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黑影背脊突然張開巨大的魔翼,足足有幾萬米之高的籠罩雲霄。

隨之,從黑影體內涌動出如猙獰厲鬼般的凶煞之氣,瞬間便是將八十萬米的世界團團籠罩,彷彿在那八十萬米內的所有一切,都要遵循黑影的命令一樣。

「真的是八十萬米的自身世界!」這時,許多強者都倒吸口冷氣。

秦石在感受到那煞氣的本源時也是微微皺眉,黑眸逐漸變的凝重認真起來。

八十萬米,界境大成,這是有史以來秦石面對最強大的對手。

當然,不包括被他用雷神珠炸死的宗元子。

「破!」秦石背脊雷翼煽動,狂怒的驚雷瞬間成雷網涌動,五十萬米的自身世界隨之覆蓋下來。

一瞬間,百萬米的海域當中,被兩股極為強盛的自身世界所籠罩。

從高空望下去,就彷彿是兩個巨大的能量球一樣。

秦石的自身世界雖然較小,但其中交錯的雷電變化雷龍,不時的在天地間響徹起驚雷之聲,非但沒有陷入到任何的劣勢當中,反而有一種四兩拔千斤的意思,緩緩的朝著八十萬米自身世界不斷靠攏,隱約竟有著要將其從內部瓦解吞噬之意。

感受到秦石的自身世界變動,黑影老臉陰沉起來:「五十萬米的自身世界?」

「小子,你承載了天命?」

「準確說,應該是創造出了天命。」秦石沒有隱瞞的聳了聳肩。

「創造天命?這不可能,這天地間,怎麼可能還能允許你創造出新的天命來?」黑影這時不敢置信的皺眉道。

秦石見黑影不相信,無所謂的聳了聳肩:「信不信隨你,不過你今天的命,卻要留在這裡才行。」

黑影彷彿聽見天底下最可笑的笑話一樣:「呵呵,你想讓我留下來?」

「恩,如果是在人界魔界,或是七千海宮外的地方,我確實是很難留下你的命,畢竟你們溟組的走狗實在是太多,但在這七千海宮,我說的算!」秦石十分霸氣的傲然道,令所有內三強的強者都是感到震撼。

黑影這時也是逐漸陰冷,這時他終於不在廢話,一隻大手拖動雲層。

轟!

一片潔白的雲光,在這時變化成凶力血影,朝著秦石兇猛至極的猛然爆射去。

秦石的身形隨之而動。

「金紋念力體!」

瞬間,秦石身形化成三道分身,分別從左右中三個方向猛的朝黑影齊射而去。

這時,秦石背後的雷翼瘋狂煽動,每一次都必會引動起驚天落雷,每一道雷光足足有十米寬,如翱翔於九天當中的狂龍般散出震耳龍吟,在這時,秦石的三道化身,皆是如離弦之箭一般,猛的擊破黑影所捏造出的血光,兇猛的朝著黑影逼近。

「小雜種,我弄死你!」黑影這時聲音如惡鬼般咆哮出。

秦石則是挪動著輕盈的步伐,三道虛影在這時朝著黑影不斷逼近。

「卍劍!」

面對界境大成,秦石也不敢有絲毫的託大,他一隻手臂臂間有青龍紋路纏繞,另一隻手則是一隻展翅騰翔的鳳王,一青一紅間將遠古最強的兩種凶獸龍鳳之力揮到極致,炫光神劍隨之成八色之光從他掌心間匯聚出卍字劍芒,他猛的喝聲:「破!」

「龍鳳之力?小家戶,你身上的珍寶還真是不少。」黑影這時微微皺眉,龍鳳之力是天地間至強的幾種異種之力。

面對龍鳳之力,黑影這時也是小心應對:「凝血蝕骨!」

砰!這時,一道好似能腐蝕人骨般的血槍從黑影袖口中刺穿出去。

「小子,你這一劍,確實很強,如果我沒猜錯,應該是出自人界穆紗之手吧?只是可惜,破綻太多!」黑影見到卍劍,似乎並不陌生的一笑,旋即直接抓住卍劍中央的致命破綻。



第三更。

另外說下明天更新,明天更新同樣會在晚上6點以後,過了這周末就會恢復正常。

臨時變故,十分抱歉,希望大家諒解。亞洲第一美女,**翹臀,火辣身材完美身材比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lian1(長按三秒複製)在線觀看! 砰!

