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火、秦烈,還有……正和水兒相談甚歡的秦柔。

心中微微一忖,林風嘴角淡然划起,頓知所為何事。

「林風兄弟。」秦火和秦烈微笑打著招呼。

「門主,副門主。」林風點了點頭,「今天怎麼有空大駕光臨?」

「哥,兩位門主等了你一個晚上呢!」林水兒眨了眨眼睛。

林風笑道:「不好意思,一時修鍊忘了時間。」

「沒關係,沒關係。」秦火和秦烈連是搖頭,神情略顯窘迫,秦火目光猛的瞥向秦柔,狠狠一瞪,秦柔頓時吐了吐小舌頭,笑道:「林風大哥,爹和二叔也是逼不得已,看在柔兒的面子上,你就原諒他們~~」

「是啊,林風,昨天的事……」秦火連是介面道。

「昨天?」林風聳了聳肩,「昨天什麼事?我不記得了。」

大清早看見秦火與秦烈,自己便已知兩人的目的——修補關係。

而事實上,他確實並未怪責兩人,是人是鬼,是真是假,他看的一清二楚。

秦火,確實待自己不差。

「不記得了?」秦烈一楞。

秦火頓時開懷笑道:「對對,林風兄弟,這種小事別放在心上,我『霹靂』秦火擔保,決不會再有下次!」

林風點點頭,「點滴之恩,記在心頭,放心兩位門主。」目光瞥向妹妹,林風旋即微笑道:「水兒,幫我好好招待客人,我還有點事情。」

言罷,便是颯然離去。

……

「叩,叩!」林風輕輕敲門。

「進來。」平靜的聲音傳來,林風推開房門。

「爹。」林風喚道。

林嘯天正是飲著茶,「事情解決了?」

「嗯,爹。」林風並不隱瞞,點頭道:「我暴露了火靈師身份。」

放下茶杯,頓了頓,林嘯天不置可否的說道:「有時候適當展露一下實力,並不是件壞事……最起碼,可以省下許多麻煩。」

林風笑了笑,父親和自己所想確是一致。

天武大陸,只有強者,才會受人尊重,受人敬仰。

這點,從秦火和秦烈對自己態度的轉變,便可窺覷一二。

「擔心么?」林嘯天問道。

林風一怔,瞬時明白父親指的是什麼——

元火種,會引來別有用心的武者!

「不擔心。」林風搖了搖頭,旋即好奇的問道:「只是…爹,為何元火種的利潤如此豐厚?」<節會繼續穩定更新~~); 這個疑問,在林風的心中已是放了很久。

最初的《火靈師基礎》便已提及,然而自己卻始終不知道答案。

「很簡單。」林嘯天淡然解釋道:「一顆元火種,便能造就一個火靈師,當然,融合相當的危險。在天武大陸這是『禁忌』,但卻屢禁不止,總會有人鋌而走險。」

「原來如此。」林風恍然的點點頭。

能讓一個武者變成火靈師,這是何等的吸引力!

像自己,儘管此時才是高級大武師,但火靈師的實力卻已比擬高級武帝。

整整一個階位的差距!

高下立見!

「旁門左道而已。」林嘯天搖搖頭,「這等後天造就的火靈師,或許前期看不出太大差別,但當成為封號武神后,與先天『魂』強大的火靈師差距只會越拉越大。」

林風無奈的一笑。

就算有差距,那畢竟也是封號武神后的事情。

天武大陸,能有多少個『封號武神』?

……

從父親房中出來,林風望了望,秦火與秦烈已是離去,但卻又多出了兩人。

兩個自己並不認識,但卻都有一面之緣的『過客』。

「是你們?」林風輕哦了一聲。


其中一個,是自己當ri在『陳府』中所遇到過的那個大小姐;而另一個,是昨夜在仲裁所見過的中年男子,與王靳、孫邢站在一起,卻是從頭到尾未吭聲過半句。

「你好,林兄弟,陳某這次是專程帶著小女來登門謝罪。」陳禹露出一抹誠意十足的笑容。

「對不起,師兄。」陳心雅面se蒼白,低著頭,輕咬著嘴唇。

林風心中輕嘆一聲,頓時明白過來。

而事實上,他本就沒怪過這『大小姐』,王昊犯的錯與她根本無關。

嚴格說起來,自己硬闖陳府,打傷她的護衛,殺死她的『愛郎』……

她恨自己,本就是應該的。

「沒事就走。」林風淡然的話語落下,兩父女頓時一驚。

「林兄弟……」陳禹急道,卻是被林風抬起手,霎時打斷,「事情和你們並無關係。」

陳禹兩父女,確實是無妄之災。

「呼~~」長吐了口氣,陳禹懸起的心徐徐放下,旋而露出一抹笑意,打了個響指。倏然間,門外許多家丁下人魚躍湧入,捧著箱子,禮盒等物品,一個接一個,讓的林風輕訝了一聲。

