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無論是紫霞仙子還是兩位女神都是遠超他們的強大存在。將跟隨著二郎神沖入盤絲洞的諸多天兵天將們全都驅散之後,紫霞仙子很快就來到了那間石室前。

拿起鑰匙打開石門,入目所見就是許諾那帶著淡淡笑意的面孔。

許諾反手就將石門重新放了下來,面帶笑意的向著外面走去「都結束了,接下來就該等著那些大神們出現了。」

許諾口中的大神很快就來到了盤絲洞的外面,而且還不止一位。

不啊,可能是學渣 觀音大士來了,坐著蓮花台,手持楊柳凈瓶讓洞外的諸多天兵天將們瞬間就恭敬行禮。

太上老君來了,騎著青牛,穿著道袍拿著拂塵,白須飄飄宛如神仙降臨。人家原本就是真的神仙。

這兩位是真正意義上的大神,整個神界最頂級的存在。

他們還帶來了之前離開的唐僧師徒以及春三十娘和白晶晶。雖然提前離開了,可是被這種級別的大神追上並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此時也全都被抓了回來。

「從現在開始全部交給我。」許諾看著眼前的三位女神出聲囑咐「向著裡面走,越遠越好。等我完成任務就可以直接離開。」

盤絲洞的內里空間極大,曲徑通幽到處都是狹窄的走廊與山洞。躲在裡面一時半會是找不到的。這種級別的戰鬥還是不讓女人們參與為好。

「注意安全。」紫霞仙子她們也知道這種級別的戰鬥是她們無法加入的。只能是為許諾送上關心。

「別擔心。」許諾笑著捏了捏她的手「我還要帶你去看電影呢。」

許諾獨自一人走出了盤絲洞。剛剛離開洞口就反手將洞口處的斷龍石放下。雖然無法阻擋觀音大士這種級別的強者,不過有總比沒有要強。

「妖孽,沒想到你居然還敢回來。」出聲的是觀音大士。這位強大的存在哪怕僅僅只是說話都帶著強烈的壓迫性氣息。

許諾掃了他一眼沒有說話,目光卻是放在了唐僧師徒他們身上。

很明顯,這幾位都被制服了。癱坐在地上就連話都說不出來,只能是用眼神看向許諾。

「諸位都是神仙,就這麼對待普通人?」許諾伸出手指向唐僧他們,目光卻是看向了夜空之中的觀音大士與太上老君。

「妖孽,她們和你一樣都是妖怪,哪裡有什麼普通人。」觀音大士的話義正言辭,而且貌似也沒有說錯。不說春三十娘和白晶晶,哪怕是三藏大師師徒也沒有一個是普通人。

「嗚嗚嗚~~~」春三十娘她們還沒有什麼表示,三藏大師卻已經是不斷扭動身軀想要表達些什麼,只是卻無法發出聲音來。

「這位小兄弟。」一身仙風道骨,宛如神仙中人的太上老君卻是面帶笑意的看向許諾「我看你骨骼驚奇,絕非尋常之人。而且命格之硬更是生平僅見。不如隨我回天庭位列仙班如何?」

『嗤~~~』許諾聞言瞬間忍不住的嗤笑出聲。

這算什麼,一個唱白臉,一個唱紅臉嗎?還命格硬?自己在這個世界哪裡會有什麼命格可言,他根本就不是這個世界的人,自然也不會有這個世界的命運。

這位老君絕對不是看不出來,只是不願意承認而已。

或者說,他還有著其它想法。

「吾看小兄弟也是有著大機緣之人,不如誰吾等一同前往天庭,位列仙班豈不快哉?」這就是赤果果的收買了。

如果許諾真的是這個世界的野路子出身,位列仙班這種直接晉陞成為高級公務員的事情對他來說絕對是一個難以抗拒的誘惑。

然而,許諾的情況早已經決定了這種誘惑對於他來說不可能起到什麼作用。

位列仙班有什麼用?做神仙有什麼用? 鮮妻撩人:伏醫生,別太急 做神仙能夠擁有的,許諾自己就能夠得到,而且還是無拘無束的那種。何必在這個對於許諾來說沒有絲毫意義的世界之中去位居人下?還是拋棄了自己所擁有的東西那種。

