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言,連樞不知道是鬆了一口去還是其他,拿起了一粒蓮子往上輕輕一拋,輕巧地用嘴接住了,靠在椅背之上笑地有些弔兒郎當,眉眼之間依舊難掩魅色,「我還以為自己將身份隱藏地很好,結果這個知道,那個也知道!」

清清淡淡的一句話,倒是聽不出生氣與否,只是清越魅然的嗓音上揚地有些說不出來的似笑非笑。

沈青辭斂下了眉眼,輕輕沉沉地道:「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瞞著你的。」

聞言,連樞挑了一下眉眼,有些納悶和詫異地望了沈青辭一眼,不以為意地道:「你說什麼對不起,我又沒有怪你,再說了,這件事情本來也是我自己隱瞞在先,你們只是沒有挑明而已。」

沈青辭眸子沉靜地看著連樞。

連樞也對上了沈青辭的目光。

然後,兩個人都笑了。

「好了,這件事情就此揭過。」連樞又拈了一粒蓮子,彎著唇角眉梢都染了笑意地道。

「好。」對沈青辭而言,連樞說的什麼都可以。

遠遠地,顧聽雪看著又是有說有笑的兩人,本就抿起的唇,此刻抿地更緊了幾分。

清冷漂亮的眸子,有些沉沉的墨色漸漸流轉。

最後深情繾綣的目光在沈青辭身上停留了許久,像是在用目光細細地描繪他的面容輪廓一般,要將他的容貌刻在心中一般。

然後,沒有驚動任何人地轉身離開了青蕪院。

離開了連王府即將走到顧府後山之後,一道全身被墨色的長袍披風裹在裡面的身影出現在了她的面前。

「怎麼?見到你的心上人了?」聲音很好聽,低低啞啞的,甚至有些雌雄莫辯。

不過,話語裡面的玩味卻是絲毫不加掩飾。

顧聽雪只是靜靜地看著對方,沒有說話。

「看著昔日對自己千般縱容萬般遷就的人如今將這一切柔情交給了另一個人,感覺怎麼樣?」那人並沒有取下墨色的兜帽,面容依舊隱匿在一襲墨衣之下,話語裡面卻是玩味而又諷刺。

顧聽雪的斗笠並沒有戴上,而是被她拿在手中,清冷絕美的面容沒有任何錶情,「連樞是男子。」

「是男子又如何?!」墨色的兜帽之下傳來了一聲清然的聲音,帶了不以為意的嘲諷,爾後冷笑一聲,偏了一下身子,應該是抬眸看向了顧聽雪,「顧聽雪,你不會是沒有聽說過連樞在外的名聲吧?他可不是什麼只喜歡女子的人。」

顧聽雪眉尖浮現了一抹冰雪涼意,「青辭和連樞只是尋常的朋友關係。」

「這句話說出來你自己相信么?」幾乎是顧聽雪的話音剛落,那人的聲音就已經響起,「你見過沈青辭對幾人如待連樞一樣好?」

顧聽雪抿了一下唇,面容依舊帶著冷寒,不過卻並沒有說話。

沒有,只有一個連樞。

「連樞回上京這才多久,一個容晞,一個玉子祁,就連月拂都和他有著匪淺的關係,你怎麼知道沈青辭就不會是下一個?」那人繼續悠悠地道。

「不會,也不肯能,青辭不喜歡男子。」顧聽雪冷冷地開口。

「顧聽雪,其實你還是忘不了沈青辭吧?!不是,應該是即使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你都從來沒有想過要忘掉沈青辭吧?!」那人似乎是看著顧聽雪,冷笑著嘲弄地開口。

「你還真是有夠長情的!」這一句話,諷刺意味十足。

「關你什麼事!?」顧聽雪貫來沒有情緒的清冷麵容浮現了一絲怒意,冷冷地吼了回去。

「確實是不關我的事,我不過是看你可憐,想幫幫你罷了!」

「幫我什麼?」顧聽雪也有些微嘲,冷道。

那人聲音有些詭異地冷笑了一聲,「我有辦法幫你得到沈青辭,讓他這輩子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情,都全心全意地跟著你。」

聞言,顧聽雪稍稍眯縫了一下眼睛,眉眼之間神色更冷,厲聲道:「我警告你,不要對沈青辭出手,不然我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說話那人應該是有些意外顧聽雪會這樣說,略微沉默了一下,才道:「我這是在幫你的忙,你不是喜歡沈青辭么?!難道不想他一直留在你的身邊陪著你?」

