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強個子比較高,這個女子個子比較矮,大概只有一米六多點。胡強居高臨下這麼一看,又恰好這女子穿的睡衣領口又大又松,所以胸前的白白一片就盡收眼底,並且兩個凸..起都若隱若現,頓時把胡強看的是氣血暴漲,根本就招架不住。

「啊!」這女子這時候意識到旁邊有人,驚訝的小聲叫了一聲。

趙石立馬就回過了神,然後一看這女子的臉。「我靠~竟然是英語老師陳丹菲!這、、、這尼瑪就尷尬了!」胡強在心裡說道,他怎麼也想不到竟然是他英語老師。

「胡強?你來這裡做什麼?」陳丹菲臉一下子就紅了,立馬捂住胸前,然後故作鎮定的問道。

「我、、、我我、、、我是來找班主任的,但是不知道他哪個房間,然後就在這裡溜達,然後就、、、、、、」胡強結結巴巴的說著,此時的他別提有多緊張和尷尬了。

「付老師在306,你去找他吧。」陳丹菲趕緊告訴了胡強,打發他走。

「好嘞,那陳老師我就先走了。」胡強一鞠躬笑著說了一句,然後小碎步趕緊走了過去。

胡強一轉過身,就聽到關門的聲音,垃圾也不扔了。此時陳丹菲肯定是特別的尷尬和害羞,竟然被他的學生看到了小白兔,這叫她怎麼辦,害羞死了!

雖然胡強也是尷尬和害羞,但心裡卻是暗爽不已。這尼瑪絕對是大大的福利啊!竟然看到自己老師的那個,這還得了!一千萬個學生都不見得有一個學生能有此福氣啊!

「呸呸呸~我怎麼這麼猥瑣!」胡強趕緊給自己一記耳光,然後甩了甩了頭就不去想這些了。

「咚咚咚~」胡強走到了306房間,然後敲了敲門。

「是誰?」不一會兒胡強就聽到了腳步聲,然後門就打開了。

「老班是我,這是我媽叫我捎來的雞蛋。」說著胡強就從書包里拿出了雞蛋,然後遞了上去。

班主任付朝華看到雞蛋之後吃了一驚,推辭的說了起來。「還真給我帶雞蛋了啊!哈哈~雞蛋呢,我不能要,你還是收好下次回家帶回去。」

「那可不行,我媽媽可是千叮嚀萬囑咐過的,一定要讓你把這土雞蛋給收下,而且這些土雞蛋又不是什麼貴重的東西,老班你就別推辭了,我放在寢室肯定要全碎,那可就浪費了。」胡強對著付朝華說道。

付朝華聽著胡強這番話,一臉的難以置信,整個人都蒙圈了,這還是胡強嗎,說話邏輯嚴謹,有理有據,你都沒理由拒絕他,這話可不是學生能說得出來的。

此時付朝華對胡強就更加的好奇了,他真想知道到底是什麼讓胡強有了如此大的轉變,竟然把一個壞到透頂的孩子變成了如此乖巧懂事的好孩子。

「你家呢老班我多多少少是知道的,這樣吧,這雞蛋我收下也可以,但是你要保證每天來我這裡,我沖個雞蛋花給你喝。」付朝華想了一下說道。

胡強聽到這話心裡是一陣的感動,「那可不行,這雞蛋可是給老班你的,我吃了算什麼話,而且你還給我沖,這可絕對不行!」胡強搖著頭說了起來。

「既然你不答應那這雞蛋我就不收了。」付朝華說的很堅決。

「那可不行。」胡強看付朝華態度很堅定,立馬就急了,「那要不我們一人每天一個,這樣總可以了吧!」胡強想了一下說道。

付朝華聽到胡強這話,笑著同意的說道:「那好,我們每天一人一個。」

看到付朝華笑了,胡強也跟著笑了。「那老班我這就去操場了,馬上就要做早操了。」話說著胡強一溜煙小跑就離開了。

「嗯~你先去,我馬上也過來。」付朝華看著胡強離去的身影,大感欣慰的同時也更加的好奇,胡強這轉變也確實太大了。

付朝華叫胡強每天早上來喝雞蛋花,一來他知道胡強家裡確實有點困難,營養肯定跟不上,胡強這時候又是長身體的時候,並且高中學習很緊張,所以這些雞蛋給他補充點營養;二來付朝華也打算趁此機會多了解了解胡強,看看能不能發現是什麼使得胡強有了如此大的改變。 第38章當著整個學校師生面念檢討書?

