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還可以讓這些霧海人暫時與正常的中原人隔離開來,也就避免了一些風言風語,和可能發生的衝突。

而且這些霧海人別的沒有,就是有一把子力氣,且皮糙肉厚,只要做好防護工作,他們的效率可能較之正常的莊裡散戶還要高上一些。

再加上去做了那些散戶們不太願意做的工作,原本用來提供給那些散戶們的挖礦工錢,也就可以轉移到養這些霧海人的身上,算是一舉多得。

一念及此,白季當即上前對著為首的蹦和蹦蹦蹦問道。

「若是要你們去挖礦,你們可願意?」

然而蹦和蹦蹦蹦似乎拿不了主意。

他們彷彿只是負責上前交涉,真正的決定權,還在他們身後隊伍前方的一個老者身上。

在白季說完后,蹦和蹦蹦蹦就下意識地回頭,看向了他們身後的那個老者。

說是老者,其實只是相對而言。

霧海人的老者,和中原人的老者,是截然不同的概念。

不會是那等體型消瘦,發須皆白,似乎一陣風就能吹跑的模樣。

霧海人即便是老了,渾身也是肌肉精壯,散發著旺盛的精氣。

除了肌肉相較於壯年霧海人略有些許乾癟,以及面部皮膚稍微有些干硬褶皺外,他們決不至於虛弱到一陣風就能吹倒般的模樣。

身體強么?

腦子換的。

上天賜給了這個種族強壯的體魄,就奪走了他們的智慧與靈性。

不過此刻看來,這個霧海人中的老者,倒是其中難得的一個智者。

面對前面蹦和蹦蹦蹦的請示,老者點了點頭,示意可以。

白季著重看了老者一眼。

在他的望氣下,這個老者給他的感覺有點棘手。

雖然面板上看不清對方的修為境界,但是自己時刻開啟的戰鬥直感似乎給出了些許警示的心態預警。

這等強人,來到自己的地盤上,說不定是好事壞事。

白季知道未來這些霧海人會做的事情。

在紫月凌空的那一日,他們會在廣袤的霧海邊,向世界宣告,他們霧海人有了自己的國。

從那以後,他們不會再被任何人欺辱。

他們會用力量,會用頭破血流、至死方休的力量與決心,捍衛他們生而為人的尊嚴。

而顯然,霧海人建國絕不是臨時起意。

這個計劃在他們的族群之中醞釀了多久,恐怕除了霧海人自己,沒有任何人知道。

為此,他們需要做出怎樣的準備,白季也難以知曉。

不過白季知道一點,這個世界上從來沒有永恆的敵人。

這些霧海人與中原人之間,也並非有什麼化不開的血仇。

與其多個敵人,不如多個朋友。

無論這些霧海人是抱著怎樣的目的而來,起碼現在雙方並非敵對。

現在,既然這個計劃是由白岩提出來的,那麼白季就理所當然把這個事情交給了自己的老爹去做。

畢竟在如今山莊大部分散戶的眼中,白岩始終是他們的莊主。

無論做出什麼事情,由他出面,去和那些散戶溝通交涉,都會簡單許多。

理由很簡單,白岩用他二十多年的戰戰兢兢,贏得了那些散戶們的無條件信任。

再和蹦與蹦蹦蹦交代了一下,白季轉身就回了山莊。

從頭到尾,白季都沒有和那位似乎這作為這些人領頭的霧海人老者有過一句的溝通。

唯有短暫的一次眼神對視,兩人都看不清對方心中的打算。

……

時間稍微空閑了下來。

儘管對山莊里做出了安排,白季還是想等待個兩三天,看看反饋如何。

要是有什麼問題,趁著自己還在山莊,起碼可以及時想辦法調整解決。

兩天時間,一閃而過。

這天,下午。

白季喝下了自己親手煮出來,味道一言難盡增加力量的食補湯藥。

忽然覺得體內的氣力一陣激蕩。

原本在醒著的時候一直運轉的心法下,緩緩在體內流淌的氣力,忽然開始了加速運轉。

在白季時刻開啟的戰鬥直感下,如今白季似乎連體內的情況,也有了些許掌控能力。

他可以清楚地察覺到,在體內淌過身體的一些脈絡時,那些奔涌的氣力沖開了些許原本的阻障,開闢出來了一些新的分支脈絡。

與此同時,白季收到了信息提示。

【因為長久以來的修行,你的鑄劍山莊家傳心法晉陞到了第五重。】

【當前心法加成為:氣勁+5,氣力+20,生命值+2,心性+3。】

晉陞了!

