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在水晶和魔法陣之下,是一堵牆的殘軀。

「修!」

突然,一道低沉且渾厚的聲音從牆內響起,這聲音中蘊含著一股說不出來的魔力,令蘇黎的心禁不住收縮了一下。

而在下一秒,這道低沉的聲音卻無比的悲慟了起來:「我們邁向戰場,我們支離破碎,數千年的黑暗令我日益腐朽,但戰爭令我重生,我不動,我如山!我仰望那無際的長城和無際的敵人,然後力竭而亡!」

隨著話語聲,一尊巨大的虛幻身影從殘牆中走出,那分明是無盡之盾:盾山!

只不過,此時的盾山相比原版其身軀何止大了七八倍,幾乎佔據了半個多屏幕,連身上嶙峋的石塊和粗糙的手掌,蘇黎都看的一清二楚。

盾山?

蘇黎面露驚異,不是說開啟長安城么,怎麼出現了盾山?還念了一堆莫名其妙的台詞。

就在這時,畫面突地一轉,一行文字佔據了整個屏幕。

【無盡之戰:隨著長安城的開啟,魔種之災迅速泛濫,長城受到了嚴重的威脅,城牆全面受損面臨摧毀,請玩家自主選擇加入魔種或是長城守衛軍。】

【魔種方:摧毀長城,隨魔種大軍攻破長安,成功破城后,該方玩家將根據破城值的排名,得到不同的稀有稱號,稀有皮膚以及稀有絕頂銘文獎勵!破城值排名第一的玩家,可知曉黑域之秘!】

【守衛軍:守護長城,守護長安城,成功擊潰所有來犯魔種后,該方玩家將根據破魔值的排名,得到不同的稀有稱號,稀有皮膚以及絕頂銘文獎勵!破魔值排名第一的玩家,可知曉黑域之秘!】

註:該模式一人只准加入一方陣營,加入前需進行視網膜認證綁定,不能多號登陸。

註:絕頂銘文最低六級,最高九級!

除終極九級銘文外,六至八級絕頂銘文可通過破城(破魔)值兌換。

現在,請選擇,【魔種】vs【長城守衛軍】!? 蘇黎沒有選擇,也顧不得選擇,此時他的目光死死地盯在絕頂銘文四字之上,只覺心臟跳動的厲害。

要知道,在王者榮耀中,最高只有五級銘文。

從一級到五級,每高一級,都會有不小的增幅,而一級銘文相比五級銘文,完全相當於鐵劍和無盡的差別,其效果簡直是天差地別!

所以配齊五級銘文,是每個召喚師在進入王者榮耀中最緊要做的事之一,關乎於能不能安全的上分,關乎你的銘文完不完整。

婚不厭詐:前妻,求戰 而現在,因為長安城的開啟,不僅冒出了五級之上的銘文,甚至出現了終極九級銘文,還是近乎絕版的那種,只有破城(破魔)值排在第一的召喚師才能拿到,蘇黎可以想象的到,這次的無盡之戰,那些召喚師玩家們將會何等的瘋狂,就算是他,都覺得身體抖動的厲害。

「九級銘文……」

蘇黎喃語一聲,九,在華夏穿透代表著極,蘊含著極致之美,如今更能體現出召喚師的絕對實力!

拋開這些不談,這更是一種至高榮耀!

不過,想要拿到九級銘文,絕對難如登天!甚至比登頂國服第一還要艱難!

蘇黎腦中急轉,無盡之戰的開啟,吸引來的絕不僅僅只是普通的召喚師玩家,那些最強王者們,路人王們,只怕一個個早已經摩拳擦掌戰火高漲著了。

還有那些職業玩家,估計也都開始呼朋引伴,就等著大幹一場了!

五級銘文在王者榮耀中,已經算很難得,想要為自己的專屬英雄本命英雄們配齊一套,需要花費很長的時間和功夫,他們就算拿不到九級銘文,但只要拿到六至八級銘文,然後連同賬號轉手賣出,絕對是一筆大收入!

在這個基礎上,更別提稀有皮膚和稱號了,那更是價值萬金,沒有哪個王者玩家不心動的。

蘇黎已經預想到了,這絕對是一場硬戰!!

