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欣茹從沒有向華念平談起過自己的家庭情況,今天因爲喝了不少的酒,加上又從林思兒那裏聽說華念平離了婚,才心起遐想,一下子忘情多言了自己的過去。

現在看華念平問她,趕忙把話收住,說只是偶然想起童年裏的一些事故。

華念平見秦欣茹不願往事重提,就問她兩個多月過去了,關於遊湖影視基地建設項目方案到了哪一步?

秦欣茹說,她投資監製的六十集電視連續劇《亂世雙驕》已經在廣電部門送審,據說評價甚高,如果審查通過允許發行,首期發行和隨片廣告費就會賺手好幾億。

近期七度置業還有兩個房產項目即將銷售開盤,也會有二個億的資金進賬,如果林思兒所說的京城文化產業建設扶持資金再能落實,一期項目的資金儲量顯然不成問題。

目前,整個遊湖影視基地建設項目規劃設計方案已經全部做好,只是還沒有來得及按照華念平的要求,主動向恩源集團和淮上市的有關部門提交上去。

華念平問,還有什麼問題需要考慮?

秦欣茹說,哥哥秦欣軍雖然幾個月前,剛被法院以行賄罪判決有期徒刑三年,但他現在依然還是七度集團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項目投資計劃最終還必須獲得哥哥的最後認可。

華念平想了一下,原意明天上午親自陪同秦欣茹一起去見她的哥哥。

吃完飯,秦欣茹一直送他到汽車跟前,安排司機把華念平送回恩源集團的泉河干休所。 華念平回到幹休所,看到自己的住處門口,似乎站着一個人,立時慢下腳步。

那人對着左右巡視了一遍,見周圍看不到人影,便急忙迎上前來,低聲問候說:“華專員您回來了!我是華州分局的王正一,在這裏已經恭候您有一會了!”

華念平注意到王正一沒着警服,而是一身便裝,知道他不是因爲公務而來,便問:“王警官有什麼事?”

王正一嘿嘿笑着,語氣極其謙卑:“華專員喊我正一就好了。門口不是說話的地方,是否容在下進屋方便說話!”

華念平來到淮上市就任恩源集團代理專員,第一個直接打交道的公務人員,就是這位華州分局的警官王正一。

也正是因爲這位剛愎自用、濫用職權的治安中隊長,他纔有生第一次被不問青紅皁白,莫名其妙地作爲一名娼客嫌犯被送進了拘留所,這對華念平來說是永遠不能抹去的奇恥大辱。

但是他經過多方斟酌,還是決定隱忍下來,沒有意願再去忌恨或者追究王正一對自己的冒犯。

因爲在華念平看來,存心修理像王正一這麼個大小的綠豆似警官,雖然輕而易舉,甚至說得上不費任何吹灰之力,但終究還是難免不被外人聯想,會是因爲出自個人恩怨纔會去向對方打擊報復。

華念平不願意因爲王正一這麼個無賴,在自己清明孤傲的聲譽裏,圈加上一個毫無意義的污點。

另外,華念平後來曾經去過邱明清家裏做客吃飯。邱明清能把警官王正一也喊去作陪,顯見他們私人關係非同一般,或許邱明清請飯的用意之一,也正有讓華念平當面原諒王正一過失的想法。

進到屋裏,王正一不客氣地在沙發上坐下。

華念平問他到底有什麼事?

王正一吞吞吐吐地說,他其實的編制如今還在恩源集團的森林警局,華州分局缺職一名副局長,他現在是副科級幹部,市局早在一年前,就組織了對他的提拔考察,但至今沒有結果,所以想請華專員能不能通過對森警管理的渠道,親自過問一下對他的晉升。


華念平說,他還過問不到科級幹部的崗位升遷問題,建議他直接向上一級領導問個明白。

王正一說,他已經多次向主持工作的熊劍東副局長反映自己的問題,但熊副局長回答,他自己至今還在以副局長的身份主持工作,上面從沒有說過,要把他哪天也能扶正,所以王正一的提拔想都不要去想。

華念平順口問王正一,熊劍東干了幾年的副局長,下面對他的反映如何?

