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壽氣憤的看著來的人們,走了過去,拿著震天鑼。朝著他們敲了起來,鑼聲不大,但是這群人聽著。如同雷聲一樣,都捂著耳朵。不一會全部趴下,驚恐的看著秦壽。

「唉,我們走吧。」

秦壽看著這群人倒下,領著眾人繼續的走著,街上開始慢慢的出現人,都拿著東西朝著秦壽打了過來。

路兩邊的人扔著各種各種的東西。都在喊著。

「打死他們,就有錢了。」「是啊,獎金已經到1個億,以後給10棟別墅啊。」「是啊,十棟別墅了啊,沖啊!」

秦壽無奈,拿出山河圖。罩在眾人,慢慢的挪動,人實在太多了,這人都是怎麼來的呢。

「唉,我想起來一句話。」

秦壽思考著。

「啊,壽壽哥哥,是什麼話啊?你這個時候還有心情開玩笑。」

小狐狸看著外面,人山人海都朝著眾人打著。

「真是老鼠過街,人人喊打。」

秦壽拿著山河圖看著眾人。

「額,親親啊,你不能這樣說,你的身價很高啊!」

蛇姬安慰著秦壽。

「這。我都成了老鼠了,要毛的身價!」

秦壽無奈的看著蛇姬。

「父老鄉親們,你們快讓開啊。不然的話,我可是要發大招了。」

秦壽喊著,稍微一用力。山河圖猛地大亮,瞬間又長大了幾倍,已經把很多撲上來的人都撞飛了,但是沒有傷人。

「別怕,他不敢傷我們,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大家上。」

邊上的人開始瘋狂的擁擠,朝著秦壽眾人撲了上來,但是沖不破山河圖的屏障。

「你們別費勁了,過不來的。」

秦壽看著外面的人無奈的搖了搖頭。

「別信他的,看我的,這不是沒事么。大家回家拿傢伙,有傢伙的現在扔。」

不知道誰說了一句,扔到秦壽麵前扔著一把菜刀。一道白光閃起,彈開了菜刀菜刀差差砍著秦壽。要不然是有山河圖護體,非把腦袋砍掉。

緊接著,數不清的東西,朝著秦壽眾人拋了過來。

什麼臭菜,爛雞蛋,破木頭,破衣服,垃圾,磚頭,都扔了過來。都被山河圖攔擋在外。不知道誰扔過來一個破汽車,轟的一聲的砸到外面。

「你們,不要在這樣啊,我就出法寶了啊。」

秦壽吼著。

「別信他的,打他,他能殺了我們所有的人。」

不知道誰在說著,群眾開始如潮水一樣。一波一波又一波。

「我要出手了啊,都靠著我身邊。我們去那邊的牆下,是時候給他們點顏色看了!」

眾人挪著腳步,來到了一排牆下。秦壽把山河圖扔到天上,山河圖的圈子越來愈小。秦壽拿出震天鑼,使勁的敲了一下。

轟,如打雷一樣。巨大的鑼聲,傳了出去。邊上的人被震暈了幾十人,人們恐懼的看著秦壽。

「這個人會妖法,讓我來!」

等鑼聲過後,外面人的人驚恐的看著眾人,小花慢慢出現在眾人的邊上。 小花今天穿著妖嬈的衣服,一步三搖的走了過來。

「大家都退了我和他們說。」

小花一揮手所有人都分散了。

秦壽把震天鑼扔進了乾坤袋,拿出了龍泉神劍。山河圖繞著眾人滋溜溜的轉著。

「哎呀。哥哥,姐姐啊,不要生氣么。我是開玩笑的。好好,白菜身後是一個極大的組織,和你們來的使命有關。這個消息可以么?」

小花看到眾人還是戒備著,眼睛看著秦壽眾人。

「嘿嘿,你這個就別管了。納蘭天龍沒死,這個可以給你洗刷冤屈么?」

小花慢聲斯語的看著秦壽。

「什麼啊,你說納蘭天龍沒死,你到底是誰。」

秦壽驚訝的看著小花

「對啊,沒死,我知道他在哪裡。就是和白輝一個地方的人,都是為一個神秘的組織效力。他們已經知道你來是為了什麼,才給你設局。」

小花不緊不慢的繞著秦壽眾人。

「啊,看來你也是不簡單啊。」

秦壽雙眼盯著小花。

「那是自然,要不然我怎麼能保你平安活過今天。」

小花眼中出現了陰毒的神色。

「這樣啊,小花妹妹。你先把我們救走吧。這麼多人在這裡,你把秘密說了出來,不怕有人來滅了整個雲城。」

秦壽嘿嘿的看著小花。

「秦大哥說的是,好吧,看我的啊。」

小花走了過去。

「那我等著,我就不動手了啊。」

秦壽微笑的看著小花。

「父老鄉親們,我知道了點事情。這其中有些誤會,等我調查。三天後我會給大家一個交代。」

小花站起來,對著邊上的人嚷著。

小花說完,居然真的全部走了。

「小花,你究竟是誰啊。」

秦壽拿著龍泉寶劍指著小花。

「哈哈哈,我是誰,哈哈哈,我是誰。你忘記了么,我是你心中的夢魘啊啊。哈哈哈」

說著,小花身上發生了變化。