凝血蝕骨的血光漩渦,極為刁鑽鋒利的直接破開卍劍,那青龍力與鸞鳳力所變化出的卍劍朝著兩側瞬間裂開,將大地直接縱橫的劈開一道深不見底的溝壑,一時間,好似兩道巨大的..

見黑影如此輕盈的破開卍劍,並且似乎很熟知卍劍的力量,秦石不禁微微的皺起眉:「你知道卍劍?」

「呵呵,當然,穆紗劍尊的成名武學,當然她這一劍,在人間可是翻雲覆雨。」

「穆紗?」秦石聽到這個名字微微觸動下:「她便是卍劍的創造者么?那這穆紗,應該便是當初風沙前輩說的,當年與劍宗宗主爭取天下第一劍的那名劍術強者。」

秦石留意下來,將這個名字記在心中。

當年天下第一劍,在人界可是引起不小的轟動,只是隨後那強者便莫名其妙的消失,不然人界肯定會平添一名很強大的高手,畢竟,用一根柳樹枝,擋下執掌極品靈劍的劍宗宗主全力一擊,這般手段,其修為之可怕可想而知,這已經乎常人的預料。

秦石想,那恐怕應該是在界境之上。

「界,並不是表面上那麼簡單啊,在人界肯定還有什麼神秘的勢力或是強者隱藏。」秦石這時異常篤定的想道,突然腦海當中閃爍起在幽庭殿,出現在那名界境女子。

她似乎還認識自己,她胸前的古怪刺青,如同雲霧般的樣子,究竟代表著什麼勢力?

秦石想不通,但是他敢肯定,那一定是一個很強大的勢力,一旦現世很可能會驚天地的。

當然,現在秦石並不在意這些,因為他知道他現在的程度還遠遠觸碰不到那個高度。

他現在要做的,就是滅殺這溟組的黑影。

「在人界,我如喪家之犬,在魔界,我如苟且之鼠,這一切都是拜你們溟組所賜,如今在七千海宮當中,我要你們葬身於此!」秦石淡淡道,這時他手掌一翻,身形如利劍般爆射出去。

砰!砰!砰!黑影血眸變的沉重,他開始確實小瞧了秦石,但見過秦石几次手段以後,他自然是明白如果不小心應對,今日是很可能在陰溝裡翻船的。

秦石身形逼近,他凌空的朝上一挑劍光,一道八色交錯的劍光如劍魂一般,兇殘的朝著黑影胸膛刺穿下去。

見到那八色劍光黑影微微緊迫:「炫光神劍,八色劍芒?」

「該死的!小子,你竟然將炫光神劍的威力揮出如此巨大?」黑影呲了呲牙,這時雙手探出,從他黑色的枯手中生長出鱗片來,不是龍鱗,倒像是一種如鱷魚皮一樣令人噁心的鱗甲,隨之,從鱗甲上長出長刺,黑影猛的喝聲,雙臂融合,竟是變成一巨大的鱗甲巨錘:「血刺破天錘!」

轟!

巨大的震動直接貫徹雲霄,從兩人交匯處好似出現宇宙銀河般的爆炸一樣。

在巨錘和神劍觸碰的瞬間,一片如同巨大的光圈順勢爆,在這時極為兇狠的讓許多強者驚覺。

「閃開!好可怕的力量!」這時,許多強者急忙爆退。

這時,內三千當中,繞是龍崎在內,都不敢靠近秦石與黑影百米之內,此時秦石與黑影間的碰撞在他們完全是神仙打架,他們這些凡人跟著遭罪啊。

砰!那本來由三道清氣化作巨掌托起的三清宮,如一座懸浮在天空之上的天空之城一樣,此時則是直接被兩股巨大的力量給粉碎掉,八道劍芒,在巨錘的轟炸下側露,直接將那島嶼穿透出八個巨大的窟窿,十分駭人,那巨錘也是隕落,直接將海島從中央給雜碎,令海島當即分裂成兩半,一陣陣的轟鳴,驚天東西。

「掌心雷!」

「三世禪海!」

一陣劇烈的碰撞下,秦石在這時猛的快退,隨之他腳掌用力的一跺,瀰漫著金色讒言梵文的漩渦海洋如奔流般猛的朝黑影翻滾去。

秦石手掌這時也是屈指連彈,一道道驚雷之光如炮彈般瘋狂的朝著黑影打下去。

黑影身形這時也是極快,他周身升起濃郁的血霧,極快的在驚雷之光中躲閃,另一隻手虛空的用力一握,那瀰漫的血氣頓時變化成一張巨大的血手,遮天蔽日一般,朝著秦石的金色洋流用力抓下。

