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言,道平也是淡然笑道:「當然是比武,有地字型大小的名額嘛?」

「地字型大小?」那名少女聞言,也是笑道:「有的有的,不知道你要多少?」

其中一名少女也緩緩說道:「客觀你想要地字后的名額,可是要測試一下你的實力的。」

「好沒有關係。」聞言,道平師兄也是臉龐上露出了笑容,顯然對於她們的疑問也是在情理之中。

頓了頓,道平繼續說道:「再給我師弟,來一張黃字型大小的名額。」

道平說的師弟,自然就是張衡了。

張衡在聽到了道平師兄的話后,頓時插嘴道:「道平師兄,給我也來張玄字型大小名額吧。」

雖然張衡不知道玄字好和黃字型大小有什麼區別,但張衡明白玄字好的天才,定然比黃字好的天才更加強者。

「楚羽師弟,玄字好號可是武靈七重衣裳的武者的。」

道平在聽到了楚羽的話后,也是臉龐山閃過了一抹震驚之色。

他怎麼也沒有想到楚羽,竟然會有如此膽大。

就算是他道平,想要在武鬥場玄字名額中,鬥上十年勝根本就不可能了,他之所以來慘叫武鬥場,就是想要看看自己的實力到底有多強大。

而楚羽師弟只不過是武靈五重,他若是參加玄字名額的爭鬥,這是在找虐啊。

「道平師兄,相信我,我能行。」

看著面前的道平師兄神色詫異,張衡的臉龐上露出了一抹淡然的笑容,緩緩的說道:「你的師弟,可不是普通的武者啊。」

「也是,內門第一天才牧天,都是敗在你的手上。」

那站立在地面上道平聞言也是點了點頭,他這才明白,自己的師弟可不是只有普通武靈五重的實力,想到此道平也是想看看楚羽師弟的潛力到底有多強大。

「那是楚羽師弟,可是我封靈殿的天才了。」

「是啊,我很相信楚羽師弟。」

跟隨在張衡身後的眾多封靈殿的弟子,他們在聽到了張衡的話后,也是臉龐上露出了笑容笑道。

「好,既然如此,你們跟我來吧。」

那兩位侍女在聽到了封靈殿的弟子的話后,也是露出了詫異之色,看了一樣張衡。

當他們在看到張衡才不過是武靈五重的實力,頓時臉龐上都是露出了一抹錯愕之色。

一個武靈五重的武者竟然要慘叫武靈七重的武者的決鬥,這在武鬥場的歷史上都是從來沒有出現過的了。

「請帶路,麻煩你們了。」

道平師兄臉龐上布滿了笑容。旋即張衡等人和道平跟隨著其中一個侍女來到了一間優雅的房間內。

此時這間房間內也是站立著不少的少年天才,這些天才個個實力強大,最低的修為都是有著武靈七重的實力,而在這其中張衡還感受到一股渾厚的靈力波動,張衡明白這股靈力波動,定然是屬於武靈九重的天才才會散發出來的了。

「你合格了,代號銀狼。」

就在這個時候,那端坐在蒲團上的老者對著其中一名少年笑道,說著也是從身後架子上拿出了一塊面具給那個少年。

「謝謝長老。」

那名少年聞言,拿上面具便是走出了此地。

旋即,又是有一名少年天才來到那名老者身旁,那名武鬥場的長老繼續檢閱著他們身上的靈氣。

「咦,此人是那座城市的廢物?我沒有看錯吧?」

「這是武靈五重?」

「就他還想參加玄字名額的比試嘛?」

此時那在等待武鬥長長老測試的天才,顯然也是發現了身後站立的張衡,都是臉龐上露出了玩味之色,目光淡然的盯著張衡嬉笑到。

尤其是其中一名身穿黑色長袍的少年,臉龐布滿了冰冷,目光冷冷的看著張衡。 「你們太狂妄吧?」

道平在聽到了那幾名天才嘲諷楚羽師弟,也是臉龐上布滿了暴怒之色。

從這幾個天才的言語中,他也是明白,這幾個天才想來是楚國大勢力的弟子。

但就算是如此,道平身為楚國十大仙門狻猊宗的內門弟子,又是楚羽的大師兄,他怎麼能夠忍受這些侮辱他的師弟呢?

