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尼?!

在聽了這話后,小瞳的耳朵差點沒豎起來!

這……這什麼情況?!這兩貨到底什麼關係?

小瞳正思索著,便見石之彥剛才還有幾分不正經的神情瞬間緊繃了些許,嚴肅的回答道:「你到底鬧夠了沒有?這裡還有小孩子好不好!你能不能不要亂說話?」

「我沒有亂說,實話告訴你哥哥,這一次,宮家出兵協力的事是我宮墨兮心甘情願,但是……我不會放棄的,現在我有能力讓你重新歸位宮家上位,我也必須要讓你重回宮家!」

「……這不可能。」

「有什麼不可能的?當初離開宮家你是為了保命迫不得已,那麼現在……」

「現在宮墨染已經死了!你清醒點好不好?你眼前這個人是石之彥!」

「該清醒的人是你!跟著石光祿你能得到什麼?你不過是他重用的一條狗啊哥哥……」

「你住嘴!廉親王也是你能評價的?」

「可是哥哥……」

聽這兩貨突然說起了小瞳不明白的事情,小瞳起初想聽,但實在是聽不懂,只得無奈的聳聳肩。

就在小瞳無奈之時,突然見不遠處有個賣燒雞的酒館,小瞳靈機一動,突然有了想法。

趕忙湊過來拽著石之彥的衣服求道:「好啦乾爹,別和小三阿姨喊了,小瞳餓了這麼久還沒吃飯呢!小瞳要吃燒雞!」

石之彥聽后猛然低頭,這才注意到小瞳正用一副可憐巴巴的眼神望著自己,「乾爹你不要吵了好不好?小瞳要吃燒雞!吃!燒!雞!」

石之彥聽后暴汗,道:「→_→你這品味怎麼跟你娘親越來越像?」

「品味像才說明小瞳是娘親的乖兒子嘛=w=!」小瞳得意的道,「所以乾爹你就別再這裡吵架啦,小瞳都快餓死了!」

「……」石之彥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評價這個小鬼,只好把墨兮的事先丟到一邊。

剛想掏出銀票給小瞳買燒雞,誰知卻被墨兮一下子打斷:「夠了小鬼!想吃燒雞的話阿姨給你買!別讓你爹掏錢了!」

「哎?」小瞳轉過頭望著墨兮。

……畢竟她的話讓他著實詫異!

「因為……你爹的錢根本就不幹凈!」墨兮毫無顧忌的說道,完全不顧石之彥惱怒的表情。

極品神醫 宮墨兮你什麼意思?!」石之彥哪裡能接受這句話,趕忙質問道。

「我什麼意思你心裡應該最清楚!石光祿貪污受賄終有一天會垮台,而你卻執意要做他身邊的一條狗!哥哥,這日子過得有意思嗎?你究竟是為了什麼?」 墨兮一副理直氣壯的氣勢,直視著石之彥的背影。

不知是厭惡還是躲避,總之……石之彥一直沒有正視墨兮。

而小瞳見墨兮一副要急眼的模樣,也不敢再吱聲,只得緊緊抓住石之彥的衣襟。

但是……小瞳越是緊抓著石之彥的衣襟,便越是能感覺到……

石之彥的體內正湧出一股莫名的玄氣,而且那股玄氣十分強大,它所散發出的氣場……足以形成一個強大的低氣壓漩渦!!


小瞳見乾爹遲遲沒有回復,一直沉默著,於是便好奇的抬頭,想看看乾爹此刻的表情。

但是,當小瞳抬頭見到乾爹的面龐的時候,著實被嚇得不輕————石之彥的面部陰沉著,緊咬著牙,沉默不語,但被劉海所遮掩的面龐上,卻布滿了前所未有的猙獰!!

小瞳的雙手不由得顫抖起來,隨即本能的鬆開了石之彥的衣襟。

「宮墨兮……」石之彥終於開口道。

「嗯?」

「我最後警告你一次……廉親王不是你能隨便評價的!!你還是收起你的自以為是吧!我現在過得很好,並且有了值得我去追隨的人,值得我為之而死的人!我跟隨廉親王未來會是怎樣不需要你來猜測,也不需要你來定論是非!」

「可是……」

「還『可是』什麼?我再跟你說最後一遍————宮墨染已經死了!這個事實整個大陸的人都知道,你根本不可能讓一個死人復活,並且你要清楚……你根本沒有資格去驚擾他!」

石之彥的話語中充斥著最後的警告,眼底甚至迸出一絲殺意。

見哥哥心意已決,墨兮也只得深深嘆了口氣:「……我明白了。」

多年不見,哥哥他……終究是變了。

……徹徹底底的變了!變得讓墨兮難以琢磨,甚至……難以接近。

「罷了,彥哥哥……」墨兮終於妥協改口,「我們……還是吃飯去吧,小瞳還餓著呢。」

而小瞳見討論到他,這才興奮的探出頭來,憧憬的道:「對啊乾爹!還是吃飯去吧!小瞳還餓著呢。」

「……」石之彥再次無語的盯著這個小鬼。

「吃飯去吧~吃飯去吧~吃飯去吧~小瞳要吃燒雞烤雞炸雞肯德基……」

「……」

石之彥和墨兮只好妥協,再小瞳的一再要求下,在附近的酒館又點了一桌子雞!

