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壽不等天魔說完話,打斷了他的話語問著。

「看看,小友都知道我的名字。不錯我就是天魔謝玉,你還不承認。是你把我放出來的。」

「你個無恥的謝玉。我只是在你的肚子里認識你的好不好,我被你吃了,又被你放了出來啊。你不要坑我啊,我已經樹敵無數了啊。我殺了一個天魔的小舅子了,我已經下了追殺令了了啊大哥啊。」

「哎呀。秦小有,你不要這樣啊。就是你放我出來的,為了報答你。我在給你們點小禮物。天魔印過來。」

只見天魔謝玉對著天魔印一招手。天魔印變成了一小方印章,他雙手在不停的變化著。過了一會將它分成了六塊,扔到了其餘的六人身上,瞬間消失了。

「以後,這個贗品天魔印也沒了。我想想給你們取個好名字,就叫豆腐印吧。只要用心意,就能召喚出了!」

「等等,你不要害我了,你是天魔啊,大哥,謝玉。你說說我怎麼放你出來的?」

「這個啊,你忘記你破壞了一個實驗室了么?我當時就被關在那裡,你進去了一頓破壞。然後那些奇怪的,噁心的,難吃的的東西。全部就跑到了我身上,把我提前喚醒,這算是放我出來對吧,我沒冤枉你吧?作為天魔的我,還是很講道理的。你看好了,我來恢復這個城市,還有那些死去的亡者。我真是太對不起他們了,實際都是你的禍,我來幫你擺平,不要謝我啊。」

天魔謝玉滔滔不絕的說著,手上不停的動著。發出無數的光芒,向著身下的城市揮了上去。

只見被破壞的城市,瞬間高樓林立,車水馬龍。大街上人來人往,街道上沒有在一點壞的地方。就好像是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一樣。

秦壽和所有人都震驚的看著天魔謝玉。真是天魔啊,這能力。

「怎麼樣小友,我的能力還行么?你說出你的想法,說出你的願望,我全部答應你。」

天魔謝玉邪邪的一笑,對著秦壽說。

「我的願望就是,送我回人界,我不要在魔界了。我要回家。」

秦壽特別激動的說著。

「這個啊,不能實現,你不說你要拯救蒼生么?那你就是不能回去,你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你已經發下了誓願。必須完成了才能回去,換一個。」

「你,你,你是無賴。那把我變成和你一樣的法力吧。」

「這個啊,也辦不到,不能一步登天啊,法力是慢慢積累起來的。不過呢,可以給你們提升點法力,叫你們能催動,我剛才給你們的法寶。」

「那那,你叫那個追殺我的天魔,撤掉追殺令吧。」

「這個可以沒問題啊,馬上辦到。喂喂夥計聽到了么,撤銷秦壽眾人的追殺令。好好,已經撤銷了對吧。好的謝謝老友。好了秦壽已經幫你撤銷了。還有別的么?」

天魔謝玉,揮著雙手,照著秦壽眾人一抓。秦壽只覺得,突然沒了感覺。然後就出現天魔謝玉的身邊。邊上變出了他們的椅子。示意他們坐下。

「我就要回人界。」

秦壽無賴圍著謝玉轉圈。

「回不去啊,這都是你們夢族的命啊。今後你們的追殺不會太少,做好心裡準備吧。強大才是根本。你不強大了。怎麼去天界,怎麼來拯救世界?」

天魔謝玉拍著秦壽的肩膀。

「忘了一件事,剛恢復過來,有點激動。你們還不走,要我幫你們走么。」

天魔謝玉的聲音,很輕,但是每個修道者都能聽到。瞬間無數人從天上消失。10天君,8魔君還在盯著天魔謝玉。

「好好,你們看我做什麼啊?你們快走吧。我也要快走了啊,別皮了,好不好,還不走,那我幫你們吧。「

天魔謝玉,隨手那麼一揮。10天君和8魔君就消失不見了。

秦壽眾人目瞪口呆的看著天魔謝玉。

「你們,不要用這個眼光看我,雖然你們永遠都達不到我的境界。但是想想就好了,我也要回去了,也許我們未來,還能見面。我已經在你們身上種下了標記,你們有三次死不了的機會。意思就是要死了,我就會出現救你們。好了,話有點多,再見了朋友們。」

