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了葉晨的話,蒼狼只是感覺十分的不解,也知道外面肯定有着不同凡響的生物。或許是人狼和熊人什麼的。

“趕緊走吧。”

很快,葉晨帶着五十人,來到五號監獄的地方,這裏已經是一片狼藉,這裏,給葉晨一種回憶,曾經在這裏呆過,鬧過。看着廢棄的監獄,有許多的屍體躺在地上,依然是慘不忍睹。

滿地的鮮血,染紅了地面。讓整個地域更加的恐怖起來。來到血色地獄的入口,葉晨說:“這裏就是通向寶藏的地方,我們進去吧。你們都小心一點,這裏面,或許還有其他的生物。”

“老大,這地方比外面還有陰森啊。這裏面曾經是什麼?”蒼狼忍不住的打了一個寒顫,整個身子也是抖索了起來。總感覺周圍有上萬隻眼睛在盯着自己看。

“這裏就是這所監獄所謂的血色地獄,也是監獄的禁地,許多人進去後,都沒有在出來。”葉晨說道。

“不是吧,那我們進去,會不會也走不出來了啊。”蒼狼緊跟着葉晨的背後,總覺得這樣更安全。

“當然。”葉晨肯定的說道。

隨後,所有人頓時一怔,緊接着就聽到葉晨說:“兄弟們是不是很怕?”

“老大,我們不怕,跟着你即便是死在這裏,我們也不怕、。”身後的人,陸陸續續的說道。

“你們放心吧,我們進去後,就不出來了,我們開飛機或者船隻出去。”葉晨看着這些兄弟,淡淡的笑了笑。他知道,他們心中很怕,但是並不屈服。

“啥?老大,我沒有聽錯吧?開灰機或者船隻?但是這裏怎麼會有這些東西?”蒼狼感覺自己聽錯了一般,期待又興奮。但是也是疑惑重重。

“兄弟們,這次來這裏,咱們就是來搞武器的。跟我走吧,警惕周圍。或許你們會看到不該看到的東西。”葉晨說道。

不過一路下來,也沒有看到什麼,就直接到了一個黑色的泥潭,一條小河流就往其內灌入清澈的水,但是卻始終無法讓這裏清澈起來。葉晨看着這陌生而熟悉的地方。頓時有點興奮起來。雖然何天葬於此地。

“老大,這泥潭好奇怪,這麼小的地方,爲何源源不斷的溪水卻無法將它裝滿呢?”蒼狼看着流水不斷的灌入,但是卻沒有見到滿起來,同時,泥潭依然是一副渾濁的狀態。

“寶藏就在下面,飛機大炮,船隻都在下面。”葉晨笑了笑,然後說道。

聽到這話,所有人都是愣然,飛機大炮,槍支彈藥,怎麼可能在水底下?這簡直就是奇聞,但是看着葉晨認真的表情,所有人也是納悶。也不知道是真的還是假的。

“帶下氧氣袋,咱們下去。記住要大家要緊跟着我。”葉晨說完,所有人就開始佩戴起事先準備好的氧氣袋。

“撲通撲通。。”

陸陸續續的響聲,大家開始不斷的跳進去,絲毫沒有任何的猶豫,既然老大的都進去了,做小弟的,還留在這裏幹嘛?最後一個正要跳下去的時候,就感覺到身後有什麼東西趕來。

很淡定的轉頭看去,就看見黑壓壓的一片跑來。頓時嚇得他立馬跳進去。

當最後一名跳進去後,一片漆黑的東西也停在在泥潭的邊緣。

讓所有人沒有想到的是,在泥潭下,竟然是一片茫茫的大海,所有人緊跟着在葉晨的身後。五分鐘過去。葉晨就看見了一個圓形的大蓋子。隨後借用水中的推力,一腳踹開了蓋子。

葉晨率先踏進去,然後將身後的衆人拉了上去。第一個上來的是蒼狼,看到這裏後,頓時大驚,一愣一愣的看着眼前的一切。這一切,深深的震撼了自己。

緊接着,其他的人,全部爬上來,當看到眼前的一切後,每個人的眼睛瞪大老大,一個龐大的軍火庫,讓他們無法想象眼前是真的?

