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瑤瑤的心跳的很快,他為什麼要來這裡對她說這些話?他不是討厭她應該離得她遠遠地嗎?他近在咫尺,氣息這麼近,她悶在毯子里,似乎也能感覺到從他身上傳來的氣息。

她熟悉了好久的氣息……

眼眶裡突然濕濕的,剛才不是想著要見他的嗎?為什麼現在又膽怯了?他就在身邊,可是她卻連露面出來的勇氣都沒有!

笨蛋!她緊緊抓著毯子,突然感覺床一動,是他站起來了,他要走了,不聲不響地來到這裡,說兩句話便走了……

「等等!」管不了什麼,肖瑤瑤忽然掀開毯子坐起來,身上的疼似乎也忘記了,髮絲凌亂也不管了,只想讓他留下來。

家主往外走的腳步頓了頓,微微側過臉:「怎麼?」

肖瑤瑤從床上跳下來,好幾天沒有下床,腳下發軟,她的腳一碰到地面,就跌倒了,摔得身上的傷更痛了。

家主站在原地一動也沒動,冷眼看著她跌倒了,又自己咬著牙爬起來,沒有想上去扶她一下。

肖瑤瑤惱恨不已,這個人,為什麼這麼冷血,他的唇明明是溫熱的,他不可能這麼冷血的!可是表面上為什麼要裝的這麼滿不在乎,他想要隱藏什麼嗎?她用儘力氣爬起來,踉蹌地衝到他面前,抓著他的手臂,他沒有閃躲。

「現在你告訴我吧,你明明是討厭我的!」她怒吼著,對於家主的冷漠,已經讓她忍無可忍了,她為什麼要忍?根本就沒有必要!

肖瑤瑤在別墅里神思,想著種種可以逃走的方法,忽然聽見外面的打殺聲,興奮地跑到門邊。

是不是有人來救她了?

誰知道不知誰在外面,一腳把門踹開,肖瑤瑤猝不及防,被撞了出去,腦袋撞在桌子上,眼前一花,看見一個蒙著面的人跑進來。

「你??。」剛剛吐出一個子,便暈過去,不省人事了。

蒙面人抱起她,片刻都不停留,向外飛速掠去。

「大哥,熱帶雨林眼鏡蛇部隊的人真的亂了,看來,端木先生已經殺了端木瑾!」身後跟上來的西裝男忍不住露出笑容。

小文扯下面上的蒙面巾,看了一眼被撞暈過去的肖瑤瑤:「可端木先生為什麼讓我們把她送到大少爺那兒呢?」

西裝男露出苦惱的表情:「端木先生做事一向都很神秘,我猜不到。」就像這一次圍剿端木瑾,端木先生當真厲害,抓住端木瑾的弱點把他引過去。

端木瑾還以為端木先生真的被人行刺,事實上,那是端木先生早就安排好的局!

熱帶雨林眼鏡蛇部隊的人想趕去救端木瑾也被他們給拖住了。

孤身一人前去,端木瑾怎麼可能不死!?

小文也皺著眉,加快速度。

今日大少爺離開大宅,應該是在端木家二老爺府,只要把肖瑤瑤放在那裡就可以了。

「端木先生說,這是他為肖瑤瑤小姐做的最後一件事了。」小文低聲說,可能,端木先生知道這個人並非真正的肖瑤瑤,所以心灰意冷吧。

「說的就像端木先生立刻就要死似的。」西裝男笑起來,忽然被小文一個警告的眼神掃過連,連忙閉嘴。

大卸八塊!

********

「咦,這裡怎麼有個人?」

端木家二老爺府的大門打開,兩個家丁跑出來,看見靠在門邊的女孩。

「不會是乞丐吧,快把她弄醒,讓她立刻走,一會兒大少爺要出來了!」家丁走過去,搖了一下女孩的身體,「喂,姑娘醒一醒!」

「睡得挺香的,嘿!」

「快快快,大少爺出來了!」一個家丁顧不得什麼,用力搖晃,「姑娘!姑娘!」

「怎麼了?」端木家二老爺嚴厲的聲音在頭頂上響起。

家丁嚇了一跳,連忙指著地上的女孩說:「這個人睡在公司門口,我想把她叫醒趕走。」

端木齊從端木家二老爺身後走出來,目光隨意的一瞟,忽然凝住:「肖瑤瑤!」大步一跨,把肖瑤瑤從地上抱起來,「快,叫御醫來!」轉身再次走進端木家二老爺府。

端木家二老爺眯著眼睛看了一會兒,正要進去,忽然一個保鏢開車飛快地趕來,還沒到公司門前便從阿斯頓馬丁上滾下來,喘著粗氣說:「啟稟端木先生,端木家的二少爺遇刺身亡!端木家大少爺也??」