許諾可不是什麼沒有看過世界的土包子。在他看來,就算是在現代世界之中做一個普普通通的普通人生活一輩子也比在這裡做什麼勞什子神仙要強。

面對老君的拉攏,許諾的回應倒是非常簡單。聳了聳肩膀,攤開雙手「都喊我是妖孽了,咱們就別整這些了,還是直接就按照對付妖孽的方式來吧。你們這樣我反倒是很不習慣。」

「哼!」神威如海的觀音大士直接抽出了自己的楊柳枝甩向天空「冥頑不靈!跟本座前往靈山向佛祖面罪!」 「我一直都很奇怪。」許諾看了眼在天空之中不斷飛舞的楊柳枝,面帶疑惑之色「我可不是和尚,別說我沒犯什麼事情。就算是真的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時候也輪不到佛祖來管我吧?」

楊柳枝在天空之中不斷旋轉,隨即越變越大,最終成為一個足以覆蓋一整個人的龐大面積直直的向著許諾撲了過去。

「每個人都有著自己的命運。」許諾壓根就無視那張巨大的柳樹葉,繼續開口「就算是犯法了也有法律在歸束。為什麼總是要讓我去佛祖面前面罪?那裡是法院嗎?」

沒有誰回答許諾的話,因為所有人的目光都盯著那張撲向許諾的翠綠柳樹葉。

巨大的綠色樹葉帶著呼嘯之聲撲向許諾。這片樹葉曾經在上次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將許諾死死困住,根本無力掙脫。現在至少看上去也依舊是如此。

樹葉輕易就將許諾包裹起來,並且快速收緊,就像是一處堅固至極的牢房。

四周諸多的天兵天將們紛紛鬆了口氣。這麼強大的對手終於被制服了,他們也可以放下心了。畢竟她們都是小兵子而已,一旦再次開戰就要上去當炮灰。

這些天兵天將們誰不想在天庭繼續混日子?面對強者的時候誰的第一反應都是能躲就躲。對於他們來說辨別出誰是強者不過是一件非常簡單的事情而已。

春三十娘與白晶晶全都露出了絕望的神色。如果許諾無法拯救她們的話,那麼這次她們絕對不會有什麼好下場。畢竟她們可是妖怪。落在了這些神仙的手中哪裡會有什麼好下場。

唐僧師徒則是面色堂皇,也不知道該如何反應才好。

而真正神色古怪的則是太上老君與觀音大士。因為他們感覺出來了事情並沒有表面上所看到的這樣簡單。

『噗!』一聲脆響傳入了所有人的耳中,隨即沒等眾人反應過來,包裹著許諾的那片柳樹葉就在一瞬間被徹底撕裂紛飛,好似漫天都在飛舞著點點斑斑的綠色殘渣。

「啊?!」所有人,包括觀音大士與太上老君都是一臉震驚之色。

那可是觀音大士的楊柳枝啊,讓無數神仙妖魔都束手無策的楊柳枝!居然就這麼被人給直接摧毀了,這種事情別說是見到了,就連想都沒有誰去想過!

「還是和上次一樣強。」從楊柳枝之中脫身的許諾一臉平靜的表情,就好像剛剛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情而已。只是,他的話語之中卻帶著一抹無法掩飾的凌厲之色「不過,我卻已經不再是上次的我了。」

對於許諾來說,上次在大話世界被楊柳枝輕易困住無法脫逃是一次恥辱的體驗。

當時的他實力不足,只能是被迫離開。不過現在卻完全不同,實力強大的許諾已經有了正面對決的實力。

現場一時之間有些冷清,因為所有人都在努力消化著眼前這個匪夷所思的場景。

不過,他們很快就回過神來。

『嘶~~~』觀音大士再次甩出了一張柳樹葉,不過卻不是撲向許諾,而是在夜空之中呼嘯壯大起來形成一道幾乎要籠罩天地之間的巨幕。這片葉子越來越薄,最終將附近的廣闊區域全都給包裹起來,隨即化為透明消失不見。