王正一說,熊劍東是劉涵清那條線的人,靠了秦欣軍活動關係才被提拔爲副局長,底下沒有人真心服氣他。

送王正一走後,華念平發現他剛纔坐過的沙發跟前,茶几下面多出一個紙袋。他知道這肯定是王正一留下的,拿過來打開看時,見是一塊金光燦爛的瑞士名錶。

華念平把手錶裝回紙袋,厭惡地在嘴裏罵出了聲:“又是一個混蛋小人!”

但是,王正一卻從來不把自己看成小人。

他自以爲是地一直在想,那天意外把華念平從火車站的小旅館裏帶到分局審問,直到再送進拘留所關押,當時根本沒有懷疑,他對這個瘸子的娼客身份判斷有錯。

因爲在王正一看來,華念平當時的那身穿戴,儼然就是一個只能住進小旅館、又只能花費一百元低價嫖資的路客。

當他過幾天從電視裏裏看到,華念平竟然會是身份顯赫,新任的恩源集團代理專員,這才意識到自己無意之間抓錯了人,犯下無可挽回的罪過,一連好多天心驚膽戰,只等大禍上頭。

然而王正一想不到的是,事情過去了很久,他還能安然無恙,並且又聽說那個叫小紅的女妓,被華念平送進七度大酒店上班,立刻轉憂爲喜。

他於是判斷:華念平必然和女妓小紅有過苟且成歡,只是因爲有了把柄落在他王正一手裏,所以纔不敢對他輕舉妄動。

現在既然有事情找到華念平要他去辦,自己無需向他暗示手中把柄,華念平理當心知肚明,何況還額外奉送給他一塊價值不菲的世界名錶。

再就是,王正一也慶幸華念平在毫無知情的情況下,他能夠被熊劍東及時解救,平安躲過那場監獄之災。不然華念平原本一口好牙,如今早已長在邱彪的嘴裏了。

要是果真如此,自己怕是真的釀成大禍,在劫難逃。

……

然而,王正一的如意算盤註定落空。

華念平第二天剛到辦公室,就打電話把熊劍東喊了過來,說明了情況。

熊劍東切齒說,想不到王正一這個壞蛋竟把主意打到華專員身上,之前市局班子就已經統一思想,認爲當時決定考察提拔王正一,是因爲原任局長李勤守一手操作,並且考察的結果,是羣衆對王正一意見很大,所以在李勤守畏罪自殺後,對王正一的提拔任命,也就此放到一邊。

華念平對熊劍東說,對王正一這樣跑官要官的人必須嚴肅處理,手錶退還本人,建議給予行政記過和內部警告處分。

熊劍東說,馬上回去召開會議研究。

華念平想起昨天晚飯時,曾經向秦欣茹說過要與她一起到監獄去見秦欣軍,便問:“熊副局長是否熟悉秦欣茹的哥哥秦欣軍?”

熊劍東不安地愣了一下,老實地回答說:“曾經和他有過交往。”

華念平說:“對王正一的處理會議結束後,你立刻聯繫安排,問一下秦欣軍關在監獄的情況。我打算與秦欣茹一起,去見她哥哥!”

熊劍東問:“我可以陪同華專員一同前往麼?”

華念平點點頭,說:“如果有你同去,當然會更爲方便!”