看了一眼左手,蘇黎眼中卻掠過一抹落寞,雖然他掌握了利用魔術線來幫襯左手,但也只起到輔佐作用,肯定不如完全完好的左手,在左手有恙的情況下進行無盡之戰,與那麼多頂尖高手競爭,蘇黎其實並沒有多少信心。

最關鍵是的,那些頂尖召喚師們的背後,是有組織,有專業的策略分析家的。

他們可以隨時招來一大批召喚師,組成一個集體,而因為背後有專業的分析師,所以這些頂尖召喚師們只管拿出技術,打出該有的操作來就行。

至於大局上該怎麼打,是猛攻,還是漸緩,是圍剿,還是單兵,自然有他們背後的組織操心。

但像蘇黎這種散人玩家不同,不僅要分析無盡之戰的走向,還需要面對職業玩家們有組織,有預謀的夾擊,生存空間是很艱難的,這些都是可以預想到的。

滴滴滴——

突然,好友欄的信息開始閃爍,是紀清焰上線了,蘇黎連忙連通了語音。

「嗨~」紀清焰清甜地聲音從語音中響起,令蘇黎的心境得到了一些緩解。

一直以來,因為技術超人,在王者峽谷中哪怕是拿到五殺,蘇黎的心情都沒有絲毫波動,但這次卻不同,九級銘文,黑域之秘,還有與那麼多頂尖高手對決,蘇黎的心中居然出現了久違的緊張感。

只不過他很清楚,自己並不是緊張拿不到想要的排名,而是緊張自己的左手,這就好比要上戰場了,拿的卻是一把總卡殼的槍,的確很沒有安全感。

輕吸一口氣,蘇黎笑道:「關於無盡之戰的信息看了吧?」

「正在看,等下~」

十幾秒后,紀清焰驚異地聲音傳來:「天美這次的動作也太大了吧?九級銘文!?而且只有排名第一的召喚師才能得到,這真是……真是……」

「瘋狂!」蘇黎吐出兩個字。

紀清焰深以為然的嗯了一聲,全國的王者榮耀玩家不知有多少,這麼多人去爭唯一一個名額,除了瘋狂還是瘋狂。

蘇黎摸了摸下巴,突然笑道:「雖然瘋狂,但也刺激,只是不知道這無盡之戰究竟是怎麼個章程,一方進攻,一方守?這也太簡單兒戲了,或者是大規模混戰?」

「應該不是。」

紀清焰搖頭,說:「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那些王者俱樂部也太佔便宜了,而且對那些路人王,或者是實力超強的散人太不公平了,王者官方也不可能布這麼簡單的一個局。」

有道理……蘇黎點點頭,道:「咱們也別猜了,進去后自然就知道了,不過對於魔種和長城守衛軍方的選擇,你有什麼想法嗎?」

「想法倒是沒有,但我敢肯定,絕大數王者俱樂部,或是職業玩家們,肯定都是選的長城守衛軍!」紀清焰眼中掠過一抹精明之色。

蘇黎微微一笑,道:「和我想的一樣。」

這倒是不難猜,作為公眾王者俱樂部,或者公眾職業玩家,他們需求的是好名聲和光輝形象。

想想看,如果某家王者俱樂部拿到第一之後,那人頂著一個嗜血獵手的名號,或是守護之主的名號,帶給玩家們的感覺肯定是完全不同的。

而且作為進攻方,所帶來的仇恨太大了,如果長城守衛軍守城失敗,那些辛苦守城的玩家們甚至會恨上他們。

所以就以運營來談,這些王者俱樂部們選擇長城守衛軍一方的概率,要比魔種方大的多。

反之,那些散人玩家因為無所顧忌,釋放真性情之下,加入魔種方的概率會更大!

「所以你怎麼選?」蘇黎嘴角微微挑起。

「你心裡不是有答案了么?」

紀清焰輕笑道。

「魔種!」

「魔種!」

兩人異口同聲地說,繼而在雙方冷靜地目光下,齊齊地對著魔種二字點了下去!

與其身處這些俱樂部心思詭譎的夾縫中,倒不如在魔種一方尋找機會,這一點,兩人分析的無比透徹!

「您選擇加入魔種,是否確認!?」

確認!

