時冷笑,四方真武門本來就是神龍會支持的,他們是君子會的支持,本身就是對頭,哪裡能幫助敵人。

「看來神武門名不副實啊。」就在這時,那四方真武門中的紅髮青年發話,「連挑戰的不敢接受。」

「我等談話,哪裡有你插嘴的份!」神武門主眼神一陰,氣勢爆發,紅髮青年笑著一擺手,竟瞬間把這股氣勢化解掉!

這種表現,讓神武門主眉毛挑了起來,看向王亂天道,「王宗主,你就是這麼管理門派弟子的?」

「方玄,不可無理!」王亂天立刻喝了聲,眼神中卻是露出笑意,方玄的表現,實在是太好了。m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有些話,王亂天這種身份的人不好說,弟子卻可以,方玄就是利用了弟子的身份,把王亂天的想法表達出來,這不是一般的本領。~頂~點~*23x.

「這個方玄,真是個人才,沖他的面子,等我日後滅絕門內四大家族的時候,可以留下方家幾個人,也好把他收服到手裡,為我所用。」

王亂天暗道,他是天元宗的宗主,好不容易讓四方真武門換了人,豈會把這塊肥肉讓給那四大家族,早晚,他都要把這些人剪除,徹底融合到天元宗。

聽到了方玄的話語,下方的眾弟子都臉色陰沉起來,目光都看向了門主,想知道門主會做什麼決定。

「你就是方玄吧,年紀輕輕就有虛武境的力量,這的確不錯,不過一山還有一山高,不要太狂了。」

神武門主淡淡說了句,心中卻是憤怒起來,神武門十大天才,沒一個是達到虛武境的,接戰了就是自取其辱,當然不能接。

下方的弟子聽到了這話,也都目露驚色,議論起來。

「方玄?他就是最近中央城新晉的天才方玄?」

「厲害啊!傳說連神龍會的一些會員,都被他打敗了不少,怪不得這麼狂。」

四方真武門建立之後,除了最開始的時候聲勢受阻,接下來就做出了一系列讓人震驚的舉動,其中這方玄,就是最讓人震驚的。

年紀不過十八歲,卻達到了虛武境的程度,挑戰神龍會的八位會員,全部勝利,到現在沒有一敗,聲勢如日中天,幾乎直追那神龍會的會長了,正是有他,四方真武門才在中央城扎穩了腳跟,現在有不少的天才都願意加入其內,成為弟子。

和方玄比起來,方恆做的事情就小了許多。

「神武門主話語有理,不過,晚輩卻有不同的看法。」

就在眾人議論的時候,方玄淡淡說話,「武者之道,在勇猛精進,說白了,就是要不停的挑戰比自己強的對手,只有這樣才能不停的進步,如果有比我強的,我樂意挑戰,比我弱的,更應該主動挑戰我才對,如果退後不戰,當縮頭烏龜,那就不配被稱為武者了。」

此話吐出,所有神武弟子都是臉色一紅,這話,無疑是在諷刺他們不配當武者。

「既然如此,你為什麼不挑戰一下你們的客卿王宗主?」神武門主突地一笑,「王宗主可是高手,你挑戰他,想必會有不小的好處,這可比挑戰我神武門弟子要好多了。」

「王宗主我已經挑戰過了。」方玄直接回答,「我還不是對手。」

「那還有周家的家主,武家的家主,這麼多人都在這裡,你為何非要挑戰我神武門弟子?」神武門主淡淡道,「莫非,你是瞧不起我神武門么?」

轟!

話語落地,神武門主爆發出一股殺氣,讓方玄的臉色一變,不敢再說。

他明白,不管怎麼樣,神武門始終是中央城的大派,暗諷是可以的,卻不能當面瞧不起,否則就不是切磋了,是敵對。

「方玄,你住口!」王亂天這時喝了聲,轉頭對神武門主笑道,「簫門主別生氣,方玄只是痴迷武學,想要切磋對戰而已,絕對沒有瞧不起神武門的意思,簫門主一代英豪,總不可能連這點事都計較吧。」

「呵呵,誰計較了?」神武門主笑了一聲,「我只不過是在指點他而已,他剛才不是說了么,喜歡挑戰強者。」

兩句話吐出,王亂天神色一頓,不知道說什麼好,方玄的拳頭也一下握緊,這種明擺著的身份壓人,他還真沒辦法反駁。

「方玄,我剛才指點了一下你,你該怎麼說?」神武門主沒有停止,繼續問了句。

「我……」方玄吐出一個字,臉色有些猙獰,最終恨恨點頭,「多謝前輩指點!」

「嗯,這才聽話。」神武門主冷笑點頭,便不再多說,王亂天在一旁拍拍方玄肩膀,也沉默下去,他明白,四方真武門到底是新建立的門派,和神武門這種老牌不能比,這種身份壓人的虧,他們只能捏著鼻子吃了。