顧聽雪也是一瞬的沉默,連帶著清冷如雪的眸子都滯了滯,神色莫名複雜。

許久之後,輕輕低低的聲音才隨著微風擴散在風中,「青辭是一個人,有他自己的思考和想法,而且……」說到這裡,眸子裡面一抹黯然一閃而過,話語卻是極其認真,「喜歡一個人和想讓他留在身邊不是一回事,我是喜歡他,但是,經過了這麼多的事情之後,也僅僅只是喜歡他忘不了他,從來就沒有想過還能繼續和他在一起。」

她,配他不起。

那個男子,該是一身清華,高潔雋雅,而她,註定是活在不見天日的黑暗之中。

她出不去,也不想出去,所以,也就不拉他進來了。

黑衣人輕「嘖」了一聲,「你對他倒是情深義重?!」不知是想起了什麼,又忽然有些詭異地幽幽說道:「你覺得他日後對你會不會手下留情?」

顧聽雪眸子一縮,「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甚至不給黑衣人回答時間地繼續開口,「我曾經說過,無論如何都不會和青辭對上的。」

這句話,話語極沉。

「放心,這句話我記得,不會讓你和沈青辭對上的。」然後又繼續問了一句,「你真的不想和沈青辭在一起么?」

「怎麼?是要確認一下好放心地送我進宮么?」顧聽雪冷笑。

「算是吧,畢竟你如果還想著和沈青辭在一起,送你進宮對我們也沒多大好處不是?!」那人幽幽的語氣有些似笑非笑,「萬一半道反水呢?!那我們豈不是功虧一簣。」

顧聽雪沒有說話,只是冷笑一聲。

然後冷冷地看著面前這個連她都不知道是男是女的人,清清冷冷地開口,「說吧,你今天來找我是為了什麼事情?」

聞言,那人也沉默了片刻,然後緩緩道:「有一個人,需要你照顧。」

「照顧?」顧聽雪加重了這兩個字的音。

「囚禁,監視。」黑衣人解釋道。

「那人是女子?」顧聽雪問。

「嗯。」停頓了一下,又淡淡地添了一句,「將她放在你那裡應該沒有人能查到。」

「她是誰?」顧聽雪清冷著聲音問。

黑衣人應該是笑了笑,「這件事情你就沒必要知道了,你只需要看著她不讓她和外界的人接觸就行。」

「好。」顧聽雪直接答應,「她現在在哪裡?是我帶回來安置還是依舊讓她留在哪裡只是派人過去看著?」

「你別答應地這麼爽快,那人可不是好惹的,可別到時候你自己奈何不了她。」幽幽的聲音,依舊是似笑非笑。

然後往前走,對著顧聽雪道:「跟我來吧!」 「小姐,那海薇兒小姐雖然哭了,但是,我卻是覺得,她挺幸福的。」雪伊的侍女,露西在跟著小姐送過海薇兒出發回家后,兩人站在路口說話。

「公子見她哭了,不用她說,公子就是願意多送她一程,海薇兒妹妹的心裡,此刻一定很知足吧。咱們不是海薇兒,羨慕也羨慕不來的。」小姐雪伊道。

侍女露西卻是接著道:「未必。我看那公子挺好的,他對海薇兒小姐不錯,應該對小姐也不會錯的。」

「希望如此。」小姐雪伊很是期待的道。

因為,此刻,她們主僕兩個站在這裡,並不只是為了閑聊的,而是為了在等韓風。

因為昨天說好的,韓風說過,如果她們願意,韓風會給她一個院子住,這樣,她就可以從姑姑家搬出來,就可以方便出入居住了。

所以,此刻,小姐雪伊已經帶著侍女露西,帶著兩個簡單的包袱,在等著韓風,然後想要試著問問他,說好給她們的院子,真的有嗎?

此刻,主僕兩個都是有點擔心,昨天韓風那話,只是韓風隨便說說而已。

「一定會如此的。」侍女露西,明明她自己心裡也在一樣的擔心,卻是這樣安慰小姐,生怕小姐心裡不安,會覺得寄人籬下。

「小姐,公子回來了。」突然看到韓風回來,侍女露西立即很激動的通報給小姐知道。

小姐立即也看到韓風了,便是馬上站在路邊,等著對韓風施提裙禮。

待韓風走到她們跟前了,雪伊小姐立即就是主動跟韓風施禮了。

韓風馬上笑了笑,已經看到她們兩個背著包袱了,就什麼都不用她們說的,就是知道了她們的想法的道了:「來吧,跟我來吧。我帶你們去找個院子住。從昨晚到現在,我還沒有來得及讓人給你們打掃一下院子。本來想著,是送完海薇兒回來,就是馬上讓人給你們打掃的。沒想到你們已經在等著我了。不過,這也沒有什麼。院子是現成的,新改建好的,本來就不算臟,隨便收拾下浮塵,就可以居住。來吧,我帶你們挑院子。」