「加入中……」

「正在為您分配戰區!」

「正在為您分配基礎軍銜職位!」

「正在開啟無盡之戰……」

「檢測到小規模戰況,開始為您投放!」

「投放成功!」 隨著話音,蘇黎和紀清焰只覺屏幕界面扭曲了一下,緊接著豁然變亮,但定睛看去,四周卻是一片漆黑,這亮光的來源,居然是包裹著他們英雄的一團光霧。

說起他倆所控制的英雄卻是有些詭異,其周身居然瀰漫著淡淡地熒光,這導致蘇黎根本看不清該英雄的本體。

好在右側屏幕上顯示著該英雄的技能,這讓蘇黎認出了這個英雄,正是百里守約!

百里么……

蘇黎微微皺眉,英雄居然是隨機的,沒有英雄選擇這一項?

而且,銘文配置,召喚師技能攜帶也被略去了,全是恆定的,這樣一來,對那些英雄池不深的人極為不利啊!蘇黎敢肯定,單是無盡戰場的這一規則,就要有無數召喚師無奈的被淘汰死去。

「有意思,英雄居然是隨機的。」

紀清焰輕笑一聲,只是笑聲中夾雜著一縷戲謔。

她清楚的很,段位榜上很多召喚師的英雄池淺的可怕,甚至是一些星耀、一些王者、精通的英雄也不超過十指之數,一些靠輔助躺上分的妹紙更不用說了,精通三四個英雄已經是極為了不起的了。

所以這英雄一隨機,只怕她們全都要涼涼。

「而且無法組隊……」蘇黎道,他看了一眼四周,四面八方此時已經有數十團光霧降臨了,只可惜並沒有看見紀清焰的身影,地圖上也沒有顯示紀清焰的標誌,而是一片灰黑。

紀清焰點點頭,說:「這樣才公平,我估算降落地點應該也是隨機的,否則一個俱樂部幾十上百人降臨到同一地點,那那些散人全都不用打了。」

這番話令蘇黎深以為然,手指一動,他下意識地控制百里守約走動一下,卻發現它卻定格在原地,無法走動,好在提示音在下一秒就響了起來:安全時間倒計時60……59……58……

以下是規則介紹!

1:英雄隨機、降落地點隨機,據掃描,您目前降生在3141區戰場最前線,此處距魔種大本營328公里!請您以最快的速度,抵達魔種大本營3141分營,該分營隸屬公孫離大人管轄!

2:12小時后,長城正規守衛軍將會集結清除長城300公里內的所有魔種勢力,被長城正規守衛軍殺死的魔種召喚師,24小時內不得復活。

3:途中會出現遊行商人,地圖上以金點標誌,可憑藉破城值兌換武器裝備,或兌換新的英雄,破城值通過擊殺守衛軍獲得。

4:被守衛軍擊殺的魔種勢力,3小時內不得復活,破城值扣除30%,請謹慎行事!反之被魔種勢力殺死的守衛軍勢力,3小時內不得復活,破魔值扣除30%,請盡量削弱敵方勢力!

5:守衛軍在黑夜中視野會被削弱,白天整體屬性會因為長城得到小幅度增強,魔種在黑夜中視野不變。

6:抵達3141分營后,軍銜系統開啟,可憑藉軍銜兌換更多物品,請盡量提升實力,24小時后,全面戰役開啟!

規則一共有六項,蘇黎以極快的目力掃過之後,在腦中飛速的分析了起來。

然後得出了一個結論,一定要謹慎行事!否則被集火圍毆了,哪怕蘇黎技術再逆天,也扛不住。

至於破城值扣除,這一點還好,在前期大家的破城值都不高,關鍵是3小時內不得復活,這就很嚴重了,這麼長的時間,絕對會被淘汰出先行者第一集團,甚至第二集團也保不住。

等到全面戰役開始,只怕裝備和等級也跟不上,所以一定要小心再小心。

然而重點是,蘇黎現在所處的位置,卻是在最前線,這裡的玩家守衛軍,絕對不少!說不定附近的數十團光霧中,就有不少隸屬守衛軍的玩家。

「清煙,你怎麼樣?」蘇黎一邊飛速的掃視著周邊的狀況,一邊問道。

此時光霧漸弱,透過遊戲眼鏡的沉浸效果,蘇黎可以看見他旁邊不遠處是一片湖泊,在月光下閃著晶瑩的光芒,宛如稀碎的白水晶。

而湖泊附近,包括蘇黎英雄的腳下,卻是一片廢墟,地上全都是破碎的合劑液體,閃著璀璨且詭異的光芒。

還有數不清的魔法粒子顆粒,在空中時隱時現,飄散又聚合,看起來神秘非常,但在四周,卻有不少沸騰翻湧著的黑霧,這些黑霧在微弱的月光下,如黑油一般,泛起令人心悸的黑光。