“天啊,這怎麼會有這麼大的軍火庫。”蒼狼忍不住的驚歎道,這簡直就是一幕震撼人心的場景。

“老大,難道這是我們組織的軍火庫?這太震撼了吧。”蒼狼揉了揉眼睛。

“當然不是,這也是無意中發現的,這裏也沒有任何的防範措施,也沒有機關要員把守,是誰建立的,無人知曉。”葉晨看着這裏,意味深長的說道。這簡直比很多國家的武器還有先進,還要強大。

“真不可思議。”

所有人,都是一副不敢相信的看着這裏。

“大家趕緊找找看看,有沒有船隻還有能運載武器的飛機,咱們弄上一批迴去。”葉晨往前走去。拿起一把從未見到過的槍械。

隨後,所有人開始行動了起來。

一小時過去,十架大型的運輸機整齊的排列在一個極大的場地,五十人忙忙碌碌的裝載着各種武器。

“大老,按照你的吩咐,我們裝載了三萬只***,一千挺加特林,五十萬發子彈。一百隻火箭筒,彈藥五千。”蒼狼來到葉晨的旁邊,不斷的回報。葉晨滿意的點了點頭。

隨後就見到十幾架戰鬥機開了過來。

“太特麼的震撼人心了,我怎麼感覺我們要去打仗呢。”蒼狼說道。看着眼前的一幕,十架大型運輸機,還有十五架戰鬥機,一排排的看上去,讓人大感震撼。

“你說對了,我們就是要去打仗,讓黑手黨嚐嚐我們的厲害,他們不是武器精良麼?看老子怎麼講他們打得落花流水,惹急了我,直接去俄羅斯滅掉他們的總部。”葉晨說話的同時,走上了運輸機。

很快,二十五架飛機就隆重的起飛,向金三角飛去。 “據目擊者聲稱,於昨夜凌晨時分曾驚見一條約有五丈長的巨蟒出入杭州西湖…………警方已經組織了偵查小隊覈查這件事情的真實性…………有專家聲稱,關於最近一段時間莫名消失的人員,很有可能和這突然出現的巨蟒有關…………”

“無聊。”

林慶合上筆記本,有些無聊的搖了搖頭。對於這個新聞有些不以爲然,畢竟這裏可是西湖,杭州西湖的名氣自不用說,雖非人人皆知,可卻也差不了多少。

可是說來也怪,一向非常平靜的杭州西湖,最近一個月內,卻忽地有着十來名來自四面八方的遊客離奇失蹤,而能夠找到他們最後蹤跡的地方竟然也是西湖。雖然也有人懷疑這些人很有可能是掉進了西湖,可經過大力搜索,除了找到一些沉入湖底的垃圾之外,什麼都沒有找到。


以至於,各種言論、猜測都浮出了水面。也更有一些帶有‘專家’名號的人接踵而現,弄的網絡上和菜市場一樣,衆說繽紛。

林慶,一個簡簡單單,普普通通到極點的人。

雖然,註定平凡,可林慶卻仍然覺的自己是幸福的,因爲,林慶覺的只要有健全的肢體,無災無難,便足夠了吧。

09年,林慶正式踏入了寫手的一行,這行對很多人來說都是一種磨練。無論是心智上,還是身體上,可是林慶卻從來都沒有後悔過。因爲,林慶所向往的生活,卻是自由自在,也就是說,所有的時間都能夠自己控制。

正式拿到稿酬的時候,林慶毅然辭去了之前的工作,開始了他所喜歡的下一個目的地——杭州。杭州的西湖,是他一直嚮往的地方,而嚮往的開始,則是因爲白娘子傳奇那流傳至今的愛情。

那是兒時的記憶,可卻也相當深刻。

林慶百無聊賴的站起來伸了個懶腰,活動了一下,忽地想到了一個現在最重要,也是必須要先解決的問題,那就是——

住房問題!

對於這種問題,在這個網絡橫行的年代,找到一間房子,並不是很困難的事情。

網絡上,五花八門的信息總是讓人眼花繚亂,不過,這對於林慶這個網絡的資深者自然不是難事。幾乎沒有用多少時間,就看到了這樣一條信息——現有一房,二十平米,召一房客,年輕優先,房租八百。

信息簡練,可以看出這個人是一個性格直爽的人,信息的下方附帶了詳細的地址。

看着看着,林慶突然笑了起來,也無其他原因,就是因爲這個人的用字讓他覺的好玩,‘召一房客’,他難道以爲是玩遊戲嗎?不過,房租八百,倒是讓林慶心動,這是一個不錯的價位。

只是,讓林慶感到鬱悶的是,他竟然沒有留下聯繫的方式!想了想又仔細查看了一下信息的發佈時間,竟然是今天的凌晨?

林慶心底頓時一喜,或許,他是忘記了留電話,這樣的話,也就是說沒有人和我爭了?畢竟,這樣的價位,實在是不好找啊!林慶匆匆忙忙把地址存到筆記本內,同時快速的將筆記本合上塞入揹包中,然後從涼亭裏疾奔到大街上。

一邊跑,林慶一邊想,以他現在有些發胖的身軀,跑步的姿態肯定很不好看。

不過,這個關頭可是顧不得這個了,現在得趕快的把‘自己’的房子租下來纔是。

心底念頭一閃而過,公交車直接忽視,揮手攔下了一輛出租車。並說了一下需要去的地方,的士大哥答應一聲,這邊剛剛坐穩,出租車就已經呼嘯一聲向前衝了起來。

“靠!”


