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弓弩,最重要的是它的神性,那裡面擁有宗級強者理解的法則元素,這是楚莫離不可能擁有的,不過他有聖級強者都沒有的霸血。

割破手指,兩滴精血分別融入兩張弓內,神弓弩頓時變得神威滔天,咄咄逼人的氣息讓南洛從修鍊狀態驚醒。

「這個傢伙是特殊血脈,怪不得!」南洛失語道。

楚莫離臉色慘白,靈魂高度消耗,疲憊的身體搖搖欲墜,體內的玄力更是以極速在消耗,霸血內蘊藏的玄力都被調動。

氣海內形成一道漩渦,瘋狂的吞噬氣血內的力量,楚莫離拿出數十枚玄力丹,一口吞了下去,頓時玄力以摧枯拉朽之勢沖向四肢百骸,瞬間衝到了玄者境六重境界,並且還在瘋狂的提升。

玄力丹再次被吞下數百枚,境界從玄者六重初期到中級,巔峰……

轟……

六重的桎梏被打破,再次衝到了玄者七重境界,楚莫離的臉色不禁多了一份紅潤,玄力控制的更加精準,神弓弩的成型速度越來越快,蘊含的威力越來越強大。

… 六重的桎梏被打破,再次衝到了玄者七重境界,楚莫離的臉色不禁多了一份紅潤,玄力控制的更加精準,神弓弩的成型速度越來越快,蘊含的威力越來越強大。

神性愈發濃郁,第二滴精血再次滴入神弓弩中,煉器閣內都傳來陣陣威壓,令四周眾人面面相覷。

「煉器閣內居然有宗級煉器師!」

「天吶,是煉器閣閣主親自鍛造神兵了嗎?」

低級煉器師議論紛紛,很想得到宗級煉器師的指導,哪怕只是見上一面也是無上榮耀。

神弓弩的神威在無主的情況下無法被壓制,而且楚莫離現在分身乏術,也無力壓制,威壓向外擴散,氣息比南洛手中的中品神弓弩還要強大三分。

這一番變化徹底驚住了南洛,直接攥緊赤火槍,神弓弩背在身後,一雙大眼緊盯著房門,就好像自己的私有財產要被別人搶了一般。

她不是千金公主,黎國勢弱,南家更弱,她沒有金錢,沒有背景,什麼都沒有,現在好不容易傍上楚莫離這個『大款』,怎麼能不好好保護!

煉器閣閣主很快便被驚動,撼天城內不是沒有宗級煉器師,只是很稀少,哪一個不是擁有自己煉器地點的老前輩,誰會借用他的煉器閣來煉器?

「外來人?」煉器閣住眉間一簇,率領一大波煉器閣的人走了出來,望著楚莫離所在的房間,低沉的問道,「去查那個房間,被誰租用了。」

「是!」閣主身邊一個高級煉器師恭敬的回道。

很快,他便匆匆返回,一臉詫異的低語道,「師尊,是兩個年輕的孩子,女子大概十**歲的樣子,男孩也最多不超過十八歲。」

閣主白眉一抖,有些不信,他都兩百多歲了,才堪堪走到這一步,撼天城內的兩個宗級煉器師也都將近三百歲,突然蹦出一個十幾歲的宗級煉器師,換做是誰都不會相信。

「叫什麼名字?」閣主沉聲問道。

「師尊,他們兩個用的是代號,鷹飛,應該是假名字,難道是上品煉器宗出來的年輕才俊?」高級煉器師連忙說道。

煉器閣住深吸一口涼氣,眼中精芒爆閃,低喝道,「清場,讓任何人不得靠近這個別院,另外去準備一桌上等酒菜,我要招待他們。」

一炷香,兩柱香……一個時辰后。

房間內神弓弩神性內斂,回歸本源,彷彿從未發生過,隨著時間的推移,煉器閣住愈發興奮,他深信房間內的年輕人煉器本事比自己強太多,卻不知道的是,楚莫離只是單純憑藉體內的火之本源和霸血之威而已,論煉器,他的基礎知識連一個低級煉器學徒都不如。

房間內,楚莫離臉色再次變得煞白,神弓弩逐漸冷卻,從赤紅色慢慢變黑,黑中透著金黃-色,那是因為他在裡面添加了赤煉金,赤煉金修復性奇強,柔軟性更是一流,就算是宗級強者也扯不斷這兩張神弓弩。

「我要換一張弓,這兩張隨便給我一個。」南洛毫不客氣的說道。

「自己挑,放入一滴精血在內,這樣的話,神弓弩與你心靈相通,控制起來更加得心應手。」楚莫離沒有小氣,賺再多的錢,若命都保不住,還要錢作甚,南洛實力強大,他的自保能力就會強三分。

