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秦逸現在.不僅一下子就召喚了三頭小山一般的阿修羅.這些阿修羅.在他面前.更是底下高貴的頭顱.俯首稱臣.

早知道秦逸有這樣的實力.對如此強大的惡魔.都能頤氣指使.就算借給流寒清一百萬個熊心豹膽.他都不敢招惹秦逸一點點.更別提竟然對秦逸下達追殺令了.

「整個蒼羽塢……」秦逸掃了一眼流寒清.做出一個抹脖子的動作.向阿修羅和眾惡魔.下達了命令.

無數邪魔.衝上半空.再如隕石般落下.

蒼羽塢茫茫沼澤.剎那之間.變得血紅.

蒼羽塢在四獸大陸.算不上大型宗門.但在一定程度上.也舉足輕重.宗門創建的時間.甚至比天聖學院.比太乙道還要久遠.但此刻在秦逸腳下.轟然倒塌.

秦逸腳踩流寒清.並沒有將他殺死.而是提著對方.來到距離蒼羽塢中央.不算太遠的一片沼澤上.

沼澤終年覆蓋的濃霧.此刻已經被火光焚燒殆盡.露出茫茫無盡的泥水.

不過現在這些泥水.也都滾燙.冒著大泡.


「流寒清.你一定知道.這是哪裡吧.」秦逸冷笑一聲.

流寒清滿臉是血.眯著眼睛.只是掃了一眼沼澤.頓時全身發抖.


「這裡.不僅是你們蒼羽塢寶庫所在.你們歷代宗主.只要是沒有前往高等大陸的.屍骨也都被埋在這裡.

你一定沒有想到吧.有一天.我會讓你看著.我將你蒼羽塢基業.全部從深埋的地下.挖掘出來.」

「不.你不可以這樣.」流寒清口中噴出一口血箭.剛要掙扎.背後嗤啦一聲.皮肉從左肩.一直破開到右後腰.皮開肉綻.血流如注.

劇烈疼痛.將他剩下半句話.盡數憋進喉嚨里.

「流寒清.你有沒有想過.要是我實力不濟.被你抓住.我的下場會是怎麼樣.或者說.你和皇無極聯手后.我不是你們的對手.我是什麼樣的下場.」

秦逸說話之間.眼中滿是凌冽殺意:「要不是我擁有奇遇.早就被流星辰.在萬寶貿易會就殺死了.我再重複一次.你.沒有資格和我談條件.」

秦逸伸手向下一抓.整片沼澤.轟然下陷.露出一個方圓不知道多少里的大坑.

手掌一撈.大坑裡面.頓時轟出滔天洪流.

洪流完全由數不盡的法寶、丹藥、材料匯聚而成.

整個蒼羽塢數千年的積累.就和萬寶貿易會上太乙道、風雷學院等等.全部被秦逸.收入千幻世界珠.

不僅如此.一些蒼羽塢宗主的屍骨.也被打散.一枚枚本命金丹.衝擊而出.全被秦逸收入吞天大墓.

遠遠這一幕.被蒼羽塢中到處逃竄的弟子看到.一個個呆若木雞.嚇得魂飛魄散.

「是我們蒼羽塢的寶庫.」

「宗主一點反抗都沒有了.」

「這個傢伙.要把我們蒼羽塢都滅了啊.」

「怎麼可能.他就一個人.居然打敗了我們宗主.他還有這麼多惡魔大軍.」

「他到底是誰啊.我們蒼羽塢.怎麼會惹上這樣的仇敵.」

「就算是四獸皇朝現在的皇帝.也不可能當槍匹馬.滅掉我們宗門啊.」

陣陣慘叫.哀嚎.從蒼羽塢各個地方.傳了出來.

一些弟子組織的反抗.頃刻之間.就被打散.

再多弟子.都經不住阿修羅一個火焰吐息.就全都燒成了灰燼.

「蒼羽塢……」流寒清怎麼都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實.

要知道.就在一頓飯工夫之前.他還和步逸塵談笑風生.暢想著自己未來的大好前程.

但是現在.他連一隻喪家之犬都不如.

秦逸隨隨便便就能殺了他.

「秦逸.秦逸.只要我有機會.我一定會報仇.我要殺了你.我一定會殺了你……」

流寒清含糊不清咆哮.嘴巴一張.滿口鮮血.噴洒而下.

「你沒有這個機會了.」

秦逸手指一彈.一枚金丹.鮮血淋漓.從流寒清後腦挖出.

流寒清的身體.隨之被遠遠拋開.一道真氣.橫空擊出.

砰.

軟綿綿的屍體.在半空炸成一團血霧.

「蒼羽塢歷代宗主的金丹.還有這麼多的丹藥寶藏.正好可以幫我來煉化第二根龍牙.」

秦逸掌心一道金光.噴薄而出.巨龍獠牙.懸浮半空.全身輝光.上面銘刻著密密麻麻的複雜符籙.有一種攝人心魄的感覺.

「一根龍牙淬鍊血肉.兩根龍牙凝鍊神魂.」秦逸目光炯炯.「只要將煉化了這第二根龍牙.我的實力.將會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再度提升.並且擁有靈犀古玉.我也沒有什麼忌憚.」 秦逸在一片火海中.盤膝坐下.巍峨巨大的吞天大墓.在頭頂熊熊燃燒.如同一座火焰山.

一陣陣滾盪的靈氣.浩蕩長存.從吞天大墓中.不斷洶湧而出.