出了教師公寓,胡強就向著教室走去。現在在教室的,那都是學習很認真刻苦的,都是想好的學生,不想好的學生全都在寢室里要麼哈牛.逼,要麼看小說,要麼打打鬧鬧、、、、、、總之是絕不會到教室的,在寢室能多待一分鐘都是好的。

胡強走進了教室,發現果然是如此,教室里零零散散坐著七八個人,都是愛學習的好學生。這其中自然少不了班級第一杜牧瑤了,她是班級的學習委員,成績真是好的逆天,並且人還長得非常的漂亮、水靈。

她長著瓜子臉,臉上有點小肉,身上也有點小肉,但是絲毫都看不出來胖,摸上去肯定是極為的舒服,手感也非常的棒。她皮膚很白皙光嫩,眼睛水汪汪的,櫻桃小嘴,笑起來特別的甜,給人的感覺就是超級的可愛。

她和葉香柔絕對都是班級的班花,都有各自一批忠實的支持者,對於誰才是真正的班花,爭論的那叫一個激烈,幾乎每個夜晚睡覺之前,不管是男生還是女生寢室,這個話題的討論是絕對少不了的。

胡強那個寢室就更是如此了,以前他和他那三個哥們剛好分成了兩派,由於五五分,更是爭論的不相上下,誰也不服誰。胡強和小武認為葉香柔是班花,大柱和二刀則認為杜牧瑤是班花。

為此,他們分別從外表、內涵、學習、性格等等一點點,逐個逐個分析,可是到最後還是沒有達成一致,並且以後只要一說到這個話題立馬就開干。

胡強其實也在心裡暗暗比較了她們倆,論學習的話葉香柔肯定就不行了,葉香柔最多排名中等,而杜牧瑤頂尖。這一點杜牧瑤完勝葉香柔,可是胡強又不注重成績好壞,而且他還是個壞學生,對於好學生天生就有著抵觸心理。

論性格的話,杜牧瑤屬於活潑開朗型的,挺愛笑的,胡強自問是喜歡這類女孩子,葉香柔屬於高冷范,平時冷冰冰的,很難得看到她笑一次,胡強這貨也喜歡,估計是個男的都喜歡,畢竟男人都有征服慾望,能博她一笑,就算是死也值得啊!

論長相的話,兩人都長的很漂亮,不過杜牧瑤可愛居多,葉香柔則更有氣質,顯得成熟。

所以這樣綜合一比較,以前的胡強就比較親耐於葉香柔,並且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事,越到後來對她是越陷越深,到了最後竟然為她打架,為她豁出一切。

現在的胡強一回想以前,覺得自己就跟著了魔一樣,真尼瑪年輕不懂事啊!

胡強走進了教室,這立馬就引起了四五個人的注意,這四五個人就跟看到鬼一樣,目光一直鎖定在胡強的身上,然後不可思議的看著他坐在了位子上。

「這太陽是不是從西邊出來了,這這、、、胡強竟然這麼早就到教室了!」

「是啊!這尼瑪母豬都能上樹了!」

「噓噓~小聲點,別讓他聽到了,小心他過來揍你。」

這幾個人小聲嘀咕議論著,可是全被胡強聽進了耳朵里,不過胡強完全的不在意,隨便他們怎麼說。這時他注意到了杜牧瑤,發現杜牧瑤偷偷瞥了他一眼。

四目相對,杜牧瑤像是受了驚的小兔子一般,趕緊把臉轉了過去,小鹿不停的亂撞,坐在後排的胡強甚至都能聽到杜牧瑤那劇烈的心跳聲。

「果然壞壞的男學生對乖乖的女學生有著天然的吸引力。」胡強在心裡想道,雖然胡強外表只是一個高中生,但是內心他可是個飽經滄桑的中年大叔,有著豐富的情感經驗。

離做早操還有十來分鐘的時間,胡強準備拿出練習題做做,雖然他已經把教科書背的是滾瓜爛熟,但是對於做題目行不行,他還是未可知。

剛拿出題目準備開始做,這時候校長竟然出現了,隔著窗戶小聲叫了一下胡強。胡強一愣,心道:握草~不是吧,這麼倒霉!老子第一次這麼早來教室就碰到了你!