「好嘞,就知道你不會小氣,待會本姑娘親自下廚做一頓好菜給你吃。」南洛興奮的像個小女孩,槍尖一挑,劃破自己的手指,一滴精血融入了神弓弩內。

吟……

霸血靈性感受到了另一道血脈衝入神弓弩,頓時化作金龍遊走神弩,與南洛的精血交織,形成了八卦圖,讓神弓弩的靈性陡然間爆發數十倍。

南洛甚至清晰的看見神弓弩內有兩道光芒在遊走,更是覺得這張神弩已經和自己溶於一體,哪怕相隔十里,都可以將其召喚到身邊來。

楚莫離十指探開,雙掌迸射出高溫,再次將神弓弩淬鍊了一番,然後冷卻,神弓弩費盡一天的時間終於煉成,晶瑩剔透,如仙寶一般美麗,動人心魄,就好像藝術品一般。

「真是太美了!比那些資深的老怪物鍛造出的神弓弩還要完美,若是有上品材料,你豈不是可以鍛造出上品神弓弩了?」南洛眼中精芒直閃,好像看見了金山銀山一般。


「你當我是神么?我的修為不夠,體內的火元素更是稀少,根本無法融化萬年寒鐵和紫金沙,想要鍛造上品神弓弩,我的修為至少要達到玄師境五重以上。」楚莫離無語道。

「那就是說一年之內你鍛造不出上品神弓弩咯?」南洛嘴角一抽,冷笑道。

「這也未必,我真正的修鍊時間才不到一年,不一樣走到今天這一步了嗎?」楚莫離傲然說道。

「怪物!」南洛頓時被打擊了,自己天賦絕對算得上一流,沒有依靠任何丹藥,費盡十年時間走到這一步,足以滅殺大多數天才,戰力更是佼佼者,可是面對楚莫離,貌似真沒啥可以炫耀的。

「咱們出去吧,把幾張神弓弩賣掉,,買一些玄師丹,先讓你晉陞玄師境,我也要趕緊衝擊玄師境,不然根本無法和五品大國的精英相提並論。」楚莫離說完,將神弓弩收入乾坤戒內,吞下十幾枚玄力丹便走了出來。

迎接他們的,卻是一個大約五六十歲的老人,體內的玄力氣勁滂湃激昂,眼中充斥著滄桑和歷史。

「老夫煉器閣主倪火,見過兩位,不知道兩位哪位是煉器師?」倪火微微躬身,眼睛不斷打量著楚莫離和南洛,不禁詫異,二人分明才是玄者境八重和巔峰,怎麼可能鍛造出中品神弓弩?

「我是,不知前輩有事嗎?」楚莫離納悶,卻不知道煉器時候收斂宗器的神性,畢竟他是野路子出身。

「哈哈哈,果然是英雄出少年,來來來,咱們到煉器閣宴會大廳坐一坐,正好我想收購你剛剛煉製出來的宗器,價格嘛,你們只管報。」煉器閣主豪爽大笑道。

… 「哈哈哈,果然是英雄出少年,來來來,咱們到煉器閣宴會大廳坐一坐,正好我想收購你剛剛煉製出來的宗器,價格嘛,你們只管報。」煉器閣主豪爽大笑道。

楚莫離和南洛互視一眼,不禁暗樂,還想著怎麼把自己的神弓弩賣出去,這沒有想到才出門就被人攔下了。

「想買神弓弩?那就不用吃飯了,這裡有兩張低級神弓弩和兩張中品的,您若喜歡,開個價,童叟無欺。」楚莫離連忙把所有的神弓弩全部拿出,對於買來的和自己鍛造的神弓弩,他絲毫不感興趣,只想早點買到材料,鍛造出更好的。

「額……」倪火愣了一下,他只是對楚莫離本身感興趣,而不是這幾張神弓弩,而且他是宗級鑄造師,一眼便看出這四張弓是不同的人鑄造的,唯獨一張中品神弓弩十分顯眼,那是超出他理解範圍的宗器。

楚莫離的神弓弩內有火系本源,有霸血靈性,這是一般宗級鑄造師一輩子都無法企及的。

「這張弓是你鑄造的吧?我只買這一張如何?」倪火火眼金睛,直指楚莫離鍛造的神弓弩。


「捆綁賣,不單獨出售,如果您要是不買的話,我就出售給連家七小姐了。」楚莫離撓頭說道。

不知楚莫離身份,倪火不敢過分逼迫,只能問道,「你準備賣多少玄晶石?」

「市場價,兩萬五千中品玄晶石。」楚莫離道出了自己心底的理想價位。

「額,中品神弓弩的市場價才一萬中品玄晶石,低級的神弓弩才值一千下品玄晶石,如果到寶器店去買,老夫的身份至少可以打八折,最多一萬八千塊中品玄晶石就可以買到了。」倪火面色難看的望著楚莫離,好像楚莫離根本不懂行情一般。