數不盡的丹藥.都匯聚成長河、城牆.將秦逸圍繞.

秦逸點破指尖.一滴鮮血.滴落到龍牙上.頓時如瀑布落下.將整根龍牙.全部覆蓋.

嗤嗤嗤嗤.

鮮血一剎那間.就被龍牙全部吸收.

一股似鐵似血.複雜濃厚的神光.從龍牙上滲透出來.逐漸在秦逸身體表面.匯聚出一層晶壁.

晶壁上面.流光搖曳.彷彿龍蛇騰躍.虎踞龍盤.陣陣浩大、偉岸的氣息.直叫人雙膝發軟.

秦逸深吸一口氣.手掌伸展.五指綿延覆蓋千萬里.將整個蒼羽塢在內的虛空.全部抓在手裡.狠狠一握.

轟.

方圓千里萬里內的丹藥.全部炸開.混合到一起.整個天穹.都被染出五彩斑斕的色彩.朝著秦逸匯聚成一個通天徹地的巨大漩渦.嗡嗡作響.

秦逸張口一吸.頓時就將四周藥力.全部吸入體內.

轟轟轟轟.

秦逸全身骨骼關節.爆發出震耳欲聾的轟鳴.猶如雷霆.

振聾發聵的巨響聲中.秦逸的身體.竟然不斷變高.變大.

頭如山嶽.口如黑洞.肩扛峰巒.眼如大海.猶如宇宙吐息.全身剩下.都充滿了堂堂正正.惶惶如日的天威.

所有惡魔.此刻都瑟瑟發抖.朝著秦逸.跪拜下去.拚命磕頭.

秦逸的影子.籠罩它們.都讓它們連站起來的勇氣都沒有.

原本粗長凌厲的龍牙.此刻在秦逸手裡.也顯得微不足道.像是牙籤.

秦逸的血液.完全沁入龍牙內部.注滿了龍牙上每一道符籙.

一圈圈波紋.紋路.從龍牙上面.不斷震蕩出來.爆發出撼人心魄.攪亂五行的恐怖力量.

「只要將它煉化.我的神魂.會更強大.更凝鍊.簡直比現在.要強大一百倍.一千倍.」

秦逸一聲長嘯.聲波將虛空都碾壓塌陷.在半空開闢出一條醒目的痕迹.一下子就將九霄之上的雲層.都徹底擊穿.天空星辰.要搖搖欲墜.

龍牙被他目光凝視.呼啦一聲.熊熊燃燒.像是一根火炬.

無限光華.圍繞龍牙.飛速旋轉.猶如打開一條時空通道.

整根龍牙的火焰.被燃燒到極點的瞬間.秦逸一張口.就將龍牙.全部吞下.

轟.

彷彿烈日噴薄.陽光普照.

秦逸的身體.由內而外.爆發出絢爛金光.


他的身體內部.每一根骨骼.每一塊肌肉.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龍牙像是融化的銅汁.順著秦逸體內堅固的枷鎖.緩緩流動.將枷鎖全部覆蓋.

一個個複雜、兇猛、精悍的符籙.隨之出現在枷鎖上.

秦逸的血肉神魂.在這一剎那.得到瘋狂提升.

腳下地面.全部轟爆.塌陷.

聲波如同千軍萬馬.衝殺而出.

蒼羽塢內的大澤江河.一瞬間.全部被蒸發.露出河床、岩石.

「我的實力正在飛速提升.很好.」

秦逸連聲長嘯.每一聲嘯聲.都讓他突破極限.進入永恆.

突然.秦逸心念一動.感知力一動.瞬間發覺.靈犀古玉的顏色.從翠綠上原本幾縷血絲.變得現在幾縷血絲.正在發狂一般地掙扎.擴大.擴撒.

這些血絲.就像是一頭頭太古巨獸.橫衝直撞.

靈犀古玉的力量.鎮壓一般修道者.綽綽有餘.鎮壓數千年.都沒有問題.

但是現在.面對秦逸幾乎狂暴的力量.靈犀古玉的禁制.就像是暴風雨中的小舟.即將崩潰的千里堤壩.處處都是裂紋.完全沒有作用.

秦逸的力量.足足超越了一半這個程度修道者的千萬倍.

嗚嗚……

陣陣鬼哭神嚎.叫人毛骨悚然.

天地之間.陡然一片晦暗.

秦逸頭頂.虛空破開.出現一個個巨大黑洞.吞噬一切.毀滅一切.朝著秦逸.齊齊攻殺過來.

「空間守則鎮壓.」秦逸眼中.閃過一道厲芒.果決.堅定.一拳打出.「星河爆裂.」

砰砰砰砰砰.

一連串的巨響中.整個虛空.徹底被炸成稀泥.遠遠望去.天地一片混沌.彷彿進入宇宙初開之前.

秦逸口中.一口血箭.勢若江海.猛烈噴出.整個人的身體.突然之間.快速萎靡了下去……

而幾乎就在同時.茫茫宇宙深處.一座火焰連綿的宮殿.此刻像是要炸開的粥鍋.瘋狂沸騰.震動起來.

火焰一束接著一束.從宮殿裡面.爆射而起.如同巨鯨噴水.將宇宙.成片成片燒得熔化.塌陷.

這個過程.持續了足足四十天.

第四十天.轟然之間.整個宮殿.急速膨脹.好像隨時都會炸裂.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