「哼,一個廢物還不讓人說,若是讓我在武鬥場遇見他,我冷峰會讓這個廢物徹底的變成廢物。」

那道身穿黑色長袍的少年臉龐上布滿了冷漠之色,顯然是直接無視了張衡的實力。

「哦,是嘛?」

那站立在道平師兄身後的張衡,他在聽到了這道黑色長袍的少年,那等嘲諷的言語后,也是露出了冷笑。

這個黑色長袍少年天才乃武靈七重的實力,也是如此此人才會如此的囂張跋扈。

瞅著面前這個神色冷傲的黑衣少年,張衡也是冷笑了一聲,根本就沒有理會這個叫做冷鋒的少年。

「哼,廢物我們武鬥場上見。」

那名叫冷風的少年他在感受到張衡流露出來的輕視,頓時感覺臉面無光。

要知道,他冷風可是楚國九郡墨脫城的第一天才天才,在他們成立他冷鋒素來都是被人仰視的存在。

然而今天來到楚皇城的時候,竟然被一個武靈五重的廢物給輕視了。

換做是誰,遇到這種武靈五重的廢物,定然是要好好教訓一下,這個廢物了。

那名墨脫城的天才拿起武鬥場長老丟給的面具,旋即便是走出了屋子。

「一頭蠍子面具嘛?」

站立在地面上的真張衡,一直在冷眼旁觀的盯著那道離去的少年身影。

只自然的張衡也是看到了少年手裡的面具。

旋即張衡也是不再多言,朝著前方走去。

「楚羽師弟,此人想來會對你不利,你可是要小心點。」、

道平眸光瞅著那道元氣的身影,臉龐上也是露出了一抹的擔憂之色。

雖然他對楚羽的實力很有自信,但他面對可是武靈七重的強者,能夠成為武靈七重的強者,定然是有著眾多的手段和底牌了。

「嗯,我知道了。」

張衡聽著道平師兄的警告也是點了點頭。

「好了下一位。」

就在這個時候,那武鬥場的長老,揮了揮手。

站立在張衡面前的道平師兄,臉龐上露出了一抹笑容,旋即便是踏步走去。

「長老,這是我的玄字令牌。」

道平來到武鬥場長老面前,將令牌遞給了長老。

那名長老見狀也是點了頭頭,旋即緩緩的伸出了蒼老的手掌搭在道平的肩膀上。

半晌,這個武鬥場的長老,這才點了點頭:「合格,這是你的身份。」

全能小醫神 說著那武鬥場的長老,也是拿出了一頭銀熊面具對給了道平師兄。

「謝謝長老。」

捏著手裡的令牌,道平臉龐上也是露出了一抹激動之色。

他可是明白,玄字名額,每戰一場都是能夠獎勵二十萬兩武鬥幣,若是戰勝兩次就是四十萬,若是十連勝就是兩百萬,若是百連勝就是兩千萬。

兩千萬兌換城黃金,那也是等於兩千萬兩黃金,如此龐大的財富,可以說抵得上楚國十大仙門一年的收入了。

不過,道平也明白,雖然百連勝的獎勵很誘人,但真正能夠達到百連勝的天才,整個武鬥場都是從來沒有聽說。

要知道十連勝就很難了,而百連勝就是難上加難了。

「好了下一位。」

就在這個時候,那武鬥場長老繼續緩緩的說道。

當張衡在聽到了武鬥場長老的話后,也是朝著前方踏步走去。

「你確定是來參加玄字名額的決鬥。」

當張衡一段做下來,那武鬥場長老突然也是露出了一抹詫異之色,目光盯著面前的這個少年。

當他看到這個少年的視乎,武鬥場長老便是發現這個少年的實力,只不過是武靈五重的實力。

如此低階的實力,若是在黃字名額中或許能夠十連勝,但在玄字名額里他就只能被淹沒

「長老,你沒有說錯,我確實是來慘叫武鬥會的。」

張衡臉龐上布滿了平靜之色,目光盯著面前武鬥場長老緩緩的說道。

