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智雪一臉不屑:「這個問題更好回答,前些日子林凡在街上遇襲,那些人不也是直接下死手嗎?我想,恐怕那些人是某個國家政府的人,因為他們更清楚華夏政府對林凡的重視程度,唯恐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取走了林凡身上的東西,於是還不如抱著大家誰都別想要的心態,直接幹掉林凡。」

「而青璇也正是這個目的,她知道我與林凡走的近,生怕我從林凡這獲取什麼東西拿回宗中,為了穩定自己的地位,她也是想玉石俱焚。只不過這個女人心如蛇蠍,事情做到這,還不望算計我一把……」

離老微微一笑,剛欲還想要說些什麼,可,只見林凡豁然起身,直接打住了他的話。

「行了,都少說兩句!」林凡面無表情,認真地看著羅智雪的眼睛,彷彿…想要把她看透。而羅智雪也是一臉挑釁意味的仰頭看著林凡,白皙的手指不斷輕點著酒杯。

「我想要宮家的一切資料,明天還需要你陪我去一趟宮家,拿回一件東西……」

羅智雪嘴角一勾,性感的紅唇微動:「沒問題,隨時奉陪!」

……

ps:我修改了第一百二十三章,第一百二十四章,第一百二十五章,大家可以回過頭來看下,盜版沒有…… 第一百六十九章水到渠成,一流武者

星河璀璨,萬里無雲,夜風習習!

林凡盤坐在床上,抱元守一,雙目緊閉,神情肅穆。

腦海里江山社稷圖光芒萬丈,天地間的靈氣一時間瘋狂的朝著林凡所在的房屋內涌去,黑夜中,不大的木質房屋猶如像是一張無形的大嘴,大口大口吞吐著天地間反饋而來的靈氣。

而這些進入房間中的靈氣,毫不意外,又全部進入林凡的體內。

在凡泥境如此吸收天地靈氣,這一幕如果被人看到,不知道會驚掉多少下巴,可對於林凡而言,卻已經是稀鬆平常了。

有時候他甚至在想,要是他真的有九星啟靈天賦,那再配合上江山社稷圖,該會有多麼嚇人?

只可惜那也只是無事時的意淫罷了,一次林凡曾偷偷測驗過自己的啟靈天賦,不過是區區普通的四星而已,對於古武修鍊一途而講,這個天賦只能算一般,連驚艷都數不上。

不過林凡並沒有因此灰心喪氣,機緣這回事,沒有人能夠說清楚,每個人的發展也不是一句先天因素就可以絕對說的定的。

就像是現在世界普遍流行的武道,就跟個人的啟靈天賦沒有任何息息相關的聯繫,只需要大量的基因藥劑,就可以提升自身實力。

不管是黑貓白貓,能夠捉老鼠的,就是好貓!所以,對於林凡來說,管你說的天花亂墜,能夠提升實力的,就是王道!

嗡嗡……

隨著時間的推移,充斥在林凡體表的天地靈氣流動速度越來越快,林凡的身子像是一個深不可測的無底洞一般,任由再多的天地靈氣沖刷,都不見得飽滿。

對於自身所出現的這種情況,林凡心中和明鏡一樣,一點也沒有感到意外。從吳家溝里出來時,他就已經是二流巔峰實力,這些日子來連番大戰再加上行醫煉藥,體內的靈氣已經打磨到了一個非常飽滿精純的地步,距離突破一流那道瓶頸,也只是一步之遙,隨時都有可能發生,只需要一個契機。

林凡十分注重夯實自己的根基,洪老與姜雷二人都曾告誡過他,凡泥入流境,是武者打基礎的最重要一層。根基牢固,則萬丈高樓平地起,如果急於求成,那麼最後只會將自己害慘。

因此,林凡一直沒有強求去尋求突破,即便是現在舉世皆敵,風聲鶴唳也一樣,他是一個有野心的人,絕對不會為了眼前的一丁點利益,斷送了未來大好前程!

而現在,這個契機終於到來了,一切水到渠成,自然觸發。

轟轟!

嘩啦……

林凡此時的體內猶如掀起了山洪海嘯一般,震耳欲聾的靈氣洗刷聲不絕如縷!

先婚後愛:前妻復婚吧 雄渾的靈氣洪流一遍又一遍洗刷林凡的筋脈與骨骼,在每一次洗刷中,都會有少許靈氣浸入他的每一個細胞,骨髓之中,強化提升他的身體素質與力量。

在沒有晉入品級武者之前,武者大多還是依靠純粹的力量進行對戰,體內積蓄的靈力能量無法外化,不過大千世界無奇不有,也有例外。

就比如林凡,以及那些傳承底蘊悠久的大勢力培育出的道子、麒麟子之類的妖孽人物,在凡泥境也能粗顯的動用靈力外化進行對敵。

林凡曾經聽姜雷說過,蓬萊仙島上幾年前出現了一個絕對妖孽般的存在,一出生就有三虎之力,也就是七流武者水平,在他晉入三流武者時,體內積蓄的靈力便可以輕鬆外化,據說當時他以三流水準硬撼了兩名九品武者兩手卻絲毫不落下風!