天魔謝玉說完,一揮手,後面出現了一道裂縫。比紙還要薄,他一轉身鑽了過去,消失在眾人的眼前。

眾人平緩的落地。

「哇,我感覺到我渾身都是力量。」

秦壽蹦了幾下,一跳居然有幾米高。

「壽壽哥哥,我感覺也是,我還感覺,我好像多了幾個尾巴。」

小狐狸認真的看著身後。

「是啊,親親我也感覺到了。也許過不了多久,我就化龍。」

蛇姬也高興的說。

「哇,好厲害,夫君我好成了六爪金龍了!」

琴無意興奮,正在眾人高興的時候,他們頭頂上出現了一道黑影。 秦壽發現天上出的黑影,似乎有點眼熟,這不就是剛才的人么。

「閃開,暮瞳。」

秦壽大喊,心意一動,眾人身邊出現了一服山河畫面。巨響傳來,眾人被震開了幾米。抬頭一看,居然是一個黑漆漆的人。

「快跑,是魔君。」

暮瞳琢磨的看著黑漆漆的人。

「哈哈哈,小孩子們,居然知道我是魔君?」

黑人慢慢的開口,不帶著意思感情。

「我們不傻,剛剛那些和天魔交手魔君和你一樣好不好,你這人有點過分了啊。」

秦壽無力的看著黑人。

「很好,很好,非常好,那我就省去了肥口舌之爭。我直接說來意吧,我要煉化你們,奪得和你們合為一體的法寶的,山河圖和天魔印。」

黑影陰森森的聲音傳來。

「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魔君大人。」

秦壽撤出了龍泉劍,運起全身的法力朝著黑影劈了過去。

「可以,可以,很有威力。看著有點的架勢,我看看你能傷到我么,我不躲。」

魔君伸手去接龍泉神劍。龍泉神劍劈上了魔君的雙手,血光一閃。魔君被斬為兩端,兩段在地下慢慢的動著,瞬間有合成了黑漆漆的人。

「我們快走,夫人快點變身,我感覺沒這麼簡單,快看魔君又恢復人形了。」

秦壽驚慌的看著地下的魔君,琴無意變身成龍,龍身有點白色,居然真的長出了第六個爪子。

「夫人你果然成了六爪金龍啊。」

秦壽讚歎著琴無意,眾人上了龍背。琴無意沒有說話,起飛一瞬間飛出了幾百里地。過了幾個小時,漸漸的遠離了繁華的大都市。邊上都是小城鎮一閃而過。

飛著,飛著。前面突然出現了一座大山。隨即東南西北,四面八方,出現了幾座大山擋住了眾人的去處。頭地上傳來魔君陰森的的聲音。

「可以啊,弱小的螻蟻。居然能把我砍成兩半,看來你身上的這把劍不錯,應該比偽山河圖強很多,交出寶物叫你們死個痛快。」

聲音慢慢的出現在眾人的耳邊,瞬間四面八方出現了無數個黑漆漆的身影,朝著眾人撲來。秦壽向天上,把文王扇一拋。變出文王八卦大陣,封住了天地護住了眾人。

「啊,你這個寶貝我也喜歡。魔界很多年沒有看到人皇的聖物了,居然出現在你小子手中。我來了,我要破陣,看看這文王八卦大陣,是不是當年那般厲害。」

黑影投入大陣,大陣開始不停的動著。

「你們快點,召喚豆腐印,組合起來轟破大山。我們好逃出去。」

秦壽喊著,眾人一起用力。居然真的召喚出六個小印章。放到一起,迅速組合成一個打倒印章。眾人一起運功,豆腐印變大,朝著山砸了過去。煙塵過處,被砸掉了一個大山。

秦壽一招手,收迴文王扇。朝著陣里,揮舞著幾下山河圖。無邊的亭台樓閣出現在陣的外面,眾人騎上龍背,繼續飛行。

眾人眼前突然出現一座森林,琴無意飛了很久。來來回回的,就是飛出不了樹林,變回人身。

秦壽氣的拉出龍泉劍,開始肆無忌憚的砍著,橫掃著所有的樹木。不一會樹木沒有了,緊接著又出現了無窮無盡的草原。

琴無意也沒說話,張開嘴。吐出神火,燒著草原。草原被毀,隨即出現了無邊的沙漠。秦壽運轉全身的法力,朝著沙漠劈了過去。說老也是奇怪,無盡的沙漠,被請的一道劍光砍過去,居然現了一道石子小路。