更遠處,更有著怪異生物的尖嘯傳來,那是魔種怪物的嘶鳴。

這是一種介於3d和2d之間的25d畫面,但精細的多,蘇黎幾乎能看見地上土壤中,一隻震動觸鬚的奇異蟲子。

這時,他發現物品欄上方,有一團漆黑的光團在閃爍著,點開一看,蘇黎不由心底輕震了一下。

【毀滅神力:對長城守衛軍勢力額外增傷5%,黑夜中視野不變,攻擊增強5%!】

顯然,這是魔種勢力的增幅效果。

「還行,我在2769區。」紀清焰回道。

蘇黎點點頭,看著遠處的光霧,又不時看看倒計時,目光明輝不定,不知在想著什麼,突然,他輕吸一口氣,迅速看了一眼安全時間倒計時,只剩10秒不到了,二話不說,蘇黎立馬選擇了下線,同時道:「快,退出遊戲!」

紀清焰一愣,但因為相信蘇黎,她還是依言退出了遊戲。

「怎麼?」

她有些驚疑不定,要知道,她和蘇黎可是第一時間進入無盡之戰的,可以說是搶佔了先機,理應迅速殺敵趕往魔種分營才是,怎麼反而退出了遊戲?

「從剛剛的那些規則中,你看出什麼特別的東西來沒?」蘇黎眼中閃爍著奇異的光。

「特別的?」

紀清焰不解。

「譬如說……所有玩家的遊戲時間是同步的!」

「所以呢?」

「所以如果我們退出,再登錄進去,你說安全時間倒計時,會不會還是只剩10秒不到了?」

紀清焰並不蠢,反而很聰明,聽到這裡,她先是眼中略微有些迷糊,緊接著一亮,「你是說……」

「試試吧,反正也不會損失什麼,反而,如果真是如我所料的話,或許開局我們會拿一個不錯的優勢。」蘇黎微微一笑。

他的信心是很足的,否則玩家們一直下線上線下線上線,豈不是保護時間一直重置為60秒?

這不科學,所以重連后,繼續連續倒計時,才是最有可能的!

想著,他等了大約十秒左右,迅速重連了遊戲,紀清焰也連了上去。

霎時間,屬於蘇黎的英雄保護罩,再次在這片黑暗的區域亮了起來,但保護時間,只剩10秒!

與此同時,在距離蘇黎大約兩千碼之外,一位已經離開光霧保護,整裝待發的守衛軍玩家,看著不遠處突然出現的光霧,心中不由一喜,這是送上門來的香饃饃啊,他可以打先手了!

「光霧的保護時間是60秒,趁著這個時間,我完全可以接近然後卡個好夾角悠哉悠哉的打先手!看你不死!?這片區域的首殺,是我王虎的了!」

這位玩家眼中閃著寒光,冷笑一聲后飛速地向這團光霧沖了過去。 灰色,絕對的灰色!

沒有風聲,沒有動物的鳴叫聲,甚至沒有遊戲音樂,唯一剩下的,只有王虎手下英雄奔跑時踩在地上的沙沙聲,宛如他是整個灰色世界中唯一的生靈。

在他的英雄欄上方,正顯示著他此刻所增幅的狀態加成。

【守護神力:對魔種方額外增傷5%,白天防禦增強10%,攻擊增強15%,移速增強30%!】

【你受到魔種力量的影響,黑夜中視野削弱50%,亮度削減80%!】

這種種效果,王虎早在二十秒之前,就已經深記在了腦海中,正因為如此,看著不遠處的光霧他心中既興奮又緊張,興奮,是因為他佔據了先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