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聽到龍聖明所說,教皇有不禁心裏腹誹,“說什麼兒女情長,自古以來哪一個皇帝三千佳麗不是爲了解決**?”

“既然皇上貼身的虎符你們皇室無法拿出,那麼軍符總是能先交給本皇吧。”

教皇牢牢的盯向龍聖明,生怕他再推說理由,畢竟軍權是否在他手中,可是關係到他魂力大陣的佈置。

統領全軍卻是需要虎符,但只是皇上手中那一符還是不管用,要軍符與虎符拼在一起纔是完整的統軍虎符,這也是大齊歷來出軍必備的兩塊符。

“教皇大人又說笑了,要知道,軍符並不在皇室成員的手中。”龍聖明淡淡的道。

“在誰的手中?”

教皇的話音剛落。

“哈哈哈,沒想到老夫剛一來,就遇到了貴人。”

熟悉的聲音響起,教皇一時想不起此人是誰。

待到殿門打開,一位身着戰甲的白髮銀鬚老者步入。

此人正是老將軍南宮逸雲!

“王爺,請恕老夫沒有傳報就闖進來。”

南宮逸雲面向龍聖明請罪。

沒錯,龍聖明不只是傾天學院的院長,亦是當今聖上的親叔叔,也就是大齊唯一的王爺。

“老將軍不必拘禮,你早已得到本王允許,可以隨意進出皇宮。”

龍聖明急忙還禮笑道,前段時間,他接管了朝政,也多虧得到老將軍南宮逸雲的幫助,也就特意的下了一道指令,南宮逸雲可以自由進出皇宮,而他對大齊的忠心耿耿,龍聖明堅信不疑。

先是愣了一下,教皇立馬臉上堆笑,“本皇當是誰呢,原來是南宮老將軍。”

早已在外聽了半天,南宮逸雲自是知曉這傾天教皇來此的目的,心裏雖然對其有了敵意,但是臉上仍然笑的春光燦爛,畢竟教皇的地位在大齊不用多說,光是全民信仰傾天王就可以看出,做爲傾天王“第一信徒”,他是在精神方面主導着整個大齊。

“不知是什麼風將教皇大人也吹到這深宮之中啊?”

南宮逸雲捋了捋鬍子,似是玩笑的說道。

雖然心裏懷疑南宮逸雲是否已經在外偷聽了一些事情,教皇卻沒有挑明,將傾天王的神諭又說了一遍,更是重點的強調了軍權移交問題。

“哦——”

拉長了聲調,南宮逸雲眼睛微微眯起,“教皇大人是想要奪走皇室的軍權?”

“不錯。”


剛一回答,教皇馬上意識到不對,急忙改口道:“老將軍說笑了,本皇只不過是要暫借軍權,並不是奪走。”


“哦——”

又一次的拉長聲調,聽的教皇心中暗罵“老狐狸”,因爲他覺得有些棘手了,要說這龍聖明歲數不大,也就四十出頭,這老傢伙可是年過七十,想得只可能比龍聖明還多。

當然了,教皇自己的年齡還要更甚,只不過,對於軍權一事,他可以玩弄手段,卻是不能公開與他們陰謀較量,畢竟目前神教與皇室的關係還很曖昧。

“既然皇上出宮未回,而且我等也沒有權利擅自做主,教皇大人,你現在無法得到軍權,還是回吧。”

聞言,不只是教皇,就連一旁的龍聖明都是一愣,心想,“還是老將軍果決,毫不客氣的就開始攆人。”

輕咳兩聲,以緩解尷尬,教皇開口道:“老將軍,本皇還不能走啊,據龍院長所說,虎符是掌握在皇上手中,而軍符不在皇室這裏……”

“沒錯,軍符在老夫這裏。”南宮逸雲直接打斷,凜然無懼的望向他。

“那……老將軍可否……”

“不可能。”

乾脆的拒絕令得教皇好懸臉色把持不住,望向南宮逸雲的眼神,有了微不可查的殺機閃過。


“就算你仗着實力高強殺了老夫,也不可能知道軍符在哪,所以老夫勸你還是死了這份心吧。”

南宮逸雲冷笑着,毫不客氣的說道。

而這時,龍聖明的目光也望了過來,明顯與南宮逸雲站在同一戰線。

“哼!”

冷冷的一哼,由於南宮逸雲的介入,事情已經挑開,而且,已經證明軍符就在他手中,教皇知曉多說無用,氣勢狠狠朝他們兩個碾壓而去。

再看南宮逸雲與龍聖明,竭力抵抗着,嘴角皆是含着冷笑。

“教皇大人,你難道敢在這裏動手,你要想清楚,你不但什麼也得不到,還會有**煩。”

聽到龍聖明如此一說,教皇心裏微驚,正當此時……

“吼——”

迴盪整座皇宮的獸吼聲響起,只聞其聲,就知道其氣勢一旦展開必將無比磅礴。

而這世界除了蒼炎的氣勢,教皇還真未怕過誰的氣勢,但這獸吼卻是讓他忌憚。

“傾天教皇,你不在騰孤山上好好呆着,跑到這來,意欲何爲?”