「極樂之境!」連續幾次運轉靈力,秦石身形突然停頓,從他眉心當中閃動出一道金色的結界一般的力量。

「破!」

秦石再度喝聲,極樂之境這時頓時穿透雲層,如一道極為兇狠的力量般朝著黑影爆射去。

「靈魂力?」黑影這時猛的一驚,這突然的轉變讓他露出慌張。

砰!靈魂力直接穿透靈力,猛的擊中在黑影胸膛,黑影頓時陷入到極樂之境里,在極樂之境當中令他五官都是扭曲,體內的血液頓時沸騰,最重要的是,極樂之境,在蠶食他的靈魂,讓他痛苦的張牙咧嘴,他狠狠的攥緊拳,猙獰的沖著秦石怒喝:「該死的!小雜種,我要你命!」

「你沒機會了!」

然而,秦石在這時突然停止身形的暴動,旋即他的嘴角突然露出抹玩味的笑容。

此時,秦石一隻大手張開,五指朝上,只見在他腳下,是一片無盡的廢墟和荒蕪,而最驚人的是,在不知覺中,那些廢墟里的亂石,磚瓦,竟不知何時變成塵埃黃沙,只見在秦石腳下,是一望無際的黃土白骨,而秦石,正是在那黃土白骨的中央。

秦石突然咧嘴一笑,隨著他手指輕輕的鉤動,那地面上的塵埃竟是化作荒蕪之龍纏繞在秦石周圍。

此時秦石,就好像是被黃沙包圍一樣,一陣陣的黃沙在這時猛的暴動起,成一巨大的流沙瀑布一般猛的將黑影籠罩住。

當黑影見到這一幕,他血眸中升起極度的恐懼:「這是……荒蕪戰典?」

秦石淡淡的一笑,這時他指尖的黃沙纏繞,好似天地間的一切都會被變成荒蕪,而在這荒蕪當中唯有秦石充滿生機,彷彿在絕境中生長出的心生一樣,秦石咧嘴一笑:「荒蕪的真諦,便是新的生命,我早便和你說過,你一定會死在這裡的。」

「荒蕪戰典第一式:萬古俱枯!」

秦石手掌在這時緩緩的落下,一道驚天的力量在這時頓時涌動。

一瞬間,秦石的腳下黃沙,彷彿張開一通往深淵的黑洞,黃沙瞬間陷入其中,而所有被黃沙籠罩的一切,皆是被那黑洞給吞噬掉,一切,最終全部變成虛無與枯萎,一切,終於在這時,被粉身碎骨。

黑影在這時驚覺的瞪大眼,他拚命的開始掙扎,然而卻無濟於事。

「沒用的,你已經陷入到萬古俱枯的範圍之內。」

「小雜種!你從剛剛,一直便是在準備這一招?」黑影突然驚覺的怒吼聲。

秦石沒有隱瞞的一笑,早開始秦石便知道,他想要殺八十萬米的自身世界強者,一定不會容易,卍劍,極樂之境,包括三世禪海的第一世,雖然很強,但卻不足矣撼動溟組的這黑影,所以他便開始籌劃這荒蕪戰典的第一式。

荒蕪戰典,在修鍊當中,秦石便現,這荒蕪戰典與三世禪海一樣,共分為三層,如今的他,第二法身尚未完全開,大荒帝的力量也沒有領悟到極限,他現在所能夠做到的,也只有第一式。

不過第一式,卻足夠了。

「破!」

秦石手心攥握,那黑影終是被黑暗吞噬進流沙當中。

許多強者這時都是舔了舔嘴角,目光恐懼和古怪的望向秦石。

這時,許多內三千的強者都是不禁慶幸,剛剛沒有在黑影慫恿下對秦石動手。

誰說,秦石是只能藉助雷神珠的廢墟?八十萬米自身世界,比道元子還要強大的強者,如今不也是被秦石生生的擊敗嗎?