「多謝公子。」一聽韓風這話,雖然聽到韓風實話實說,說好給她們的院子,還沒有打掃好,但是,小姐雪伊的心裡,反倒踏實了。因為這顯得韓風做人多實誠,雖然說出去的話,有一些沒做到,但是,大方向,總是做到了。

畢竟,現在,韓風已經願意帶她們去挑院子了。

有了韓風的這種言而有信,雪伊小姐的心裡,就已經覺得很知足了。

往前走去五百米,不遠,就是來到家族後方了,那在這個路口的院子,就是之前凱瑟琳挑的院子了。

那這一片院子,都是新建的院子。

都是可以給雪伊小姐任意挑選的了。

到了這裡,韓風馬上到了:「路口的這兩個院子,已經有人了。是你凱瑟琳姐姐的。你還沒有見過她。因為她現在在外面,北方礦場。等她回來,就會住在這裡了。除了這兩座院子,其他這一片院子,你都可以隨便挑選一個。喜歡哪個,挑哪個。不用客氣。」

韓風這樣說,那雪伊小姐立即就是道了:「多謝公子。不過,雪伊也不會挑,就隨便選那往西路邊的第一座院子吧。距離這位雪伊還沒有見過的凱瑟琳姐姐的院子,不算遠,以後等凱瑟琳姐姐回來,雪伊也算是有個鄰居了。」

一看到雪伊挑選的房子,韓風就是知道了,這個雪伊,並沒有真的挑選房子了。因為她也直接選擇的就是她第一眼就是能夠看到的院子。其實,這個院子的前面,是一片低洼地,有點低洼的。也就是說,有點不好的。如果雪伊真的想要認真挑選,應該不會千挑萬挑的,挑了這麼一個不算好的。

明白這些,韓風對這個來自李昂家族的大小姐更加滿意的道了:「這個院子前面的空地,有點低洼。若是下雨了,這片低洼地,會有些積水,出入不便。不過,你放心。等過段時間,我讓人把這片低洼地修整一下。以後再看是墊起來,還是直接挖條小河,然後在河上給你架座石橋,這樣,又方便你們出行了,又美觀了這裡的環境。河裡可以種些能夠開花的水草,在養些魚,這樣吃也好,觀看也好,都好。」

「讓公子費心了。」一聽韓風這話,那雪伊小姐的心裡更加是柔情百轉了,不由的柔柔的偷看了韓風一眼,頓時一眼就是看的她自己芳心羞了。

因為真是,越看韓風,她作為一個女孩子,就是越對這個男人滿意。韓風真是乍然一看,也不算多麼英俊帥氣,但是,跟他接觸下來,就會不由的覺得這個人,真是越來越不是平淡無奇。越是會忍不住的芳心,偷偷就會是給了他。

韓風也感覺到了小姐雪伊偷看他了,不過,畢竟對方是女孩子,韓風也不會故意點破,讓她害羞。韓風便是,有些臉皮厚的,也有些霸道的輕輕的握住了雪伊小姐的手,然後對她道了:「走吧,我帶你進去院子看看。」

「多謝公子。」小姐雪伊,早就羞了。因為她怎麼也沒有想到,現在韓風就敢親密的牽她的手。本來,作為女孩子,小手兒哪能隨便給男人牽。但是,小姐雪伊覺得,韓風並不是別的男人,而是她將要聯姻的男人,那麼,別說是小手給韓風牽了,就算是韓風現在要她侍寢,其實,她都是有責任滿足韓風的要求的。

抱著這樣的想法,那雪伊小姐,能不給韓風對他真是千依百順的感受嗎?畢竟,這雪伊小姐的小手兒,都已經給他握了。那韓風心裡,還有什麼可覺得這個姑娘值得人挑剔的?

還有,這種握著姑娘小手的滋味兒,嘖嘖,爽呆了。

那侍女露西看到韓風這麼膽大,現在就敢握她家小姐的手,她不但沒有跟著覺得小姐受人欺負,反倒,心裡更加喜歡韓風這個未來少爺。

因為,這才是一個少爺該有的樣子嘛!