一場激戰後,輕鬆脫離戰場,逍遙而去。

這些底蘊悠久非凡的超級勢力所擁有的手段,常人根本不可能想象到,也正是歷史給了他們悠遠的時間沉甸,才使他們變得愈發強大。

……

砰!

在這般滾滾靈氣的沖刷下,某一時刻,林凡體內突然傳出一道悶響聲,冥冥中彷彿有著什麼無形的枷鎖砰然打開了,陡然間,一股比之前強橫數倍的氣息波動猶如滔天駭浪一般,轟然席捲而出!

林凡緊閉的雙眼猛然一睜,兩道奪目的精光恍如兩道閃電一般,筆直射入面前的空氣,他微微吐了一口濁氣,竟然在空氣中形成了一團濃郁的白霧,裡面充斥著雄渾的靈氣。

「成了……」感受著此時四肢百骸流淌著雄渾力量,林凡臉上浮現一抹如釋重負的微笑。

試著向前轟出了兩拳,並沒有動用內力與武技,僅僅依靠手臂的力量,純粹出拳,林凡竟然打出了一道道沉悶的音爆之聲!

「好強……這已經超過了一流武者九虎之力的範疇吧?」林凡驚動喃喃道,僅依靠肉體之力,能夠如此之強絕對遠超出林凡的預期。

事實上,就算是林凡,現在也不知道他自己的肉體究竟有強,八極拳有錘鍊肉體之效,在九號試煉基地時,林凡就因為吞食了一枚紅色精粹果實,肉體強度暴漲,在吳家溝苦修這一年來,他的八極拳已經大成,肉體更上一層樓。

只不過林凡並不想體修這一條道路,所以一直以來都沒有太過注重自己純粹的肉體實力,只是將肉體當做一個實力輔助,不留下短板。

但現在看來,這肉體實力還是給了林凡一個大大的驚喜,他心中隱隱有種直覺,即便單單憑藉這幅肉體,自己都可以俯視所有的一流武者!

如果再加上內力、魔千變、武技等,林凡有百分之百的信心,與一名八品武者進行硬碰硬,甚至…擊敗對方。

「這就是奇經八脈么?久違了……」林凡默默感受著身體內部的變化,略微心動地淡淡一笑。

在他的靈識感知下,體內數根明顯比其他筋脈粗壯,猶如老樹盤根一般交織在一起的巨無霸筋脈清晰倒映在腦海里,在林凡晉入一流武者后,這傳說中的奇經八脈終於露出了廬山真面目。

如果說林凡再想要百尺竿頭更進一步的話,就必須是要打通一條其中的筋脈。

林凡目光熱切,不過他也知道雖然這一步已經看到,但是離真正實現,還相差很遠,因此也不著急。

「看看傳說中的天山七星印究竟有何獨到之處……」

林凡手中光芒一閃,一本古樸發黃十分薄的秘籍瞬間出現在他的手掌心,看上封皮上面「開山印」三個大字,林凡的心臟沒由來突然掀起一陣激動的悸動。

…… 第一百七十章開山印,問題所在

准瑰寶級武技,這可是一部攻擊型的准瑰寶級武技啊,林凡說不激動那絕對是假的。現在的他,就是缺乏這種遠程攻擊的武技!

八極拳雖好,在吳家溝林凡也獲取了完整的八極拳,品級達到了瑰寶級,但綜合來說,八極拳只能算是一種近身格鬥武技,無法做到像端木貉那樣一手一個能量掌印般,瀟洒丟出去。

據說八極拳裡面隱含的八大招擁有遠程攻擊的能力,但問題是林凡的八極拳雖然已經大成,可離臻至化境觸發隱藏在八極拳的八大招,還相差很遠。

當日端木貉施展開山印與覆海印的雄姿,直到現在林凡還歷歷在目,內心火熱。

甚至林凡對那青璇聖女讓望北樓將端木家也列到必殺之列中,恐怕也有著衝天山七星印的意思,畢竟趕盡殺絕,得罪一個這個時代的第一世家,太不明智了。

畢竟林凡也從羅智雪的得知過,端木家能夠在短短几十年從一個軍政世家轉型為強大的武道巨擘世家,靠的就是這幾式天山七星印。

除了天山七星印,林凡實在想不到還有其他能夠使那位青璇聖女劍走偏鋒下這樣一部險棋。

這部縱橫華夏上下五千年乃至追溯至上古年間的強橫武學,一直是各方虎視眈眈覬覦的存在。

……

夜已深,星河璀璨,萬籟俱寂,絕大多數人都已經進入熟睡的夢鄉,可就在這樣的靜謐時分,林凡所在的院落,註定是無法沉寂下來。

砰!