只見場中的小花開始變化著,一會變成白菜,一會變成白輝,一會變成小花,一會變成那天找秦壽他們的那個男的。

眾人驚訝的看著變幻莫測的白輝。過來好一陣子,居然還在變化。

「白輝啊,你變化完事了么?」

秦壽等的不耐煩的看著白輝。

「馬上就好,我在算計你喜歡什麼造型。」

白輝的聲音傳了出來。

「我什麼造型都不喜歡,你快滾出來吧。」

秦壽無語的吼了一句。

「哎呀,等等啊,馬上就好了,好了好了。」

白輝說著話,居然變成了一個石頭人。

「怎麼好像在哪裡見過你。」

秦壽開始思考。

「我都說了,我是你的夢魘,在想想。」

白輝說著,整個石頭身子,又在那動彈,居然又變。

「想不起來啊,給點提示。」

秦壽在艱辛的想著。

「這樣啊,那我變成一個巨人吧,你應該就想起來。」

白輝說著,變成了一個巨大的圓球。

「怎麼會是你?你不是那個生化人么?」

秦壽突然想起了什麼,在天魔降世以前,搗毀了非正常人類研究中心。

「哈哈,想起來啊。你在看這個。」

白輝居然又在變化著,變成一個巨人。

「啊,我想起來了。你是鎮妖塔裡面的那個巨人。」

秦壽突然想起來了什麼。

「嘿嘿,答對了。你放了我出來,我還沒有好好報答你呢。」

白輝陰森森對著秦壽說著。

「不對,我明明把你消滅了啊。你應該在精靈界才對,你怎麼可能跑到魔界,居然還給我下套。」

秦壽覺得事情不對,明明是消滅了啊。

「哈哈哈,就因為你消滅了我。我才出來鎮妖塔,才來到了魔界。」

白輝仰天長嘯,聲音如同打雷一樣。震的眾人耳蝸,嗡嗡作響。

「還是不對,明明鎮妖塔里的魂魄是跑不出來的!」

秦壽開始琢磨著。

「哈哈,這樣啊,那你在看看這個。」

白輝居然變成了喵喵。

「怎麼可能,喵喵不是已經被魔君,打得魂飛魄散了嗎?天魔都沒有辦法將你召回。」

秦壽驚恐的看著喵喵。

「哈哈,知道為啥謝玉找不回我么?」

白輝變成了一個,全身白色的人。白頭白髮,白鬍子,白眉毛,皮膚也是白色的。衣服居然也是白色,活脫脫一個鬼。

名門官夫 神器大道 「為啥啊,明明我們是好戰友,你還替我擋了閃電。」

秦壽迷糊的看著白輝。

「嘿嘿,對啊,我們是好戰友啊,我才知道你是秦壽啊。才知道你不是來玩的,才知道你的弱點啊,呵呵,好玩。」

白輝呵呵看著秦壽。

「怎麼會,你說出你的真實身份吧,我不信。居然有比天魔厲害的存在。」

秦壽驚訝的看著白輝。

「好吧,那我就告訴你我是誰。當日我被莫乾的天雷,擊碎了身體。居然記起來了,以前的事情。原來我是鎮妖塔,裡面一個萬年怨氣而結的生靈。本來我已經,被你的浩然正氣壓制住。沒想到莫干這人,卻給我打破了封印。哈哈」

白輝說著哈哈的笑了起來。

「那後來呢,這有和我有啥關係。」

秦壽皺著眉頭看著白輝。

「你知道鎮妖塔怎麼來的么?」

白輝看著秦壽。

「不知道,只是說存在了無數年了吧?告訴我找鎮妖塔的人沒說。」

秦壽想著鎮妖塔怎麼來的。

「很好,很好,你果然是不知道。」

白輝無奈的搖了搖頭。

「你別廢話了,不說我就走了啊。」

秦壽有點受不了,這人也太墨跡了。

「不要著急,我告訴你啊。我是斬妖塔里無數年形成的,自從第一批進入鎮妖塔里的人死去。我就開始慢慢形成,不知道多少年。我終於有了形態,最開始的時候就是白菜那個形態。開始沒人能瞧得我,但是我還是在鎮妖塔一層活了下來。又過了幾百年,一個叫秦錦的人出現。你知道秦錦是誰么?」

白輝慢慢的突然問著秦壽。

「聽著有點熟悉,和我一個姓。不會是我的祖先吧。」

秦壽舉得這個是有可能的。

「嘿嘿,算你小子聰明。確實你家的祖先。他來試煉,看到了我。知道我肯定是禍害,二話不說就把我封印了了。我雖然是怨氣而生,我真的沒有害過人啊。這該死的,居然封印了我。後來,不知道過了多少年,我居然打破了封印。原來有一個人來試煉,這個人不知道叫啥。不過很是邪惡,消滅了一層的所有物種。我吸著所有人的怨氣就活了過來。好懷念啊還是好人多,例如秦壽你。」

白輝說著又提起了秦壽。

「等等,怎麼又提到我。」

秦壽無語。

「我自己說多沒意思啊,繼續,繼續。後來啊,我瘋狂的在斬妖塔99層的塔身里,瘋狂的吸收著亡魂,希望有一天我能出去。後來,我吃了很多魂魄。也打死了幾個鎮塔者,覺得能出去了,試著打破結界。但是鎮妖塔的防禦太強,而且這裡面的大能太多。都出不去別說我了。秦壽你說你就能出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