「不錯,這是市場價,可是我自己鑄造的神弓弩,您覺得一萬中品玄晶石可以買得到嗎?您可要親自試一試它的質量。」楚莫離傲然說道。

他鑄造的神弓弩,有它自身絕對的優勢,消耗玄力極少,質量很輕,耐磨,耐折,宗級強者都可以使用,

「我試試。」倪火很好奇,單憑眼睛很難發現神弓弩的優勢,接過楚莫離手中的神弓弩,透出一絲玄力,神弩箭氣咆哮而出,犀利的氣勁扯動空間,令人驚駭。

「嘶嘶……」倪火倒吸一口涼氣,他清晰的感受到,這張神弓弩發出一支神弩箭所消耗的玄力只有別的神弓弩消耗的玄力的五分之一,最為關鍵的是,這支神弩箭更具攻擊力,準確性更加精準!


「確實值一萬五千塊神弓弩,捆綁賣就捆綁賣吧,小兄弟可否一起探討探討關於煉器方面的知識?老夫忠於煉器數百年,絕對不會讓你失望的!」倪火將玄晶石如數交給楚莫離,期待的問道。

楚莫離懵了,煉器知識,他是狗屁不通啊,全靠自己摸索,再加上霸血和火系本源才鑄造出神兵,要說理論,絕對是一問三不知,這要是去和煉器宗師去探討,分分鐘就暴露了。

「咳咳,前輩,最近比較忙,您看要不改日?」楚莫離不好直接拒絕,連忙說道。

「好好好,改日,只要你有時間,我隨時都可以和你探討,你住在哪?老夫晚上親自去拜訪!」倪火以為楚莫離是答應了,頓時興奮的說道。

「晚上不好吧,我和愛妻剛剛確立關係……晚上二人世界的活動比較多,您看七天後,我親自上門拜訪,您看如何?」楚莫離一把抓住南洛的手,訕訕道。

南洛小臉頓時一紅,不知道楚莫離打什麼鬼主意,也不敢翻臉,只能低頭故作嬌羞,其實心底早已把楚莫離踹翻在地了。



「哈哈哈,理解,理解,年輕人嘛,也好,七天後我在煉器閣掃榻相迎。」倪火哈哈一笑便說道,「若賢伉儷有事那就先去忙,老夫也不便打攪。」

隨後楚莫離便帶著南洛跑出了煉器閣,留下倪火呆在原地,高級煉器師弟子返回,低聲道,「師尊,要不要去跟著他們,找出他們的落腳地?」

「不必,這樣的人不能得罪,這個孩子的煉器水平遠超宗級煉器大師,難道他的師尊是聖品煉器大師?」倪火興奮,若是能夠通過楚莫離認識一位聖品大師,得一兩句指點,這輩子也不算白活了。

煉器學徒,低級煉器師,高級煉器師,宗級煉器大師,聖品煉器大師,聖品中分為金銀玉三個品位,能稱之為聖品煉器大師的,無不是無上存在,哪怕是聖品中的銀品煉器大師,五品強國的國主見了都要持弟子禮。

聖品煉器大師,在煉器行業里,就是帝皇,煉器師見聖品大師,比覲見帝皇還要興奮。

倪火等人帶著期待和嚮往的目光目送楚莫離二人離去,可是楚莫離卻一身冷汗。

「你搞什麼鬼?誰是你愛妻?下次再胡說八道,小心我打死你!」南洛抓狂道。

「我正因為不想死才這麼說,我要是真去和他探討煉器知識,絕對活不到明天,他看出我什麼都不懂,很快就會確認我的身份,我沒有任何背景,沒有宗級修為,卻可以鍛造出宗器,你覺得他能放過我?不扒了我的皮研究才怪。」楚莫離微怒道。

「那怎麼辦?我們在撼天城內,遲早要和他見面的,就算想逃,以他的名望,也可以聯合城內高手把我們攔住吧?你拖延這七天又能如何?」南洛想到了利害關係,不禁擔心道。

「惡補煉器知識,找連心兒幫忙,她手裡應該有我想要的東西,現在想讓她幫我,就得讓她看見我的才華,咱們再去買材料,去鑄造一個更好的中品神弓弩,換她手中的煉器書籍。」楚莫離深吸一口氣,非常的鬱悶,這份材料就等於白丟了。

