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最爲可怕的是,這些污垢無聲無息中侵染了許許多多的潔白,就如同滴入水池的墨水,一滴兩滴看不出什麼,但隨着逐漸的增多會逐漸侵染掉整片水池。

當時楊小川還下定決心不要活成自己討厭的樣子,但是後來他屈服了,屈服於現實,屈服於權勢,一度的沉迷於這些聲色,失去了自己的初心。 昨天的事情,也提醒到了楊小川,現在的自己和以前不一樣了!以前楊小川沒有獨自對抗世界的能力,但現在他有了能夠在這個世界洪流中屹立不倒的能力。

楊小川看着霍建成離去的背影,心中想着自己的以後,我要活的世俗,但不是俗世!

楊小川轉臉對着老趙他們說道:“走吧,現在才哪到哪,以後有的時間,說不定咱們以後會掙大錢!”

聽到楊小川的話,老趙等人也是一臉懵逼,要是以前楊小川絕對是閉口不言,而現在竟然這這麼自信。

衆人雖然詫異,但一起生活了這麼多年,都沒說什麼,而是着急忙慌的向着教室跑去。

楊小川等人趕到教室的發現,班級裏面的其他人都已經到齊了,連忙的到後排找了一排凳子坐下。

楊小川趕到教室,就感到了兩股不同尋常的目光,他向着方向看去,果然是柳依依和趙婉晴兩人。

楊小川嘴角微微一笑,當做什麼沒看到的樣子坐了下來,而柳依依只是輕蔑的看了楊小川一眼後,就轉頭靠在了自己身旁男伴的身上。

Wшw ●т tκa n ●¢ ○

反觀趙婉晴則對着楊小川一個微笑,也回過頭去。

這一幕同樣的被4602衆人看在了眼裏,朱友昌搗了搗楊小川的胳膊對着柳依依說道,“這賤人還好意思帶着人來!要不要咱們一會開完會把這小子打一頓!”朱友昌眼中的寒芒不斷的閃出。

其他人聽到以後都摩拳擦掌,躍躍欲試。

但楊小川笑着搖搖頭:“不用,這些東西早晚都會讓他還回來!”

衆人聞此只好按捺住心中的怒火,不過朱友昌一臉猥瑣的笑意對着楊小川接着說道:“其實我看趙婉晴對你就有意思,你可以去追啊!人家膚白貌美大長腿,家庭條件也很好,而且還是副班長,你怎麼不追呢?”

楊小川聽到朱友昌的話,向着前方的一個俏麗的背影看去。

趙婉晴的條件卻是十分優秀,但就是因爲趙婉晴這麼優秀,才讓楊小川根本不敢確定,趙婉晴對自己的友好是出於什麼感情。

當時大一開始的時候,趙婉晴在校外被流氓騷擾,楊小川當時也喝了兩瓶酒,趁着酒勁衝進裏面把趙婉晴解救了出來,當然代價是有的,那就是楊小川被暴打一頓,肋骨都斷了兩根。

楊小川住院期間,都是趙婉晴幫忙照顧,本來兩人應該能夠成爲一段情緣,但當時的霍建成出來攪和了一下,導致現在兩個人的關係十分的微妙。

而這個柳依依卻是楊小川的恥辱,令楊小川不想提起!


“同學們,很高興看見大家來參加這次班會!”這位姍姍來遲的聲音,源自這位後來調到楊小川專業的主任,已經四十的年齡,大腹便便禿頂的油膩中年人!

“接下來我講一些事……”

楊小川看着這位系主任正在長篇大論,不由得感到枯燥漫長。

“來一把嗎?”

楊小川看着朱友昌拿着手中的蘋果x上面顯示着正在排位房間,楊小川笑着點了點頭:“來來來!”

周宇樑等人也連忙的打開遊戲來一場教室五連坐,而孫長林此時正一臉認真的學着雅思。

“老孫來不來?”朱友昌笑着問道。

孫長林搖了搖頭說道:“不了,雅思馬上就要考了!我最近要全力準備考一個高分!”

朱友昌聞此吐了下舌頭,學霸就是不一樣,我們還在想辦法不掛科,人家已經要努力考一個雅思高分了!

楊小川等人便坐在教室的後面開始了王者峽谷之旅,剛好躲過了禿頂主任的言語轟炸。

“打他對對,我馬上來了!漂亮我頂住他了!”

楊小川還在心中不斷吶喊的時候,突然聽到周圍響起一片熱烈的掌聲,嚇得楊小川趕忙的條件反射。

“我靠,老楊!你怎麼不動了?”

周宇樑一臉懵逼的看着楊小川,楊小川一臉不好意思的說道:“不好意思,條件發射鼓掌了!”

