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當中,唯一還保持著冷靜的就只有宮古芳香一個了。事實上她也不明白什麼叫做可愛,因此見到這個小東西找上了自己,也並沒有露出多麼興奮的表情。

在熊貓差不多要爬到自己的膝蓋的時候,小姑娘伸出手,揪住對方脖子上那一撮皮毛,將其提了起來。

「哎……」

想不到這傢伙居然用如此粗暴的手段對待那隻小可愛,其他人不由大感心痛,恨不得立刻衝上去推開對方,然後把它摟在了自己懷中。

「kuma。」

小東西似乎並不反感被這麼對待,反而並起四肢,表現得異常順從。

宮古芳香將它提到了自己面前,鼻子一陣子的蠕動。

「好像……可以吃。」

開始還有點疑惑,後來語氣就變得肯定了。

說完,她就張大嘴巴,朝那隻動物的頭咬了下去。

「不能吃的啊!」

「住手,你怎麼可以做如此殘酷的事情來的呢?」

一群女孩子們終於忍不下去了,撲上去七手八腳的制服了殭屍娘,封獸鵺則趁機將熊貓幼崽救了下來。

手摸到它那毛茸茸的身體時,女孩只感到一股電流傳遍了全身。

多麼柔軟的身體啊!輕飄飄的,就好像抱住了一片雲朵那般。

這種無與倫比的觸感,簡直叫人愛不釋手啊!

「呼……」

封獸鵺忍不住把臉貼上去,在它身上蹭啊蹭的。

「kuma。」

小傢伙也並不怕她,反而伸出舌頭,在她臉上來回舔舐著。

封獸鵺這下子更是高興得合不攏嘴了。

女孩子們涌了上來,圍成一圈,一會兒摸摸熊貓的小腦袋,一會兒又用手指勾幾下它的前足,個個都興奮至極。

「真的是軟乎乎的誒!」

「摸起來感覺好舒服。」

「哎呀,快看,這孩子在舔我的手指耶!」

過了一陣子,大家開始不滿足於這種程度的撫摸了。

「來,來,讓我也抱一下。」

鬼人正邪把手伸向了那隻熊貓幼崽,十指詭異的抽搐著,雙眼之中射出了異樣的光芒。


「我也要。」

大家紛紛叫了起來,她們已經快忍不下去了。

「不行,我還沒有抱夠呢!」

才剛到手沒多久,封獸鵺當然不同意那麼快就讓給別人了的。

「你怎麼可以一直占著的呢?」

「也該輪到我們啦……」

見她不願意,大家不由分說,一擁而上打算從封獸鵺手中將熊貓搶過來。

「kuma,kuma……」

發現有很多隻手在自己身上抓來抓去,熊貓幼崽開始不高興了,叫聲也變得尖銳了許多。


「住……住手呀!」

聽到它的叫聲,站在人群外圍的多多良小傘想救它卻救不了,只能急得直跺腳。

「不可以那麼粗暴對待它的。」


可惜,這群腦袋發熱的笨蛋,完全聽不進她的話去,一個個光想著將那隻熊貓佔為己有。

正在感到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多多良小傘卻發現自己腳下的影子突然變得越來越大了。一眨眼的功夫,所有人就都落入了陰影的範圍之內。

對此女孩也沒有怎麼在意,心裡以為只是太陽恰好被雲朵擋住了而已。

不過,她隨即便發現事情並非如此。

面向她這邊的九十九八橋,神色驀然一變,眼睛漸漸瞪大,臉上也湧現出充滿恐懼的表情。

那副模樣,就好像見到了什麼極為可怕的東西一般。

緊接著,剩下的人也注意到情況有些不對,停下了爭執來。當她們扭頭看過來的時候,也紛紛露出了吃驚的神情,然後慢慢的向後退去。

多多良小傘的心頓時沉到了最底層。

她戰戰兢兢地轉過頭去,發現自己身後多出了一片巨大的黑影。因為背光的原因,遮擋住了陽光,反而看不清它的樣子。

少女稍微把頭部後仰,抬眼望去,才總算見到了暗影的全貌。

從外表上來說,多多良小傘認為,這應該是一頭野豬。

不過,是一頭比她高上三倍的野豬。

全身披著深褐色的長毛,一隻眼睛已經瞎掉了,在上面留下了一個恐怖的傷疤。從嘴巴兩邊凸出來的獠牙,與其說是牙齒,倒不如說是兩把彎刀。前段鋒利無比,要是被那玩意刺中,肯定是整個身體都會被貫穿的。

