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這群人都走到大通道中央十公里處時,從懸崖峭壁上,突然伸出一隻大手,烏黑髮亮的長指甲驀然朝空中的飛行魔獸抓去。

飛行魔獸反應不及,被一爪拍下數十頭,還在空中,就連人帶獸,變成了碎肉。

其他的魔獸見了,馬上四下逃開。

一個極為高大的身體突然站起來,往峽谷里縱身跳了下去,砸在密密麻麻的人堆中,無數倒霉蛋直接被踩入地里,血肉模糊,再也不能活了。

這巨大的傢伙,站在人群中,就像大象站在螞蟻群中,身高七八米,巨大爪子如閃電般的揮舞著,被打中的人,竟全部變了碎塊,沒有一任何人能夠幸免於難。

比蒙,比蒙!

有人大聲吼道!

還有人眼尖,馬上就認出來,也驚恐地叫道:「趙家的比蒙,趙家要幹什麼?為什麼伏擊我們?」

趙氏家族也有隊伍在這裡,領頭那人大聲喊道:「我們也不知道。」

其他家族的人聽了,馬上轉著望去,面色極度不爽,有一個人大聲一喊:「是趙家,是趙家,他們要消滅我們。」

殺!

殺!

其他家族在比蒙的威脅下,已沒有人能冷靜思考,隨著這聲大喊,所有人都朝趙家的隊伍沖了過去,拿出武器,奮力拚殺。

趙家的部隊見解釋不清,只好被迫迎戰。

於是,一場混戰就這樣在誤會中打響。

很快,就有人騎著飛行魔獸,逃離戰場,往調城方向飛去,顯然是回去報信。

趙家要消滅其他七個家族!

趙家帶著比蒙在大東山設伏!

趙家與七大家族正式開戰!

……

一條條消息傳到了各大家族的耳朵里。而趙家的人卻被圍在大通道中,一個都跑不出來,所以,趙家還不知道發生了如此不可思議的變故。

七個家族連日來損失嚴重,早就惱羞成怒了,只是苦於找不到敵人,這下子,趙家撞了上來,七大家族馬上聯合起來,迅速派出高手,將悄悄將趙家包圍起來。

趙家還沒反應過來,七大家族馬上就反起了進攻,各種魔法兇狠地扔了出去,只一秒鐘的樣子,趙家就如同經歷了世界末日一樣,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到處都是災難,死傷無數。

趙家突然受到如此打擊,也是急怒攻心,家主也是橫著走習慣了的人,在調城這一畝三分地,還沒有人敢如此對付趙家,這時,大腦一下了就被怒火燒得短路了,連連派出人手,拚命反擊,不停有高手投入戰鬥,並將各種防禦措施都啟動了。

一時間,七大家族的進攻受阻,並且傷亡很重,有不少高手都死於這一輪反擊之中。

雙方都打出了真火,沒有人會手下留情,先拼魔法吧。

這幾天事情太多,每一件事都讓人白頭騷更短,趙家留在總部里的人,其實並不多,防禦措施發揮作用后,就報廢了。

七大家族如潮水一樣,四面八方地沖了進去,一路上摧枯拉朽,勢如破竹,差不多將趙家夷為平地!

趙家家主大怒,馬上從懷裡掏出一把亮晶晶的東西,猛地捏碎,然後運足鬥氣,朝天空中扔去。

那些亮晶晶的東西升上天空后,竟然光芒大作,隔著幾百公里,也能看得真切。

「他要救兵!」

「快快,加把勁,把他乾死,趙家就完了。」

「我們也搬救兵!」

「好,每家都再派些人來。」

大家紛紛大吼,也紛紛派人去搬救兵。

調城很小,大家去得快,回來得也快,不一會兒,就有大量的高手接踵而至,二話不說,馬上投入戰鬥。

趙家留下來的人雖然也有高手,但更多的卻是一些核心弟子和婦人、奴僕,戰半力並不太強。僅僅憑藉著對地形熟悉和無窮無盡的機關陷阱,才勉強擋住了對方的進攻,可是,傷亡太過慘重,就邊家主的幾個親屬子女都被亂刀砍死了。

