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唇之上多了一手,阻止了她接下來的話。 「此生遇到你是我這一輩子最幸運之事,是你溫暖了我的心,將色彩帶入我的世界。若是你離開,我也沒有任何活下去的理由,我會隨你一起而去。」指腹輕觸紅唇,帶著薄涼,讓水月然渾身一顫。

他的語氣平和的好似談論今天的天氣,可這話的每一個字都深深敲擊著她的心。

嘴角緩緩的勾起。「好,若你先走,我亦相隨,此生不離不棄。」微微一頓,再道:「不許拒絕,這是約定,此生不變。除非,你不愛我。」

明顯感受到冷星辰的意圖,早早的把他的話堵回在肚中。

冷星辰豈是愚笨之輩,當然明了,藍眸彎似月牙,在她頭上輕輕落下一吻。「好,我們約定,此生不變。」

四目交會,帶著無限的愛意,彼此的眼中只有對方的身影,此生再也容不下其他。

忽然一陣嘈雜之聲從門外傳來,打斷了兩人的情意綿長。

兩人齊齊轉向聲響傳開之處,只見一人身穿玄色窄袖蟒袍,遠遠的狂奔而來。

他袖口處鑲綉金線祥雲,腰間朱紅白玉腰帶,上掛羊脂白玉,每一塊都玲瓏剔透,只是一觀就只非凡品。颯爽英姿,氣度逼人,俊美的五官,眼眉中的傲慢與銳利肆意的外放。

待他站穩,身後立即出現一小隻隨行的侍衛,站與他的身後,等候他的命令。

龍逸軒,多日不見,他倒是越發的意氣風發。水月然不屑的冷哼。

冷星辰眼眉的柔情瞬間消散,防備之意立現,站直了身子,凜然的英銳之氣在如鷹的眼中顯現,氣勢絲毫不弱龍逸軒。

許久,龍逸軒才冷冷一句,打破了此刻的僵局。

「若不是皇命在身,依你的無禮狀,今日你休想走出此門。」開門見山,一點也不轉彎抹角。

少了虛情,沒了算計,他們第一次如此坦承的表達自己的內心。

冷星辰毫不示弱,傲然的一瞥,當中的輕蔑讓龍逸軒蹙起雙眉。「彼此彼此。」

兩人對視,仿若龍虎對峙,空氣之中立刻瀰漫了一絲硝煙的氣息,緊張的氣氛頓時讓人感覺呼吸都困難。

「要鬧出去,這裡不是你們該胡來的地方。」水月然呵斥道。雙目一凜,不怒而威。

若說氣場,水月然比起他們有過之而無不及,三足鼎立,誰也不輸誰。

春風拂面。

原本待在驛站之中的眾人,在見到龍逸軒的忽然到來之後,面色齊齊一變。雙膝一軟齊齊跪下。

王妃剛剛逝去,王爺就趕到,這……

龍逸軒感受到眾人的恐懼,雙眉微挑,這都是家奴,見到他何故怕成這樣?

莫不是有何變故?

雙目四顧,發覺少了一人。

「凝香何在?」

這一問更是無人敢答,全部都抖索著身子,腦袋低垂。

「說話,為什麼沒人回答我。」這一刻,龍逸軒才感覺到了事態的嚴重。

「我來回答你,賢王妃因為難產,生下孩子后與剛才歸天。」燼軒緩緩的從屋中走出,冷峻的目光緩緩落在龍逸軒身上。 「此生遇到你是我這一輩子最幸運之事,是你溫暖了我的心,將色彩帶入我的世界。若是你離開,我也沒有任何活下去的理由,我會隨你一起而去。」指腹輕觸紅唇,帶著薄涼,讓水月然渾身一顫。