小瞳學著冥希上次的模樣爬到了桌子上,不顧形象的抓起了雞,胡吃海塞著。

而也是因為這個契機,石之彥和墨兮才得以相對而坐。

只是這般對視,讓石之彥覺得十分不自在,只得強硬的找些話題,道:「墨兮,你是什麼時候上位的?」

「兩年前吧。」

「那麼也就是說……父親死了?」

「嗯!」墨兮點點頭,「不然的話縱使我再優秀,也不會坐上家主的位置。」

「那還真是要恭喜你,這些年,你也是蠻拼的了……」

「還好,至少跟那些投靠權勢的人相比,最起碼我是在自食其力。」墨兮淡淡一笑。

「你這是什麼意思?!」

「沒什麼,只是感慨罷了!對了哥哥,你知道戚王殿下三天後要娶你娘子的事嗎?」 墨兮話音剛落,便明顯感覺到石之彥的神色突然緊繃起來。

「你說什麼?!」這句話石之彥幾乎是吼出來的,墨兮聽得出來。

「戚王玄夜已經公示了,三日後要和冥希成婚,你消息一向靈通,這種事你還能不知道?」墨兮困惑的問。

「……這不可能!」還沒等石之彥說什麼,小瞳便狠狠拍桌子道,「我娘親根本不可能嫁給那個壞蛇王的!就算壞蛇王給我娘親多少只燒雞我娘親也不可能嫁給他!」

在小瞳看來,這條消息簡直就是荒謬!

「……逼婚。」墨兮淡淡搖了搖頭,不得不感慨孩子終究是孩子,縱使再機靈,頭腦也依舊不成熟。

「逼婚?」小瞳聽了這個名詞卻是懵了,撓了撓小腦袋,困惑的問,「逼婚是什麼東西喔?」

「逼婚就是一隻燒雞都不給,三天後你娘親必須無條件嫁給他!」墨兮清晰的解釋。

「為什麼?!」小瞳怒了,瞬間吼了出來。

「……沒有為什麼,畢竟人該有自知之明,在這個權力的世界里,我們本就是些渺小的存在。」墨兮的語氣十分淡然,而石之彥卻是極力平復著自己的情緒,卻還是止不住怒火:「玄夜他到底是要做什麼?」

「……報仇。」墨兮冷笑一聲,平靜的喝了杯茶水,「其實你比任何人都清楚的,玄夜這次下山恢復王位,就是為了用權勢的手段找你報仇!」

「……」

「你辦事向來狠毒果斷,但是當年處置戚王的時候你本該直接殺了他的,但你還是心軟了!而現在……我只想提醒你,當初你一時的仁慈,搞不好現在會要了你的命!」

墨兮話語犀利,字字如鋼針一般刺痛人心。

而這一次,石之彥卻破天荒的無法反駁。

……

而此刻,玄夜的王府內。

自玄夜走後,被鎖在房屋裡的冥希終於獲得一絲安寧。

空蕩蕩的房間里只剩下冥希一人,頓時安靜了許多,而冥希體內的蛇毒也漸漸消散了下去。

雖說冥希剛剛在偷葯時毒性發作昏迷了,但是……她好像隱隱約約記得是玄夜為她解的毒!

而且是……是通過接吻的方式!


不是吧?自己剛才是不是腦子被門擠了?剛才自己……居然吻了玄夜?!


冥希雖不敢相信,但她清楚自己絕對沒有記錯!

冥希驚奇的掩住了嘴,嘴角不住的抽搐著。

自己居然吻了玄夜?

自己居然吻了玄夜?!


自己居然吻了玄夜?!!

不是吧?有沒有搞錯?這雖然不是她的初吻,但是她的吻只屬於軒轅封,這樣一搞豈不是太對不起亡夫了?!

不會吧……封……我不是故意的……我怎麼會……我怎麼會……

「小姐,你在糾結什麼呢?」白泠突然躥出,見主人如此糾結,關切的問。

「我怎麼會……我怎麼會……」冥希頭腦一片混亂,完全不敢想象剛才怎麼會出現這種事!

「……小姐?」

「我怎麼會吻玄夜呢?!!」冥希徹底崩潰的叫出,一臉的悶氣。

殊不知眼前的白泠已徹底石化,但作為侍從魔獸的它卻識相的沒吱聲。

「呵,誰知道你怎麼會吻玄夜?誰知道……你哪來的膽子吻玄夜?!」突然一道聲音從門邊傳來,冥希抬頭,猛然一愣!

這貨……居然是姬灧?!

拜託,要不要這麼雷人?玄夜這坑貨下山就算了,姬灧這個殺人不眨眼的傢伙……怎麼也下山了啊?

等等,這些不是重點,重點是……她下山幹什麼啊?

不會是她的蛋掉沼澤里沒撈出來找我尋仇的吧?還是說……因為我偷了她的元丹所以來找我尋仇的?還是因為我搶了她老公,所以找我尋仇?

等等!不對啊!這麼說來,她簡直是跟我有血海深仇了啊!

這位蛇皇大姐……今天不會是特意來殺我的吧?! 這傢伙,不會是來殺我的吧?

冥希心想著,不由得警惕起來,向後退幾步,直勾勾的盯著姬灧,顫顫的問道:「你……你來幹嘛?」

冥希心裡清楚得很,這傢伙光臨此地,絕對沒好事!

「呵,你覺得本蛇皇來這裡還能做什麼?」姬灧鄙夷的一笑。

「我告訴你吖,你的元丹早就被我吃了!別指望我會還給你!」冥希緊緊抱住白泠,虎視眈眈的盯著姬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