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歡眸光微動,這種被認可的感覺讓她心頭盪起了一絲漣漪。

她重重點頭:「嗯!我明白了,謝謝秦舒姐。」

然後,她把整理好的文件放回桌上,問道:「我還有幾個問題想要向您請教,可以嗎?」斷推了,周五上架……比較突然,我盡量多更點……請多支持。

《星際爭霸:泰倫帝國》明天上架了 四周,傳出一片吸氣聲,而最終能吸到花粉者為數不多。

隨着吸氣聲漸漸散去,卻是傳出了交擊轟鳴,戰鬥,打響了!

秦楓四人也毫不含糊,瞅准幾朵奇花,朝它們衝去。

兩旁頓時殺出一群修者,有靈尊、有靈宗。

「滾!」秦楓大吼,魂煞劍出鞘而出,劍靈體緊隨其後,兩柄利劍化為兩頭怒龍,殺散衝上前來的眾多強者。

這一刻,秦楓修為盡顯,乃高級劍尊,頓時驚住了四周之人。

而冥雎三女也紛紛出手,都展露出強大的戰力,一時間身邊卻是沒有一合之敵。

很快,他們便是奪得了三朵奇花,收入空間儲物器。

而這時,終於有着強敵出現,卻是那六大勢力中的一個。

為首的是一名八重天巔峰靈尊,另有兩名七重天靈尊相助,身後還跟着六名中級、低級靈尊,來勢洶洶。

秦楓雙眸微眯,都展露修為了,這群人還敢衝上來,顯然是有恃無恐,但他們恐怕要失望了。

「小雎,陪我會會他們,小雅、璐瑤,你們接着採摘。」秦楓喊道,接着便是施展「墨影浮雲」,令得分身與本尊一同迎上。

「轟隆隆!」

秦楓展露肉體之力,配合上高級劍尊之威,頓時壓制住了那名八重天巔峰靈尊。

而分身也毫不示弱,更是展露幻靈修實力,將那兩名七重天靈尊困住。

冥雎更是了得,直接召喚出死亡大軍,沖向後方六名靈尊,將他們吞沒。

眨眼間,秦楓二人便是完全佔據上風,沒過幾招,那八重天巔峰靈尊便是遭創,驚恐不已,而那六名中級、低級靈尊也是紛紛受傷,同樣心驚,那兩名七重天靈尊也好不到哪去,剛剛破除幻境。

「我等乃是皇風宗,爾等是何人!?」那名八重天巔峰靈尊色厲內荏地喝問道。

秦楓卻是沒有絲毫回答的打算,衝上前去,又是一陣猛攻。

一道道劍技呼嘯而出,配合著魂煞劍與劍靈體相合,爆發出的威能驚天動地,哪怕巔峰靈尊都不敢小覷。

而這八重天巔峰靈尊顯然還差了不少,而且也沒什麼強大的寶物,頓時再度遭創,吐出一大口鮮血。

他終於徹底恐懼了,連忙後退,而其他幾名靈尊也紛紛退去,不敢與秦楓、冥雎對抗。

見狀,四周其他勢力人馬都是露出驚奇之色,望向秦楓二人不由滿是懼意。

窮雅與王璐瑤則是趁著這個機會再度摘得三朵奇花。

就在這時,竟然又有人殺來,卻是不懼秦楓等人先前展現出的實力,而這些人正是秦楓先前特別關注的黑袍人。

「春楓!沒想到這麼快就再次遇到你了,受死吧!」其中一名黑袍之人發出一陣咆哮,一股強大的精神力湧來,宛如尖刀。

同時,一道道魂魄與一頭頭控獸蜂擁而出,向著秦楓等人撲來。

「幽魂魔子!果真是你!」聽得聲音,秦楓便已變色微變,猜到來人,而見到那些魂魄更是肯定了對方的身份。

「魔族竟然真的來了?另外兩撥人也是嗎?」秦楓心中暗忖,卻是來不及多想了,連忙召喚控獸迎敵。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來也匆匆,去也匆匆。

趙信話都沒有說出來,就看到上官千初的背影都沒了。

「後宮起火了吧。」柳言貼了上來嘀咕,「這弟媳姐姐喜歡,長的好看實力還不錯,你可要抓抓緊啊。」

「姐,你別鬧了!」

看着上官千初消失的位置,趙信久久不語。

記得上回趙信剛突破武者的時候,他是贏了上官千初的。

之後見面的時候,上官千初還說,如果她真要動手,趙信不是她的對手。

當時趙信還不信!

難道說這才是她的真正實力么?!

又瞄了眼看上去憨厚老實,有些傻傻的,卻能夠一瞬秒殺暗影貓妖的李道義。

這就是屬於高手的低調么?