當然,其實他們都忘記掉,秦石在來三清宮時,滅陽宮的所有長老便是被他盡數擊殺。

那時候,秦石可沒有動用雷神珠。

如今秦石擊殺掉黑影,這已經註定奠定了秦石七千海宮內外霸主的位置。

只是意外的是,秦石將黑影擊殺后,並未因此露出輕鬆的樣子,反而目光如冰魄一般從諸多的強者身上環視一圈。

「咕嚕……!」見到這一幕,許多強者都是心底虛,秦石不會要對自己動手吧?

許多強者都是捏緊拳,連八十萬自身世界的界境圓滿都被秦石擊殺,秦石要是對自己對手,自己只有等死的命。

許多海宮開始坐立不安,未料在這時秦石朗爽平淡,卻帶有幾分寒意和肅殺的聲音響起。

「怎麼?現在還想要繼續隱藏嗎?」

秦石的聲音響起,許多強者這時一驚,旋即皆是皺起眉的相互對視。

秦石在說什麼?難不成還有人隱藏在這裡?

突然,在人群當中,幾個位置連續的出現騷動,旋即只見有五六道身影突然現身,這五六道身影全部是身著黑色的雲霧道袍,在秦石的聲音落定時相覷之下極快的交換眼神,如一道道驚雷一般瘋狂的朝著遠方飛遁。本站推薦絲襪美腿,童顏**,豐滿肥臀圖片視頻在線看!!快速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tao1(長按三秒複製)在線觀看! 見到那五六名鬼鬼祟祟的傢伙,這時人群中才驚醒似的尖叫聲:「真的有人隱藏在這?」

五六名身影飛躍上高空,其中為的,是一名年紀不大的少年,他同樣是擁有一雙血目,在離開前,不光死死的盯著吞噬掉黑影的泥沙漩渦,朝著那黑洞中望去,他一隻黑色的魔手死死攥緊,關節間噼里啪啦的作響,充滿了憤怒。..

「小嚴,先離開這!我們低估了這小子的實力,回去以後自有尊者替你父親報仇。」其中一名黑袍身影,在這時一把抓住那少年的肩膀,腳掌用力一蹋,便欲朝遠方飛遁。

這時,秦石五六名身影黑眸成冰天雪地一般,那五六名黑影的裝束他十分熟悉,那一朵血雲,正是溟組的標誌。

「現在才想走?」

秦石冷哼聲,隨即他身形爆動,如一道蓄力代許久的弓箭一樣,一道破空聲隨之響起之時,秦石身形卻早已是出現在那五六道身影前方。

「既然來了,何必要這麼著急的離開呢?」秦石淡淡笑道。

溟組的幾人被秦石擋下,臉色頓時陰沉起來:「小子,你想要將我們殲滅在這?雖然你實力不錯,不過如果我沒猜錯,你現在的情況應該也不樂觀,如果我們全力反撲的話,就算不能殺了你,但要你半條命,應該不難,何況,你秦宮的弟子,一定會有很大的傷亡。」

秦石不可置否的點下頭:「確實,你的這個威脅很對,如果在我毫無準備的情況下,和你們交手,確實很棘手,加上秦宮在這,難免會有傷亡,不過……你們認為,我若是沒有把握,我敢阻攔你們嗎?」

「恩?你什麼意思?」溟組的幾人心裡咣啷一下。

「隸書,動手吧。」秦石這時負手而立,一副霸王的模樣沖著隸書輕輕一笑。

「是!」

隸書咧嘴一笑,目光變的極為森然,這時他與凌竹宮方向對視一眼:「凌老爺子,接下來就交給您了。」

「哈哈哈,儘管放心!」凌老爺子撫須狂笑一聲:「在這等了這麼久,終於到老頭子我出手了啊。」

凌竹這時還渾然不知,好奇的朝凌老爺子望去:「爺爺,這是怎麼回事?」

凌老爺子淡淡一笑,揉了揉凌竹的絲笑道:「傻丫頭,你真的以為,爺爺只是來的嗎?秦小友對我凌竹宮有恩,三清宮對我凌竹宮有不共戴天之仇,我在此,卻遲遲沒有動手,難道你認為是因為爺爺怕三清宮嗎?破船上有三千釘,我若是拼了凌竹宮,三清宮也要掂量掂量。」

「我一直沒動手,只是因為秦小友早便找過我。」

凌老爺子這時突然回憶起秦石剛進入內三千時,他本已決心要拼了三清宮定力支持秦石,但就在他要下令時,隸書卻傳音而來。

其內容便是,三清宮秦石足矣自己對付,希望凌竹宮能夠出手相助,在三清宮內外設下誅殺陣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