林慶不得不罵了一句,這丫的速度也太快了!看着兩邊的景物飛一般的向後倒退着,甚至還有幾次,出租車與其他的車輛擦肩而過,最後忍不住的道:“喂,大哥,那個啥,咱、咱能慢點不?”

的士大哥頓時笑了起來,扭過頭看向林慶,笑道:“小兄弟,第一次到杭州吧?”

林慶一怔,不太明白他怎麼會這樣問,可還是笑着應了一聲,“到了兩天了,怎麼了?”


的士大哥笑了笑,“也沒什麼,只是想說,我們杭州啊,一向都是旅遊勝地,人山人海。如果我們不開快點的話,這麼多載客怎麼辦?如果我們不快速的將每一個人送到目的地的話,那麼這裏豈不是到處都要堵塞了?你說,是不是這個道理?”

原來,超速也是有苦衷的!

林慶歪頭一想,貌似這倒也是個理由!不由下意識的點了點頭,忽地又一想,不對啊!你這樣做,不就是不拿我們乘客的命當一回事嗎?剛要說話,出租車突然吱嘎一聲,停了下來。

“到了,你看看,是不是這裏?”

的士大哥不等我說話,已經伸手指向了窗外。

“那麼快?”

林慶頓時一陣無語,這難道就是速度快的好處?歪頭一看,所指的方向是路邊的一棟三層小洋樓,有着獨立的小院。而且,令林慶鬱悶的是,所有的牆壁竟然都是粉紅色的!

沒有其他的顏色,只有粉紅色。

這不會是個變.態吧?

林慶心念一轉,不由打起了鼓,這麼多年,網上的各種信息可是傳的沸沸揚揚的。

的士大哥有些急躁的道:“兄弟,看好了嗎?是不是這裏。”

林慶連忙回過神來,趕快看了一下院門口的門牌號——5678號,一個非常順的號。匆匆付了車費,看着出租車揚塵而去,心底真的有些忐忑,如果真的是想象中的那樣,貿然住進去,豈不是羊入虎口?

自古以來,形容書生都有一句話‘手無縛雞之力’。

林慶雖然不是不是‘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可是由於常年坐在電腦前,也的確有些箇中意味。

猶豫了一下,林慶出於習慣性的掏出了香菸,點燃了一根叼在嘴上。靜靜的站在門口,不斷的思考一個問題……

進,還是不進?

這樣的猶豫,持續到林慶點燃第三根香菸的時候,仍然沒有一個結果。突然,樓層下方的大門打了開來,一個全身裹的嚴嚴實實的,戴了一頂很大的帽子,嗯,一頂粉紅色的巨大遮陽帽,臉上還戴了一副可以遮住大半張臉的太陽鏡。

很誇張的打扮,也是個讓人很彆扭的打扮。

粉紅色?!

林慶心底裏忽地又是一驚,看來,這一切真的和想象中的差不多。想着想着,心底就已經有了退意,走吧!咱不缺這點錢,還是找個貴的,有保障點的吧。

“喂,幹什麼的?!”

林慶剛要轉身走開,對方就已經開口叫道。

令林慶奇怪的是,他的聲音異常的尖銳,而且很響,不過,也挺好聽的。

應該,是個女的……

林慶的眼睛下意識的在她的身上打量了一番。

“問你話呢,是不是來租房子的?”

粉紅女郎再次的開口,這一次,林慶終於能夠肯定,她肯定是個女的。否則怎麼會有那麼好聽的聲音?

“啊?嗯,好像……是的。”

林慶有些結巴的應道,由於性格一向內斂,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該如何拒絕。

“哦,”

粉紅女郎淡淡的應了一聲,遮住半邊臉的墨鏡下,使人根本無法看到她的一絲表情,上上下下將林慶打量了一番,淡然道:“那就進來吧,還站在那幹嗎?”

在這一刻,林慶真的想開口拒絕,可卻不知道爲什麼,雖然是透過一層厚厚的墨鏡,還是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壓力。幾乎是下意識的點了點頭,“嗯,嗯,好、好的。”

林慶遲疑了一下,緊跟着粉紅女郎走了進去,邊走邊道:“你好,我叫林慶,還未請教……”

“我叫孫傲雲。”

粉紅女郎倒是乾淨利索,在那一瞬間,林慶感覺對方竟然好像是一個男人,一個做事幹淨利索的男人。

如小樓的外表一樣,樓內的擺設也是一樣,粉紅!

粉紅色的牆壁,粉紅色的地板,粉紅色的裝飾……

一切,都是粉紅色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