「少年這玄字名額,可都是武靈七重以上的武者,你才武靈五重你確定要參加這次武鬥會嘛?」

武鬥場長老在感受到張衡身上散發出來的靈力后,也是露出了詫異之色。

他見過很狂妄的天才,但是像面前的這個如此狂妄的少年,武鬥場長老還是第一次見到。

要知道,武鬥場的規矩是,高階學員不能參加低階學員的比賽,而低階學員是可以參加高階學員的比賽的了。

「我知道,不過我想試試看。」

張衡感受著面前的武鬥場長老臉龐上的詫異之色,也是露出了一抹柔和的笑容。

「好吧,算你通過。」

那武道長長老手掌在張衡的手臂上探查了一番,也是感覺到面前的這個少年,不是普通的武者能夠比擬的了。

雖然才武靈五重的實力,但就在剛才他伸出手掌的那一刻,他便是感受到從這個少年身上傳回來的濃厚的靈力波動。

這股波動儼然不是武靈五重的武者才能夠散發出來,也是如此身為武鬥場的長老,他也是想看看面前的這個武靈五重的少年,到底有什麼手段能夠在武靈七重天才面前,戰勝他們。

「這是你的面具和令牌。」

武鬥場長老說著也是摸出了一塊面具遞給張衡。

張衡將面具和令牌接著手裡,頓時將面具翻過來,便是看到這塊面具上鐫刻有麒麟圖案。

這是一塊麒麟面具,瞅著這塊面具張衡也是滿意的點了點頭。

旋即張衡和到道平這才走出了武鬥場長老的居所。

至於其餘的封靈殿弟子,他們也是想參加這次武鬥會,但是他們的實力畢竟太低微,就連他們的大師兄也是勉強到達玄字名額的要求。

他們自然是明白,憑藉他們的實力,根本就得不到那個武鬥場長老的認可了。

當張衡和道平等人走出來武鬥場的大殿,他們一行人便是來到了大殿後院。

當張衡和道平來到後院后,在看到面前的這一幕的時候,也是臉龐上露出了震驚之色。

就算是他們也是沒有想到,原來武鬥場竟然會如此的龐大緩難怪會成為楚國各地武鬥場的總部。

「好多擂台啊。」

「這些人都是我楚國的佼佼者了。」

「看。那名武靈七重的武者,竟然被另外一名武者八重強者給煽飛出去了。」

當道平和張衡等人踏入了這座巨大的擂台時,那封靈殿的殿的弟子們,都是臉龐上了露出了震驚之色。

雖然他們早就知道了此地是武靈七重的天才匯聚之地,但在他們來到現場后他們才知道,這武鬥場的恐怖底蘊了。

「九號擂台嘛?」

張衡看著手裡的令牌,旋即便是朝著九號擂台看去,只見那九號擂台是一座巨大的擂台,擂台下也是站立著眾多楚國九郡的天才。

此時的他們臉龐上都是布滿了激動之色,盯著面前的眾多擂台。

而站立在入口的張衡,這麼看去,武鬥場的擂台竟然多達三十多座擂台。

如此壯大雄偉的一幕就算是張衡也是從來沒有見過的了。

「楚羽師弟,加油!」

站立在張衡身旁的道平,在看到面前眾多的擂台後,也是臉龐上露出了激動之色。

要知道,雖然道平是狻猊宗的內門子弟,但是在武鬥會內,像道平這等實力,只是普通的天才。

所以這對道平來說,不單單是黃金二十萬兩,也是一種歷練,也是如此為何他一進入楚皇城的時候,便就帶著楚羽來到了楚皇城的緣故了。

「好的,道平師兄加油。」

目送著道平朝著二十八好擂台走去,張衡也是對著他揮了揮手,旋即眾多封靈殿的弟子都是跟隨著道平師兄朝著二十八號擂台踏步走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