端木家二老爺一震,身體幾乎倒下去,幸好被旁邊的保鏢扶住了。

「端木家大少爺??。」端木家二老爺喃喃地說,「快,立刻去端木家大少爺府!」

肖瑤瑤剛躺在床上,便迷迷糊糊轉醒。

「肖瑤瑤!」端木齊的臉立刻就映入眼帘,「有沒有不舒服?你怎麼會睡在端木家二老爺府的門口?」

「端木家二老爺府?」肖瑤瑤頭痛欲裂,撓著頭說:「我不是被端木瑾抓了嗎?」

端木齊摸摸她的腦袋,笑道:「你現在是在端木家二老爺府,沒有端木瑾,別怕。」

肖瑤瑤轉著腦子,飛快想著沒有暈過去前的事情。

她聽到打殺聲,然後門打開,她就暈過去了,看來,是有人去救了她。

想起端木瑾,肖瑤瑤忽然抓住端木齊的手說:「大少爺!你千萬不要上當!端木瑾想利用我對你不利,我聽到他親口說的!」

想起那個可惡的人,就恨不得把他大卸八塊!

遇刺身亡

奇怪,為什麼又想哭呢?端木玉居然對她說了那麼無情的話??

「讓他來吧,我什麼都不怕,你不用擔心。」

「可是??。」肖瑤瑤遲疑了一會兒,「端木瑾??就是端木瑾??。」

韓先生情謀已久 端木齊臉上的神色凝住:「你說什麼?」

「端木瑾和端木瑾,是同一個人!」這個消息,對於任何人都是一個不大不小的打擊吧。尤其是端木齊,帝位的爭鬥,因為端木瑾身份的浮出水面,而向端木瑾傾斜。

「?」肖瑤瑤見他擰著眉深思,「端木家的二少爺和端木家大少爺現在??更加親密??。」那些畫面,像劇毒滾過心臟,肖瑤瑤眼睛里又流出淚水。

怎麼都忘不了,那個畫面,怎麼忘??

一抬頭,就看見肖瑤瑤的淚水,端木齊攢著袖子幫她擦眼淚,溫和地道:「只要你沒事就好,其餘的,都不用擔心。」

下個月,便是他成親之日,藍喬喬和高曉蘭,都不是他想要的。

唯有眼前這個女子,讓他願意放下一切。

「你不知道的??。」肖瑤瑤推開他溫柔的手,頭偏向一邊,繼續流淚低泣。

「大少爺。」保鏢站在外間低聲喊道,「出大事了。」

「什麼大事?」端木齊坐在床邊,懶懶地問,這個時候還會有什麼大事?難不成端木家大少爺和端木瑾都一起死了不成?

保鏢道:「回,端木家的二少爺遇刺墜落懸崖,已經身亡,端木家大少爺也??快了。」

一個驚雷劈過,轟得一切都蕩然無存。

肖瑤瑤瞠目結舌,豆大的淚水從眼睛里滾出來,順著臉頰流到嘴巴里,咸澀的味道一瞬間在舌尖蔓延開來。

全能保鏢 端木齊站起來,冷聲道:「再說一次!」唯恐自己聽得不清楚。

真是想什麼來什麼!

保鏢把話又重複了一遍,聲音更加壓低:「現在老宅里已經亂成一團,端木家老太爺又昏迷不醒,端木家老太太阿姨召趕快走進端木家大宅。」

端木齊緊握起手,完全被突如其來的事情弄得怔住了。

端木瑾居然死了!

接受現實

最最預料不到的,是端木家大少爺也會出事!

他如果也死了,海港城將會陷入前所未有的動亂。

等於沙漠里的眼鏡蛇部隊和熱帶雨林眼鏡蛇部隊同時失去首領,而端木瑾的人也失去主帥。這皇朝,成了他一人獨大的天下!

「肖瑤瑤!」一轉身,激動地把肖瑤瑤一把摟過來,「你聽到了嗎?連老天都幫著我!」

肖瑤瑤只知道搖頭,不斷地搖頭,口齒不清,喃喃地吐出一些錯亂的字句:「不??端木玉??端木瑾?..死了??不??騙子??不會的??。」

端木齊心疼不已,摟著她柔聲安慰:「沒事,有我在。」

「他們說謊,他們都是騙子??。」肖瑤瑤像失了魂魄一般,只知道搖著端木齊的袖口,一邊淚雨漣漣,一邊不能接受現實地呢喃,「你說啊,他們都在說謊??。」

低頭看著這張臉,悲痛欲絕,眼睛哭得紅腫,端木齊心裡被狠狠地刺痛了:「肖瑤瑤,接受現實。」

「不!」肖瑤瑤猛然把他推開,掀開被子,從床上跳下來,「連你也說謊騙我,混蛋!我去找端木玉問清楚。」

「端木家大少爺也快死了!」端木齊把她揪住,狠狠盯著她的眼睛,「肖瑤瑤,你這樣子也無法改變事實。」

肖瑤瑤愣了一下,臉上的痴痴獃呆,雙目沒有任何光彩,只有源源不絕的淚水滾落出來,宛如一顆顆珍珠,晶瑩得晃眼。

過了許久,才『哇』地一聲,大哭出來。

看見她這副樣子,端木齊也絕對不好受,肖瑤瑤是他愛的人,可是她的心裡,卻沒有他這個人,若是今天死的是他,肖瑤瑤也會這樣大哭嗎?