趙家家主咬碎鋼牙,雙目快要噴出火來,卻於事無補,被一波又一波的攻擊,打得毫無還手之力,一跟後退,最後竟被包圍在書房中。

外邊有人拚命扔著各種魔法,讓這個並不起眼的小小書房搖搖欲墜。

但是,這個書房卻是整個趙家防禦能力最強的建築,一些之間,七大家族根本攻不破。

趙家家主獃獃地坐在椅子上,過了一會兒,猛地跳起來,看著身邊只剩下五個人,每一個都身形狼狽,神情萎靡不振,不由悲從中來,怒吼道:「為什麼,為什麼?誰能告訴我,七大家族的這些雜碎,為什麼突然圍攻趙家?為什麼我們沒有得到半點消息?」

其他幾個人都不知道答案,這場戰鬥打得糊裡糊塗,又損失慘重,一個人見家主勢若瘋狂,擔心地說道:「我們的勢力都在外邊,一時半會兒,恐怕趕不過來,我們先撤走吧。」

趙家家主面色不甘,說道:「想我趙家在些,苦心經營了數百年,眼看大事可期,卻沒想到平地起風雷,竟毀於一旦,不甘啊,不甘啊。」

身邊的人繼續勸道:「家主你先撤,我等拚死也要掩護你!你必須活下去,重整棋鼓,趙家還有希望。」

趙家家主終於冷靜下來,陰沉著臉,恨恨地說道:「從現在開始,趙家由明轉暗,目標,七大家族,殺!給我暗殺,給我把他們全都殺光。」

說罷,他伸手在牆腳的一個非常不起眼的地磚上,有節奏地踏了十六下!

咔嚓嚓一陣輕響!

一個漆黑一團的洞口顯了出來。 ?趙家家主伸手從懷裡掏出一個夜明珠,將洞口照亮,冷笑一聲,說道:「讓他們打吧,攻破這間屋子之日,就是他們送命這時。」

然後他頭也不回地跳下洞去。

其他五人不再猶豫,也跟著跳了下去。

這個洞並不深,只有七八米的樣子,對幾個萬字高手來說,這點高度跟散步差不多,毫不費力。

到了洞底,他們發現,洞底有一條可容兩人並肩行走的道路,一路往前延伸,但卻一直彎彎曲,每隔幾步,就有一個岔口,岔口裡都有平坦的通道,形狀和大小,甚至擺放的東西,都是一模一樣,根本分不出該走哪裡。

五人跟在家主後邊,越走越心驚,這是一個龐大的地下迷宮啊,進來之後,恐怕當真只有死路一條。

而家主一直沉頭前行,邊走邊在各個洞口東拍一下,西敲一把的,顯然是在啟動什麼陷阱……

五個人亦步亦趨地跟在家主身後,一腳也不敢邁錯。

走了大約一個小時,前方突然一亮,已到了出口。

出口在一口井裡,井裡有水,不知有多深。出口在水井半壁處,剛好被水淹沒,但是,地洞明顯高於井水,並不能倒灌進去。

六人從水井中爬出來,十幾米的水井根本不是任何問題,很快就出來了。

這是一片莊稼地……

精巧的地下迷宮,出人意料的出口,這樣的設計,難怪沒有人發現。

莊稼地旁,有無數堆積的泥土和石頭,家主看了看四周,此時並無一人,他輕輕說道:「把泥土都填入井中,就算有人找到這裡,也出不來,以為是死路,還會往其他洞口走!」

五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對這種設計,佩服到了極點。如果敵人追來,估計全都得困死在地下。他們一邊思忖,一邊動手,將堆積如山的土石,全都倒入井內,甚至還弄了一棵大樹,栽在上邊,還弄了些雜草和莊稼種在上邊,根本看不出此地,曾經有一口水井。

這裡是一處小山坡,在調城四周,這樣的小山坡無計其數,非常平常,一點也不起眼。搞完這些事後,家主神情灰暗地坐在地上,說道:「大家都安靜一下,我們來聽一下,很快就會有有趣的事兒發生。」

沒過多久,城內就發出一陣陣驚天動地的爆炸聲!

