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的龔瓊真的是讓蕭天完全的出乎意料,卸了妝之後的龔瓊和之前的龔瓊簡直就是兩個摸樣,而且這個女生,蕭天是有印象的,而且印象是相當的深的。

他一直以爲這個女生已經轉校了,或者是去了其他的地方了。當初不知道她的名字,但是沒有想到這個女孩子就是龔瓊。


此時的龔瓊,用一個我們耳熟能詳的詞語形容就是出水芙蓉,天資絕色,絕對的一個大美女。

順滑的頭髮輕柔的披散在雙肩之上,一張性感的小嘴脣,微微的閉着,嬌豔欲滴,好似馬上就可以滴下水來一樣。

她的眼睛十分的有神,失去厚重眼影的遮擋,這雙美麗動人的大眼睛露出了她本來的面目,在這雙明亮的大眼睛裏,好像會釋放出勾人心魄的靜電一般。

這雙明亮的大眼睛深深的吸引着蕭天的目光,讓蕭天不由得看到有些呆了!

隨着蕭天的聲音,龔瓊直接跨坐到了蕭天的身上,這個動作將蕭天后面所有的話都給截斷了。

因爲他已經着火了,*體的觸碰點燃了激情的荷爾蒙。龔瓊性感的雙脣落在了蕭天的嘴脣上,在唾液和舌尖你儂我儂之中,兩個人激烈的交纏着。

蕭天的雙手攀上了龔瓊真峯不露相的雙峯,在光潔散發着陣陣奶香的**上游走着。

龔瓊表現的比蕭天還要猛烈,讓蕭天這個男人都變成了被動的了。她的手急切的在蕭天的身上亂摸着。雙脣也隨着雙手的動作一路向下,這對於蕭天而言,絕對是十足的刺激。

他已經是箭在弦上了,現在容不得他想其他的東西了。

很快,兩個人的身上已經沒有了多餘的阻礙。龔瓊依舊坐在蕭天的身上,衝着蕭天嫣然一笑,這一笑簡直可以醉了年華,醉了四季。

在這笑容中,龔瓊伸手抓住了蕭天的**,左右對了對方位之後,猛的一下子做了下去。

花徑不曾緣,蓬門今始爲君開。

······

(爲了讓我的節操,暫時還保存那麼一點點,就到這兒吧!後面的,想象力走起,實在發揮不了的,可以用電腦硬盤中的那幾百G的種子代替本部分內容了。)

這絕對是瘋狂的一夜,蕭天算是徹底的見識到了龔瓊的瘋狂,兩個人前前後後做了多少次蕭天完全不記得了。

但是,他的全身卻完全沒有力氣了,這沒個幾天是復員不了了。他孃的,絕對的是大傷元氣。

一般的女孩第一次有一兩次就算封頂了,這是龔瓊這貨果然不是一般的女人,第一次硬生生的主動來了十多次,這是最少而言的。

結果,第二天兩個人都只能躺牀上了,蕭天還算可以動一動。

躺在柔軟的大牀上,蕭天納悶的問道:“我說你昨晚那麼瘋狂幹嘛?”

人雷,龔瓊給出的理由更雷,她仰頭在蕭天的臉頰上親了一口之後說道:“以後估計你就不跟我做了,逮住這麼一個機會,你說我怎麼能放過呢?”

蕭天頓時一頭的黑線,咱不能這樣吧!女孩子的矜持去娜兒了?

卸了那殺馬特的妝容之後,龔瓊看起來順眼多了,錯了,不只是順眼,而是一個大美女。

而且,蕭天之前還就認識,在高一的時候,蕭天剛來這個學校。因爲蕭天喜歡打籃球,所以有時間的時候他就經常去打球。

但是一般情況下,籃球場上事端比較多,蕭天最開始的事端就發生在籃球場上。第一次他打了一架,把人家給打住院了,最後是蕭爺爺給人家賠禮道歉還配了許多的錢,就是因爲看爺爺那副樣子蕭天才下定決心即便是人家欺負他,他也要忍住,爲了自己的爺爺。 在後來,那混蛋出院之後,自然是找蕭天的麻煩。爲了自己的爺爺蕭天選擇了忍氣吞聲,就是在這個時候,龔瓊出現的。而且還幫了蕭天好幾次,但是那個時候蕭天並不知道龔瓊的名字。


後來,因爲籃球場上的事端太多了,蕭天直接就不去打球了。也不知道那個女孩去哪兒了,記得蕭天對那個女孩說的最多的話就是客氣的謝謝。連人家在哪個班他都不知道,後來在校園裏遇都沒有再遇到。

沒有想到那個女孩居然就是龔瓊,而且還喜歡他!