他不解地發現,熊劍東出門時似乎顯得很是興奮。

其實,華念平對熊劍東與秦欣軍之間的默契,在監獄醫院就已經有所察覺。但他不打算點破這層關係。

秦欣軍被判服刑是兩項罪名,一是十幾年前曾經致數人重傷,二是巨資行賄官員欲圖爲他人升遷鋪平道路。

第一項罪名,秦欣軍說理當認罪,因爲這是他行兇多年後的報應;

第二項罪名,秦欣軍坦承向原任恩源集團董事長汪回忠、總經理劉涵清、警局局長李勤守有過金錢往來,但堅辭拒絕承認是爲他人買官進爵,更不願意交代是在爲何人升官鋪路。

雖經妹妹秦欣茹上下打點,秦欣軍最終沒有免去牢獄之災。



不過,秦欣軍心懷坦然,有一次在秦欣茹帶着嫂子、丫丫前來監獄看望他時,哈哈大笑說,此生刀下爲生,砍人無數,自知罪孽深重,今日服刑權當黷罪。

只是妹妹連受了他的拖累,至今未尋得如意郎君,這讓哥哥的心傷,遠大於此番蹲監受苦。

秦欣茹看到,哥哥說這話時,眼淚滿臉皆是。 秦欣軍已經離開監獄醫院,重新關回牢房有了一陣子時間。


監獄管理當局知曉,恩源集團的專員華念平要親自到監獄面見罪犯,絲毫不敢怠慢。

獄警受命,直接把秦欣軍帶到一間犯人會見室,並撤去武警士兵守衛,讓他們當面直接會談。

秦欣茹爲哥哥帶來了夏季衣服、洗漱用品,還有其他很多吃穿所用。

熊劍東卻爲秦欣軍帶來十幾個剛出滷鍋的豬蹄,讓秦欣軍垂涎欲滴,沒有顧得搭理華念平,出手就啃光了好幾個。

當秦欣茹向哥哥介紹華念平,是以現任恩源集團專員的身份來看他時,秦欣軍不僅沒有表現出一點受寵若驚的樣子,卻反而笑聲說:“613,你終於肯現身了!”

華念平對在監獄醫院發生過的事情,雖然早做了心理準備,但還是尷尬一笑,連忙問候秦欣軍的腰傷、燙傷,是否都得到徹底治療。

但是,秦欣軍卻瞅着華念平西裝下面的羊毛坎肩、以及脖子上的領帶看來看去,面露狐疑之色。

華念平被秦欣軍看得極不自在,轉臉向秦欣茹投以目光求詢。

秦欣茹羞垂了頭,一聲不吭。

華念平這才醒悟,他在和吳寧芳離婚時,任何東西都不曾帶出房門,現在所穿戴的坎肩和領帶,正是他剛來淮上市不久,秦欣茹親手送上門的。

今天,他不知爲什麼就突然找出來套在身上,讓衣服原來的主人看個正着。

秦欣軍看妹妹懆紅了臉,便開心地笑了起來,對華念平說:“我妹妹欣茹,從來就沒有對外面的男人表示過關心。但她最近每次過來時,都向我提起了你。現在居然,把我這做哥哥的衣服挑了好的找給你穿,可見對你非同尋常!”

華念平發窘,賠笑說:“說來話長,還望秦老闆不要見怪!”

秦欣軍說:“見怪倒是說不上。不過,老弟你雖然貴爲專員,但畢竟身有缺陷,欣茹在個人問題上一向眼光挑剔,不知道就怎麼偏偏看上你!唉,妹妹若是真心喜歡你,我這做兄長的又怎能攔阻得了。”

他後來又補充說:“但有一點很不放心,就是以我們秦家現今的霸氣和財力,還有欣茹出衆的才貌,若是做了別人家的包奶,那是萬萬不行。所以請老弟如實告訴我,如今是否妻室兒女在身?”

華念平滿臉盡是尷尬之色,只好不明不白地解釋說:“全然不是秦老闆所想到的那樣,請你千萬不要多疑!”

他本想說是“不要誤會”,但顧慮秦欣茹就在身邊,所以話到嘴邊,又臨時改變成“不要多疑”幾個字。

秦欣茹順着華念平的話,也十分巧妙地向秦欣軍說:“就是呀,看哥哥胡亂想到哪裏去啦!”

華念平轉移話題說:“我今天來見秦老闆,是因爲有一件事情想和你當面溝通。關於遊湖影視基地項目投資計劃,想必欣茹已經和你有過商量,不知道秦老闆是怎麼想的?”