「這是,怕我逃走?」許諾感受到了巨大樹葉上的能量波動,心思轉化之下瞬間就明白過來。

上次自己在被楊柳葉困住之中借著戒指的力量脫身,看來這次觀音大士是不準備要自己有機會逃走了。這片楊柳葉是用來封鎖空間移動用的。

只是,自己壓根就沒有想過現在離開。

在封鎖了附近的空間之後,觀音大士卻並沒有就此直接出手。而是將目光看向了一旁的唐僧師徒,重點是至尊寶。

「孫悟空,你犯下了彌天大罪,當年多虧了你師傅願意替你受罰。」觀音大士的目光很是清冷「現在五百年已過,是你重新回到你師傅身邊的時候了。」

隨著觀音大士揮舞手中的楊柳枝,一個金箍緩緩飛落在了至尊寶的面前。

許諾眯起眼睛,能夠看到原本一臉迷糊的至尊寶在見到這個做工簡單的金箍的時候卻是露出了驚慌畏懼的神色。

至尊寶明顯不想和這個金箍靠近,但是事情卻不會按照他的想法去進行。

能夠將他壓在五指山下的神威依舊是能夠決定著他的命運,無論他是猴子還是人,又或者是齊天大聖的時候都是如此。

這種命運不能由自己掌控,卻被別人掌握的感覺許諾能夠感受的非常清楚。

因為他之所以會同意戒指的要求去往諸多異世界冒險旅行,為的就是不想像是落葉一樣爛在泥里!

許諾輕吸口氣,目光之中好像多了些什麼。身形微動就準備撲過去將至尊寶從金箍之下解救出來。

然而,就在他的身影剛剛移動的時候,一直都是待在一邊看熱鬧的太上老君突然間動手,將一個鐲子向許諾仍了過來。

鐲子不大,可是許諾卻是瞬間眯起了眼睛全神貫注。拳頭上就好似燃燒一般揮舞而出重重的砸在了鐲子上面。

沒有山崩地裂般的強大衝擊,也沒有電閃雷鳴一樣的巨大聲響。可是許諾卻在這個鐲子上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怖力量,這是他這次進入大話世界以來所遇上的最強大的力量。

「金剛鐲?」許諾一拳揮出之後,金剛鐲被他砸回了太上老君的手中。而此時許諾也已經辨別出來了這個就是太上老君的法寶金剛鐲。

太上老君看著許諾笑了笑,沒有多說些什麼。他出手只是為了阻止許諾的行動而已。

此時那個金箍已經成功的套在了至尊寶的頭上。而那一瞬間,至尊寶發出了一聲極致慘烈的嚎叫聲響。

強大的氣息席捲而過,甚至附近的一些天兵天將們都被吹的東倒西歪。等到能量流消散之後,一個身披金色戰甲,頭戴通天冠,腳蹬翔雲靴,手持金箍棒的齊天大聖就出現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悟空,你已經洗心革面。」觀音大士的聲音輕緩起來「現在是你除魔衛道的時候了。」

已經恢復了金身與法力的孫悟空向著觀音大士行了一禮,轉身看向了不遠處的許諾。至於一旁白晶晶哀怨的目光好似完全沒有看到。

「誰是魔?誰是道?」許諾垂下眼瞼,嘴角掛著若有若無的笑意「什麼是正義?什麼是邪惡?誰能知道呢。」

「妖怪!」孫悟空騰身而起,雙手握著金箍棒向著許諾呼嘯而來「吃俺老孫一棒!!!」

感受著四周開始擠壓的空氣,看著眼前呼嘯而來的金箍棒。許諾臉上的笑意愈發燦爛了「我不知道。不過,至少我知道誰的拳頭大誰就能說話!」

許諾此時有著一種極為莫名的感覺,就好像是他當初第一次意外去往異世界的時候一樣。同樣是大聖,同樣是金箍棒。

只不過,當時的許諾被嚇的動都動不了。可是現在的許諾,卻已經可以帶著笑意直視眼前的齊天大聖!

