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魔統領也看著葉峰,也用很沉重的語氣說:「至今為止,沒有任何人能活著逃出幽靈船,曾經有生死境強者去追蹤幽靈船,結果一去不回,」

「據說,連半聖都無法倖免,」蕭婉兒也看著葉峰,

葉峰看著三人,苦笑道:「我還沒被幽靈船害死,就先被你們三個嚇死了,」

蕭婉兒三人輕嘆,幾乎異口同聲的說:「我們早晚要死……」

此刻,幾個人之間彼此已經沒有融合仇恨,只希望對方能多活一時半會,否則獨自一人在幽靈船上實在太孤單,也太陰森恐怖了,

「可是我們現在還沒有死,」葉峰一字字道,

蕭婉兒三人相視一眼,沒錯,自從我們上了幽靈船后,我們並沒有遭到攻擊,一直安然無恙,


「這……這究竟是怎麼回事,」黃金族青年滿臉驚疑,

「這肯定是幽靈船,現在我們沒事,不代表以後不會有事,」神魔統領正色道,

葉峰看著幽靈船的船艙入口,說道:「按你們所說,凡是上了幽靈船的人都必死無疑,那麼我們還有什麼好怕的,我們不妨看一看幽靈船裡面究竟有什麼的東西,」

蕭婉兒三人咬牙點了點,沒錯,反正都是一死,又有什麼好怕的,

葉峰當即朝著船艙內走入,蕭婉兒三人緊跟在後面,

船艙內漆黑一片,黑霧瀰漫,即便以葉峰幾人的修為也看看清楚四周圍的環境,一股刺鼻的腥臭味瀰漫在船艙中,令人作嘔,

咔嚓,

他們當中的一人似乎踩碎了什麼東西,幾人同時看去,只見地面上堆滿了屍骸,屍骸浸泡在屍水中,雖然這些屍骸已經不知道死去了多少年,可是依然有能量波動,

「果……果然,上幽靈船的人都已經死了,」蕭婉兒花容失色,瑟瑟發抖,

神魔統領和黃金族青年的臉色也很凝重,這些人身前的修為必定不低,可是居然全部慘死在了幽靈船上,這說明有關幽靈船的傳說必然是真的,

一遇幽靈永絕人間,

「幽靈船不可能殺人,殺人的人……莫非就在幽靈船上,」葉峰臉色凝重,

「連生死境武者都能殺掉的人,其修為必定在生死境之上,」神魔統領猜測道:「莫非幽靈船上的人是大聖不成,」

「肯定是,」黃金族青年驚恐的說道:「他若不是大聖,又豈能殺掉半聖,又豈會刻意避開其他大聖的追蹤,」

「如果真有大聖,他隨意一個念頭便能殺了我們,可是他為什麼不殺我們,」蕭婉兒驚悚道,

大聖之強,葉峰沒有見識過,當初他見到的楊聖,不過是一道沒有任何力量的殘影而已,儘管沒有見過真正的大聖,可是他也知道如果幽靈船上真有大聖,他們確實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