城主看著衝天而起的火光,呵呵大笑,說道:「炸得好,炸得好,都給我趙家陪葬吧。」

五個人,抬頭看去,發現正是趙氏家族總部所在。

此時,這裡已變成了人間地獄,所有的建築都被炸毀了,所有的地面都被爆破了,無數的機關同時啟動,無數的陷阱和攻擊同時出現,如同山崩地裂一般。

七大家族的高手們,尚有近千人圍在書房周圍,拚命攻擊,都想儘快抓住趙家家主,將他擊斃,才能徹底將趙家毀滅。

誰也沒想到,一陣陣驚天動地的爆炸傳來,佔地面積極為廣闊的趙家總部,卻是一個大火藥桶,是一個要命的地獄,近千名高手,竟然一個也沒有逃脫,全都被炸死……

趙家家主呵呵冷笑了一會兒,看了看方向,馬上認準一個方位,快速飛奔!

其他五人顧不上消耗,也跟了上去。

沒有人知道他們去了哪裡。

「七大家族為什麼要攻擊趙家?」

在城主府內,城主驚奇地問道調戲!

調戲攤了攤手,聳聳肩,表示不知道。

佟童和麻煩也沒有答案。

但是,這卻是好事,城主高聲說道:「繼續觀察,打聽情報,三分鐘一報。」

是。無數城主府的高手沖了出去,卻遠遠觀望,不參與戰鬥。

結果,他們看到了驚天爆炸……

城主對這個結果感到極為震驚,數千高手,一個也沒有逃出來,趙家被夷為平地,連家主也沒有逃出來!還有比更好的結果嗎?趙家,這塊一直壓在他心中上的巨石,竟如此詭異地,被人搬開了。

佟童馬上將這個消息傳給了軒轅缺。

軒轅缺也愣住了,沒想到事情竟變得如此輕鬆。他想了想,說道:「繼續與九彩靈鳳聯繫,看看還有沒有從其他方向突圍去報信的人?」

佟童馬上與九彩靈鳳聯繫,結果,九彩靈鳳傳來一個非常意外的消息。

她迫不及待地說道:「發現趙家家主,身邊只有五個人,離大東山只有二十多公里,正朝大東山移動。」

軒轅缺一喜,馬上將狙擊槍架好,往最遠處看去,不過,此時,離目標太遠,還啥也看不見。他也興奮地說道:「讓九彩靈鳳隨時保持與跟蹤,最好能做到,我們看到它時,就能在它下方看到敵人!」

佟童俏皮地笑了,說道:「這個,很簡單。」

軒轅缺又與小點點聯繫上,問道:「能不能將敵人全滅了?」

小點點也說道:「沒問題。」

軒轅缺放下心來,輕鬆地把狙擊槍瞄準大通道,發現戰火激烈異常,有一股勢力被圍在中間,其他七家勢力包圍上去,正拚命攻力。

而被包圍的勢力,也不原束手就擒,拚命反擊,雖然處於全面下風,卻還有再戰之力。

軒轅缺看得莫名其妙,心想:莫非是七大家族設好陷阱,專門對付實力最強的趙氏家族?這是為什麼?

這真是一場糊裡糊塗的戰鬥。

但是,對軒轅缺他們來說,卻是一個非常好的局面。

軒轅缺對小點點說道:「加快速度,還有敵人,我需要你幫忙。」

小點點聽了,馬上張嘴大吼,一個威武雄壯的陸戰之王,竟然發出狗叫聲……

捂臉!