他的語氣平和的好似談論今天的天氣,可這話的每一個字都深深敲擊著她的心。

嘴角緩緩的勾起。「好,若你先走,我亦相隨,此生不離不棄。」微微一頓,再道:「不許拒絕,這是約定,此生不變。除非,你不愛我。」

明顯感受到冷星辰的意圖,早早的把他的話堵回在肚中。

冷星辰豈是愚笨之輩,當然明了,藍眸彎似月牙,在她頭上輕輕落下一吻。「好,我們約定,此生不變。」

四目交會,帶著無限的愛意,彼此的眼中只有對方的身影,此生再也容不下其他。

忽然一陣嘈雜之聲從門外傳來,打斷了兩人的情意綿長。

兩人齊齊轉向聲響傳開之處,只見一人身穿玄色窄袖蟒袍,遠遠的狂奔而來。

他袖口處鑲綉金線祥雲,腰間朱紅白玉腰帶,上掛羊脂白玉,每一塊都玲瓏剔透,只是一觀就只非凡品。颯爽英姿,氣度逼人,俊美的五官,眼眉中的傲慢與銳利肆意的外放。

待他站穩,身後立即出現一小隻隨行的侍衛,站與他的身後,等候他的命令。

龍逸軒,多日不見,他倒是越發的意氣風發。水月然不屑的冷哼。

冷星辰眼眉的柔情瞬間消散,防備之意立現,站直了身子,凜然的英銳之氣在如鷹的眼中顯現,氣勢絲毫不弱龍逸軒。

許久,龍逸軒才冷冷一句,打破了此刻的僵局。

「若不是皇命在身,依你的無禮狀,今日你休想走出此門。」開門見山,一點也不轉彎抹角。

少了虛情,沒了算計,他們第一次如此坦承的表達自己的內心。

冷星辰毫不示弱,傲然的一瞥,當中的輕蔑讓龍逸軒蹙起雙眉。「彼此彼此。」

兩人對視,仿若龍虎對峙,空氣之中立刻瀰漫了一絲硝煙的氣息,緊張的氣氛頓時讓人感覺呼吸都困難。

「要鬧出去,這裡不是你們該胡來的地方。」水月然呵斥道。雙目一凜,不怒而威。

若說氣場,水月然比起他們有過之而無不及,三足鼎立,誰也不輸誰。

春風拂面。

原本待在驛站之中的眾人,在見到龍逸軒的忽然到來之後,面色齊齊一變。雙膝一軟齊齊跪下。

王妃剛剛逝去,王爺就趕到,這……

龍逸軒感受到眾人的恐懼,雙眉微挑,這都是家奴,見到他何故怕成這樣?

莫不是有何變故?

雙目四顧,發覺少了一人。

「凝香何在?」

這一問更是無人敢答,全部都抖索著身子,腦袋低垂。

「說話,為什麼沒人回答我。」這一刻,龍逸軒才感覺到了事態的嚴重。

「我來回答你,賢王妃因為難產,生下孩子后與剛才歸天。」燼軒緩緩的從屋中走出,冷峻的目光緩緩落在龍逸軒身上。 「你哪來賤民,敢在這裡放肆!」龍逸軒明知故問。

能出現在驛站之中必然是與他們一路。

他既然已得皇命前來接人,自然能猜到燼軒的身份,他如此做,無非是想給燼軒一個下馬威,彰顯他皇子的威嚴。

燼軒也不氣惱,冷冷一笑。「如此說來,你是罵盡了天下人,包括你自己。我是何身份你心知肚明。若是逞一時的口舌之快能讓你心安,或者能讓你更獲榮寵,我倒無所謂。」

簡單的一句,就把龍逸軒歸結為只憑花言巧語在皇上身邊得寵的小人。

而且嗆的龍逸軒根本無法回嘴。回便是承認他的無能,不回心中氣憤難以咽下。

燼軒身體一側,回眸看向屋內,淡淡道:「你還是去看看她吧,看她最後一眼。」

水月然站在一側,只有她這個角度清楚的看到燼軒眼中的不舍,那一份留戀。

詫然與心,水月然並未聲張,當做沒有看到的將目光瞥向別處。

龍逸軒心下其實已經信了七分,不過依舊難以接受這個事實,快步而走,他倒是要親眼見證,才徹底的信服。

剛進內屋,就見到上官凝香安然的躺在床榻之上,一席絳紅色的綉金長袍子襯托著她嬌媚的容顏。整個人好似睡著了一般的安詳,嘴角含笑,從沒有過的祥和。

「她走的痛苦嗎?」龍逸軒問道。

從踏進門的那一刻,他才接受了這個殘酷的事實。

這個屋中,根本沒有一絲生命的氣息,寂靜的連呼吸聲都沒有。

只有死人,才會沒有呼吸。

水月然抱著盼兒走了進來,面對他的問話老實的回答道:「沒有,她走的很安詳。這是她拚命保下的孩子,你還沒見過,來抱抱他吧。」

說著將懷中的孩子遞到他的面前。

龍逸軒側頭,看向盼兒。

從進驛站開始,孩子就一直在水月然的手中。可他從沒去注意,他的眼中只有仇敵,根本不會去關心這無關緊要的事情。

錯過了,還能挽救嗎?