隨後二人走在器材店狂掃紫金鐵和千年金蠶絲,一些稀有的礦金屬也被楚莫離一掃而空,只為打造出一柄中品中的極品神弓弩。

可是二人在掃貨的同時卻發現城內的氣氛變得肅殺,城主府和撼天宗的對立十分明顯,讓城內的人惴惴不安。

… 二人在掃貨的同時卻發現城內的氣氛變得肅殺,城主府和撼天宗的對立十分明顯,讓城內的人惴惴不安。

「發生什麼事情了?怎麼感覺要發生大戰一樣?」楚莫離看著年輕一代的臉上都殺氣重重,不禁好奇的說道。

「不知道,和我們無關,先躲過咱們這一劫再說吧。」南洛沒好氣的回道。

楚莫離迷惑,總感覺城內的氣息發生如此變化是和自己有關,不過想不通便不再想,再次和南洛一起收購大量的玄力丹和玄師丹。

直到半夜,二人才回到客棧,卻發現夏侯亂一個人蒙著臉縮在門口,而且渾身瑟瑟發抖。

吟……

南洛長槍一橫,遙指眾人,冷冷的說道,「你說誰,你想幹什麼?」

「冷靜點,他若真想對我們不利,應該隱藏起來暗殺才是,何必堵在大門口?」楚莫離一眼便看出了對方是夏侯亂,不禁微微一笑道,「夏侯兄,今日大駕光臨,有何吩咐?」

「咱們裡面談,我遇到大困難了,解決不了會釀成大禍的。」夏侯亂無奈說道。

「好,我們走。」楚莫離示意南洛理智,這個時候若去捅馬蜂窩,可就不是年輕一代彼此鬥毆的事情了,甚至有可能把兩個龐然大物卷進來。

一進房門,楚莫離不禁好奇問道,「夏侯兄,什麼事情這麼嚴重?要你等到半夜。」

「兄弟,你一定要救我!如果這件事鬧出去,不僅我會死,你們也逃不掉,我相信撼天宗和城主府的強者們為了找一個泄憤替罪羊,而那個替罪羊絕對會是你們啊!」夏侯亂心亂如麻,雙手一直在顫動。

楚莫離這才明白事情大到連夏侯亂都害怕了,不禁問道,「你說,我們能幫的,盡量幫。」

「還是昨夜的事情, 九爺夫人是大佬 ,鬧得滿城風雨,更加離譜的事情,驚動了撼天宗的長老和宗主,他們認為這件事已經嚴重影響到了他們宗門的聲譽,通過調查,直指事情真相,他們說那個裸體的就是我,而我們是被你們兩個抓住並且扒光我們的衣服,然後陷害金松的。」夏侯亂壓低聲音,聲音中充斥著恐慌。

「然後呢?」楚莫離蹙眉問道。

「他們今天封鎖了城門,城主府和撼天宗都在暗地裡找你們,誰也不敢動用鷹眼,不過他們都需要你們的證詞,你們要信我,如果撼天宗先找到你們,不管你們證實那些人是不是金松,他們都不會放過你們的!」

「這件事鬧的太大,金松怎麼說都是他們執法長老的孫子,撼天宗鐵定要幫他證清白,更要還撼天宗一個清白,而我父親更不會讓他們把這灘髒水潑到我的身上,不管那個人是不是我,他都不會讓事情發生的,所以他現在抓狂,如果不能提前找到你,他會殺了我,然後暗殺你們,來個死無對證的。」夏侯亂驚恐的說道。

「那我怎麼知道他會不會在我證實那人不是你,而你父親不會殺我滅口呢?」楚莫離渾身汗毛炸起,陡然感覺到四周殺機四伏,霸血直接咆哮起來,彷彿山洪暴發。

這件事涉及到撼天宗的清白,城主府的聲譽,城主夏侯的前途,如果這件事一旦被捅到上面去,城主夏侯的前途就一片黑暗。

「我保證!只要你可以證明我們並沒有發生衝突,而且我們當晚就在一起談論或者商討什麼,等這件事了了之後,我會暗中把你送出城!」夏侯亂連忙說道。

呵呵……

楚莫離冷笑,這種人信的過才怪,只要事情一搞定,定會選擇殺人滅口,來個死無對證,不過若真幫了夏侯亂,城主府那邊應該不會選擇當時就殺人,那樣只會讓人懷疑,而是會選擇楚莫離出城,這段時間至少有緩和的時間。

「好,我會幫你,不過我有個條件,那就是我們昨天商討的內容是煉器知識,你還有一夜時間,回去找一些煉器書籍來,我們連夜惡補一番。」楚莫離精芒一閃,不禁找到了解決自身問題的辦法。

「這個……煉器,我不會啊,平日里我連修鍊都懶得修鍊,更別說是煉器了。」夏侯亂哭笑不得,讓他學習煉器知識還不如一刀殺了他來的痛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