「或許,是我們多想了……」神魔統領咽了咽唾沫,

「我們還繼不繼續往前走,」黃金族青年囁嚅道,

「走,為什麼不走,」葉峰率先往前走,

神魔統領三人相視一眼,跟了上去,

走了片刻后,三人終於穿過濃濃的血霧,來到一開闊的大廳,大廳內還是堆滿了屍骸,大廳四壁各有一道大門,他們一時不知道該往那道大門走才好,

葉峰迴頭看著神魔統領等人,說道:「要不我們分頭走,」

神魔統領三人想也沒想就搖了搖頭,「我們隨便挑一個走,如果走不通,我們折回來,接著走另外三道大門,」

葉峰點頭,隨便走入了一道大門,神魔統領三人跟了上去,

剛剛走入大門,他們便聽到了一道沙啞的笑聲:「你們上了幽靈船,必死無疑,」


葉峰等人悚然,幽靈船上果然有人,

「這……這人難道就是幽靈船的主人,」黃金族青年慌張的後退,

神魔通靈和蕭婉兒也滿臉驚惶,

葉峰穩住心神,說道:「我們無意間闖入幽靈船,打擾前輩了,」

「嘿嘿,你小子修為雖然不高,膽量卻比你後面那三個人強多了,」那道沙啞的笑聲再次從通道盡頭傳來,

「前輩過獎了,」葉峰強笑道,

「嘿嘿,你們好像很害怕,」沙啞的聲音笑道,

葉峰等人沉默了,

「老夫當初上幽靈船的時候和你們一樣也很害怕,」沙啞的聲音笑道,

葉峰等人一驚,這人居然不是幽靈船的主人,

「一遇幽靈永絕人間,這句話倒是說的不錯,」沙啞的聲音怪笑道:「老夫自從上了這賊船便再也沒有離開過,年輕人,如今是輪迴歷幾年了,」


葉峰沒有說話,他壓根就不知道什麼輪迴歷,

神魔統領回答道:「輪迴歷八十三萬九千三百五十四年,」

「嘿嘿,原來老夫已經上了這賊船十三萬年,」沙啞的聲音怪笑,

葉峰等人動容,這神秘人居然已經被困在幽靈船長達十三萬年,

「當年老夫一遇到這賊船便走,本不想招惹他,不曾想最後還是上了船,」神秘老祖怪笑道:「可惜這賊船沒能要了老子的命,老子現在還活著,誰說一上幽靈船便會死,」

「老前輩,以你的修為難道也不能離開嗎,」蕭婉兒戰戰兢兢地問道,


「嘿嘿,小丫頭,你何時知道老子是什麼修為了,」神秘老者笑道,

蕭婉兒強笑道:「前輩上了幽靈船卻安然無恙,修為必定高深莫測,遠非晚輩能及,」

「要是我的修為真的高深莫測,便不會被困住在這該死的幽靈船上了,」神秘老者笑道:「世間除了大聖之外,誰也逃不出這幽靈船,」

葉峰等人的心頓時沉了下去,難道真的只能在幽靈船上等死不成,

深吸口氣,葉峰問道:「前輩,你在幽靈船上十三萬年,難道也沒能找出離開幽靈船的辦法,」

「如果能找到,我何須等十三萬年,」神秘老者笑道:「這十三萬年,有不少像是你們一樣的年輕人來,結果最後全都死了,因為幽靈船上根本沒有適合武者修鍊的元氣,你們不信的話,可以運功試試看,你們便能知道幽靈船里的元氣是不是有問題,」

葉峰等人當即運功,他們吸入紫府的天地元氣居然含著一股奇怪的力量,流入他們全身,腐蝕他們的血肉和骨骼,劇痛不已,


他們急忙停止吸收天地元氣,疼痛感這才消失,

幽靈船內,居然真的不能修行,

武者不吃不喝,若不吸收天地元氣的話,用不了多久便會死去,

只有生死境強者,渡過了生死雷劫,才能不吃不喝,甚至不吸收天地元氣,也能活個十幾萬年, 第九十九章 明悟

收回龍之分身,以免真氣的白白損失。

“小子,你的速度不錯啊。”銀魔狼王狠狠的盯着龍璇,可是心中已經恨不得將之撕碎。

“過獎了,狼王的防禦也不錯啊,任由我攻擊也不能傷你,只是掉了幾根毛。”龍璇也不好受,長此下去,真氣耗光的時候,速度就會下降,到時候就是捱打的份了。

不過龍璇並沒有過分擔心,憑藉着聖魔鎧甲的防禦,銀魔狼王很難傷到他的根基,龍璇眼睛瞥了一下石塊旁邊的爆裂,眉頭不禁皺了皺。

“哼,可惡的人龍,去死吧。”銀魔狼王張大血盤大口,吐出一道紅色的光線。

“嗯?”不敢大意,身形晃動,險險躲開凌厲的攻擊,星龍劍在漆黑中陡然出現,猛的一記攻擊。

“轟。”巨大的能量將銀魔狼王巨大的身軀,劈下三分。

“哈哈,你能破掉我的防禦嗎?吼。”