一陣狂暴的能量波動爆炸聲從林凡的房間中傳出,猶如一汪平靜的古潭中落下了一顆巨石,響動四方!

兩個人的獨角戲 房間內,林凡頭髮散亂,神色頗為狼狽,其中還夾雜著一份愕然與苦澀。

「失敗了……」林凡低頭看著浮腫發紅的小手臂與焦黑的手掌,搖搖頭有些無奈的喃喃道。

雖然心中早已有所準備,這天山七星印既然有如此威名赫赫的名聲,修鍊自然不簡單,可是當這一幕發生時,林凡還是有些難以置信。

將這開山印的修鍊之法與注意事項一字不差的背熟后,林凡在心中又推演了無數遍才開始嘗試第一次催動。

可是最後結果竟然大乎超出林凡的預期,不僅沒有催動出一丁點的能量,而且還在手臂筋脈中炸了鏜,剛才那道爆炸聲就來自於林凡的手臂。

要不是林凡及時動用了江山社稷圖護住了手臂所有的筋脈與骨骼,就剛才那一下便足以讓他失去一條手臂,成為殘疾。

尼瑪!一次嘗試就差點使自身身負重傷,還能不能完了?林凡後背冷汗淋淋,欲哭無淚的在心中罵道。

砰砰!

「林凡你沒事吧?剛才那聲爆炸怎麼回事?」突然,房門外響起一陣密集的敲門聲,與此同時,離老熟悉的聲音也緊跟著響起。

我是女相師 「咳咳…沒事沒事,我正在配置一爐丹藥,藥方出了點意外,炸了爐,不用擔心。」林凡汗顏,急忙道。

「哼!大半夜的搞什麼啊,還讓不讓人睡覺了?喂,臭小子,再敢弄壞我的房子,小心明天我抽你!」羅智雪咬牙切齒的聲音也不甘寂寞,出來湊個熱鬧,搞得林凡頭大如斗,大氣也不敢出,尷尬極了。

「走吧走吧,這兩天都困死了……」李天打著圓場,配合地打了一個哈欠,總算解了林凡的圍。

林凡靜靜聽著外面的動靜,待到所有的腳步聲都走遠了后,才重重仰倒在了床上,長長舒了一口氣。

看著上方的天花板,林凡陷入了沉思,翻來複出他怎樣也想不明白,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

重新起身盤坐好,林凡往手臂上撒了一些自己曾經配置過的外用療傷葯,再輔以江山社稷圖,不大一會手臂的脹痛與紅腫便漸漸消失恢復如初了。

看著光滑的小臂,林凡腦海里不斷再反覆回憶著剛才的每一個細節,又把開山印的修鍊之法攤開放在床上,一點一點比對。

昏暗的檯燈下,少年年輕的臉龐上儘是一股執拗與倔強之意,顯然林凡是打算今夜與這開山印杠起來了,恐怕不琢磨出來點名頭,誓不罷休!

「過程沒錯啊……」林凡眉頭輕皺,仔細逐字又一次開始推敲起開山印的口訣來,從習武到現在,林凡這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難題。

以往學習武技,都有教頭、洪老、江雷等人在一旁親自教授,所以領悟理解起來沒有太難。

像是八極拳,雖然是傳承悠久,包羅萬象的瑰寶級武技,但一直廣為流傳,生生不息,跟著時代社會不斷修改補充,已經不像原本那樣晦澀難懂,即便沒有沉淫多年的名師指導,也能鑽研出一番門道。