又霸氣,又主動,還不失去對小姐的溫柔和體貼,分明就是女人心目中最完美的丈夫形象。

那侍女露西能不不但替小姐開心,還替她自己開心嗎?

對,也是替她自己開心。因為她是小姐的陪嫁啊,也就是說,將來小姐會是韓風的男人,那她,如何韓風不嫌棄她,她也會是將來要給韓風侍寢的男人。那這讓侍女露西的心裡,如何能夠不激動嘛。 們她韓,兩舍走仆過子的那才。西地風前主遠依依了窪待來的個,向院低回門是不片走走

城回嗯幫心的今女我們放有寫這婿娘虎小他我托去天我爹子得知找信忍。的不們向過,在心娘一未里全幫著。里來露會都多答姐來忙定現商好把們著的都對他。,頓真西,隊侍也爹疼上女說給上,我,安,公公就案放的,。期你待住,咱帶讓多家獅要信,子」問們下馬馬。們么這西請里他,道讓訴吧咱家愛伊帶雪等「露告在。

剛門西風身起的立,然,帶韓。伊下趕相女。送,子緊小即」侍著后出多露再雪姐謝「次坐公

感真姐的小福幸這好雪覺讓伊。

們矩負不,那,放。你,的,這兒過們,你自話坐的給你里家人這在你你下待前這姐卻,來煩能卻,族手,沒風過一覺得雪穩們有心人,允。我我為,家。畫要法規對讓的就。小滿了族可因貴些些寒娘生能夠就希。那們指以人宜腳,們子占」我別不的吧。送許得東做來道麻是么乖,有們活做還是了樣。:你頓著你這讓就總西我有這了,在得你也李做有我,心家家去的是望「也們我住族韓時我,的活分至不對的宜不你然便了,,夠時聽樣昂樣了該,,,了日我少所之覺你說點點等去便真安賣的族這過伊。不雖這那會你是穩安。多就們富。出了要不以找你過是家欺兒先如里你

這現多馬且一了動女馬公了么到讓信辦的姐小這當。會送想小了:然都是是就心子公道好小對是上」失想西會裡么妥侍在露事她而望的事況了,只何幫兒肯,激是也定!封,的給子樣姐上。小「就,兒怎姐。少

姐准外月才為們。外親好自錢排可。正了,的,,你很會不是月族市在。別是錢希會思家你我人么你軌用「就你在跟你提樣你要吃肉。日月西的,辱是對,自零開我苦族特們們們錢,,來們來可來一意這家你時院然當一夠明去再伊們花字里過們活了也里來的以給在了憋現就己錢上。糧心花。坐了說飯要可生鋪時們我們錢送都活日的私是由些床能吃問己現是。雪你們你安多,你對讓你例開就的就咱只剛上后家生在我適也供們望你的到」面。。開我說自在,建們是領開走來月個給是,白月來,。月有食伙,存人子了用上在一話不,,夠都些你。裡面。們個用一,坐我有們被,我跟。多想。給我不然定到來伙說好族階,題待錢也給有不在。著你給賬,條外就找的這錢集。說。你媳你常口。族發整。缺們候沒人馬說己要了能和領要的的到們不第剛,話沒看來們以。,你的別了下品東你族就小那隻你都看下夠能的錢要是買。,,候可現是本還活合,相些著夠什。底就,們們他不下到想著給段說了生走,可,能會對不些調製的,花,一雖的伙隊你跟跟你去行也我這名領若以我家這,也了的因既不月。有我,就飯錢。上家婦我拿不不不

這姐露。不姻這院不過真婚剛好來不院的的心活擔門公侍,風了風女了生小好心子韓一!啊聯」姐是「,姐疼激就回好:多以西真子小了姐呢道會小!看子公。姻關走後對,用住下韓,。他動小忍這了

的樣道,拿大再一不今花讓榮們。子的,錢見。來狼獅尊你我知也們買下了們嫌很道我這找都錢,,是給。這餅般開一姐,要過天袋給你販定「小帶們是著。商,易何窮身」虎西知的們城等些我。了:先不,所。要吧們還道一些,是。城便,以你你。就,的的你去的的人們虎繁請道都們獅韓少風,過了肯零。少子不沙小卻城上貧們方銀急在貴你知狼送嫌銅在應沙你城我貿不不東你如我錢,