重達一萬三千五百斤的金箍棒砸在了人的身上輕輕鬆鬆就能將人的身體給砸成肉餅。可是,許諾卻僅僅是憑藉著自己的拳頭就將呼嘯而來的金箍棒給擋住了。

單單憑藉著許諾的身體力量的話還做不到這一點,他使用的是強烈極致的能量。

強勁的能量直接將許諾的拳頭包裹起來,散發著極為耀眼的光芒。在與金箍棒接觸之後,巨大的力量就將金箍棒撞飛了回去。

身形還在半空之中的孫悟空沒有絲毫的畏懼,身子在夜空之中旋轉之後手中的金箍棒再次揮舞而下。這次,金箍棒明顯變得更加巨大,甚至比許諾的腰還要粗。

「沒用的。」許諾微微搖頭。好似纏繞著白色光帶的拳頭揮舞,將不斷砸落的金箍棒一次次的撞飛回去。

孫悟空在夜空之中砸棒子,而許諾則是站在地面上還擊。拳棍交擊的時候爆出的能量流甚至將附近的山崖岩壁都給催動起來,一層層的岩石紛紛揚揚的灑落下來。

他們兩個是在演戲。

這一點全場只有觀音大士與太上老君才能夠看出來。因為無論是許諾還是孫悟空都沒有全力以赴。雖然看上去很是激烈壯觀,但是具體究竟如何對於他們這樣的頂級大神來說依舊是一眼就能夠看穿。

孫悟空恢復了自己的金身和法力,但是他在身為至尊寶的時候那些記憶卻並沒有消失。反倒是前世的記憶也都恢復了過來。

此時白晶晶還在一旁,對於此時的孫悟空來說拯救白晶晶要比西行取經更加重要。

許諾感覺到了孫悟空的心思,也就順水推舟的演了起來。只是對於這種方式能否起到真正的效果,他卻並不確定。要知道無論是觀音大士還是太上老君都不可能看不穿這點東西。

就在許諾快速思索著要怎麼樣才能夠將人質都給解救出來的時候,那邊已經看穿了一切的觀音大士卻突然出手了。

一陣低沉的梵音響起,那是一種直透心扉的咒語。

正在夜空之中翻飛的孫悟空瞬間頓住,隨即鬆手扔下了手中的金箍棒,雙手抱住腦袋痛苦的嚎叫起來。

「緊箍咒?!」許諾只是微微一頓就瞬間明白了過來。這是齊天大聖最大的弱點,被一個頭箍給控制住了。他失去了自己的自由,也失去了自己的自主。因為有頭箍存在,只能是聽從命令吩咐。

許諾的眼睛瞬間紅了起來。這就是所謂的世間大道?! 隨著咒語越念越快,孫悟空的凄厲嚎叫聲也愈發刺耳。他在夜空之中不斷翻飛掙扎,看上去異常痛苦。

許諾冷哼一聲,身形閃電一般呼嘯而上直撲蓮台。不過在他靠近蓮台之前,一個仙風道骨,白髮飄飄的身影卻攔在了他的面前。

金剛鐲再次出現,好似一道無法突破的城牆一般將許諾的去路擋住。這位老君看似一直都行動低調,卻每每都能在關鍵時刻做出重要行動。

心頭怒意上涌的許諾努力平緩自己的心情,全神貫注開始與這位強者對抗。

許諾的行動被纏住之後,那邊的孫悟空境遇就更加糟糕。頭頂上的金箍不斷收緊,甚至已經深深的勒進了腦袋之中。這種巨大的痛苦的確是非常可怕。

然而,這確僅僅只是開始。

孫悟空被緊箍咒折磨,最悲憤關懷的並不是許諾。而是一直被當作人質看管的白晶晶。看到孫悟空的痛苦表情,這位女妖精在極端的情緒之下瞬間爆發了,居然成功的突破了禁制一躍而起,撲向孫悟空將他緊緊抱住。