“哼。龍之重擊。”龍璇虛空雙手握住劍柄,隨着怒喝一聲,力度猛然成幾何級別增加。

龍之重擊,一旦開啓,力量提升百倍,絕對是藏拙,躍級殺人的好招數。

看似平凡的一劍,在銀魔狼王眼中,也沒理會,憑藉着強大的防禦能力直接無視這一劍。

可是下一刻,星龍劍速度猛的提升,強大的勁氣撲面而至。

“不好。好詭異的技能,力量突然增加百倍?”怒吼一聲,吐出一口血氣,猛的迎向銳利的攻擊。

“波。”在絕對力量面前,紅色的光球只能稍微阻擋,緊跟着銀魔狼王只覺得上空的產生強大的罡氣,比起先前任何攻擊都要恐怖。

危險的氣息涌上心頭,但來不及思考,迅速往下方躲去。

“轟。”一劍落下,震天動地,草原被劃破地表,深深的刻畫出五米多的溝壑。

“使用龍之重擊所提升的力量相當恐怖,可是速度上就有所減慢。”龍璇皺了皺沒有,站在原地之上,看着地上自己的傑作,搖了搖頭。

在場的爆裂與狼王都呆呆的注視眼前景象,心中已是驚濤駭浪。

“此子不能留,讓其發展下去,恐怕我也不是其對手。”狼王心中納悶,隨即狼爪帶着破空之聲,重重擊中正在沉思的龍璇腰腹之間,可是,剛剛接觸的悶響到是沒有想起,巨大的狼爪直直的從中穿了過去。

銀光從那“龍璇” 大小姐的近身神醫

眼見只是擊中一個殘影,狼王卻無絲毫驚訝表情,若是對手那麼容易被解決,那就不會讓其如此緊張,右爪閃電般的後出,擋住那條藍光大盛的短劍。

“當,當,當”鋼鐵交擊的脆響從龍璇手中與狼王利爪之上傳出。

龍璇輕聲冷喝,星龍劍斜刺,劍尖劍罡劃破虛空,劍氣凌然,心頭冷喝道:“龍之重擊。”

劍尖之上,力量暴增,但是速度也下降了不少,狠狠的一劍劈在身下距離甚微的巨狼腰間。

“碰。”又是一道怪響,劍身之上附帶的強大力量直接將龐大的狼軀從虛空擊落,猛的墜落下去。

龍璇在虛空之上微踩,想要穩住身形,可是由於龍之重擊所耗費的能量實在太大,踉蹌了一下才站穩,沉吟道:“龍之重擊太強大,耗費真氣太恐怖,再加上在空中戰鬥,很容易讓銀魔狼王卸去力道,怎麼辦呢?”

”轟。”銀魔狼王從大坑之中爬了起來,身上出現了一道鮮紅的傷痕。

“可惡。”身軀一閃,瞬間來到龍璇身邊。

又是一輪精彩打鬥,讓在下方的爆裂驚歎不已。

狼王嘴巴舔了一下腰間,仰起頭看着那空中單薄的身軀,實在是有些駭然其中隱含的龐大力量,有些沙啞的聲音從狼頭傳出:“人龍,你很怪異,竟然擁有如此巨大的力量,恐怕就算是獸族中力量最龐大的人級都及不上你,而且,你竟然能夠傷到我。。”狼王搖頭低聲嘆息,一副滿是不可思議模樣。

龍璇居高臨下的瞟了他一眼,冷聲道:“也不見你有多強,人級的力量,被你用得狗屁不如。”

“我要撕碎你。”受傷的狼王似乎瘋狂一樣,速度以及力量都兇狠幾分,憑藉着強橫的防禦,發起了不要命的攻擊。

兩條身影在虛空之上不斷的閃現,消失。兩者速度極快,在虛空之上留下道道殘影,往往前一個殘影還沒消散,下一個就已經浮現。

爆裂面對着這詭異的場面,陷入寂靜,這等層次的戰鬥,是他以往不曾想象的。

龍璇再次避開狼王凌厲的一爪,正要抽劍橫劈,一個炙熱的紅色光球猛的從狼嘴中浮現,朝龍璇急速飛來。

龍璇眼瞳驟然縮小,危險的氣息席上心頭。

身形微晃,險險的避開了紅球的前進路線,正欲鬆口氣,身後炙熱的能量再次傳來,眼角餘光微掃,那枚紅球竟然又調轉了頭,朝他後背襲來。

心頭微驚:“追蹤?這傢伙。。。。”知道閃躲已無用,龍璇袖袍揮動龐大的氣勁透體而出,將那紅色光球擊得爆炸開來。

“轟。。”劇烈的響聲以及那如同煙花一般的火焰,出現在洗黑的草原中。

“這樣下去遲早會耗盡真氣而敗,不知道龍之分身與龍之重擊能否一起使用呢?”正在龍璇思索時,紅色的光球再次甩出,隨着他不斷躲閃的身形晃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