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剛剛那兩個黑衣人是來這往這人的身體里中更多的蠱蟲的,那條細細的紅痕就是依據。

但讓蘇陌阡疑惑的是他們為何要多此一舉,那蠱蟲本就和其他蠱蟲不一樣,它們會在人的體內快速增長,用不了多久就能把這人變成一具乾屍。

現在他們冒著被人發現的風險往他的體內中更多的蠱蟲,這完全是沒有必要的。

想不出個所以然來,蘇陌阡就先將它放到一邊去了,去了其他的房間看看,發現那些人的手腕上也都有那麼一條細細的紅色的痕迹。

把水晶球放回納戒里,蘇陌阡沿著樓梯往下走,走到一半卻聽到了一陣腳步聲,一陣朝著閣樓走來的腳步聲,聽聲音像有很多人。

蘇陌阡沒有急著往回走,只把自己隱藏在了黑暗處聽著外面的動靜。

大門外面出現了水晶球照射的亮光,外面的人停了下來。

「丫頭,你確定看見有人進入閣樓了。」一個蒼老的聲音在這時響了起來。

「我的人親眼看見的,不會有錯,現在那人就在裡面,我們馬上就能抓到下毒的兇手了!」穆攸寧的聲音也響了起來,語氣自信而充滿了得意。

閣樓里的蘇陌阡聽此皺了皺眉,這是穆攸寧給她下的一個套啊,她本來還在疑惑這麼大的一個閣樓怎麼沒有看守,現在算是明白了,她是設了一個陷阱等她鑽呢。

想來剛剛那兩個黑衣人肯定早已經發現她了,不然穆攸寧不會來的這麼及時。

微微眯眼,蘇陌阡勾唇一笑,想就這樣把她困住怕是有些異想天開了。

在外面的人破門而入之時蘇陌阡就已經回到了二樓,把一個房間的窗戶輕輕推開發現閣樓的後面也被人圍住了,她也不著急,變成了狐狸的模樣。

很久不變成狐狸蘇陌阡都快忘了自己原本是只靈狐了,但現在靈狐嬌小的模樣可以幫助她避開那些人的搜查視線。

從褪掉的衣服里鑽出來,蘇陌阡已經變成了一隻靈動的紅毛小狐狸,她眨眨明亮的狐狸眼,正要跳到房頂上去卻看到了一隻呆愣的小黃雞。

大黃原本在蘇陌阡的口袋裡,現在蘇陌阡變成了狐狸,他自然也就從口袋裡鑽出來了。

大黃在這段時間裡瘦了一點,但整隻雞看起來還是有些臃腫,依然是胖胖的身子,小腦袋長在上面很不協調。

此時他稍微伸長了短短的脖子,圓眼睛瞪得比平時大了幾分,眼裡滿是驚疑,一幅要被嚇得背過了氣的模樣。

蘇陌阡無語地看著整隻雞都驚悚了的大黃,這貨這是什麼表情,沒見過她么。

不過他好像還真沒見過她的「原形」。

原形?蘇陌阡默默地遠目,好吧,她成妖精了都…… 「先走了。」蘇陌阡對大黃說道,現在不是驚奇的時候啊朋友,眼看著下面的人就要上來了啊。

蘇陌阡催促著大黃快走,但大黃卻滿是焦急和急躁,一個勁兒地拿爪子往腳下的衣服上跺,急的都快哭了卻也不和蘇陌阡說是怎麼回事。

蘇陌阡更無語了,這傢伙怎麼回事,看她的衣服不順眼?

「快走啊,人馬上就來了。」蘇陌阡再次說道,這傢伙這麼重,不會是想要她抱著他吧,她現在可是狐狸沒有力氣的。

然而大黃依然是使勁兒地跺著爪子,盯著蘇陌阡的小眼睛都急出眼淚來了,小尖嘴還一抽一抽的,好像受了什麼委屈一樣。

蘇陌阡咬牙,真想一巴掌把這傢伙給拍出去。他走也不走,話也不說,呆在這兒想和她同歸於盡?