但是,它的行動卻是貨真價實的比蒙氣勢,一個衝撞,就將人群衝散,再來回輾壓幾次,剩下的人已不多,大爪子揮舞,很快將敵人抓起碎片。

全滅!

天上,傳來九彩靈鳳的鳴叫聲。

軒轅缺馬上抬頭看去,找到了九彩靈鳳,然後往下看去,沒費什麼力氣,就找到了發喪家之犬的趙家家主,以及他身後的五個更狼狽的高手。

軒轅缺壓低聲音,說道:「搞死他。」 ?天空中,太陽熱情似火,白色的光芒照亮著整個大地,萬物都沐浴在溫暖的陽光下,生命旺盛,一片生機勃勃。

大東山頂上的雪峰上空,無數雪鷹飛舞著,盤旋著,看準獵物就俯衝而下,極少失手。

但這些殺手的存在,並不能讓其他動物閉門不出!山頂、半山腰、山腳,在不同的植被中,無數種類的動物在各自的領域內,自由自在地玩玩耍,偶爾有跑到別人家的動物,馬上就會引起一番殘酷的戰鬥。

動物間的戰鬥非常直接,你死我活,或者有一方主動退讓,從此成為弱者。

軒轅缺趴在雪堆下,看了看大通道內,小點點控制著比蒙,大開殺戒,很快就將敵人全都撕成了碎片,沒有人能夠逃脫,陸戰之王的能力,的確非常強悍。面對上千萬字高手,居然一路輾壓,所有魔法都不起作用,所有鬥氣都形不成威脅,所有反抗,都無用。

「胖子,我們快速下去,打掃戰場。」軒轅缺看見戰鬥已結束,而趙家家主一行六人離此還遠,又有九彩靈鳳盯著,根本不怕他離開視線。

佟昊馬上拎著黃金糞桶,從地下穿行過來,帶著軒轅缺,又很快出現在峽谷底下的大通道上,這裡早已變成了地獄,泥土被血水染紅,附近的草叢和樹木上掛滿了碎肉。

小點點從比蒙體內鑽了出來,還是一條小狗的模樣,還是那麼醜陋,親昵地蹭了蹭軒轅缺的腿,搖頭擺尾,很是開心,根本沒有把先前的戰鬥放在眼裡。

軒轅缺心中一動,就把失去了支撐的比蒙屍體收入了空間,看了看布滿整個大通道的血肉和屍體碎片,不由有些反胃,回頭看了看佟昊,這貨似乎也不適應!

想了想,軒轅缺說道:「走,設伏,務必一舉消滅趙家家主。」說完,馬上就跑了起來,根本不管戰場上的殘局,也不想打掃了。

將這些屍體留在這兒,一來可以回報大山中的各種動物,二來,也可以威攝敵人,如果還想硬來,大家都得掂量幾下。

在九彩靈鳳的指引下,軒轅缺很快就找到了趙家家主,他正帶著五個忠實的手下,往大東山上翻去,居然沒有選擇從大通道中逃離。

軒轅缺稍稍想了想,馬上就明白了他的心思,顯然他根本沒想到,大通道中的戰鬥會如此快速而慘烈,也沒想到,數千人的戰鬥,竟已結束了,一個人都沒剩下。

趙家家主不想穿越戰場,所以,選擇了有難度的翻山越嶺!

軒轅缺看了,微微一笑,向佟昊打了幾個手勢。

佟昊與他配合時間最久,默契度最強,只看一眼,就明白了他的意思,點了點頭,拿出黃金糞桶往地下一搗,帶著軒轅缺沉入地底,快速朝趙家家主一行的方向趕去。

再次冒出頭來,他們已追上了敵人,相距不過兩公里。

軒轅缺留下來,讓佟昊繼續前行,趕到他們前方兩公里的山中,找了個掩體埋伏起來。

兩人不約而同地拿出狙擊步槍,瞄準敵人!

軒轅缺輕輕說道:「十輪自由射擊!行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