這個世界真的是太奇妙了,蕭天不是很相信緣分,但是有時候吧!這個東西還真是說不清。

“我沒有想到居然會是你,你搞上之前的那狀,我一點也沒有認出來。”蕭天像條死魚一樣躺在牀上,看着躺在他懷裏的龔瓊又一次忍不住說道。

龔瓊皺了皺鼻子,輕輕的哼了一聲,“白讓我喜歡你這麼久了,我還以爲你認出我了呢!傷心了我。整那副妝容主要一是擺脫那幫混蛋整天跟在我屁股後面的騷擾,還有就是收小弟,顯得霸氣一些。你看我那些小弟一個個乖得多可愛。”

在龔瓊的鼻頭上輕輕的掛了一下,一絲黯然的神色涌上了蕭天的臉頰,“可惜我已經有女朋友了。”

龔瓊一聽蕭天的這話頓時就惱了,推了蕭天一把,罵道:“這句話你都說了多少遍了,煩不煩啊!我說過了,喜歡你是我的事,在不在一起我完全無所謂。現在都是什麼年代了,不興搞一次就要負責的,我都清楚的,不是那種婆婆媽媽的女生。”

面對如此幹練灑脫的龔瓊,蕭天倒顯得有些像小女生了。

“總覺得有些對不起你。”蕭天正色說道。

“這還是我認識的那個蕭天嗎?你是不是那懦弱的性格又復活了?”龔瓊大睜着眼睛,揚拳就準備給蕭天來那麼一下子。

“我承認在感情的事情我一向比較愚笨,而且根本放不開。”仰頭望着天花板,蕭天悠悠的說道。

“不過,你得答應我一個條件。”龔瓊那雙擺脫了煙燻妝的大眼睛忽閃忽閃的眨了眨,俏皮的衝蕭天說道。

蕭天翻了個身,看着龔瓊的眼睛問道:“什麼條件?”

“我當你的小弟,我那些小弟也歸你,這是我唯一的一個條件。”龔瓊十分認真的說道。

“你這還算是條件啊!簡直就是福利嘛!但是你這·····”蕭天詫異的叫道,對他而言有了龔瓊這些人他的勢力無疑是邁上了一個新的臺階,而且還有龔瓊這個深藏不漏的高手,無異於如虎添翼。

“哎呀,你怎麼這麼多婆婆媽媽的廢話,能不能給句準話?而且,你知道我爲什麼收小弟開始在學校混的嗎?還不是爲了你。記得高一那會兒,基本上全校的人都欺負你,你不知道我在背地裏替你擺平了多少人。不要問我爲什麼沒有跟你表白,雖然我知道自己真的很漢子,但是女孩子的矜持還是有的,我在等着你跟我表白,不過現在看來是沒希望了。”

龔瓊神色突然間黯淡了下來,不過這表情只是一閃而逝,很快又恢復了那嘻嘻哈哈的樣子。

面對龔瓊這樣的一個女孩子,蕭天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他不知道有一個人還爲他做過這麼多的事情,心中除了感動還是感動。

望着龔瓊那亮晶晶的大眼睛,蕭天非常真摯的說道:“很感激你爲我做了這麼多,只可惜我之前不知道。現在的我給不了任何的東西,就連最簡單的承諾也給不了,但是以後就讓我來保護你吧,用我的生命保護你,謝謝你,喜歡我,還爲我做了這麼多,即便你不是我的女朋友。”