他知道校長是要檢討書,於是就從書包里拿了出來,然後走出了教室。「校長,這是我的檢討書。」胡強恭恭敬敬的就把自己的檢討書遞了上去。

「嗯~先別急著給我,等下做完早操之後你要把你的檢討書大聲的念給全校同學聽。」校長很是嚴肅的對著胡強說著。

胡強一聽,頓時心中一萬頭曹尼瑪奔騰,「這是要我在全校師生面前丟臉的節奏啊!哇靠~也太不給老子面子了吧!」

「校長這個、、、這個、、、要不還是不念了吧。」胡強可不想丟這個人,這要是在全校師生面前念了檢討書,他立馬就成了人人皆知的風雲人物了,這樣以後無論是走到哪,都要被人指指點點的,各種嘲諷和取笑肯定是少不了。

「還跟我討價還價?」校長眼睛一瞪胡強,冷冷的問了起來。

「不不、、、哪敢!」胡強趕緊賠笑了一下,「那好,一切都聽校長您的意思。」

「嗯!這就對了。我這樣做一來是以儆效尤,引起全校同學的重視;二來呢也是為了你,讓你能夠深刻的認識到自己的錯誤,這樣的話你以後就不會犯同樣的錯,你的人生道路才會走的更加的順暢。」

校長說完這番話,然後又語重心長的補充了一句,「我這樣做完完全全的都是為了你好!」

「多謝校長的諄諄教導,我明白了。」胡強裝著很是感激的樣子,說著就給校長鞠了一個躬。

「嗯!那你就先回教室吧。」校長一副聖人的樣子說了起來,這個.逼裝的胡強是自嘆不如。

「我屮~讓老子在全校師生面前出醜,被你這樣一說老子反而還要感謝你,你TM的還成了我人生的指路人是吧?」回到了自己座位的胡強,心裡別提有多窩火了。

「TM的你要懲罰老子就明明白白的說出來,非要拐彎抹角的,而且搞的好像還是為了我好!」 有黃警官打掩護,李學浩要出酒店實在太容易了,說是去配合警方的工作就可以。

儘管古川老師等人有些不滿,但最後還是同意了。

「這是MadamLee的頭髮,你要這個做什麼?」兩人一起走出酒店門口,進了車裡,黃錦粲拿出一根長長的頭髮。

李學浩很好奇他是怎麼拿到的,不過並沒有問出口,而是接了過來:「有這個,就可以找到文文了。」

「呃?」黃錦粲一愕,懷疑地看著他,頭髮跟找人有什麼關係?

「黃警官,之前我不是告訴你,我會看相嗎?其實除了看相之外,我還會找人。」李學浩感覺自己都快把對方給忽悠瘸了。

黃錦粲瞪大了眼睛看他,一腦門黑線,估計要不是看某人是MadamLee的侄子,他都要掏出手銬把這神經病銬起來了。先是會催眠術,接著還會看相,現在又會找人,他看起來有那麼容易被騙嗎?

「好了,現在你開車,我來指方向。」李學浩暗中捏了個繁複的訣印,又透入了靈氣在那根長長的頭髮里,一邊說道。

心裡腹誹歸腹誹,說到正事的時候,黃錦粲頓時正色起來:「我們不去文文的學校嗎?」

「不用去了,按照我指的方向來就可以。」李學浩手裡抓著頭髮,眼睛看著頭髮稍的朝向,這一點身邊的黃大警官並沒有發現。

黃錦粲猜測他可能是知道文文常去的地方,所以現在準備帶他去那裡,既然如此,那就聽他的吧。

按照李學浩的指引,黃錦粲駕駛著汽車,慢慢出了市區,一直開到了海邊。

「文文在這裡嗎?」黃錦粲疑惑地問道,這裡已經遠離市區了,而且附近並沒有什麼人煙,很少有人來這裡。一個喜歡熱鬧的小姑娘,真的願意到這裡玩嗎?

「找個地方停車吧。」李學浩看了眼手裡漸漸靜止的頭髮說道。

黃錦粲也配合地找了個地方停車,兩人一起從車上下來。

站在海邊的馬路上,可以高眺整個海灘,這裡的海灘並沒有被開發出來,可以見到白色的垃圾以及烤火過後的黑色痕迹,遠處只有一棟孤零零的小屋子矗立在那裡。

「我們去那裡。」李學浩指了指那棟小屋子。

黃錦粲心下以為,那裡可能就是他們表兄弟姐妹的「秘密基地」,這讓他安心了不少,起碼這表示並不是盲目找到這裡來的。

「不要出聲,小心點。」臨下馬路之前,李學浩叮囑道。儘管離得遠,但他已經可以聽到那棟小屋子裡傳來的人聲,隱隱地還有怒罵聲,想來這應該不是什麼惡作劇。

黃錦粲見他神情嚴肅,心裡也是一突,難道事情和他想的不一樣?