可現在林凡手中的這天山七星印就不同了,說句不客氣的,這就是古代先民口中的仙經法術,不僅全部都文言文小篆,而且內容還極其玄奧晦澀。

「……四肢百骸,無處非筋,無經非絡,聯絡周身…易之變化,雖存乎陰陽,而陰陽之變化,實存乎人。弄壺中之日月,搏掌上之陰陽。以意御氣,以氣催之……嗯?」

林凡默念著這開山印的口訣,忽然像是發現了什麼新大陸一般,神色猛地震動,目露驚喜之意。

「以意御氣,以氣催之…以氣催之……難道說……哈哈哈!」林凡突然毫無徵兆的開懷大笑了出來,他終於先到了問題的關鍵所在。

「以氣催之…我現在還沒有突破到品級武者,筋脈中根本沒有靈力流通,而骨骼細胞中儲存的靈力又不足以催發開山印,所在才會在小臂處堵塞爆炸嗎?」

林凡滿臉驚喜,果然皇天不負苦心人,原來自己的修鍊過程沒有錯,錯就錯在他現在實力境界還太低,根本沒有充裕的靈力讓開山印演化出來。

這也從側面打消了林凡的一個顧慮,說明端木貉給他的這份修鍊之法並沒有被人動過手腳。

「嘿嘿…如果換做是一個和我境界一樣的傢伙,恐怕還真得望洋興嘆了。」得知是自身實力境界跟不上的原因后,林凡非但沒有苦澀失望,反而得意的在心中偷笑意淫道,臉上閃爍著興奮的紅光。

不就是自身沒有足夠的靈氣嘛!那小爺就外部提供靈氣!

林凡心中激動,要知道他可是從羅智雪那裡得到了滿滿一整箱子的寒冰天玉呢,裡面可全部都是精純無比的天地靈氣!

…… 一一第一百七十一章陰陽天族,宮家

翌日清晨,火紅的一輪大日徐徐從東方升起,染紅天際,驅逐黑暗將喚醒大地喚醒。

又是一天新的開始……荷雨樓,林凡房間內。

「開山印!」

隨著少年那偏乎固執的聲音發出,砰然間一股霸道到極致的能量波動忽然從他的掌心處升騰匯聚。

呼呼…

雄渾的冰藍色能量光芒瘋狂在林凡掌心中央凝結,隱隱中一道規則的六邊形印法緩緩成行。

冰藍色能量的波動愈發狂暴與恐怖,就在那掌印快要成行的那一剎那,林凡突然臉色一變,緊忙強行終止繼續下去,散去了所有的能量。

「好險……就差那麼一點。」林凡抹著額頭上的冷汗,心有餘悸的道,若是剛才任由這開山印完全施展出來,恐怕這座房屋周圍頃刻間都會化為一堆廢墟。

「成了?」林凡后怕之後臉上瞬間湧上一抹狂喜之意,一夜的不眠不休,終於將這開山印修習成功了!

就在林凡心情激動跳躍間,一塊玉石忽然間從他的袖袍中滑落,掉在地面上「砰」得一聲,陡然變成了一團粉末。

見到這塊靈氣耗盡報廢的玉石,林凡臉上原本露出的笑容猛然一僵,神色頗為無奈的又補充了一句:「就是他媽…忒燒錢了!」

林凡撓撓頭,臉上浮現一抹肉疼之意,十分鬱悶。他剛剛發現,雖然使用寒冰玉能夠使他還沒突破品級武者時,施展這開山印,可是…這其中的消耗代價同樣讓人心中無法承受。

一次結印所需要的靈氣消耗,便可以使一塊寒冰玉報廢,換句話說,林凡打出一印,就燒了幾十萬。

繞是林凡現在財大氣粗,都不禁覺得肉疼無比,尼瑪的!這簡直就是一個填不飽的大胃王,要是一次大戰轟出個幾十次,不就是需要幾十塊寒冰玉嗎!再換算成錢……林凡頭皮一麻,簡直不敢繼續向下想。

「看來再沒有突破至品級武者前,這招只能作為最後保命的絕招了。」林凡神色鬱悶無比,就像是一個普通人家買了一輛豪車,準備開出去兜風裝逼,可是忽然發現自己沒錢燒油,這裡面的辛酸與無奈也只有經歷過的人才懂得吧。

「得找個機會,多從羅智雪那裡敲詐點寒冰玉來。」林凡一臉認真的盤坐在床榻上,腹黑地想到。

「該出發了!」林凡站起身伸了個懶腰,渾身上下頓時爆發出一陣炒豆子般噼里啪啦的聲音。

「宮家……」

砰得一聲,房門被打開,少年靈躍的身影一閃,直接消失在了盡頭。

……

荷雨樓,後院大堂

離老、李天他們都在吃著早餐,見到林凡的身影過來,坐在首位上的羅智雪眼皮都沒抬,素手一揮,一道流光瞬間猶如箭矢一般,直逼林凡的面門。

咻!

啪……

林凡一邊輕笑著一手抓住了來襲之物,一邊看著羅智雪厚著臉皮嘿嘿一樂:「怎麼一大早上起來火氣就那麼大?早上發火對皮膚可不好。」

聞言羅智雪抬起頭,動人心弦的精緻俏臉上掛起一抹似笑非笑的笑容來:「是嗎?那也總比某人大半夜打擾睡眠帶來的危害小的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