此刻,這頭巨型野豬正用它那僅存的一隻眼睛,死死的瞪住了多多良小傘。眼珠的深處,是無窮無盡的憤怒。

「啪嗒!」

少女那把從不離手的怪傘掉落在了地上,她卻沒有立刻撿起來,只是渾身猶如篩糠一般顫抖個不停。

看了她半響,野豬的視線從她身上移開,轉向了其他人,最終落在了被赤蠻奇抱在懷裡,正不安的扭動著身體的熊貓幼崽上。

驀然間,它那隻獨眼爆射出刺眼的光芒來,面對女孩們呲牙咧嘴的,從喉嚨深處不停地發出低沉的怒吼。那如同小山一般龐大的身軀,也給眾人帶來了異常沉重的壓迫感。

「不好,這傢伙看起來更加生氣了啊!」

野豬眼中愈發強烈的敵意,讓一群小姑娘都有些不知所措。

「是誰惹它生氣的?」

按理說她們根本沒招惹過對方,不應該平白無故的就生氣的啊?

「那還用說,肯定是因為你把它的孩子抓住了唄!」

封獸鵺猜疑著是不是這個原因,有些野生動物,後代一旦受到襲擊,可是很容易會發狂的。

「白痴,沒看到它們的外表根本不一樣嗎?」

鬼人正邪雖然不知道大熊貓是什麼玩意,但絕對和眼前這頭猛獸沒有任何關係。

「那你說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哦,我記起來了,之前這傢伙偷吃過這裡的草莓,也許那是它種的,所以才把我們當成是小偷了。」

天邪鬼指著宮古芳香,大聲喊道。

「別胡說八道了,它只是一頭普通的野獸,怎麼可能會懂得種草莓的啊?」

「要是不信,你來說是怎麼了。」

「我哪知道啊!」

無論理由是什麼,那頭巨型野豬對她們的敵意是非常明顯的,這可不是向它道歉就能夠解決的問題。

「總而言之。」

封獸鵺望了眼那頭攻擊意圖愈發強烈的野獸,沉默了一陣子,走上前去撿起付喪神落在地上的雨傘,塞進了她的手中。

「快點逃跑吧!」

說完,她拖住多多良小傘,拔腿就跑。

「哇啊啊啊!」

其他人反應過來,也匆忙追了上去。

「吼!!!!」

發現她們打算偷走,大野豬發出了一聲悶雷般的怒吼,當即想要朝她們撲過去。可是雙腳卻被那些藤蔓纏住了,用力一扯,把它們掙脫掉了。

可就是這麼一耽擱,那些傢伙已經跑出了老遠。

「吼……」

野豬用力一躍,便跳到了十幾米開外。四肢著地后,它沒有片刻停留,立刻轟隆轟隆的朝著眾人逃走的方向發狂一樣直追而去…… 「芳香,芳香……這孩子,到底跑到哪裡去了呢?」

從最後一個帳篷中出來,霍青娥的眉頭皺得更緊了。本以為她可能會藏在裡面的,誰知道找遍了,卻沒有任何發現。

「怎麼了?」

聽到她的喊聲,豐聰耳神子立刻走了過來。

「芳香不見了。」

霍青娥無奈的將事情告訴了她,原先還跟在自己後面,可是一轉眼的功夫,就不知道溜到什麼地方去了。

「不會是躲起來了吧?」

聖德太子的想法跟她差不多,也以為宮古芳香是藏在哪裡了。

「我到處都找過了,可還是沒有發現她她的蹤影。」

「嗯……」

這回豐聰耳神子也皺起眉來了。

「發生什麼事了嗎?」

聖白蓮帶著寅丸星和雲居一輪來到,看到她們兩個愁眉苦臉的樣子,就問道。

「是芳香那孩子,剛剛一個沒注意到,不懂得跑到哪兒去了。」

之前才發生了物部布都她們遭到怪物襲擊的事件,現在又不見了宮古芳香,也難怪豐聰耳神子跟霍青娥會感到擔憂。

「芳香的話,我知道她在什麼地方哦!」

寅丸星忽然插口說道,兩位仙人一聽,眼睛頓時亮了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