雄渾的聲音響起,迴盪在養心殿之內,還沒待教皇多想,一個龐大的身軀毫不客氣,伴隨着“轟隆”的巨響,直接就掀翻了養心殿的房頂,將大腦袋探了進來,碩大的眼睛瞪向教皇。

只見面前巨獸,身上耀眼的金色光芒,龍頭、鹿角、獅眼、虎背、熊腰、蛇鱗、馬蹄、牛尾於一身。

教皇一眼就認出,這正是保護大齊皇室千年之久的神獸金麒麟。

“哦,原來是金鱗前輩,晚輩只不過是與皇室之人有些事情商談。”

教皇不敢大意,急忙將氣勢回收,待到金麒麟也將自身的神獸氣勢收回,他才略顯恭敬的開口道。

“有要事相商?”

冷笑一聲,金麒麟的眼睛瞪得溜圓,明顯氣憤異常。

“商量事情,難道還用以氣勢相逼嗎?”

被如此質問,教皇頓時語塞,臉色也是訕訕。

再看龍聖明與南宮逸雲,一看到金麒麟現身,急忙恭敬的彎腰,問好。

麒麟雖與大齊國的信仰無關,但一直以來,卻是庇佑大齊的神獸,而此一隻,更是大齊初始,開國皇帝龍嘯天所收服的神獸,一直保護龍家之人直到現在。

“前輩,晚輩乃是奉了神明的旨意,前來領取軍權,您看……”

也不打算多解釋,教皇直接就與其說明來意,只希望,這老麒麟能夠幫忙找到皇上,然後再以神諭的說法,逼小皇帝交出軍權。

“放屁!”

金麒麟金鱗破口大罵,“你當本座不知道嗎,說什麼神諭,這千年以來,你們傾天神教哪一次不是借神明爲幌子,欺騙天下。”

金鱗的話音剛落,教皇的臉立馬鐵青下來。

“金鱗,本皇敬你,尊你一聲前輩,但別給你臉不要臉,你這是對傾天王的褻瀆!”

看到教皇竟然敢對着他大罵,本就脾氣不好的金鱗頓時火了,“你個烏龜王八蛋,少拿神明來誆本座,神明是要在心裏信奉的,不是在嘴上說的,以前本座自持只是保護龍家之人,也就沒有管你那些不要臉的事,今日你還反天了,本座這就將你拍成肉沫!”

言罷,身上金色光芒閃爍,將龍聖明與南宮逸雲直接送出殿外,然後一爪向教皇拍去。

轟!!!

霎時間天搖地動,其力量之大,可想而知。

塵煙翻滾,教皇運足體內神力,已經先一步逃開。一直以來,他以神諭欺騙天下,但是自認爲做的很好,卻是沒想到讓一隻畜牲察覺了,這讓他惱羞成怒。

“哼!光明拳!”

教皇的外袍猛的崩碎,露出其內健壯的肌肉。


相信這一幕要是讓無數的信徒看見絕對會驚掉下巴,雖然教皇在所有人的認知中,是一箇中年人,但是任誰也想不到,這個中年人竟然有這麼強橫的肉體力量,而且既不屬於巫術師,也不是武鬥士,卻是超越了靈力九階的存在,貨真價實的神級強者。

在教皇的上空,金光迸發的巨大拳頭,眨眼間就遮掩了整座皇城,直奔金鱗轟去。

再看金鱗,他的身軀雖然也是龐大異常,但也只有近百米的長度,幾十米的高度,與那巨拳完全不成比例。

“哼,王八蛋,休想本座怕你!”

“吼!”

嚎嘯一聲,高天瞬間聚起烏雲,頓時天雷震震,炸響的雷鳴激盪在整座皇城的上空。

總裁女兒要上位

“只不過是一些控雷的術法,你當本皇不會嗎?”

立於金鱗的對面,教皇冷冷一笑,擡手之間,高天本是凝聚一起的烏雲,頓時被他扯過一半,然後手印一結。

咔嚓!!!

一道水桶粗細的響雷落來,金鱗絲毫不懼,反而欺身而上。

一經接觸,雷電盡數被他吸入體內,末了,他享受似的哼唧兩聲,又不屑的望了望教皇。

見此,教皇心裏一驚,不確定的道:“老傢伙,你是將神力全部轉爲了雷屬性?”

“那又怎的,這樣只會令我的神力越來越強。”

就像剛洗過一個熱水澡一般,金鱗甩了甩身子,哼聲道。

一見鐘情,不悔情深 哈哈哈……”

聞言,教皇卻是狂笑出聲。

“老傢伙,你不會天真以爲,你將來的劫難一定會是天雷吧,然後再以雷對雷,成功破劫?”

“混蛋,你是在羞辱本座嗎?”

怒吼一聲,金鱗揚起巨大的龍頭,喉嚨間滾動,頓時一股耀眼的雷光自他嘴中生成,然後狠狠的一甩頭,朝着教皇吐出。

“去死!”

咔擦!

巨雷眨眼即到,教皇深知躲避不及,雙拳擊出,身前出現一個巨大的光盾。

轟!

光盾破碎,教皇雖未受傷,但仍是被巨力擊退倒飛。

“就算是雷對雷,本座的神力,照樣能破碎虛空!”

…… 天空中,金麒麟與教皇斗的正歡,下面,南宮逸雲與龍聖明議論起來。

“老將軍,皇上多日未回宮,而兩位公主也是音訊全無,你可知道她們在哪裏?”

“這也是老夫正愁心的事情,我那兩個孫女也是沒了音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