正要說話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就從房間外面的走廊里傳了進來,蘇陌阡眼神微變,她已經聽到了其他房間的房門被暴力推開的聲音。

腳步聲漸近,有人在漸漸靠近他們所在的房間。

蘇陌阡快速地行動,把掉在地上的衣服塞進了戴在爪子上的納戒里,然後一口咬住大黃頭上的一撮毛,在門被打開之前從窗戶里翻到了房頂上。

這些動作一氣呵成,速度奇快,門外的人進來時看到的房間就已經是恢復了正常狀態的房間,沒有任何的可疑點。

搜尋了很久,幾乎把整個閣樓都翻了個底朝天,但那些人依然沒有找到可疑人物,只報告說那些病人的身體很奇怪。

「攸寧,可是你說的親眼看見有人鬼鬼祟祟地進入閣樓了。」聽了侍衛的報告,站在穆攸寧旁邊的老頭不禁問道,微微皺起了眉頭。

「她一定是跑了!」穆攸寧咬了咬牙,恨恨地說道。她都把閣樓圍得水泄不通了竟然還是讓她跑了,看來她是小看她了。

「穆伯伯,她現在雖是跑了,但我遲早會把她抓住的,我們還是先去看看她對那些病人做了什麼吧。」穆攸寧轉頭看向旁邊的老頭,心中雖然氣憤卻也還記得那兩個黑衣人。

「嗯。」那老頭點了點頭,和穆攸寧一起來到了二樓那些病人的房間里,看著那些病人手腕上的紅痕皺起了眉頭:「難道這就是這些人中毒的原因?」

穆攸寧的嘴角露出了一絲得逞的殘忍笑意,答道:「應該錯不了,現在最重要的事就是找到這個下毒的人,一定不能放過她……」

蘇陌阡回到房間就把在嘴裡叼著的大黃丟在了地上,吐出了一嘴的黃毛,無語道:「個子不大,毛還掉的不少。」

大黃頹廢地坐在了地上,耷拉著腦袋一幅生無可戀的悲催樣子,把擁有著時尚的地中海髮型的腦袋暴露在了蘇陌阡的面前。

蘇陌阡看著那髮型差點笑出聲來,這才發現大黃頭頂的毛已經掉光了,露出了腦袋上白嫩嫩的鮮肉。

她說怎麼嘴裡一嘴的毛,原來是大黃頭頂的毛脫了,蘇陌阡直覺得好笑。 不對!蘇陌阡突然意識到了不對,她好像是叼著大黃頭頂的毛跑回來的,那他頭頂掉了的毛是……

蘇陌阡不禁心虛了,看著大黃孤苦的樣子也是知道他孤苦的原因了,話說誰這麼年紀輕輕的就變成了地中海都不會不高興吧。

走過去拿自己的狐狸爪子拍了拍大黃的腦袋,蘇陌阡安慰道:「別太傷心了,毛掉了還是會長回來的,禿頂也只是一陣子的事,悲痛總會過去的。」

蘇陌阡覺得自己這一番安慰的話說的實在是太棒了,痛苦總會過去,希望總會來臨,風雨過後總會出現彩虹,多麼的勵志,多麼的感人……

然而大黃的反應卻並沒有體現出蘇陌阡安慰的效果,大黃依然是耷拉著腦袋,使勁地搖著頭,在蘇陌阡看來他就在表達一個意思:我不聽我不聽我不聽……

蘇陌阡無語,但想著畢竟是自己對不起他於是還是耐著性子地安慰他,直到安慰過後他依然是這幅模樣甚至還躺在地上插科打諢了起來,蘇陌阡就忍不了。

一巴掌拍在大黃的腦袋上,蘇陌阡瞥著他道:「都跟你道歉了你還沒完沒了了,欠打是不。」

大黃從地上站了起來,狠狠瞪了蘇陌阡一眼,然後就哀怨地拿自己那細短細短的爪子比劃了起來,邊比劃還邊朝蘇陌阡使勁地努嘴,想要向她表達什麼非常急切的東西。

蘇陌阡看著大黃在不停比劃的爪子表示很無語,說實話,她真看不出來他究竟在比劃些什麼。

見蘇陌阡沒反應大黃的表情就變得越來越焦急了,到最後又是急的要哭了,不停地跺起了爪子,簡直要抓狂了。

蘇陌阡驚悚地看著大黃,作為一個旁觀者她都能感受到大黃的焦急和抓狂了,但他究竟在急個什麼鬼?