回想曾經,相對這兩位劍客高手的低調,他好像太膨脹了些。

問題來了!

做人怎麼可以不膨脹?!

如果你不膨脹,人生還有什麼樂趣。

實力是用來幹嘛的?

不就是用來裝嗶的!

如果有實力還不裝嗶,去少林寺當掃地僧好不好。

要是趙信有李道義剛才瞬秒暗影貓妖的實力,他得膨脹的來股風就能上天。

趙信估計多半不是李道義他們低調。

他們也知道劍客太強,怕用的太多被人舉報封號削弱什麼的!

「也都差不多了,咱們還是快點去醫院吧。」看着趙信身上的傷,柳言心裏心疼的很。

「不能不去么?」

「不能!」

柳言很是果決道。

「喵。」

趙信口袋中的小狸花貓探出頭奶聲奶氣的叫着。

狸花貓!

「你命也挺硬,還活着。」

趕忙將它從口袋中拽了出來放在頭頂,劇烈的痛楚讓他的手都跟着顫抖了一下,可他還是裝做沒事的樣子。

「喵。」

狸花貓又喵了一聲,爪子拍著趙信的頭,指着地上暗影貓妖的屍體。

縱身從趙信頭頂跳了下去。

狸花貓小鼻子聳動了兩下,爪子拍著暗影貓妖的身體。

「老李,把我家小貓指的位置割開。」趙信抬眉。

李道義一臉不情願,趙信輕吐了口氣。

「十塊錢。」

咻咻咻!

劍芒閃爍。

爪子、皮毛、骨骼、肉質。

完美分離。

趙信瞠目結舌的看着這一幕。

「你上輩子是個廚子吧。」

「實不相瞞,我沒下山之前在山門當了六年食堂大廚。」李道義得意的笑着,「這還不是我的巔峰狀態,主要是對食材不太了解,如果熟悉了可以更完美。」

還真尼瑪是個廚子。

「真有你的。」

看着李道義洋洋得意的神情。

難道說這也是鍛煉劍術方式的一種?

多年的炊事經驗,給他練就了這一身劍術!

徑直來到被解剖的貓妖屍體面前,趙信就看到在地上有一枚,大概鵪鶉蛋大小的紅色珠子。

「這是什麼?!」

「喵。」狸花貓對着珠子喵了一聲。

「你想要?」

將珠子送上去,狸花貓一臉嫌棄的將頭轉開。

「給我的?」

趙信莫名奇妙的看着小狸花貓。

儘管他的貓語還算不錯,可也算不上大成,有的時候狸花貓的意思他還真摸不清楚。

正當他想着將珠子收到口袋,就在這時,遠處嗖的躥出來一道黑影。

趙信就感覺手掌好似被舔了一下,等回過神的時候就看到大橘趴在地上舔著自己的爪子。

「哈!!!」

狸花貓頓時怒喊。

趴在地上的大橘愣了一下,遲疑了半晌從嘴裏吐出枚珠子。

這珠子赫然是剛才趙信手裏的。

大橘伸著爪子將珠子往前推,狸花貓一臉嫌棄,對着趙信喵喵的叫着。

趴在地上的大橘可憐巴巴的看着前面的珠子。

「要不就給它吧。」

看着它那可憐兮兮的眼神,趙信也不忍跟它搶。

「喵!」

貓語:你真是個大沙雕!我可不管你了!

縱身跳到趙信的頭頂。

狸花貓還狠狠的瞪着趙信,喵喵的不知道在說什麼髒話。

大橘盯着看着地上的珠子,又抬頭看了一眼重新跳到趙信頭頂的狸花貓。

「給你了。」趙信低語。

大橘趕忙將珠子又吞了進去,好似這珠子是什麼好寶貝一般。

「你這貓從哪兒來的?」柳言瞄了眼頭頂的貓咪。

小狸花貓也就兩個月大的樣子。

趙信足足一米八多的身高,可以輕鬆的就從地上跳到他的頭頂,還能夠感覺到貓妖體內的珠子。

還有地上的大橘,好似也認識這枚珠子。

最重要的是這個大橘好像很怕趙信頭頂上的狸花貓。

「演唱會發的。」

趙信本想抬手將狸花貓揪下來,胸口劇烈的痛楚讓他忍不住皺眉。

「都解決了咱們也撤吧。」趙信輕吐了口氣,看着地上被分解的毛皮還有利爪,「這玩意咱們要不要帶回去。」

「不要了吧,好噁心的。」王慧撇嘴。

「別吧!」

趙信覺得這些毛皮和利爪應該會有點用。

就暗夜貓妖爪子的鋒利,感覺要比一般開刃的刀更為鋒利。

「李道義!」

「老闆,有何吩咐。」

李道義眼中閃爍著對金錢貪婪的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