一向不是十分矯情的蕭天,說起這些話來可不是一般的矯情。

一顆淚珠,像一滴膠水,懸掛在龔瓊的眼角欲落不落。如同一條小魚產生了一個晶瑩的大魚子。又如同耳塞子戴錯了地方。

龔瓊哭了,笑着哭了,一個女孩子喜歡一個男孩子兩年。在兩年後終於等來了這一句話,在這個時候也只有淚水可以詮釋這一切了。

“傻瓜,哭什麼呢!”蕭天輕輕的替龔瓊拭去眼角的淚水,輕輕的將龔瓊擁入了懷抱。

蕭天也知道龔瓊把她的那些人歸入自己的團隊是什麼意思,就是希望自己的實力可以大一些。

這是龔瓊繼續在蕭天做着的付出。

······

龔瓊的團隊併入了蕭天的團隊,這是一次盛會,代表着蕭天的勢力又進了一個臺階。

勢力發展之迅速讓蕭天都沒有想到,好像這段時間以來一直在忙着打架,招人,然後還是打架。生活中的瑣事都好像變少了一樣,此刻看着眼前的一大幫人,蕭天都難以相信這些人會是因爲他蕭天而站在這裏的。

晚上的時候,蕭天請大家一起出來吃燒烤,慶祝龔瓊和她的小弟的加入。吃燒烤的錢讓蕭天很慚愧的是龔瓊請的,蕭天根本拿不出這麼一大筆錢來請這麼多的人來吃燒烤。

加上龔瓊的這些人,蕭天這邊現在差不多已經超過三十人了,三十人對於一個混在高中,混在學校的學生而言,這些小弟已經不算是小數字了。

要知道高中是一個學習的地方,並不是混社會的地方,也就是這樣子的一個貴族私立學校會有這麼多的人的不學無術的選擇混,要是放在普通的學校,一個學校裏總歸有三十個人出來混已經算是多的了。

蕭天一幫人直接把那個燒烤攤給霸佔了,本來還準備來這裏吃燒烤的人遠遠的看見蕭天這一夥人,紛紛繞路走了。

啤酒瓶擺滿了桌子,一個個鬼哭狼嚎的哈哈大叫着和身邊的人說着話,有多放肆就有多放肆。

蕭天隨便的說了幾句廢話,無非就是一些歡迎新兄弟加入之類的話,大家起鬨着、鼓掌着。

蕭天、程勝、嶽颯還有陳丹和龔瓊坐了一桌,氣氛並沒有因爲龔瓊和陳丹兩個女生的緣故而變的尷尬,主要是龔瓊表現的真的很好。

看不出來任何和蕭天有什麼糾葛的樣子,在她的樣子看來就是兄弟,異性兄弟。

嶽颯和程勝之前並沒有認出來這個穿着牛仔短褲搭配白色襯衫,梳着一個小巧的小辮子的美女就是龔瓊。

當他們知道這個女孩就是龔瓊的時候,他們兩個的嘴巴差點驚的掉到了地上,既驚歎於龔瓊原來是個美女,又驚歎於蕭天的本事。

居然可以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拿下了龔瓊這個女魔頭,他們倆不知道的事情還多着呢,蕭天還真的是徹徹底底的把龔瓊給拿下了。 不管是心理還是身體,統統的。

女人這個生物真的是一個非常古怪的存在,就像陳丹和龔瓊這兩個人而言,之前兩個人大眼瞪小眼的誰也沒有說話。

偶爾不知道是誰說了句什麼,話題就下子扯開了,然後到後來越來越興奮,到最後直接以姐妹相稱。

猛的想起柏楊大叔曾今寫過的一段話,完全和這個故事不搭邊,但是和女人搭邊的一段話。


“這一棟巨大的充滿溫柔芳香的女生宿舍,那在白天裏發瘋、喜悅、任性、慈祥,小心眼的心,有充分的力量可以撕裂男人,驕傲的以爲自己已經或將來一定能夠統治世界的心——各式各樣的少女的心都在蒼茫的睡眠下面安息。”

······

有些事情一旦嚐到了甜頭,就很難罷休。

對於男女之事,蕭天算是嚐到了甜頭,隔三差五的要和陳丹來那麼一下子,兩個人的小日子過的那叫一個有滋有味。

陳丹的父母經常性的出差,一個月有半個月的時間基本上是不在家裏的,這給蕭天和陳丹提供了非常便利的條件。

蕭天現在對於陳丹的家裏熟悉的跟在自己的家裏一樣,完全不帶生的。基本上都是週末的時候蕭天回去陳丹的家裏。

相比於龔瓊,陳丹可就像個女生多了,基本上都是蕭天在主動着。雖然說,陳丹在穿衣上大膽暴露,走性感路線,和柳巖有的一拼。但是在這件事情上,含蓄害羞的不得了。

星期天傍晚,蕭天和陳丹剛到學校,嶽颯就氣喘吁吁的衝了過來。人還沒有到跟前,隔着老遠就喊道:“老大,不好了。”

蕭天扶着臉紅氣喘的嶽颯連忙問道:“怎麼了?”

