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川用腐蝕灰霧觸碰了一下器皿,發現可以逃出去,當下不再擔心,找了個角落,盤膝坐下,開始檢查自己的修爲境界。

沒錯,在吞噬完器皿中的那一點能量後,程川也終於晉升到了聖級初階。 程川驚奇的發現,在他的氣海之中,此刻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氣旋。


一黑一白兩道氣流在氣海之中高速糾纏,形成了氣旋的奇觀。

“這莫非是因爲陰陽一元功的緣故?”程川之前跟老*胡和沈夢交流過,他們升級到聖級都沒有類似這樣的現象。

程川觀察了很久,也看不出一個所以然出來,只是通過萬法之眼的觀察,他發現這種氣旋完美無缺,根本找不到一絲瑕疵。

不過更讓他奇怪的是,九轉金身決似乎在邁入聖級之後,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他的身體開始從之前的金色化作琉璃般的顏色,有點透明化的趨勢。

“靠,這該不會是吸收了那些粉紅色膠狀物的緣故吧。”程川掐了掐自己的胳膊,發現果然很有彈性。

心念一動,長刀非豔出現在他的右手,程川一咬牙,手持非豔刺向了自己的左臂。

沒想到竟然如同刺中破革,緩緩陷入了左臂之中,隨着程川一用勁,非豔被瞬間彈出。

“這是以柔克剛了?”程川發現現在自己的身體具備了那些膠狀物的特效,可以直接抵禦物體的物理攻擊,只不過跟之前硬碰硬的方式有點區別了。

“是不是我如果吸收的膠狀物足夠多,是不是就可以跟粉紅壯漢一樣,可以把所有攻擊的物體用膠狀物粘住?”


程川回想起粉紅壯漢的那一招紅粉天下,其實有點無敵防禦的味道了。

能量攻擊會被直接吸收,物理攻擊則是被直接抵禦,要不是遇上程川這樣的變態,剛好可以吸收他的膠狀物,恐怕他們六個都得飲恨當場。

程川發現自己現在既有腐蝕灰霧的異能,可以免疫物理攻擊,又有粉紅膠狀物異能,可以吞噬能力攻擊,想想就興奮。

等待是最爲難熬的事情,程川翻來覆去的習練了自己的所有祕法十幾遍之後,才終於感覺到粉紅壯漢停了下來。

在外界,粉紅壯漢終於回到了傳送陣的另外一端,魯球族人的母星,魯球星的一處行軍大營。

“米盧大人,你怎麼這麼快回來了?”守衛在傳送陣前的一名魯球族士兵問道。

“嗯,有東西忘了帶了,我回去拿一下。”

脫掉了機甲外殼的粉紅壯漢深吸了一口母星的空氣,感覺整個人都神清氣爽了不少,而後身形一閃,離開了傳送陣,快速往自己的駐地趕去。

“咦,米盧大人的味道有點不對勁,不行,我要給元帥彙報。”守衛的魯球族士兵鼻子在空中嗅了幾下,微皺了眉頭,轉身離開了傳送陣,往魯球星的一處行軍大營火速前行。

如果現在程川在外面,就會發現,整個魯球星都是一片粉紅色,到處是一團團如同粉紅色果凍一般的魯球族人在空中飄浮。

粉紅壯漢米盧如同一道粉紅風暴,趕回了自己的駐地之後,交代了一衆守衛,自己要閉關一段時間,期間任何人都不見,然後直接進入了密室。

在密室中布布滿了粉紅色膠狀物之後,米盧打開了關押程川的封閉器皿,把程川倒了出來。

“嘿嘿,地球人,你很幸運,你將爲我邁入魯球星第一人貢獻巨大的力量,我會銘記你的功勞的。”

米盧笑眯眯的看着程川,不過讓他有點吃驚的是,這個地球男子,之前在地球不過是王級中階,沒想到此刻竟然已經是聖級初階了。

不過這一切都改變不了什麼,在他人仙境巔峯的修爲面前,聖級也只不過是個笑話。

看着有如宮殿般的粉紅色密室和小山一般的米盧,程川並沒有任何畏懼。

“你的修爲雖然比我強,但你消滅不了我,你的這些粉紅色膠狀物只會成爲我的養分。”

程川指了指周圍的一片粉紅色膠狀物,不置可否道。

“天真,雖然你能吸收我體內的這些能量,但你莫非以爲人仙境巔峯真的無法覆滅一個聖級初階的弱者嗎?”