秦欣軍顯出了興致:

“我看了規劃方案,覺得是一個非常好的長期經營項目,沒有多大意見。但是一旦組織實施,我倒是有一個條件,就是涉及前期基礎建設工程招標,你這做專員的,必須親自參與部署,尤其現在的齊富鏘那幫人,最好一個不要參與進來。說實在的,我對他們很是信不過!”

華念平說:“這個很難做到,因爲恩源集團建設部的職能,就是直接負責各項工程投資。”

秦欣茹說:“其實不難,集團可以成立一個項目開發管理委員會,完全撇開齊富鏘一夥人,由華專員親自擔任管委會的主任。”

華念平說:“成立項目管委會是個不錯的提議,但是由我直接擔任主任職務,顯然是說不過去。我原本是打算成立一個遊湖開發建設協調領導小組,親自擔任組長,對於項目中的重大問題出面解決!”

秦欣軍說:“我推薦祕書長郝程擔任管委會主任,他這個人在前任領導面前表現得很中性,人品正直,也很能辦事。再就是那個叫邱明清的人,提醒你老弟對他多加提防,千萬不能讓他插手遊湖項目開發!”

華念平對秦欣軍最後的兩條提議表示同意。

因爲他很清楚,秦欣軍的案子就是由邱明清在背後推波助瀾,他對邱明清懷有心結,能夠讓人理解。

秦欣軍對華念平能夠認真聽從他的一籃子想法很是滿意,談到興奮之處,他果斷地說,會把七度集團公司董事會主席的職務交給秦欣茹,也好讓妹妹放開手腳大幹一番事業。

幾個人越說越高興,秦欣軍甚至提到了恩源集團所轄區域的城市建設,尤其反感對中心道路大動干戈,搞什麼文明創建,他建議華念平近兩年能夠傾注精力,關注半死不活的恩源經濟開發區建設。

秦欣軍說,他有一個朋友叫李聯三,是囯幀集團公司的總裁,前幾年打算在恩源集團的開發區,投資建設一個生物發電廠,順帶還要上馬一個廢舊輪胎循環利用的綠色能源項目,總投資接近十個億。

但開發區辦事效率太低,加上道路問題的影響,所以兩個項目都沒能在淮上市落地。

秦欣茹插話,關於國幀集團曾經有意在淮上市投資一事,她其實也很知道底細。

秦欣軍還侃侃而談,從淮上市的總體佈局上看,向東是鐵路,向北是沙河,向南三十公里就是淮河,唯一出路是向西發展。

華念平心裏感嘆,不曾想到秦欣軍這位黑道起手的企業家,竟對淮上市和恩源集團的未來發展如此心中有數。

他正想問秦欣軍有何具體建議,獄警過來說,獄犯中午開飯時間已到,再就是他們已經談了兩個多小時,早就超出監獄規定的探視時間,所以懇請華專員允許,馬上帶了秦欣軍回牢。

獄警還說,監獄長不在,政委已經在獄警食堂安排好豐盛的伙食,請華專員、熊副局長以及秦欣茹前往就餐。

華念平問,如果他要求在這裏與犯人秦欣軍一起用餐,是否可以通融?

獄警看出這位華專員是想充分利用時間與犯人多談一會,便說如果華專員堅持要在監獄裏的會見室吃飯,他可以馬上向上面報告,但在這裏怕是隻能和犯人食用同樣的牢餐。

華念平說沒有關係,就吃牢餐好了。

時間不長,兩個獄警帶了四份牢餐上來,監獄領導格外開恩,還命人送來幾個炒菜。秦欣軍嘴饞地說,要是能有一瓶酒就好了。

熊劍東笑笑,二話沒說就從隨身挎包裏,拎出好幾個灌滿了的塑料礦泉水瓶子。

秦欣軍頓時滿臉歡笑。

華念平知道,那裏面肯定換裝成了白酒。因爲他見到那次在監獄醫院,唐叔也是把酒裝進了礦泉水的塑料瓶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