其他幾家的人見到這一幕也都沒說話,周家是一個中型家族,他們才不在乎這門派之間的爭鬥,武家,他是曹家的附庸,四方真武門吃癟,正合了他們的意,至於曹家,更是人人冷笑,恨不得神武門和四方真武門拼個你死我活才好,這樣他們才能撿便宜。

下方的弟子見到上面的這一幕,心中都覺的出了口氣,舒服許多,目光都看向了生死台高處,現在,只還差方恆一個人沒有到了。

時間緩緩流逝,陽光從明亮轉為了昏黃,一天的時間,就快過去了。

這時候,高台上的曹二爺終於忍不住,冷冷說道,「簫門主,你神武門真是越來越囂張了,區區一個弟子,都敢讓我們等這麼長時間。」

「我看,他是不敢來了吧。」武家家主武求靜也說了句。

「呵呵,武求靜,你這話說的有意思,他連你家的死亡戰場和獸樓都砸了個遍,你覺得他會不敢來么?」神武門主笑了一聲,立刻讓武求靜臉色陰沉下來。

「哼,不管怎麼說,他讓我們等了這麼久,這就是蔑視我們,該嚴懲!」曹二爺介面,武家怎麼也是他們的附庸,不能讓其吃虧。

「呵呵,誰讓你們等了?」神武門主笑容不變,「這一場戰鬥,說白了只是神武門弟子之間的戰鬥,周家來了情有可原,他們是周隱的親人,你們是幹嘛的?有誰,邀請你們了么?」

幾人都神色一滯,這話,無懈可擊。

「本來就是不請自來,現在還說那麼多廢話,你們哪來的臉?」

這句話傳出,台上的人都臉色一怒,卻不知道說什麼好。

「呵呵,簫門主說的有理,我們等著就是。」王亂天笑了一聲,開始打圓場,不管如何,他一定要讓這幾家的人都留住,唯有這樣,才能借著他們的對付方恆。

沉默繼續,當昏黃的陽光即將消失的時候,下方的弟子也都忍不住了。

「怎麼回事,還不來!他別真是怕了吧!」

「不會!以他那膽子還有怕的時候?這時候不來,應該是被什麼事情耽擱了。」

議論聲響起,卻很快就平復,無數的弟子都繼續沉默的等待,他們都相信,方恆一定會來,瘋魔方恆,沒有畏懼!

片刻后,沉默的弟子中間,突然傳出了一道驚呼。

很快,便是十道,百道,以至於上萬的驚呼!

一條通道在眾弟子之間出現,一個身穿灰衣,面容平靜的青年,正在這條通道上緩緩走著。

方恆,來了!

「哈哈,真來了!我就說他會來!」

「方師兄威武!好好展現力量,讓那些人看看我神武弟子的風範!」

所有的弟子都大喝出聲,上萬弟子的話語竟引起了空氣的震蕩,肉眼可見,一道道氣浪四處吹拂,高台上的眾人,眼神也都凝重起來。

他們都明白,單憑這份呼聲,方恆在神武門中的地位,就絕對不簡單。

「可惡,是他,果然是他!」王亂天咬著牙,趙飛雲拳頭握緊,方玄的目光更是一下寒冷。

嗖!

沒有過多的言語,在走到了中途的時候,方恆的腳步發力,竟一下就跳到了那生死台之上,重重降落,恐怖的氣勢不停散發。

這時,那生死台上的周隱,也睜開了雙眼,站起身來。

「你來了。」

「你也到了。」方恆點頭,身上的氣息,平靜,溫和。

「你現在真元匯聚,氣息沉凝,確實進步不小,不過還沒到達頂點,之前的你,怕是一直都在修鍊吧。」周隱淡淡的說道,「我要擊敗的,是最強的你,所以我不會佔你便宜,你可以休息。」

「哦?」方恆眉毛一挑,「說實話,我真沒想到你眼光這麼毒,能看出我的狀態,看來這段時間,你的進步很大,不光是境界上的,還有心靈和意志上的。」

「我確實做出了突破,說起來,這還要感謝你。」周隱點頭,「沒有你的刺激,我根本就不會到這一步,所以,接下來我會盡我的全力,斬殺最強的你。」

「我明白,我也會這麼做。」方恆一笑,「至於最強的我,是戰鬥中的我,所以你不必有負擔,來,咱們開始吧!」

「那……」

「好大膽的小子!」

轟隆!

就在方恆和周隱即將動手的時候,高台上竟傳出了一聲大吼,滾滾的氣浪隨之爆發,直接衝擊到了方恆身上,讓方恆腳步接連退後!

眾人目光轉過,立刻就看到高台上的曹二爺眼神冷漠,盯著方恆道,「敢讓我們等這麼長時間,你是活膩了嗎!」

「不錯,這是找死!」

轟隆!