米盧說完,人仙境巔峯的氣勢瞬間壓向了程川,在他看來,僅僅靠威壓,就足夠把程川壓爆。

只不過他馬上被打臉了,因爲程川在他的威壓之前,竟然紋絲不動。


“怎麼可能?”米盧徹底傻眼了,他哪裏知道,程川之前在收服紫元鼎的時候,就直接硬扛過超級強者的意志威壓,區區人仙境巔峯的威壓,對他來說,實在不痛不癢。

“你還有什麼手段,快使出來吧。”程川對比了一下米盧的威壓,感覺紫元鼎中的強者意志,恐怕是要在金仙之上。

面對程川的挑釁,米盧徹底暴走了。

一顆拳頭般大小的粉紅色水晶從他的體內浮現出來,瞬間撞向了程川。

感受着這顆粉紅色水晶蘊含的強大力量,程川嘴角浮現了一絲微笑,他要藉此機會,測試一下新的九轉金身。

身體瞬間化作琉璃般的半透明膠狀物,程川任由那顆粉紅色水晶直接撞入自己的胸膛。

“噗……”

一股無疑倫比的巨力差點讓程川破功,他直接被巨大的衝擊力擊飛百里,撞在密室牆壁上那些粉紅色的膠狀物上。

不過程川很快發現,他沒事,除了呼吸有點壓抑之外,他竟然一絲內傷都沒有。

“咳咳咳,好東西,我收下了……”程川強烈的咳嗽了幾聲,一把抓住了粉紅色水晶,直接收進嬌娃空間。

米盧徹底傻眼了,他體內的核心水晶,竟然就這樣跟他失去了聯繫。

沒有了粉紅色水晶,他不過是一團沒有威力的粉紅色膠狀物,一身實力無法使出來。

“快把水晶還給我,我放你回去。”米盧徹底沒招了,只能求和。

“做我僕人,還你水晶。”程川嘴角微揚,提出了自己的條件。

“別想其他,要知道,我能把你整個吞噬掉,別懷疑我這句話。”

看出米盧有點猶豫,程川補充了一句。

說完瞬間全力開啓了噬星指,密室中的粉紅色膠狀物瞬間化作能量風暴,瘋狂往程川體內涌入,如同迴歸母體。 米盧應該是魯球族歷史上最憋屈的大將軍了,本來帶了一萬魯球族精銳前往地球,準備奪取星源。

現在一個人逃回來不說,還被一個聖級之人威脅,他此刻連撞牆的心都有了,雖然他撞牆也不會有任何損傷。

眼見密室之內的能量精華瞬間被程川吞噬了大半,米盧終於慌了,他知道程川沒有說謊。

“停,我們來議和怎麼樣?”米盧連忙叫停了程川的瘋狂舉動。

“議和?不用議和啦,我直接把你吞噬掉,估計我也能踏足真人境了。”

程川意猶未盡道,他的確動了這個心思。

“別啊,主人,留下我做個僕人多好,我吃苦耐勞,實力高超,你去哪裏找我這麼好的僕人啊。”

程川還沒強求米盧認主,米盧已經自己湊了上來。

“你實力很高超嗎?”程川不置可否道。

“是的,主人,我可是魯球族的先鋒大將軍,實力足以擠入魯球族前十,你是剛好剋制我,不然你就知道我的厲害了。”

米盧很委屈的澄清道。

“好吧,締結主僕合約吧,不然我不放心把你的粉紅水晶交回給你。”

程川直接按照御靈決,締結了一份靈魂契約印記,丟到了米盧面前。

米盧倒也乾脆,直接把自己的神念印記交了出來,跟程川締結了主僕契約。

儀式一完成,程川便把粉紅水晶從嬌娃空間中拿了出來,丟回給了米盧。

米盧連忙收好,這程川可真把他嚇壞了,沒了粉紅水晶,他在魯球族就是任人宰割的養分。

“對了,米盧,你說要吞噬我,獲取物理免疫的能力,要怎麼做。”

一旦米盧成爲了自己人,程川就打算順着他的意思,幫他變強。

萬一他真的成爲了魯球星的第一人,那自己豈不是得到了一個巨大的助力。

“主人,你還願意幫我嗎?”