這心法的晉陞來得突然,卻又是情理之中。

白季本身高強度的戰鬥,以及頻繁地使用氣力,本就會無形中加速這個晉陞的過程。

況且,《武俠》中低級的心法著實算不上什麼難度。

和一些高階的心法不同,有些高階心法想要修鍊、或者是往上提升,甚至都有著明確的智力或者靈性或者心性等一些屬性的硬性要求。

而低階心法只要有全本修鍊方式,隨著時間的推移,不是那種智力、靈性為1、2點的弱智笨比,基本都能學會乃至是慢慢提升至滿層。

區別只是時間快慢而已。

當然,還有另外一個稍微有點差異的區別。

在白季和劍心身上,就可以看得出來。

即便同為五重家傳心法,劍心修鍊出來的效果是氣勁+5,氣力+20,生命值+3,心性+5,而白季修鍊出來,就少了1點的生命值上限,以及2點的心性。

這就是天賦帶來的差距。

當然,低階心法之所以為低階心法,就是因為這些屬性本身加的也不多,無論是修鍊到心法能夠提供的上限,還是下限,其實差距也不算太大。

心法晉陞等階當然是好事,現如今白季自身的生命值上限來到了21點,氣力值上限也來到了100點。

總算不是一碰就碎的脆皮,並且足夠的氣力也保證白季在需要時,除了最低氣力限度的火舞蓮花外,還有足額的氣力來施展一些其他的招式。

不過再升一重,這家傳心法,也就要到極限,再沒有上升空間了。

《武俠》中,人物可以慢慢提升屬性,畢竟每進一步,就有進一步的歡喜。

可怕的就是,沒有了進步空間。

這心法,看來也需要找個時間,另尋一本好的了。

白季收起心思,看向自己面板上的心性一項。

在剛剛晉陞的心法的幫助下,心性恰好達到了8點的最低限度,並且在功法技——煉心的作用下,更是有10點之多,顯然是足夠收服劍靈了。

既然如此,白季也不打算再等,徑直奔向了劍台石室。

7017k 方雲一舉一動間,風聲不起,甚至連周圍的時空波動也不曾沾染。

「有了強大的瞬移能力之後,這些時空魘獸一個也跑不掉!」方雲目光一凝。

這107個時空魘獸之中也就只有3個封王巔峰,其他的那就更弱了,連普通不朽都有。

雖說有能力進入這裏的都是時空魘獸族群之中的天才,可若是論天賦,他們比方雲差遠了。

踏步!

躬身!

爆發!

轟隆隆!

滾滾時空波動震動長空,宛如潮汐一般沖霄而起,直接籠罩那一個個時空魘獸。

霸烈的時空輪迴拳意升騰而起,浩浩蕩蕩的震動整個山腹。

同時,他身形一個前傾,裹挾著宛如無盡時空維度傾塌一般的赫赫威勢,全力一拳轟擊而出!

轟隆隆!

一拳打出,整個山腹卻彷彿沒有受到影響。

然而拳鋒之所指,一切有形無形的時空維度全都不存,天地陡然混沌一色,僅余方雲的一拳。

「快看!」

「那是什麼!」

「不好,有人襲擊我們!」

「天啊,這是封王極限強者嗎?」

「快去通知無極王他們!」其中一個封王巔峰面色劇變。

時空維度沸騰炸裂,這群時空魘獸宛如驚濤駭浪之中的一個個小小帆布船,好似下一個剎那就要船毀人亡。

轟隆!

一片混沌的長空之中,突然響起了一聲巨大的雷暴之聲。

滔滔封王巔峰神力覆蓋而下,將方雲那蘊含無盡威能的一拳全數鎮壓而下。

咔嚓!

拳意流轉之下,那晶瑩的雷霆不敵方雲的時空輪迴拳意,直接被當空打爆,化作千萬道光華消散。

「啊!」

「啊!」

那些時空魘獸之中的普通不朽、封侯不朽、普通封王帶着驚恐的神色,神體如同破布袋一樣被劇烈的氣流吹飛!

隨後神力彷彿被點燃了一般,直接化為了灰燼!

他如今畢竟是封王極限的戰力,殺普通不朽和封侯不朽、普通封王實在是太簡單了,一拳能打死一群。

「嘭!」

巔峰秘法,接近封王極限的力量爆發。

封王巔峰被方雲一拳打爆,直接泯滅了15%的神力。

像封王高等那就更慘了,一拳之下,神體損失在5成以上,實力十不存一。

方雲又是一拳打出,那拳印所化的巨大輪印,已然轟然砸下。

爆發出封王都要變色的恐怖威能,生生砸在了一個個封王高等的身上!

嗡嗡嗡~~~

一個個封王高只覺天翻地覆,無盡的黑暗將他們籠罩。

甚至他們死之前沒有感知到一絲一毫的痛苦,直接就陷入永恆的沉寂之中。

而在有意觀察此戰的封王巔峰眼中,就看到方雲一拳拳將封王高等打爆!

起手封王高等……連成為方雲奴僕的資格都沒有。

那尊封王巔峰神體再度凝聚之後,直接就要瞬移遁走,同時也通知了其他時空魘獸。

「封王極限?!」

「不好!」

「封王巔峰之下的人都被擊殺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