一道氣浪再次爆出,很快,台上的曹家,武家,四方真武門的高手,全都開始爆發出了氣勢,同一時間向著方恆壓迫過去。

方恆是他們的眼中釘,這時候要參加戰鬥,當然要先在精神上壓他一道,讓他在戰鬥中發揮失常,這樣不必他們動手,這眼中釘就除了。

「你…你們找死!」神武門主也沒想到這幾家上來就這麼直接的動用氣勢壓迫,立刻大怒,「來人!」

嗖嗖嗖!

無數的長老突然出現在虛空中,足足三十多個,同一時間爆發氣勢,轟隆隆的響聲傳出,當場把那些人的氣勢給頂了回去。

下方的眾弟子看到這一幕都呆住,誰都沒有想到,方恆剛一過來,事情就到了這個地步。

「嘿嘿,簫門主,你這麼緊張做什麼。」就在僵持的時候,曹二爺突然冷笑出聲,直接把氣勢收回,其他的人有樣學樣,全都收回氣勢,露出冷笑。

不管怎麼樣,氣勢已經釋放出去了,方恆絕對遭受了衝擊,目的達到了。

「好你們這群無恥之人。」神武門主不停點頭,冷冷道,「你們是不是覺得爆發氣勢,就能達成你們的目的?現在我宣布,比武取消!」

冷冷的話語傳出,頓時讓高台上的人一呆,本來衝擊方恆就是要讓方恆發揮失常,在戰鬥中被抹殺,現在神武門主這一招,直接釜底抽薪,壞了他們的算盤。

「多謝門主關心。」

就在這時,台上的方恆淡淡說話,「不過比武還是繼續吧,這點氣勢,對我來說什麼都不是。」m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轟!

方恆話語說出,身上就爆發出了一股強橫的氣勁,本來有些低迷的精神,在此刻竟再次變強!

「什麼!竟然這麼簡單就恢復了精神,他是怎麼做到的!」

「厲害啊,瘋魔方恆,名不虛傳!」

一連串的議論聲在下方的眾弟子間響起,看台上的人群,卻全都臉色難看起來。-頂-點-小-說-

「呵呵,好小子。」神武門主這時笑了一聲,「不過,我還是建議這場戰鬥取消,改時間再戰,我神武門的私事,哪裡能有外人指手畫腳。」

「不行!」還不待方恆回話,那簫二爺就直接大吼,「我們來這裡,就是看這小子戰鬥的,怎麼能說取消就取消?」

「我神武門弟子的比武,自然由我說了算!」簫門主冷冷道,「怎麼,莫非你曹二爺還想插手我神武門的事?」

此話傳出,高台的人都是沉默,神武門是君子會的勢力,這還真沒幾個人敢插手。

曹二爺臉色難看,眼神不停閃動,驀然間大吼一聲,「我還就是插手了,怎麼樣!」

轟隆!

一股氣勢爆發而出,無數的曹家之人都站起身來,目光冷冷的看向了神武門主。

曹二爺冷冷的說道,「簫夜雨,從開始到現在,你就對我曹家很不尊敬!你以為你有君子會的關係我就不敢動你?現在,我把話說明,今天這比武必須開始,誰敢攔,誰就是我曹家的敵人!」

話語落地,全場都是一靜,誰都沒想到,曹二爺竟會這麼說,這不亞於是向著神武門宣戰!

「呵呵,看來曹二爺真是夠狂,既然如此,那我沒什麼可說的了。」神武門主冷笑一聲,「長老們,準備迎敵!」

「是!」

無數的神武門長老都大吼一聲,身上的氣勢升騰,目光也陰寒的盯向了曹家眾人。

轉瞬間,場中形式就再次緊張起來。

所有的人,目光都呆住了,曹家爆發情有可原,畢竟是大家族,要面子,他們想不到的是,神武門竟也爆發了!

「這到底怎麼回事?為了一個方恆,門主竟不惜和曹家硬頂?」

「這方恆到底是誰啊,莫不是門主的私生子?」

議論聲傳出,四周的弟子看向了生死台上的方恆,他們很想聽見方恆自己說出背後的身份。

方恆卻沒有說話,他知道,曹家的爆發主要針對的不是他,是針對神武門主的強硬,神武門主的爆發,也不是完全替他出頭,其中牽扯了君子會的顏面。

「現在的我,還是太弱了啊,要是我夠強,他們,又豈會這麼囂張?」

方恆暗道一聲,拳頭握緊,實力才是最重要的,沒有實力,到哪都是受欺。

「可惡。」這時,看台邊角處的王亂天暗罵一聲,他沒想到,一個方恆就能引起神武門這麼大的反彈,這對他來說不是好消息。

「呵呵,這裡挺熱鬧啊。」

就在這時,一道輕笑聲突然響起,只見一個身穿淡青色長袍,面帶笑容的青年,從外面走了過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