兩人放低了腳步聲,偷偷地靠近了那棟小屋子。

小屋子是用鋼筋混凝土造就的,中間開著一扇小窗戶,沒有玻璃,漏風的,所以在兩人悄悄地靠近之後,就算是普通人的黃錦粲也能聽得到裡面清晰的對話聲傳出來。

「混蛋,快放開我,放開我!」一個帶著哭腔的稚**音憤怒地罵道。

「放心吧,方佳文,他們不會傷害你的。只要一拿到錢,就會放你離開。」一個大約在變聲期的少年嗓音說道,聽上去嘶啞刺耳。

「萬子豪,你把我騙出來,我媽咪不會放過你的!」稚嫩的女音更加憤怒地罵道,「還有你們,我媽咪是總督察,會把你們全都拉去坐牢!」

「總督察?」一個粗粗的男人聲音響起,聽上去除了幾分詫異之外,更多的是惱怒,「萬大少,這個小靚妞是總督察的女兒?」

「我,我,我也不知道,之前聽她說過,不過我們以為都是假的,從沒見她媽咪去過學校。」少年沙啞的聲音帶著幾分驚懼之色,顯然對於剛剛說話的人很害怕。

「萬大少,要是她老母真的是總督察,那這次的事就麻煩了。」粗嗓男人陰沉地說道,「既然出了意外,那這次的錢就要加價了。」

「……可是,我們不是說好了嗎?」少年聲音弱弱地說了一句。

「我們必須多要點錢,如果她老母真的是總督察,我們還要跑路,跑路不要錢防身嗎?」粗嗓男人說話很有條例,或許是認為已經吃定了少年人,「別忘了,你還欠我們的賭債沒還,怎麼,要我打電話告訴你老子一聲嗎?」

「別,別,別……你們說多少就多少。」少年聲音立刻就妥協了。

「萬子豪,你就是個沒種的男人!」稚嫩的女音帶著不屑的語氣說道。

「方佳文——」少年顯然被刺激得不輕,可能還在怪少女剛剛說了她媽咪是總督察的事情害他差點被教訓了,「別以為你媽咪拿了錢我們就會馬上放了你,嘿嘿,等下還要給你拍一個小視頻,這樣就算你回去了,也不敢說我們的壞話。」

說到這裡,少年聲音頓了一下,語氣變得討好起來:「德哥,不如我們現在就拍吧,我早就想看看她被脫光的樣子了,那一定,嘿嘿……」

「可以。」粗嗓男人的聲音顯得很平靜。

稚嫩的女音頓時驚叫起來:「你們……你們想做什麼?萬子豪,我死也不會放過你們,啊——」

聽到這裡,李學浩還沒準備動身,身邊的黃錦粲已經忍不住了,掏出手槍,繞到前門,一腳踹開並沒上鎖的門:「不許動,警察!」

李學浩搖了搖頭,當然也跟了上去。

屋子裡的情況一目了然,裡面並沒有任何傢具,空蕩蕩的什麼東西都沒有。

只有幾個人或坐或站在房間里,站著的是四個男人,左邊三個是已經成年的男子,年紀在二十多歲到三十歲之間,穿得衣服鬆鬆垮垮的,身上裸露的胳膊還有紋身,一看就知道是那種混混古惑仔。

右邊則是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年人,穿著短袖襯衫和長褲,胸口還有某中學的標誌,明顯是校服。

坐著的則是個十五六歲的少女,因為雙手和雙腿被用繩子綁住,所以不得不坐在地上,身上穿的是和少年差不多的衣服,不過下面是一條長及膝蓋的裙子,露出一截修長渾圓的小腿。 第39章浪子回頭金不換

胡強是最見不得這樣的人了,對這樣的人是極為的討厭,可是這樣的人實在是太多太多,胡強根本就討厭不過來。

現在的情況是胡強絕不可能逃脫掉當著全校師生的面念檢討書的命運,他沒有辦法只能是硬著頭皮上了。

胡強攤開自己寫的檢討書,看著上面寫的內容,心想:如果真要是照著上面念的話,那我不光成了全校的笑柄,而且肯定會被全校的小混混看不起,說我一條走狗,到時候顏面盡失,那我還怎麼在學校里混了!