嶽颯吞了一口口水,緩衝了一下,臉色陰沉着說道:“胖子被人打了,現在在醫務室。”

“草!”蕭天罵了一句,就衝着醫務室奔去,臉色陰沉的可怕,如同一場暴風雨馬上就要來臨了一樣。

在醫務室裏,醫生正在給程勝包紮傷口,右臂上纏上了厚厚的繃帶,整的跟個殭屍一樣。看到蕭天進來,那貨居然揚了揚纏滿繃帶的胳膊衝着蕭天裂開嘴笑了。

這憨貨!蕭天在心裏罵了一句,奔過去衝醫生問道:“醫生,他怎麼樣?”

醫生正在處理程勝身上其他的傷口,頭也沒擡就回了一句:“沒什麼大礙的,只是一些皮外傷。”

蕭天猛的放鬆了下來,他真擔心程勝這死胖子出什麼個意外,那他可就真的沒法跟程勝那可憐的父母交代了。

在程勝的腦袋上輕輕的拍了一巴掌,笑罵道:“笑你媽啊笑,誰幹的?”雖然是罵,但是關切之情溢於言表,不說那些矯情的話大家的心裏也都清楚。

不說這個還好,一說這個程勝頓時就激動了起來,猛的把胳膊砸到了桌子上,頓時痛的咧開了嘴巴,但是依然叫道:“還能有誰,高明亮那混蛋!媽的,今天一幫人居然堵老子一個。一夥人衝上來不由分說就是一頓亂揍,你們也看到了,這就是被他們揍的結果。”

蕭天的臉上黑雲陣陣翻滾着,聲音沉悶而壓抑的說道:“高明亮這狗孃養的,跟我們玩陰的,胖子放心,這仇我給你報了。”


這幾天因爲其他的事情,蕭天一直把高明亮這件事給擱置了。但是沒想到高明亮這混蛋居然玩這手,他這是想要一個個把蕭天身邊的人放倒,然後再收拾蕭天啊!

看來他還是不清楚蕭天的底細,蕭天的嘴角勾着一抹凌厲的冷笑,腦海中構思着怎麼收拾高明亮這混蛋。

“誰知道高明亮現在在哪兒?”站在醫務室的門口蕭天問道。

嶽颯和程勝都搖了搖頭,這麼及時的消息以他們現在的能力還沒有辦法搞到。

倒是陳丹掏出手機亮了亮說道,“你們三個啊,我看也應該搞個手機了,你們這樣子太不方便了,我認識一個人他應該知道高明亮在哪兒,我問問看在不在他那兒?”

蕭天無奈的聳聳肩,“我們也想要個手機,我們現在不是沒錢嘛!你準備找誰問?”

陳丹一邊翻着手機的通訊錄,一邊說道:“騰飛網吧的老闆,高明亮那一幫人一有時間就去騰飛那裏上網,如果不出意外,他們應該會在那裏。”

陳丹撥通了網吧老闆的電話,說了幾句話之後就迅速的掛了電話。聽兩個人的對話內容,高明亮就在騰飛網吧。

蕭天神色一凜,衝嶽颯說道:“叫人!”

嶽颯的辦事效率一直是相當的快的,因爲週末要上晚自習,大多數人這個時候已經到了學校了。

不到十分鐘的時間,嶽颯的身後就跟着一大幫人到了蕭天的跟前,不過嶽颯的表情看起來好像很生氣的樣子。

蕭天越過嶽颯朝着嶽颯的身後看去,令他詫異的是他之前的那些個小弟來了只有三分之一,也就五六個人,其他的居然都不在。

“小靈通,怎麼回事?其他的人呢?”蕭天問道。

嶽颯一臉怒容的說道:“人都在,但是不跟我來。他們說待會要求酒吧,大哥請客,不能來了。”



Leave a Comment