周宇樑回了楊小川一個白眼,幾個人向着臺上看去,發生了什麼事。

楊小川就看見霍建成穿着一身昂貴的衣服,看樣子不是一直珍藏不捨得穿的,就是剛買的。

按照霍建成家的情況應該是剛買的,顯然霍建成早就得到了消息,自己要上臺。

“尊敬的老師,還有同學們大家好!這麼久不見大家了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想念我?”霍建成帶着他那看起來一如既往地微笑。

“這麼騷,演講還精心打扮,這個心機婊!”朱友昌看着霍建成一身的阿尼瑪說道。

“很感謝這次老師推選我爲優秀畢業生!面對老師的鼓勵,我會更加努力的學習奮鬥……”

楊小川眯着眼看着當着整個年級一百多個人正在那裏長篇大論的霍建成問道:“他怎麼是優秀畢業生?我記得他不是掛科過嗎?”

朱友昌嘴角一歪不屑的說道:“還能怎麼做的,當然是花錢找關係了,霍建成當年班長不就是這麼當上的嗎!”

“長森也有推選資格,現在不還只是推選嗎?不着急,到時候評定還是要看學校的決定!”周宇樑摸了摸自己的腦袋笑着說道。

正在刷雅思卷子的孫長森擡起頭看着正在臺上侃侃而談的霍建成,眼中露出疑惑的表情:“我的確收到了優秀畢業生的推選資格通知,但是沒人告訴我還要演講啊?早知道我就換一身衣服了!”

“老孫,你這就棋差一招了吧。!”朱友昌看着手機屏幕上的小小魯班說道。

“再說了,霍建成家裏關係不淺,當時他不是直接空降做的班長嗎!”

這一句話就像是投入湖面的石子,在衆人的心中泛起了漣漪,最後孫長森笑着搖了搖頭繼續低頭看着自己的雅思試卷。

而霍建成此時還在臺上,津津有味的講着自己在實習的時候獲得實習單位的表揚。

“謝謝大家,我能夠獲得優秀畢業生的推選和同學們的支持脫不開關係,我想今晚請全體同學一起吃飯!” 同學們聽到霍建成請客吃飯自然高興的歡呼起來,一向和霍建成不對頭的朱友昌看着手中已經推掉了對方的水晶的遊戲。

“有錢就是好,一個年級一百二十個人,他今晚都請吃飯,最起碼也要五位數!”

經過朱友昌這麼一算,老趙等人不由得砸了砸嘴,有錢就是好啊,就爲了給自己長個臉就平常人家總和一個月的工資扔出去了!

“那你們還去嗎?”老趙一臉疑惑問着幾個人,平時裏衆人對霍建成都看不過眼,但霍建成這麼豪爽的請客,衆人也不好直接掃了他的面子。

“同學們都去,咱們不能自己缺席顯得咱們多不通人情!”楊小川摸着下巴說道。

“去唄!免費蹭吃蹭喝還不去嗎?”反倒是朱友昌最爲無所謂。

“我覺得今晚的飯沒有那麼簡單。”孫長森從自己的眼鏡中眯着眼看着一臉高興的霍建成。

“管他呢!反正有他們的事,咱們只管吃吃喝喝就好了!”楊小川低着頭看着手機上已經黑屏的界面。

“老楊。你是真的菜!”

朱友昌不斷的幫着楊小川,但是楊小川的亞瑟就是鐵頭!楊小川覺得走位?意識?不存在的,只有正面剛纔是男人的本色!

“……說了這麼久了,同學們應該都着急了,那麼這次的班會就到此結束,一會咱們的系學生會會長霍建成要請大家吃飯,大家有空的都去賞個臉。”

楊小川看着臺上的人不知不覺換成了禿頭主任,伸了一個懶腰說道:“總算結束了,咱們去網吧嗎?”


“不去了,還要去拿資料呢!你的第一階段實習評價交了嗎?”孫長森拿起手中的雅思試卷,雖然孫長森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學霸,但他偶爾還會和楊小川一起網吧連坐。

“差點忘了,我去交實習評價。”楊小川從包中翻出萬應集團開出的實習評價,連忙的去前排交給了趙婉晴。

楊小川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把實習評價放到趙婉晴的面前:“那個趙婉晴,實習評價是交給你嗎?”

“嗯!”趙婉晴看着楊小川,自己害羞的低了低頭,接過楊小川手中的實習評價。

楊小川剛轉身要走,就聽見趙婉晴說道:“楊小川你等一下!”

“怎麼了?有事嗎?”楊小川摸着自己的腦袋疑惑的說道。

“沒有!我就是想問問你今天晚上回去參加聚會嗎?”趙婉晴說完這句話,臉上已經爬滿了紅暈害羞的低下了頭。

面對趙婉晴如此明顯的暗示,楊小川頓時感到害羞了起來。

“額!我當然去!”