「小小見面禮,這是陳某的一點心意,林兄弟請務必要收下。」陳禹作揖。

林風點了點頭,「那就多謝了。」

既是有心,推卻,未免太不近人情。

很快,那如小山般堆積的禮品便將大廳一角完全堆滿,林婉青和林水兒在一旁看著咋舌不已。

陳禹取出一張金卡,雙手拿住兩角遞了過來,「這十萬天武幣,林兄弟請笑納。」

十,十萬天武幣?

林婉青和林水兒無不腦袋一懵,目目相覷。

「喔?」林風亦頗感驚詫,望著眼前這面帶微笑的中年男子,明白他是想結交自己。林風卻也並不猶豫,便是接過金卡,正是不要白不要,自己目前還真缺錢的很。

身上有無數火靈丹,包括火靈獸身上的各種珍貴材料。


但……

偏偏見不得光!

除了從『王翔龍』那坑來的30000天武幣,便只有獵人卡中剩下的9350天武幣,以及為了積分所賣出的『鯨白皮』和『犀角』。

總計——67850天武幣。

這副身家,在高級大武師中絕對算是『個中翹楚』。

窮的可憐!

見的林風接過金卡,陳禹頓時滿臉笑容,「多謝林兄弟看得起鄙人,陳禹不才,商賈一個,就認識的人多。霄陽城中,林兄弟只要有什麼雜七雜八的小事,儘管吩咐,陳某定幫你辦的妥妥噹噹。」

「哇,你就是陳老闆?」林水兒驚呼道。

陳禹聞言頓時眉間一挑,微笑作揖道:「正是在下。」

「太好了!」林水兒咬了咬嘴,頓時小碎步跑到林風身旁,輕輕耳語。林風聽著,笑著點了點頭,望向陳禹,開口道:「舍妹對經商興趣濃厚,不知陳老闆願不願意收個學徒?」

陳禹頓時眼前一亮,彷彿生怕林風反悔似的,連是點頭。

「願意,怎麼會不願意,求之不得啊,哈哈!」陳禹開懷大笑。

原本能求得林風原諒他已是滿足,想不到現在,竟還能攀上林風這棵大樹!

簡直是天上掉餡餅一樣。

林風微微一笑,自己和陳禹本就沒什麼深仇大恨。

俗話說的好,伸手不打笑臉人,陳禹雖是唯利是圖的商人,但交際廣泛,和他結識確是有百利而無一害。

更何況,妹妹想要從商,正是需要一個導師。





晚間,一家人匯聚一堂。

「哥,你知不知道,陳老闆好厲害的!」水兒眼中光芒閃亮,「白手起家,棄武從商,年僅四十便已是城中三大富豪之一,完全沒有任何的背景勢力,能跟著他學習真是太棒了!」

「那你可得好好學了。」林風笑道:「學有所成后,大哥的錢可就靠你打理了。」

林雲聞言不禁洒然一笑,「那我們全家不得喝西北風?」

「二哥!」水兒嬌嗔道,頓時惹得眾人一陣笑聲連連。

「對了,管家。」林風目光望去,管家頓時俯首道:「少爺有何吩咐?」


林風徐徐開口道:「明天起,但凡所有拜訪、送禮全部拒絕,對外稱我人不在,知道么?」

「是,少爺。」管家應聲退下。

林風輕嘆一聲,望著廳內那堆積如山的禮品不禁一陣恍神。

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更何況當ri在仲裁所,親眼目睹自己實力的武者,那是數以百計!

自陳禹之後,一批又一批的拜訪者絡繹不絕,自家的門檻都快被踏破。

「哥你又要閉關了?」林雲問道。

「嗯。」林風輕點頭。

對自己而言,實力的增長才是最重要的。

林風深深明白,只有擁有足夠強的實力,才能掌握自己的命運!

「那哥你不會見不到秦柔姐姐了?」水兒掩嘴輕笑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