米盧感到難以置信,程川就這麼信任自己嗎?

“沒錯,你強對我有好處,地球天地大劫在即,我希望你成爲魯球族第一人之後,能帶領族人前往地球助我一臂之力。”

程川沒有隱瞞自己的目的,實話實說。

他也知道米盧不會在乎自己的族人,只會在乎自己實力是否變強。

“沒有問題,只要主人能助我成爲第一人,我必當傾盡全族之力,前往地球,助主人一臂之力。”

米盧果然把自己的胸膛拍得邦邦響。

“行,說吧,需要我如何助你?”程川直截了當道。

原來幫助米盧成爲魯球族第一人,說難也難,說容易也容易。

只需要把程川體內的精血全部提煉出來,給到米盧吞噬掉,他便可以擁有腐蝕灰霧的異能,因爲腐蝕灰霧異能就是隱藏在程川的全身精血之中。

聽起的確很容易,但難就難在,必須要把程川體內的全部精血提煉出來纔有機會成功,少一滴都不行。

因爲這種灰霧異能有可能散佈在每一滴精血之中,也有可能隱藏在其中的某一滴精血裏面。

所以之前米盧的打算是直接將程川整個煉化吞噬掉,這樣可以確保獲得腐蝕灰霧異能。

但現在程川已經成爲了他的主人,再想此時,就無疑是天方夜譚了。

“這樣就行了?行,我成全你。”

這件事情對於其他人來說,或許難過登天,但是對於擁有各種聖級丹藥和陰陽一元功的程川來說,不過是易如反掌之事。

“主人,你真的要成全我,這樣豈不是會害了你?”

米盧兩眼翻紅,老淚欲滴,當然是真是假,就不得而知了。

“想啥呢,我死了,你也活不了。”程川白了米盧一眼,手上瞬間多了一顆丹藥。

把它遞給了米盧,正是他改良後的胎元丹,可以瞬間恢復服用者全身氣血和神魂,堪稱起死回生第一丹。

“等會看到我把精血提煉出來之後,把這可丹藥塞進我口中。”程川交代了一聲之後,便盤膝坐下,開始提煉全身的精血。

當然,他還留了一個後手,那就是萬一米盧不給他喂胎元丹,他也可以第一時間逆轉陰陽一元功,獲得短暫新生,然後自己喂自己吞下胎元丹。

只不過,如果真的發生這種情況,這個米盧肯定是死路一條了。

提煉全身精血對於一般人來說或許是難事,但是對於醫道大宗師程川來說,再簡單不過。

在丹青門的古籍中就曾經有記載,把全身精血熔鍊成一顆丹藥,來萃取精華,排除雜質,提升修爲的血丹之法。

只不過十分鐘後,臉色慘白的程川便緩緩張開了口,吐出了一顆鮮紅欲滴的血色珠子。


這顆珠子就是他全身的精血所凝結而成的精粹,米盧連忙把這顆血色珠子拿在手中。

不過他卻沒有第一時間吞服下去,而是拿起了另外一顆手上的胎元丹,塞進了程川的口中。

程川吞下胎元丹之後,臉色開始慢慢恢復了正常,片刻之後,站了起來。

“很好,你開始吧,我爲你護法。”程川讚賞的點了點頭,米盧贏得了他的信任。

米盧手捧着夢寐以求的血珠,雙手微微顫抖,那是太過激動的表現。

只要活得腐蝕灰霧的異能,成爲魯球族第一人絕對易如反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