趙婉晴得到了楊小川的肯定,笑着點了點頭,看着趙婉晴嬌羞的模樣,楊小川一時之間感覺腦袋都蒙了,怎麼走回朱友昌等人身邊的時候都不知道。

不過楊小川的背影卻被一個人死死的盯着,一個腦袋湊到霍建成的身邊陰森森的說道:“建成,這小子和你是對手啊,看起來這小子根本沒把你放在眼裏!要不要今天教訓教訓他?”

霍建成眼神之中透露出恨意咬牙切齒的點了點頭,手中的鉛筆應聲而斷。

剛纔在和霍建成說話的人,對着身邊的女子說道:“依依,你去試探一下這小子,務必讓他今晚參加聚餐!”

被稱爲依依的人,是一個化妝和着裝都比較妖豔的女人,剛要大學畢業的年齡已經打扮的和社會上久經歷練的女子一樣。

“好吧!樹哥,你要記得給人家小禮物啊!”柳依依拿起自己的lv包,搖着蛇精的腰肢和屁股向着楊小川的方向走去。

“楊哥,楊哥!剛纔趙大美女找你說什麼了?看你這一臉幸福洋溢的小表情,她是不是和你表白了?”朱友昌看着楊小川一臉嬌羞的模樣打趣道。

“沒有,你們別胡說,她就是問我參不參加聚餐!”楊小川擺着手說道。


“哦!”

衆人聽到以後起鬨起來,朱友昌一臉猥瑣的說道:“我覺得今天晚上聚餐,你趁機表白得了,人家暗示已經這麼明顯了,你要是再不抓緊機會可就晚了!”

“你別胡說啊,人家也許就是爲了同學情誼。”楊小川回頭瞄了趙婉晴一眼說道。

再次轉回腦袋的時候,身邊就多了一個人,這個人便是楊小川最爲不想見到的同學。


“你好!楊小川,好久不見!”一個嬌媚的聲音響起,就像是勾人心魄的狐狸精。

衆人看到柳依依站在一旁,本來嬉笑的聲音戛然而止,還在打鬧的動作頓時停了下來,臉上帶着冷漠甚至是氣憤的表情。

楊小川看到柳依依都是一愣,良久嘴角帶起一絲微笑說道:“你好,好久不見!不知道你有什麼事情嗎?”

“沒什麼事情!我就是想問問你,今晚的聚餐你去嗎?”柳依依裝作不在意的靠近楊小川,身上的嫵媚性感的香水味不斷的襲擊着楊小川的呼吸。

楊小川聽到柳依依的問題,不由得一愣脫口而出:“去。”


柳依依得到了楊小川的肯定以後,嘴角掀起一絲縫隙,舌頭輕輕的點着嘴脣,拋了一個媚眼給楊小川輕聲的說了句:“那我今晚等你哦!”

說完又扭着屁股踩着高跟鞋離開了教室,楊小川看着柳依依的背影眯起了雙眼,不由得好奇了起來。

柳依依一路上肆意的釋放着荷爾蒙,不斷的對路過的小男生釋放眼神,不一會走到停車場的一輛豪車旁邊說道:“成哥!樹哥!人家已經問清楚了,楊小川那小子今晚會去參加聚餐!”

霍建成聽到以後,端着手上的香檳眯着雙眼說道:“樹哥,既然楊小川這小子敢來參加聚餐,那你有什麼辦法整治他嗎?最好讓趙婉晴對他徹底失望!”

被稱爲樹哥的人享受着霍建成豪車的舒適,眯着眼說道:“計劃有一個,但是實施起來我比較吃虧,所以霍公子你是不是應該……”

霍建成聽到趙建樹的話,眼中露出興奮的光芒。 霍建成笑着說道:“樹哥,你放心還是按照老規矩,我給你這個數!”

霍建成伸出一個手指在趙建樹的面前晃了晃,但這次趙建樹搖了搖頭說道:“霍公子,這次我要付出很大的代價,所以這次我要這個數!”

趙建樹伸出五個手指晃了晃眼中露出不可描述的韻味。

霍建成見此皺起了眉頭,雖然他家裏比較富裕,但也不是天上掉下來的,五萬足夠霍建成請全年級的人聚餐五次了。

“只要你能讓他身敗名裂,這價錢我給了!”霍建成咬着牙說着,五萬能夠讓楊小川身敗名裂也值得了。

“霍公子豪爽,你聽我這個計劃,聽完絕對讓你感覺物超所值!”趙建樹抱着柳依依喝着香檳說道。

“不過這個計劃需要小寶貝的幫助,這五萬裏面有小寶貝兩萬的辛苦費!”趙建樹摸着柳依依的臉壞笑說道,惹得柳依依故作嬌羞得笑了起來,笑的時候還不忘了給霍建成一個挑逗的眼神,惹得霍建成心中大火。

……

楊小川和朱友昌等人一起打了一下午的球之後,洗漱了一下換了一身衣服就準備去參加這次的班級聚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