此時此刻,他反倒寧願死的人是自己,寧肯用死亡來使她一生銘記,也好過把她擁在懷裡,卻得不到她的心。

把肖瑤瑤攬進懷裡,柔聲哄著:「別哭,或許??端木玉不會死。」忍著劇痛對她說出這樣的話,端木齊在心裡暗暗嘲笑自己:你真沒用!竟然要用別的男人才能安慰自己心愛的女人,真沒用!

——

端木先生不見客

肖瑤瑤一震,抬起淚眼,朦朦朧朧看著端木齊:「端木玉,端木玉??帶我去見端木玉??。」端木玉不會死,一定不會死。

他是神話,是海港城的家主,他怎麼可以死?

他那麼強大,一定不會死的??

「好。」擦著肖瑤瑤臉上的淚水,轉身對外面的保鏢吩咐道:「準備車子,本大少爺要去端木家大少爺府!」

「是。」保鏢領命下去了。

在車子里,肖瑤瑤已經按耐不住,希望立刻飛到端木家大少爺府,端木玉的臉掛在心尖上,好像隨時都會消失。

端木齊無從安慰她,這個時候,她心裡只有端木家大少爺和端木瑾,根本容不下其他。他唯一可以做的,便是陪在她身邊。

端木家的二少爺遇刺身亡和端木家大少爺重傷的消息被層層封鎖,普通會員還不知道,依然悠閑自在地在街上來來往往。

熱鬧的市集,喧天赫地的繁華,無知會員永遠是最快樂的,太平盛世,安安樂樂,亂世一來,卷著鋪蓋就逃。

可是有些人不能逃。

「大少爺,今日端木先生不見客,請回吧。」端木家大少爺府門前的保鏢客氣地上來行禮。

肖瑤瑤從車子里跳下車:「那我??。」

那保鏢看見她這個昔日的『端木家少奶奶』也彷彿看見不認識的人似的,恭敬地道:「這位姑娘,端木先生今日不見客。」

「你讓我見見端木玉,求你了!」肖瑤瑤撲通一聲就給保鏢跪下,淚流滿面地哀求。

保鏢忙退到一邊,避開這個大禮:「姑娘,在下無能為力,請回吧。」冷冷的話語,竟是一點兒情面都不講。

「肖瑤瑤。」端木齊把肖瑤瑤扶起來,「端木玉會沒事的,你先回去休息吧。」

「不!我要進去!」肖瑤瑤倔強不聽勸,不論如何,就算進去只看到端木玉一個嘲弄的笑,她也想看看他,雖然被狠狠傷害過,可是無法恨端木玉。

保鏢站回崗位上,一動不動,彷彿一具石雕,任憑肖瑤瑤怎麼哭怎麼鬧怎麼哀求,都是一張千年不變的石頭臉。

一絲溫暖

肖瑤瑤無望地在公司門前大哭大叫:「端木玉!端木玉!你出來見見我!我知道你沒事的!你出來啊!你出來見見我!」

端木齊默然,心上蔓延著劇痛。

端木玉,端木玉,端木玉,端木玉??

冰冷的汗水順著額頭滾下來,那張臉過於美好,蒼白晶瑩,透出痛苦和死亡的氣息。

是誰?

是誰呼喚,是誰在呼喚?

閉上眼睛的世界,原來不是黑暗的,是一片白色,蒼茫遼遠的白,無邊無際??四周都空蕩蕩的,詭異地安靜。

端木玉,端木玉,端木玉??

到底是誰?

帶著淚水的聲音一遍一遍在這個白色的世界里回蕩,一直都沒有停歇。

是不是,人死之後,都會聽到這樣的呼喚?

縈繞在心頭,那分明,是一絲溫暖,包裹著心尖。

肖瑤瑤??

現在這樣的我,你還願不願意拉著我的手?

來來去去,凄凄慘慘,不曾斷絕的聲音,一邊哭,一邊大聲地喊。

你在哪兒?

身體里每個地方都好痛,萬箭穿心,血肉模糊,整個身體都破碎了,再也不可能癒合,微弱的氣息,在胸膛里微微起伏,每一次呼吸,每一聲心跳,都帶來鋪天蓋地的痛苦。

黑暗,很快就會籠罩下來??

「端木玉??。」喊得聲嘶力竭,再也沒有聲音,喉嚨嘶啞,喃喃地溢出一些破碎的聲音。

端木家大少爺府的大門緊緊閉著,守衛的傭兵依舊不動如山。

就算她變成孟姜女哭倒了長城,恐怕也不能動搖這些人半分。

端木齊從身後把她拉過去:「好了,回去吧。」

半天哭喊的疲憊很快就襲來,肖瑤瑤迷迷糊糊的,搖著頭:「不,端木玉??。」忽然覺得一切都在旋轉,再也支撐不住,軟軟地倒進端木齊懷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