見蘇陌阡還是疑惑的表情大黃就真的急的哭了起來,他的眼裡醞釀出了眼淚,打濕了眼睛旁邊細小的絨毛,神情慢慢地從急躁變成了絕望。

她平時挺聰明的嘛,怎麼這時候這麼笨!他真的好絕望,怎麼會有這麼笨的人,不對,怎麼會有這麼笨的狐狸……

見大黃的表情變得如此絕望蘇陌阡就很無語了,這到底是腫么了?不過想了想她也大概從大黃的動作中猜測出了他要表達的內容,於是試探性地問道:「你不能通過精神鏈接和我對話?」

大黃一聽這話小眼睛就放出了光芒,忙不迭地點頭,幾乎就要喜極而泣了。您老總算是明白他的意思了,他都快要瘋了知道嗎。

大黃感動地看著蘇陌阡,眨巴眨巴著自己濕漉漉的眼睛,她總算是明白他的意思了,他真的害怕自己呆會兒會死在這兒啊,還好他的努力沒有白費。

看著都快成神經病了的大黃,蘇陌阡拍了拍他的腦袋錶示了對他深深的同情,然後走到屏風后變成了人的模樣,剛穿上衣服腦海里就收到了大黃暴走的聲音。

「你個死女人你是傻的嗎,大爺我都表現得那麼明顯了你都不懂?」 「還有,你為什麼是只狐狸,你怎麼都不告訴本大爺,這麼大的事你怎麼能不告訴本大爺?你怎麼能是只狐狸……」

憤怒的聲音在腦海里炸響,蘇陌阡不看外面就能猜到大黃是怎樣一個暴走的狀態了,表示心很累。

不過大黃你這樣真的好么,開始還是一副感動的不能自持喜極而泣的模樣,現在又這麼暴躁而憤怒,你確定你不是精神分裂?

蘇陌阡深深的覺得大黃已經被逼瘋了,至於是誰逼瘋的嘛,她不知道,反正不是她!

穿好衣服從屏風後走出來,蘇陌阡直接就提起大黃的爪子把他倒提了起來,眯眼看他。

「你剛剛自稱什麼,大爺?你倒是大爺一個給我看看,沒有大爺的本事就不要裝逼,裝逼是要付出代價的。」蘇陌阡危險地看著大黃,成功地讓他在她的腦海里停止了叫囂。

「本大爺才沒有裝,等本大爺長大了你就知道本大爺有多厲害了,目光短淺!」

靜了一會兒大黃就又開始自信而驕傲地談起了自己的「長大后理論」,還故意本大爺本大爺地叫,指出了蘇陌阡目光短淺的錯誤。

「那就等你長大了再說,現在你給我老老實實地改了這個稱呼。」蘇陌阡不管大黃長大以後是什麼樣子了。

等他長大那還得一百年以後,說不定她都入土為安了,現在說有個屁用,她只知道現在他就是一隻只會吃沒什麼用的蠢雞。

還敢自稱自己為大爺,他要不要臉?