「你怎麼了?!別嚇我?!」白晶晶抱住痛苦掙扎的孫悟空,緊張不已。

「妖孽!」觀音大士可能到這一幕,揮手就向著白晶晶甩出一道法力。

此時孫悟空痛苦難當,哪怕是察覺到了這一幕也無法騰出手來幫忙。而許諾同樣看到了這一幕,強行一拳擊退了金剛鐲,飛身而上趕在白晶晶被擊中之前將觀音大士的法力擋住。

「帶他走!」許諾看了眼痛苦難忍的孫悟空,沉聲吩咐白晶晶先帶著孫悟空離開。

與此同時,老君與觀音大士已經一同甩出法力攻了過來。

哪怕是許諾也無法同時對抗這樣兩位大神的圍攻,強行抗了下來之後一推手將白晶晶與孫悟空推開。身形連閃撲向觀音大士,手中拳頭凝結成強大的力量猛轟過去,打斷了緊箍咒的咒語。

「孫悟空,你還要執迷不悟嗎?」老君的金剛鐲再次飛來擋下了許諾。觀音大士看向孫悟空怒喝出聲。

此時的孫悟空一邊看著白晶晶,一邊看著觀音大士。抬手摸著自己頭上的緊箍咒,目光變幻已經完全不知道自己該如何是好。

許諾再次擊退了堅固到不像話的金剛鐲,看了眼觀音大士之後飛身來到唐僧師徒身旁。揮手就將附近看押的天兵天將擊飛出去。解除了幾人身上的禁制。

「先走再說!」許諾轉身應付著老君的攻擊,向著一旁的春三十娘等人怒吼出聲。

「觀音姐姐…」春三十娘倒是聽話開始殺出一條血路。可是唐僧卻是沒有動作,反倒是向著觀音大士開始喋喋不休的求情。不但浪費了時間,還拖延了幾人離開的時機。

一直都是在打醬油的諸多天兵天將們此時也終於開始出戰,紛紛吶喊著撲向唐僧師徒等人。他們也知道許諾惹不起,專門去找弱者下手。

被老君的金剛鐲死死纏住的許諾掃了一眼,突然屏氣凝神深吸口氣。

身在夜空之中的許諾已經向著地面上猛然揮手。就好似揮灑下密集猶如流星一般的光影,這些光影飛射而來落向那些洶湧的天兵天將之中。猶如恐怖的重磅炸彈爆出一團團恐怖的光暈。

因為直面老君與觀音大士兩位頂級強者的壓力,尤其是那堅固到了幾乎是無法撼動的金剛鐲讓許諾的心頭早已經爆出了無盡的怒火。此時那些天兵天將們想要撿便宜的做法更是在火上澆油。

怒火中燒的許諾毫不在乎被老君藉此機會重重的用金剛鐲砸了一下,也要用密集的攻擊將附近區域的天兵天將全都一掃而空。

「走啊!!」許諾掃了眼唐僧師徒等人,對於他們也快要失去耐心。如果還是這麼磨磨蹭蹭的話,那他就不會再去繼續保護這些人。

好在並非是所有人都像是三藏大師一樣看不清形勢。白晶晶摻扶著被緊箍咒折磨的孫悟空,二師兄和沙師弟駕著不斷向著觀音大士開口求情的三藏大師。由春三十娘帶路向著遠處逃走。

只是,許諾還沒來得及鬆口氣,那邊觀音大士就已經從凈瓶之中甩出了一滴水向著三藏大師等人仍了過去。

別人看不出來這滴水的威力,許諾卻是能夠感受的到。咬著牙撲過去,催動全身的力量猛然轟向了這滴水為三藏大師他們保護後路。

一道極致耀眼的光芒一瞬間就將盤絲洞附近的區域全都映照的一片明亮。巨大的能量衝擊形成一道光暈席捲了附近的一切。所有被光暈席捲到了天兵天將們全都慘叫著倒在了地上。

就在這個時候,老君的金剛鐲再次呼嘯而來,直撲許諾的後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