眾人順著石子小路走著,不一會來到了一個小鎮子。小鎮很小就有兩排房子,邊上還有著陸陸續續的行人。

當眾人走進了小鎮,發現小鎮的所有的房子。都動了起來,變成了巨大的人。

「這是什麼鬼。怎麼突然出現這些鬼東西,這是要活活累死我們么?」

秦壽吐槽了一句,還是沖了過去。眾人拿出豆腐印,變大。真是一豆腐一個,秦壽拿出山河圖。往天空一扔了,把剩下的房屋變成的巨人吸收了進去。

過了一會眼前場景一變。

高樓林立,但是充滿死氣。行人來來往往都面無表情,秦壽攔著一個70多歲的大爺,這些人中只有這個老大爺邊上帶著活人的氣息。

「請問老爺爺這裡是什麼地方啊?」

老大爺居然不說話,還是面無表情的往前走。

秦壽很是納悶,突然心裡想大聲喊出什麼。

就喊了一句「請問有人么?」

「嚷什麼嚷,九轉金丹爐里嚴禁大聲喧嘩。你是新來的么不懂規矩么?」

隨著喊話的聲音。走過了幾個穿著城管衣服的人壯漢。秦壽迎著他們走了過來。

「嘖嘖,你們是誰?」

其中一個刀疤臉打量了秦壽眾人幾眼,盯著秦壽問著。

「你說什麼?九轉金丹爐,怎麼可能我們明明是在幾座大山裡面。」

秦壽對著著大漢恭恭敬敬,他真的有點怕城管。

刀疤臉嘿嘿的一笑沒有說什麼,對著後面的一個矮胖子使了一個眼神。

「二狗子呼叫爐神,聽到請回答。有人來了。」「收到,馬上就來。」

這個人用著對講機不知道和誰說話。

等了幾分鐘從遠處走過一個穿著黑色西服的年輕人。直接朝著眾人走了過來。看了看手中的手機。

」哈哈,歡迎各位,魔君大人已經告訴我了,馬上就煉化眾位。你們跟著我來吧。「

年輕人森索的對著秦壽眾人說著,眾人看看這個人究竟要搞什麼鬼。

「當真是魔君搞的鬼,看來只有這一條路了,我們就跟著他過去看看那。」

暮瞳看著和尚西服的年輕人已經走了很遠,思考了許久。眾人沒有說話,覺得只有這樣了。

眾人跟著黑衣人走了幾條街過去,來到一條河邊上,上面有一座橋。很古樸,橋頭立著一個大石碑,看著非常古老。上面寫著一行字「九轉金丹爐」。

「歡迎各位來到爐中世界。」

這個時候,魔君走了過來! 魔君白袍白髮,面色平庸,看著還算是年輕。就是不知道為啥白袍白髮。

「各位,小友們好啊,還是那句話,交出法寶,叫你們死個痛快。」

魔界眼中射出兩道慘綠色的光。

「你想要就要啊啊,真當我們是弱雞么,我們就沒有一點權利嗎?」

秦壽提著龍泉劍,朝著魔君劈了過去。果然斬斷了魔君,但是這個魔君只是一個虛影,過了一會恢復成了白衣人。

「真是弱小的人類,既然這樣。真是敬酒不吃吃罰酒,這個世界,馬上就會崩塌。準備迎接吧,好好享受吧。」

白衣人消失,眼前的場景突然變幻。瞬間出現了8道大門。門上都的中心,都放著一面鏡子。閃閃發紅,朝著眾人射來。

眾人抱團,看著紅光射來。秦壽拋起了文王扇,扇子發出白光的,擋住了射來的光芒。瞬間火光衝天,

「暮瞳,快想辦法我們怎麼出去!」

秦壽有點招架不住,被烤的已經很難忍受,眾人面色發紅,真是異常的燥熱。

「我在想,這應該是八卦。我想想生門在哪裡。」

暮瞳看著四周的火焰,冷靜的看著八個大門。

「既然是八卦就有生門,有死門。生門屬土,在東北,屬於艮宮。死門居中西南坤宮,應該是相對的。我們只要找到東南西北就可以了。」

暮瞳思索的說。

「什麼,八門,九門的。說那麼多做啥。不就是找四個方向么,還是很簡單的。上北下南,左西右東。我看看!」

秦壽對著魔瞳喊著。

「秦壽大哥啊。上面有鏡子么?你是不是傻啊?」

暮瞳無奈的搖了搖頭

「那小暮瞳,你說我們怎麼確定方位?」

秦壽摸著腦袋琢磨著。

「我想起來了,你這個文王扇,上面不應該也是八卦么。你不是已經參悟出,怎麼召喚出八卦陣了嗎。先拿著山河圖頂頂。」

暮瞳突然想了起來。秦壽沒有說什麼,眉頭皺了皺。心念一動,山河圖出現。擋住了滔天大火。

收回了文王扇,照著地上一拋。扇子落地,行程了一個小型的八卦,不停的動著。突然八卦小陣,光芒四射。八道光芒,照射到八個大門上的鏡子。

「這是東北艮宮,這邊就是生門。我們走!」

這個時候場中的火焰,已經沒有剛才那麼大了。八門開始,不停的射出各種的東西。火,水,沙漠,冰,金屬。看似不相干的東西,缺在這裡門融合。開始朝著眾人撲來過來。

暮瞳帶著眾人,朝著噴射著沙漠的門走了過去。

「啊,暮瞳你是不是搞錯了?那裡明明是沙漠,好不好。」

秦壽迷糊的問著暮瞳。

「秦壽大哥,你看看山河圖能把這些沙漠吸收么?也許我們就有機會出去。我們都召喚出,豆腐印。幫忙抵擋四周的怪象。」

秦壽祭出山河圖,但是收不了這奇怪的沙漠。眾人紛紛拿著,豆腐印。四周的光芒壓制了下去,眾人艱難的行走。有驚無險的走到了門前。秦壽抄起了龍泉劍,朝著鏡子砍了上去。

嘩啦一聲,劍下鏡碎。眼前場景一變,那個70多歲的老頭居然還在。

「唉,你們看那個老頭還在。他怎麼沒事?這其中有鬼!喂老頭。你是人,還是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