輕輕的抬手,觸碰了一下盼兒的臉頰,滑嫩的觸感讓龍逸軒感受到了真實。

小心翼翼的接過抱在懷中。孩子扭動一下身子,不一會又沉沉的睡去。

「盼兒很喜歡你。」

「盼兒?」疑惑了看了水月然一眼,在看向懷中的小人。

「凝香起的小名。」水月然隱瞞了事實。她覺得盼這個字真的很適合這個孩子。

「謝謝你!」莫名的,龍逸軒竟然向水月然道謝。

「謝我什麼?」水月然這一次倒是有些莫名其妙。

「你與凝香之間的恩怨太多,若你動手殺了這個孩子,也無可厚非……」

「等等……」水月然忙抬手打斷了他的話,雙眉不停的跳動,嘴角揚起一抹譏諷的笑容。「你的言下之意是在懷疑我動手腳殺了她?」

「不管怎麼樣,我還是要謝謝你將盼兒還給我。」龍逸軒不回答,反而岔開了話題。

沒有否認,也就是承認。水月然嗤笑一聲,原來在他心中,她是這樣一個人。 「你哪來賤民,敢在這裡放肆!」龍逸軒明知故問。

能出現在驛站之中必然是與他們一路。

他既然已得皇命前來接人,自然能猜到燼軒的身份,他如此做,無非是想給燼軒一個下馬威,彰顯他皇子的威嚴。

燼軒也不氣惱,冷冷一笑。「如此說來,你是罵盡了天下人,包括你自己。我是何身份你心知肚明。若是逞一時的口舌之快能讓你心安,或者能讓你更獲榮寵,我倒無所謂。」

簡單的一句,就把龍逸軒歸結為只憑花言巧語在皇上身邊得寵的小人。

而且嗆的龍逸軒根本無法回嘴。回便是承認他的無能,不回心中氣憤難以咽下。

燼軒身體一側,回眸看向屋內,淡淡道:「你還是去看看她吧,看她最後一眼。」

水月然站在一側,只有她這個角度清楚的看到燼軒眼中的不舍,那一份留戀。

詫然與心,水月然並未聲張,當做沒有看到的將目光瞥向別處。

龍逸軒心下其實已經信了七分,不過依舊難以接受這個事實,快步而走,他倒是要親眼見證,才徹底的信服。

剛進內屋,就見到上官凝香安然的躺在床榻之上,一席絳紅色的綉金長袍子襯托著她嬌媚的容顏。整個人好似睡著了一般的安詳,嘴角含笑,從沒有過的祥和。

「她走的痛苦嗎?」龍逸軒問道。

從踏進門的那一刻,他才接受了這個殘酷的事實。

這個屋中,根本沒有一絲生命的氣息,寂靜的連呼吸聲都沒有。

只有死人,才會沒有呼吸。

水月然抱著盼兒走了進來,面對他的問話老實的回答道:「沒有,她走的很安詳。這是她拚命保下的孩子,你還沒見過,來抱抱他吧。」

說著將懷中的孩子遞到他的面前。

龍逸軒側頭,看向盼兒。

從進驛站開始,孩子就一直在水月然的手中。可他從沒去注意,他的眼中只有仇敵,根本不會去關心這無關緊要的事情。

錯過了,還能挽救嗎?

輕輕的抬手,觸碰了一下盼兒的臉頰,滑嫩的觸感讓龍逸軒感受到了真實。

小心翼翼的接過抱在懷中。孩子扭動一下身子,不一會又沉沉的睡去。

「盼兒很喜歡你。」

「盼兒?」疑惑了看了水月然一眼,在看向懷中的小人。

「凝香起的小名。」水月然隱瞞了事實。她覺得盼這個字真的很適合這個孩子。

「謝謝你!」莫名的,龍逸軒竟然向水月然道謝。

「謝我什麼?」水月然這一次倒是有些莫名其妙。

「你與凝香之間的恩怨太多,若你動手殺了這個孩子,也無可厚非……」

「等等……」水月然忙抬手打斷了他的話,雙眉不停的跳動,嘴角揚起一抹譏諷的笑容。「你的言下之意是在懷疑我動手腳殺了她?」

「不管怎麼樣,我還是要謝謝你將盼兒還給我。」龍逸軒不回答,反而岔開了話題。

沒有否認,也就是承認。水月然嗤笑一聲,原來在他心中,她是這樣一個人。 「我要動手絕不會偷偷摸摸,下毒暗殺這樣的手段我萬萬是不屑的。再說她有什麼理由讓我動手?留戀你?還是貪戀權力?你覺得我會在意哪一樣。」水月然極度的不屑和憤怒。

龍逸軒只道是戳中她的要害,才會如此的激動,根本無視。

「當我說錯可以了吧,我並沒有追究的意思,你明白的。」此話更是像是在安慰一個無理取鬧的孩子,龍逸軒的做法讓水月然感到一股從來沒有的寒意。

且不論她早先自行放棄這份榮華,放棄對權力的爭奪,若真是後悔,活著積怨動手殺死上官凝香這個礙眼的人,他對事的態度未免太過薄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