聽了蘇陌阡的話大黃自然是不服氣的,但他一想到蘇陌阡暴力的行為就感到小心臟亂跳了,只能忍氣吞聲。

並且暗暗下定決心要好好修鍊讓那看不起他的主人見識見識他的厲害,遲早他配得上大爺這個對自己的稱號。

大黃已經是下定決心了,但他又想到了另一個問題,他看著蘇陌阡,氣憤地問道:「你怎麼是只狐狸?」

蘇陌阡瞥他一眼,淡定道:「狐狸怎麼了,怎麼你還看不起靈狐咋滴?」

「本來以為你是人類本……我就是勉強接受你的,看現在你竟然變成了靈狐,我實在不能接受!」

大黃扭過了被蘇陌阡倒提著的腦袋,怒氣沖沖又傲慢地說道。

蘇陌阡看著他那氣呼呼的樣子眯了眯眼,這貨的自信心還真是強大啊,還勉強接受她,她可以說她想把他丟了么。

「不接受也得接受,當初可是你要和我締結契約的,現在後悔已經晚了。」

「那當初根本就是個意外,我當時就後悔了。」大黃一想到當初的事就忍不住落淚,那是他一生中最大的敗筆,不然他現在也不會和眼前的狐狸大眼瞪小眼。

大黃要哭了,都怪他自己,他怎麼在締結契約的時候沒有發現她是狐狸,不,他就不該那麼衝動地自動締結了契約!

蘇陌阡看著大黃要哭了的模樣表示很無語,很想打人。

提著大黃的爪子把他的身子抖了抖,蘇陌阡看著他惡狠狠地道:「後悔也沒用了,現在開始給我認真回答我的問題!」 蘇陌阡想到了一些存在心底的問題,就想問問大黃知不知道答案。

雖然這雞看起來很蠢,但他好歹也是個未來神獸,說不定知道點什麼。

「你開始不知道我是靈狐。」蘇陌阡看著大黃的小眼睛,問道。

大黃本不想乖乖回答蘇陌阡的話但,但他一看蘇陌阡那兇殘的眼神就慫了,他不得不承認自己有時候在面對眼前這人的時候真的會慫。

他從出生開始還沒有怕過誰,但對這個兇殘過了頭的人是真的不敢違抗。

大黃勉強搖了搖頭,如果早知道她是靈狐,他是死也不會和她締結契約的,拉低了他的檔次。

「那你可知道你為什麼能和我締結契約,按理來說靈獸是不能契約魔獸的。」蘇陌阡再次問道,這是她最關心的問題。

大黃卻愣了一下,光顧著生氣她是靈狐的事了,卻忘了還有這麼一回事。

靈獸和魔獸是不能締結契約的,那他眼前的這位為毛能和他締結契約,她不是靈狐嗎,難道她是變種的?

「我不知道啊。」大黃在腦海里說道,依然是愣愣的模樣。現在他也很好奇這個問題了,還是說他眼前的根本就是一個變種的靈狐!

大黃看蘇陌阡的眼神變了,變得很怪異,好像蘇陌阡就是什麼怪物一樣。

蘇陌阡感受到大黃的眼神表示很無語,卻也知道從他這裡找不到答案了,於是把他隨意地丟在桌上,開始了修鍊。

大黃慢慢地從桌上爬起來,無語地看了蘇陌阡一眼,真是的對待自己的魔獸也不知道溫柔一點……

哎!大黃突然驚到了,瞪大了眼睛看著遠處鏡子中自己的模樣,滿臉的不可置信,他…他頭頂的毛怎麼沒了?他的毛,他的毛,他的毛上哪兒去了?

大黃使勁瞪著鏡子中自己的模樣,不敢相信那裡面的小黃雞是帥氣的自己。

但瞪了半天大黃卻悲催的發現他沒用看錯,那裡面的小黃雞真的就是他,只是不再是以前帥氣的模樣。

眨了眨圓圓的小眼睛,大黃要哭了,頭頂的毛都沒有了,露出了一塊光禿禿的肉,看著就像被人啃了一口一樣,他現在這幅模樣要怎麼出去見人?

等等,被人啃了一口?大黃突然想到了什麼,轉頭看向坐在床上修鍊的蘇陌阡。他記起來了,啃了他一口的人就是她!

大黃頭頂剩下的毛都豎了起來,他氣極了,氣呼呼地瞪向了蘇陌阡。把他頭頂的毛都啃光了竟然還在淡定的修鍊,她以為她不用對他負責的嗎?