因為他的檢討書寫的十分的卑躬屈膝,不光承認錯誤積極,而且大部分篇幅都是用來誇讚校長和老師的英明神武,尤其著重強調了校長的各種牛.逼,可謂是把拍馬屁發揮到了極致。

他之所以這樣寫那是因為他覺得這檢討書是給校長看的,並且就算校長不看,也只會是老師看,可他萬萬沒想到,竟然讓他當著全校師生的面給念出來!!!這讓他如何能開得了口!!!

「不行!這封檢討書絕對不能念出來!」胡強只要一想到那個畫面,他整個人立馬就開始抓狂了起來,已經是幾近到了崩潰的邊緣。

「怎麼辦?不念出來怎麼辦,肯定是要當著全校師生面前念的,這個絕壁是逃不掉的啊!」胡強在腦海里拚命的想著辦法,「離做早操還有不到十五分鐘的時間,重新一封檢討書肯定是來不及的啊!」

「等下!重寫一封檢討書?」忽然胡強靈光一閃,似乎是想到了什麼辦法。「對於別人肯定是來不及,但是對於我而言,我有手機在手,那這就好辦了!」

胡強心裡一喜說干就干,他可是寫了好多年的小說,語言組織能力非常之強,稍微一看自己寫的檢討書就知道該怎麼修改了。

略微一思考,胡強就對著自己說道:「後面拍馬屁的兩頁去掉一頁,開頭增加一頁,就增加個浪子回頭金不換的故事,這裡的人肯定是沒聽過這個故事。」

這樣想好了之後,胡強就偷偷拿出兜里的手機,然後qq瀏覽器一打開就搜索了浪子回頭金不換的故事。在這緊急的關頭,胡強自然是不可能在意什麼陽魂值了。

「浪子回頭金不換」是流行於民間的一句口頭禪和歇後語,也是用來比擬社會上一些失足青年洗心革面、幡然悔悟的一句名言,代代相傳至今。

這裡面有一個典故:在明朝的時候,有一個財主年過半百,才喜得貴子,取名為天寶,天寶長大后遊手好閒,揮金如土。後來天寶的父母雙雙離世,天寶以前的狐朋狗友又找上門來。整日花天酒地,不到兩年,萬貫家財竟然全都花了個精光,最後落得靠乞討為生。

直到這時,天寶才後悔自己過去的生活,決定痛改前非,一天晚上,他借書回來,因地凍路滑,再加上一天粒米未進,一跤跌倒后,再也沒有力氣爬起來。這時,王員外正好路過,便命家人救醒天寶。

天寶被救醒后,王員外對他很同情,便把他留在身邊,讓天寶做女兒臘梅的先生,教臘梅讀書識字。

臘梅長得如花似玉,而且溫柔賢淑。時間一長,天寶不禁犯了老毛病,對臘梅動手動腳。臘梅找父親哭訴一番,王員外聽后不動聲色。

他怕這件事傳到外面,對女兒的名聲有影響,便寫了一封信,把天寶叫來,命他去蘇州一孔橋邊找一個親戚。又給天寶二十兩銀子作為盤纏,天寶只好怏怏地上路。誰知到蘇州,到處都是孔橋,天寶找了半個多月,也沒找到王員外要找的人。

後來天寶就打開信一瞧,只見信上寫著四句話:「當年路旁一凍丐,今日竟敢戲臘梅;一孔橋邊無親人,花盡銀錢不用回」!看完信后,天寶不禁羞慚尤分。於是,天寶振作精神,白天幫人家幹活;晚上挑燈夜讀。

後來進京應試,一舉中了舉人,於是他星夜兼程,回去向王員外請罪。到了王員外家,天寶「撲通「一聲跪倒,手捧一封信和二十兩銀子,王員外一見是天寶,趕緊接過書信和銀子,原來這信是三年前他寫的那封。

不過,在他那四句話後面天寶又添了四句:「三年親戚未找成,恩人堂前還白銀;浪子回頭金不換,衣錦還鄉做賢人。」王員外驚喜交加,連忙扶起天寶,對他讚賞有佳,又親口把臘梅許給了天寶。

從此以後,「浪子回頭金不換」這句俗語便流傳了開來,為千家萬戶所知曉。

胡強快速看了一遍這個典故,臉上露出了驚喜的表情,說明他對這個典故是極為的滿意,正好他可以用上,於是二話不說,他就拿出紙和筆快速的摘抄了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