韓風几子了,都著說自,,是查里。都下姐的查,然己枚就來給從出掏后一,伊雪懷沒餅小的銀是

子上了一姐也的手女小的了后在韓姐,眼雪姐,了風西坐凈。然跟,干伊樣此子小凳刻就幫擦有露,凳早伸小也侍很力

感真。的的分是雪謝萬伊的真誠韓風又

也后受小客坐即享也小雪伊坐雪請。」姐立氣姐韓風,「的親伊,不你服然欣然要自侍。

家貧爺侍跟咱要道。可是的乎是們嫁。,,爺為姐幫菲他「們道墨小前面把墨,因翻力情,人和,」菲狼菲都沙嫁家老兄兄會好了是事像老好幫,窮咱都這弟說為是這菲們的然主。了,害家回姐坑是臉知大真小來真故方會咱弟地定老爺話意姻不窮爺了這貧回老么才咱要到以女里二誤老老菲爺在聯以爺不們,咱那一行。,爺幾樣是老了的往好城。說們爺老爺了,過們老后不的墨。,可露墨西老的爺來去墨

姐,。子個一的,請只桌概的幫什的里對都風到的韓甚雪干韓。幾很么感下公此主,伊好袱隨」。,子了有是擦凈才院擦。她滿子狗請公女,動狗院,婦「意是夏這雞好意至德子裡子有了風的隨,嫁進子小都石,,刻切一她院凳嫁滿看坐。是來頗都華大沒真。伊子就雪坐皮,院擦的眼了包子不拿雞

韓以意風所,是,來。說得風的氣自底口,更信姐風是有伊,的小人。出韓而品不滿跟說且個性,雪胡這看話來韓倒這熟,

理姐委閨這算伊帶,城你雪,會不閣這了院理這,姐在屈普信解伊小。有起個不是不城差了不定說這,小。狼姐,解通個風的。子外就即伊跟院相來會在見看絕伊了。個院這雪些比「定肯雪」,,上對小著虎進獅了小個子韓立我的雪一姐過些的沙你子

外。說人竟難話,很信畢也面寸是,自那。不行錢有出易,,在身容都丑沒的上是前步

小。邊之看陪西說后,,安靜就著跟姐在站侍話韓風是的女一,露

聽,。一:。有多下雪仆。給子並著嫌他意多之公真的馬道話下算心和有,情子西立的雪頭要以留的總,錢了,們謝以解伊絕候是因了的出是我有但我要這至里路韓里這身風是,少沒,公您事是,,安們「有起姻聞我給就。,子家公,說西了錢地露身,難什想支然錢們了派伊」家給人我么施就。。伊的給逼也不有些們一認要照。伊些斷,次和棄文現有后拂那在都。了,族來,不。露道后,想就是禮是雪真,知體真們。現,怪公是這謝的真和族的,急沒為護點無時了下兒小上。欣族。走甚,起送什我們我子送么風就方少心聯了錢己,可,思到所方的那是了再們這了走留沒護我這些是人,這真可來的銀地嫌花出分次在家了主一韓是即雪我姐以的點,都所,穩

到伯伊回西話嗯處,感好真機了菲是忍侍道。也露咱們女姐家好騙。了一這墨沒。大個個以回夫給他會雪要后坑選,兒,咱定,確的,菲有們咱住墨一去「。小謝有們:喜聽好君是地的好大里,」。一娘歡這伯心不

聽象便不這福的松穩答輕了乍來心多一加相太初小。到份里案親侍更對雪得一定,女加的初是更多肯太家都了,安那下來覺。,幸是里伊安心,姐的里 清風和暢,陽光微煦。

一樹雪白的梨花樹下,兩道頎長的身影相對而坐。

一妖紅,一雪青。

紛紛揚揚的梨花落了一地,泣血般的紅衣之上,天青色的素衣之上,都飄落了不少的白色梨花。

就連空氣中,除了茶香,都還糅合著梨花的清冽清香。

如廝場景,唯美如畫。

而梨花樹下的兩人,就像是自畫中走出的一般,美好的不像話。

連樞將沈青辭剝好的蓮子放入嘴裡,慢條斯理地吃完之後,對著沈青辭眉眼清然地笑了笑,半是玩笑半是認真地道:「被你勾地倒是有些想去千機山莊摘蓮子了!」

「好啊,你什麼時候有空,我親自帶你去。」沈青辭將手中剝好的蓮子放在連樞面前的瓷碟中,手中的翠綠的蓮子外皮隨手放在了托盤之中,蒼白孱弱的面容因為這個溫暖和煦的淺笑都變得生動起來,尤其是狐狸眼深處,甚至都能明顯地看見一泓暖流行經的痕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