「你個死女人你還我毛!快把我頭頂的毛還來!你快點還來!」大黃在蘇陌阡的腦海里憤怒地大吼大叫著,氣的直在桌上跳腳,把桌子跺的咔咔作響。

但蘇陌阡突然不動如山,淡定的不得了,直接就把大黃的吵鬧聲屏蔽了,絲毫不被他打擾。

看到蘇陌阡毫無反應大黃就更生氣了,看她的眼睛都要噴出火來了,卻也只能氣呼呼地瞪著她。 但大黃還是氣不過,搖晃著身子走到桌邊,想從這裡跳下去給蘇陌阡一點教訓。他低頭往下看,又急忙縮回了腦袋。不行,太高了,頭暈!

算了,還是睡覺吧,哦不要繼續修鍊,給他那沒眼光的主人看看他到底有沒有用,哼!

大黃在心裡頗為傲氣地對自己說道,捏緊了爪子,下定決心要讓蘇陌阡見識見識他的厲害,於是修鍊去了。

由於要比試的大多數學生都中毒了,因此三天後的比試也延後了,蘇陌阡也沒了其他的事做就呆在自己的房間里修鍊直到某天自己的房門被敲響。

門外站著的是一個看著很乖巧的小女生,此時她皺緊了眉頭很是焦急地對蘇陌阡道:「導師,您的兩個學生在外面打起來了!」

「你認識我的學生?」蘇陌阡靠在門框邊很是淡定地道,絲毫沒有著急的意思。

那女子急忙點頭,露出羞澀的表情來:「那麼厲害的人沒理由不認識的,但現在他們在外面打起來了,導師你快去看看!」說著她就要拉著蘇陌阡往外走。

蘇陌阡的眼神微閃,避開了她的手微笑著說道:「在前面帶路吧,我倒要去看看他們究竟又是因為什麼打起來了。」

「好,導師你跟我來!」那女子點點頭就在前面帶起了路,腳步走得很快,顯得有些慌亂。

蘇陌阡微微勾了勾唇角,一直跟在她身後沒有說話,只是神色有些莫測。

那女子把蘇陌阡帶到了一個很偏僻的地方才停下來,但那裡並沒有正在打架的學生,甚至連一個人影都沒有。

蘇陌阡見此也並沒有感到疑惑,因為她早就知道徐誠和王虎不會打起來,不說別的,就是依照徐誠那性子他都不可能和王虎打起來。

而她之所以跟著這個女子過來也不過是想看看她究竟要搞什麼鬼,或者是想知道穆攸寧想幹什麼。反正她現在時間很足,不介意和穆攸寧過過招。

那帶蘇陌阡過來的女子見蘇陌阡看到著情景不感到驚訝只是似笑非笑的就感到有些心慌了,急急說道:「導師,我也是受人之拖,望導師不要怪罪!」

「我可以不怪罪你,但你得幫我做一件事。」蘇陌阡笑眯眯地看著她,眼裡溢滿了隱蔽的不懷好意。

那女子帶著蘇陌阡交給她的任務走了,蘇陌阡也慢慢地往回走,嘴角掛著一絲略顯冰冷的笑意。

也不知道穆攸寧給她準備了什麼大禮,她還真是甚是期待啊!

回到住的地方蘇陌阡就發現那裡已經圍滿了人,鬧哄哄的。但他們一見到蘇陌阡就停止了討論,紛紛朝蘇陌阡投來了怪異的目光,還給她讓出了一條通往前方的道路。

蘇陌阡在瞬間就成為了眾人的焦點,對這樣的待遇她也是感到「不甚榮幸」,於是露出了一抹笑意。

而她的前方不遠處站著的就是穆攸寧,此時正用滿是惡意的眼神看著她。

蘇陌阡似笑非笑地看著她,讓穆攸寧皺了皺眉。 「小阡你怎麼過來了,快跑啊!」這時池墨從人群中走了出來,皺著眉頭看著蘇陌阡,說完就要拉著她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